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泪之传说 > 第十二章 沧海月明珠有泪

第十二章 沧海月明珠有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疆土辽阔的耀国以耀川为界,北为广袤的平原江河,南为秀丽的青山曲溪。皇城帝都坐落于川北,武林门派密布于川南。庄严的围城与逍遥的世外隔川相对,而这耀川就像是一条云带,隐约画出了庙堂与江湖的朦胧界限。

    乘船过了川南便可沿路看到身着劲装的门派子弟,或三五成群,或独行策马,尽显武林中人的豪杰本色,义骨侠风。

    耀川以南三百里有座赫赫有名的金鳞城,这里是武林各大门派势力的交界地带,因此一进城便可看到身着不同门派服饰的弟子仗剑行走于城中,与锦绣繁华的京城有着迥然不同的风貌。

    此时天色欲晚,紫红色的云霞密密压在金陵城的上空,映得路上行人的脸瞳皆为绯紫色,这也恰巧隐去了洺玥的与众不同,让二人可以安然行走于城内。

    “今日已赶不到寒弦宫了,不如我们在这城中歇一晚吧。”

    江徵歆耸肩答道:“反正我是被你携来的人质,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喽。”

    洺玥浅笑道:“姑娘并非洺玥的人质,我带你来不过是想气一气那位摄政王而已。姑娘只当来玩,不要在意身份,若何时想回去,洺玥绝不阻拦。”

    只怕此时的江徵歆已如栏中撒出来的兔子,好不容易见到了绿草丛林,才不想回去那个呆了十余年的窝栏,况且这未知的江湖和那神秘的寒弦宫总引得她想去探赜索隐,没满足好奇心前她是不会回去的。

    “我早在京城呆闷了,出来见识见识也好,只是好奇为何寒弦宫还在,当年不是已经被先皇剿灭了吗?”

    “当年寒弦宫子弟众多,遍布于各地,即便主宫被灭,依然有很多弟子幸存了下来。现在已有新宫主召集了寒弦子弟重振门派,加之寒弦宫在武林中的地位不低,还是有很多人愿意拜入寒弦宫的门下的。”洺玥答道。

    江徵歆点点头,想到离渊这些年忙于收拾先皇留下的烂摊子,对江湖之事插手不多,寒弦宫有会机会重建也不是偶然。她不禁为离渊感到担心,忙问:“那寒弦宫可还有颠覆朝廷之心?那本曲谱可会引起杀戮?”

    洺玥不想欺骗江徵歆,坦白答道:“杀戮或许会有,朝廷,还要看摄政王是否会像先皇一样穷兵黩武,使民不聊生了。”

    江徵歆惊讶问道:“这么说来,是连年的战乱才使寒弦宫起了反叛之心?”

    洺玥未答,算是默认了。

    “你怎么知道?算起来那时你也还小吧。你到底是寒弦宫的什么人?弟子吗?”江徵歆好奇问道。

    这个问题让洺玥住了足,好看的眼帘低低垂落,浓密纤细的睫毛在俊美的脸上投下两片阴影,遮住了眼中的所有情绪。

    “罪人。”他淡淡答道。

    江徵歆的心不由得被那苦涩的声音牵扯出来了疼动感,她听得出这刻意的淡然是为了隐藏内心的痛苦和悲伤。他的声音明明那么轻,感觉却有千金之重,像是一个从炼狱中走出来的心死之人,要终其一生赎这深重的罪孽。

    江徵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她不了解他的经历,他的曾经。一想到自己把曲谱交给寒弦宫的人也许也会为耀国埋下隐患,她不禁幽幽叹道:“愿我不会也变成耀国的罪人。”

    洺玥抬起了眼帘,郑重地道:“姑娘放心,洺玥发誓定断不会陷姑娘于不义!”

    此刻他的目光是真诚的,是坚定的,是坦荡的。

    这样的目光驱散了江徵歆心中的忧虑,心情徒然变得明朗。不知道为什么她很相信洺玥,即便离渊说他是妖孽,但她相信他不是。

    她笑着问:“对了,我还没问过你的名字是哪个月呢,是月照九天的月吗?”

    “是玥出银海之玥。”

    江徵歆的眼底划过一丝惊艳,赞道:“沧海月明珠有泪,真是个好名字!”

    她一直觉得这个明月这个名字很女气,但现在才知道这个名字有着唯美又凄凉的寓意,犹如眼前这人,美好外表下是一颗伤痕累累的心,明媚的笑容中总有着隐隐的悲伤……

    “我以后便叫你小玥吧。你也别唤我姑娘了,他们都唤我歆儿,你也叫我歆儿吧?”

    洺玥心中一滞,小玥,这样的称呼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了,好像只有在儿时,娘亲这么唤过他。这样温暖的称呼他很喜欢。可自己也唤她歆儿吗?会不会亲昵了些?他不知道该怎样回应。一直活在生杀予夺,刀光剑影之中的他,所接触的女子不多,蒙着眼睛走在路上更是谁也看不到,若只和别的女子远远站着说话还能淡然应对,一旦走近便不知如何自处。

    曾经面对再强大的敌人都没有这么紧张过,一个女孩的名字却让他的手心微微有了汗意。

    明明连身体被刺穿都能不吭一声的他,为何这个女孩一下让他有了失血的感觉?

    他强作镇定,用力整理好情绪,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生涩,不那么拙讷地答道:“好,……歆儿。”

    洺玥的回应让江徵歆展颜欢笑,她为又多了个熟络的朋友而感到高兴。

    可那笑靥却让洺玥挪不开了目光,他喜欢她总是未言先笑的样子。那甜美的笑容犹如轻暖的风,让他那颗冰冷已久的心感到温暖。他很想让风多停留一刻,慢慢汲取些暖意,但又怕心上那层寒冰凉了风,让她感到寒冷。

    在这紫霞如锦的纷乱中,江徵歆看到了那双溢满光华的紫瞳里,自己的身影无比清晰,好像掉入了一汪深潭,沉入了澄澈的水中。她的心跳有些乱了,耳根子也开始发热。她怕自己会脸红,赶忙在云霞的遮掩下跑了出去:“前面有家馆子,我们去吃些东西吧。”

    《泪之传说》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