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泪之传说 > 第十七章 云麓山巅

第十七章 云麓山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将江徵歆放在了床榻上,洺玥拉过被子为她盖好,然后轻阖了房门,又回到了庭院中。

    他知道寒弦宫已经有所察觉,夜里或许会派人来刺杀,他不想掉以轻心,毕竟这里还有个不会武功的姑娘家。他把她带进血雨腥风的江湖,就要护她周全。他也希望宇文晋和元祖可以安心休息,对他而言,他们是恩师,是故人,是挚友……

    于是他甘愿放弃了一夜的好眠,为她们守夜。

    空庭幽寂,万家灯火灭,深夜中,二十余名黑影杀手夤夜而来,在屋檐与夜幕的交际处迅疾飞掠,如觅食的黑鸦,带来了死亡的气息。

    洺玥飞身上了屋顶,右手抬起玉箫挡住了来人,左手食指贴于薄唇之上:“小声一些,别吵了他们的好觉。”

    为自己也好,为别人也好,刀光剑影,他从来都是一人去挡。若说年幼时还软弱可欺,现在他已把自己修炼的足够强大,把想要保护的人置于身后,独自面对一切凶险厮杀。

    白衣猎猎,独自向敌,朋友也好,属下也好,他不会让任何一个受到伤害。

    一声朗笑传来,两道身影掠上了屋顶,一左一右站在洺玥的身后,袍袖轻扬,气势逼人。

    “少主,打架怎么也不叫我?”元祖笑嗔道,“收拾这群小贼何须少主亲自动手,让老夫来与他们过招便可。”

    宇文晋并未多言,抬手间,数枚银叶镖已向杀手飞去,漆黑的夜幕被凌厉的光影割开了一道道口子。

    睡梦中,江徵歆看到了好多个洺玥站在她的面前,瞎眼公子、紫瞳人、朝廷钦犯、寒弦罪人、江湖恶徒、少主,她分不清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走近一些,幻影就碎了,好像没有一个是真实的……最后,她看到有个朦胧的身影坐在花树下吹箫,柔和且温暖,她踌躇不敢上前,担心若再被自己碰碎,那个人是不是就真的消失了……

    她睡觉向来轻浅,刀剑碰撞的声音和砖瓦踩踏的声音让她醒来,眼中还带着困意和茫然。陌生的房间里,没有小桃的呼噜声,也没有小桃的酒臭味,而是一种如有若无,舒适的,好闻的味道,像是……洺玥身上的味道。

    ……洺玥?!

    意识逐渐清醒,刀剑的声音也愈觉清晰,她跑到窗边,正巧看见数道黑影向天边掠去,消失在苍茫夜色之中。刚刚发生了什么?暗杀么?洺玥他们有没有出事?想到洺玥,想到追杀令,江徵歆的一颗心陡然悬起,向房间外跑去,她现在才意识到,无论洺玥是谁都不重要,只要他平安无事就好。

    然而就在猛然打开房门的那一刹,她怔住了。

    洺玥正站在门口,手做敲门状,一副欲敲不敲,犹豫踌躇的样子。他不知道该不该进来,但也担心江徵歆的安危,想确认她无事,正思忖着,门开了。

    两人互看了一会,几乎是同时开口。

    “你没事吧?”

    “吵醒你了?”

    洺玥笑着放下手,恢复了淡定从容:“无事,有几个小贼而已,祖先生已经去追了。”

    江徵歆点了点头,对上洺玥柔和的目光,心不知不觉就安静下来。短短两天时间,面对了四次厮杀,眼前这个人总会给她很安心的感觉,好像天塌下来都不用怕。

    “我睡的房间好像不是我自己的。”她说。

    “是我的,这间没有呼噜声。”

    “那你睡哪里?”

    “不用管我,你安心睡吧,有事叫我,我就在外面。”

    江徵歆还想说什么,余光瞥见了洺玥手上的鲜红:“等等,你受伤了?你的手在流血。”

    “没事的,一点小伤而已。”

    洺玥把手背向身后,企欲隐藏,却被江徵歆拉住了手臂,带进了屋内。

    “还是要包扎一下的,明明流了那么多血,怎么可能没事呢?”

