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泪之传说 > 第二十章 寒弦宫主

第二十章 寒弦宫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霜天雪舞看起来轻灵畅快,实则剑中被灌满了内力,力道极大,森寒的剑光就如同两道闪电般激烈碰撞,雷霆万钧,火花四溅。

    问天不愧苦研了这套剑法三十余年,他的剑式变化多端,繁复至极,百招之内未见重复。他不仅在防守上甚为严密,毫无破绽可寻,出剑时也专攻对方要害,杀意尽显。

    但洺玥并未给他可乘之机,行若游龙出水,将手中一把长剑舞得极快,快到已然看不清剑身,唯见光影飞速流转,好似漫天飞雪,精妙绝伦。

    一旁观战的元祖点头称赞道:“这才是真正的霜天雪舞。”

    他已看出洺玥的武功远在问天之上,一颗心放了下来,眼中泛起了氤氲水汽。他抬头望向湛湛蓝天,透过那碧玉苍穹,仿佛看到了宫主,看到了故人,他想对他们说,那个孩子长大后很出色,没有辜负你们的期望,带着这样一身绝世无双的武功回来为你们报仇了,你们看到了吗?在天之灵是否可以安息了?

    江徵歆自是不知元祖在感怀什么,问道:“咦?祖先生,这样精彩的打斗,你怎么不看了?”

    元祖眨眨眼睛,慌忙掩饰:“唔——,剑光晃得我眼睛疼。”

    宇文晋笑道:“他是快哭了。”

    元祖的鼻子欲喷出火来,怒道:“晋老头,你别瞎说!”

    江徵歆一脸茫然,为什么看比剑还能哭呀?难不成洺玥要输了?怎么办,她又开始担心了,呜呜——

    没过多久,洺玥以凌厉不可挡的剑势将问天周密的剑法破成一盘散沙。问天被逼得连连后退,最终避无可避,只能用剑身挡住向自己刺来的一剑,但他的内力与洺玥相差太多,根本抵御不住那强大的力道,手中的宝剑登时被震碎,胸膛也被利剑刺穿。

    然而洺玥没有停手,长剑飞快在手中变换招式,刺穿了问天身上的几处要害,并削去了他的右臂。等到问天吃痛倒地不能起身,洺玥才收了剑,看着蜷伏在地上的问天说:“你不是向我要证据吗?这就是你要的证据。”

    问天听懂了洺玥的话,眼中的狠厉登时泄得了无踪迹,如被烈火烧炙的飞蛾,终于明白了火海中的绝望。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无力控制,败局已定。

    在众弟子惊诧的目光中,新的手臂从问天的身上长了出来,与从前无甚差别,只是皮肤略显苍白了一些,没了袍袖的遮挡,重新生长的过程清晰可见,甚是诡谲。不仅如此,他身上的伤口也开始愈合,不再有鲜血流出,凝结之后未留下一丝伤疤。

    “……重生术?”

    “古焱教的武功!”

    “怎……怎么会?”

    ……

    众人已经认出了闻名江湖的重生术。逐渐,他们的目光由惊诧转化为失望、愤怒、羞耻,若非亲眼所见,谁能想到他们的宫主竟然修炼了古焱教的邪功。

    唯一有些不同的是,古焱教的弟子在重新长出血肉后如同痊愈一般,很快就可以投入战斗。但问天此刻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如有千刃绞割着心脉,万蚁在啃食着内腑,蜷缩于地上不能起身,身体不住地颤抖。

    洺玥道:“问天,你与古焱教勾结,除了觊觎寒弦宫主之位,也是为了这不死之功吧。显然,古焱教为了控制你,并没有告诉你真正的心法,反而是让你被这重生术折磨得不轻,只能为他们所用。”

    重生术乃是上古秘术,除了古焱教没有人知道该如何修炼。古焱教只会将此秘术传于修为精深,忠心不二的弟子,使其身躯不毁,甘为死士。等到他们修炼至一定境界后会像燊红烈那样白骨森森,皮肉不生,然后经过冥火池的淬炼,涅槃重生,长生不死。

    十年前,问天背叛寒弦宫换来了重生术,那时,他是何等的激动与喜悦,拿着刀划开了自己的皮肤,看着伤口一点一点的愈合,可是没过多久他就感受到了异样,伤口愈合带来的蚀骨灼肉之痛远胜凌迟之刑。从此,为了换取镇痛续命的药物,他只能听命于古焱教,再无自由可言。每当疼痛发作时,他都想要一死解脱,却又不甘心放弃得来不易的地位,苦熬至今。可如今他败了,名誉地位终成云烟,他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问天咬着牙,挣扎起身,喉咙里发出嘶吼:“你杀了我,杀了我吧,我…..我受不了了……”

    洺玥未有丝毫怜悯,对他道:“我会杀了你的。”

    但他并未即刻动手,而是足尖轻点,飞向了江徵歆的方向。与此同时他解下了束发的绡带,像风一般在江徵歆身边绕过,绡带就轻轻地覆在了她的眼睛上,为她挡住了视线。

    他杀人,只是不想在她面前杀人。

    而后,血腥气弥漫了上来,问天的头颅滚落至一旁……破解重生术的方法之一就是——断其头颅!

    洺玥看了一眼问天的尸首,轻阖双眸,复仇之路才走了第一步,这只是个开始……

    风将江徵歆眼睛上的绡带吹落,她睁开双眼,看到一切终于归于平静,再无兵戈对峙,剑拔弩张……

    看到洺玥站在金色的阳光下,白衣猎猎,散落下来的墨发在风中飞扬……

    看到众弟子屈膝跪下,拜见新任宫主……

    ……

    夜晚,江徵歆带着小桃在宫里瞎逛,正巧遇上元祖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拖盘花生米,边哼唱着《大悲咒》边晃晃悠悠地往房间走。

    江徵羽挑眉道直言道:“祖先生,你唱着佛歌打酒喝,是对佛祖不敬。”

    元祖不以为然,摇晃着脑袋道:“俗话说得好,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无需拘此小节,哈哈哈———”笑完,他又睨着眼问,“这么晚了,你去做什么?”

    “闲来无事,我和小桃走一走,散散步。”

    元祖点头:“唔,那你们去吧,我要回房间逍遥快……”

    未等他说完,小桃已经从江徵歆的肩头跳到了元祖的身上,抱着元祖的脑袋不撒手,意思是,我要和你一起去逍遥快活。

    元祖也不拒绝,笑着道:“走,正好咱哥俩有个伴。”说完就带着小桃晃晃悠悠地走了。

    江徵歆看着被元祖轻而易举拐走的小桃,气得忿忿直跺脚,冲着小桃的背影喊道:“我最见不得你这卖主求荣的这狗腿样儿。”

    这时,一个低沉好听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什么卖主求荣?”

    江徵歆被吓得一哆嗦,转身看到身后之人,拍着胸口说:“你吓死我了。”

    此时洺玥已换了一身浅紫色便服,几缕乌发被细绡带松松系起,这样的他,少了些清冷,多了份温和。

    他看到了刚刚的一幕,知道江徵歆为何生气,笑着安慰她道:“别气了,和我走吧,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泪之传说》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