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泪之传说 > 第十四章 江湖追杀令

第十四章 江湖追杀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徵歆低声问洺玥:“这江湖追杀令我似乎能听懂是什么,是不是有人要杀你?”

    洺玥抿了一口手中的清茶,淡然答道:“是合江湖之力杀我。”

    “你到底得罪了多少人?怎么连寒弦宫也要杀你?”

    洺玥并未作答,只低头喝茶,从容不迫。

    江徵歆对他的反应感到意外,问道:“现在江湖和朝廷都在追杀你,对你而言这世上已经没有安全的地方了,你难道不怕吗?”

    洺玥垂眸浅笑,他当然不怕,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已经习惯了。

    江徵歆只觉得一脑门子的官司,不知这个朝廷和江湖都容不得的人,到底是个怎样的十恶不赦之徒,又到底犯过什么滔天大罪?她猛然想起掌柜和小二都见过洺玥,赶忙借着添酒的名义叫来了小二,低声嘱咐他和掌柜帮忙隐瞒,事过之后定有重金酬谢。

    堂内有些无门无派的江湖散士已经开始议论了起来。

    “一个人得罪了两大门派,就是杀了他,上哪个领赏金去?”

    “当然是两个都领了,哈哈哈。”

    “松风门的朋友,不知两个门派的赏金各是多少?”

    那些身着灰青劲装的男子都是松风门的子弟,他们衣着的颜色就像水墨画上的青松磐石,翠黛相交,墨染相融,衣襟之上一只鸣唳的飞鹤犹如翱翔于云光山色之中。因此派崇尚的是高山仰止的心性,是以门中子弟皆如屹立在滚滚云风之中的苍郁古松,风骨峥嵘。

    江湖之中,各个门派的子弟其实很好辨认,衣着不同,仪表风姿也不同。

    松风门的少年咽了咽口水,润了润干涩的喉咙,回答道:“均为一千万金。”

    “嚯,好家伙,大手笔呀。”

    “为了这个,老子也干了!”

    “杀了此人,江湖中的地位不知又能提高多少。”

    逐渐,低声的议论变成了大声的喧哗,嘈嘈杂杂,喧闹不休。

    江徵歆揶揄洺玥:“想不到你的命还挺值钱的。”

    洺玥淡笑道:“因为不好取。”

    松风派的少年问师兄:“五师兄,如若我们遇到紫瞳之人,是杀还是不杀?”

    “当然杀,只是……”

    只是他不知道打不打得过,杀不杀得死,一个能让寒弦宫和古焱教同时下追杀令的人肯定不只是一般的武林高手。

    一般的恶徒,各门派自己就能解决了,何须穷江湖之力联手剿杀,况武林各派碍于脸面也不会随意就下道令去杀人,这不是明摆着自己门派的实力不行吗。因此江湖追杀令都是针对武林中穷凶极恶且不好对付的武功高手而下,需要门派间合力才能对付。

    无名无派的江湖散士或许会为赏金杀人,但松风门属于六大门派之一,自然不屑于此,否则又与杀手何异?只不过是因为江湖上有个规矩,也是武林中的铁令,凡是六大门派下令追杀之人,必是穷凶极恶之徒,其余门派皆不能置身事外。

    古焱教虽属大派,武功也高深莫测,但它不属于六大门派之一,因为它的武功邪戾,为武林正派所不齿,不愿与其为伍。但寒弦宫不仅是六大门派之一,也是先前的武林之主,它既下了这道令,其他门派必须跟随。

    言论间,有七八名身着蓝色劲装的青年男子鱼贯而入,引得堂内众人纷纷注目,。

    “寒弦宫?!”已经有人发出了低呼,“他们已经开始出宫寻人了吗?”

    这些英姿飒爽的青年确是寒弦宫子弟,为首的弟子名叫伊凡廷,此番带着师弟们出宫是受命寻找紫瞳之人,作为川南要津的金鳞城是他们首要清查的地方。

    寒弦弟子们目光炯炯的在堂中扫视了一周,并未发现要找之人,反而是看到了松风门的弟子,便互相抱拳寒暄了几句。因寒弦宫与松风门都是武林大派,关系交好,两派弟子常有机会切磋会武,是以多互为相识。

    寒暄过后,伊凡廷走到柜台前询问掌柜:“劳烦请问,掌柜近日可有见过紫瞳之人?”语气虽客气,却有着很强的压迫感。

    掌柜不敢得罪江家,也不敢得罪寒弦宫。但对于生意人来说,钱比命重要,想到江徵歆许诺的酬金,他强作镇定的答道:“并,并未。

    伊凡廷看到掌柜面色不安,心中起疑,沉声道:“掌柜最好不要有所隐瞒,紫瞳之人是丧心病狂的恶徒,你若是包庇于他,纵其祸乱江湖,便是与我寒弦宫为敌,与整个武林为敌。”

    气势汹汹,掌柜被吓得跌坐在了地上,摇着头哆哆嗦嗦答不出话来,心神不宁的他,目光也已不由得飘向了挂落竹帘的雅间。

    细微的目光变化被伊凡廷捕捉到了,他迈着大步向雅阁走去,但并未掀帘直入,而是在那道竹帘前停了下。他也不敢贸然上前,谨慎的提防暗算和突袭。

    伊凡廷朗声问道:“雅阁内的朋友,可否出来一见?”

    此时,寒弦宫的众弟子已将雅间包围,手俱按于剑柄之上,随时准备拔剑制敌。

    江徵歆已然听到了利剑出鞘的声音,不由得心弦紧绷。她不知道寒弦子弟的武功怎么样,又比古焱教高出多少,洺玥到底能不能打得过这么多执剑的弟子。上次洺玥救她,一切来得突然,她根本来不及紧张就被洺玥救了下来。但这次不同,她感觉到了对方的严阵以待,一战在即。

    再看洺玥,缓缓抬手给自己斟了杯茶,然后还顺手摸了摸已经喝得微醺的小桃的脑袋。

    江徵歆感到无语,心道:最好待会打起来,你也能这么悠然自得。

    伊凡廷见里面的人不动声色,凝视竹帘的目光愈发阴沉狠厉,他又大声喊了一遍:“雅阁内的客人,可否出来一见?”

    不像在询问,倒像是命令。

    此时帘外已是剑拔弩张,帘内更是古井无波,却谁也没想到突然从天上传来个如洪钟般响亮的声音。

    “见你奶奶个头,你们这帮臭小子,扰了老子的清梦。”

    声音好像自二楼而来,众人皆抬首望去,可寻了半天,却连半个影子也没看到,这声音到底是打哪来的?

    《泪之传说》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