    她让他坐了下来,从怀中拿出一粒白色的药丸,边细细研磨成粉,边对他说:“这药可止血生肌,亦可解毒,保你的伤两日即好。”

    药是她进地宫前带的,为了以防万一,现在看来是带对了。

    江徵歆为洺玥轻轻擦去手背上的血迹,却看到伤口的边上还有其他伤疤,深浅不一,大小不同。有些看似已经历了漫长的岁月,浅淡了许多,却固执的不愿消失,一定要让主人记住那些痛苦的回忆。在这样好看的一双手上,伤疤就如美玉上的瑕疵,让人心生不忍。

    “疼不疼?”

    她想问,这个伤口疼不疼?

    她也想问,以前受伤的时候,疼不疼?

    被哥哥保护的很好,也幸运的从来没有受过苦,而有些人明明和她差不多的年纪,却已受过了很多磨难,经历过了很多痛苦,那个时候是不是连站在他身边保护他,为他遮风挡雨的人都没有?

    她轻轻地为洺玥吹了吹伤口,像小时候跌伤划伤时都会习惯地吹一吹,好像那么一吹就会不疼了。

    微风带来的轻痒,比疼痛的感觉更让人脊骨发麻,洺玥不禁缩了缩手,却被江徵歆一下捉住了指尖:“疼也忍一忍,一会就好了。”

    轻声安抚,她以为他怕疼。

    静如潭渊的紫眸里泛起了涟漪,一直在受伤,一直在流血,从来都比这伤得更重,血流更多,忍一忍都过去了,这样的小伤,实在无甚痛感。但看到她在小心为自己上药,细心地为自己包扎,还关切地问他痛不痛,他感到很暖,好似在刺骨冰雪中踽踽独行了很久的旅人第一次有了靠近篝火的权利,明亮的火焰灼的他眼睛发酸发痛,却还是想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哪怕被灼伤,被烧成灰烬,也想抱着这捧久违的温暖不再撒手。

    没想到如今还会有人问他痛不痛,真好……

    但他从不贪心,从不渴求,从不奢望,哪怕这篝火再好,他也只会远远的站着,看一眼,转身走开……

    他没有拥有温暖的权利……

    付不起享受关怀的代价……

    他是罪人,是囚徒,是洪水猛兽,是,自己都厌憎的人……

    孤灯燃着残火,将两个人的脸渡上一层淡薄模糊的光茫,他们各有所思,便都不再言语,看着雪绡帕子一圈一圈覆在伤口之上,将它隐藏,等它自行愈合……

    ……

    早上起来,元祖已换上了一身玄色衣服,护臂和长靴使得他更显魁梧有力,黑皮腰带上一只银色虎首凛凛生威,此时站在街边与宇文晋谈笑风声,引得路人纷纷注目。

    再看慢吞吞出来的一人一猴,疲倦困乏的江徵歆眼下一抹乌云,精神奕奕的小桃满眼放光。

    江徵歆瞪了小桃一眼——哼!都怪你我没睡好。

    小桃搔头一脸茫然——咦?我怎么得罪她了?

    一行四人行至云麓峰底,抬头望去,只见雾霭苍茫之中,九座被鬼斧劈开的巍峨险峰直入云端,难窥其后真容。青山间数道飞瀑流泉也被冷云截断,似水从天上而来。

    寒弦宫主宫位于云麓最高峰之巅,北面为壁,南面为崖,空谷清幽,遗世独立。宫下设有八奇门,每门各占一峰,峰与峰之间以廊桥石栈相连。因峰顶常年云雾缭绕,寒弦宫亦被世人称作仙境之宫。

    元祖叉着腰对江徵歆道:“小丫头,我们到寒弦宫的地盘了。”

    因为无泪先生的身份,元祖已经把江徵歆从女娃娃破格提升成了小丫头,但他还是不喜欢叫江徵歆的名字,觉得不够亲切。

    江徵歆环顾一周,并未看到上山之路,也并未看到宫门和宫宇,想来寒弦宫应在这山峰之上,隐于云雾之后。如此易守难攻的山势,真不知当初古焱教是怎么攻下的寒弦宫的?

    她好奇问道:“这样险峻的高山,无门无路,我们究竟要怎样上去?”

    《泪之传说》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