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玄幻魔法 > 半生红尘半生缘 > 第十章:婚期提前 下

第十章:婚期提前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凉的溪水抚摸着林知忆的小脚丫,像在给她挠痒痒似的,逗得她“咯咯”直笑。

    在一旁一直坐着的林南尘瞥她几眼,很不高兴:“我说你一个姑娘家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笑,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林知忆不理他,低头去寻找水中那些奇异的小石子,有意无意地与他聊着:“哥,你什么时候走啊?”

    “你以为这是我能决定的?”

    她问的不是他什么时候回家,而是问他什么时候出征。他看着坐在石头上满脸笑容的人,叹几口气,看着远方。

    他也好想向她那样,什么都不用想,这个年纪,是最幸福的。

    忽听得远处传来铮铮几声,似乎有人弹琴.琴声不断传来,甚是优雅,过得片刻,有几下柔和的箫声夹入琴韵之中。

    她正欲开口问:“在这林间居然还有琴音?”

    刚头偏过去,见自己哥哥手中拿着箫吹,她有一丝惊讶。哥哥的箫吹的确实好,但在府上,也不见他吹,甚至她都不知道他是何时会吹箫的。

    母亲曾问他,他说在战场上太无聊了,拿来打发时间的。

    七弦琴的琴音和平中正,夹着清幽的洞箫,更是动人,琴韵箫声似在一问一答,同时渐渐移近。

    只听琴音渐渐高亢,箫声却慢慢低沉下去,但箫声低而不断,有如游丝随风飘荡,却连绵不绝,更增回肠荡气之意。

    没过多久琴音断了,箫声也断了,几乎是同时断的。

    林南尘看向林知忆,眼中苦涩,语气中更是伤感:“走吧。”

    林知忆跟上,一句话也没敢说,坐在马车里,他突然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叫南尘吗?”

    知忆楞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他这话到底是何用意,他并已经开口,像在自问自答。

    “心陌南辕,两袖尘风。这辈子,注定孤独一生,迷茫一生。”

    不知道是不是想安慰哥哥,她坐过去,将他的头靠在自己肩上。

    “父亲告诉我,知忆,是知遇之恩,忆苦思甜。”

    “知忆,哥哥一辈子都会守着你,保你一世。”

    那时候,她才十二岁,正是她兄长娶兄嫂的时候。

    现在想想,他也很苦,不,是他们都苦。若他们兄妹俩不是林家人,他们也不会尝到这苦味儿。

    林知忆被禁足后,一直都有人来教她刺绣,做一些女工。一天跟一些老嬷嬷们学规矩,最近也就没有怎么出去,嬷嬷们把她折腾得没时间去想其他的事了。

    以至于将军府上的事她也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她。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志华才来看她。

    还端着一件红色的衣衫,放在桌子上:“这是四殿下给你的十五生辰的礼物。你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收到他送的衣衫,今年他也没有断过,只是被我给扣下来。”

    林知忆以为他改变主意了,高兴得跳起来,跑到他怀里,抱着他一起跳后,赶紧去查看那件衣衫。

    他每年都会送她漂亮的衣衫,说她穿着应该会很好看。

    她完全沉淀在她的喜悦中,完全没注意身后沮丧着脸的林志华。

    “今年这衣衫,很漂亮,比以前他送你的那些,都好看。”

    “嗯嗯嗯,这回啊,他眼光提升了不少呢。哎,爹,你觉得我穿这件好看吗?”

    “好看……”

    林知忆回头,看着父亲,眨巴巴眼,感觉父亲不是很高兴,问:“爹,你怎么了?”

    “明日就是你的婚期。”看着她那张微红的脸,知道她误会了,“翎王也不错。”

    “你说什么?”

    “不管你怎么样,你都要嫁。尽管是你的尸体,我们将军府也会搬到翎王府的。”

    知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她倚在桌边站着,全身都在轻微地颤动。细长浓黑的眉,湿漉漉的眼睛望着林志华。

    不管她嫁不嫁,她都得进翎王府。

    尽管,会是她的尸体,他们也会搬进翎王府。她以为,这么久他都不来找她,只是自己惹他生气了,好好哄哄他就没事了。

    所以,所以当有嬷嬷来的时候,她想一定是自己平时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让他没有颜面,所以他就想好好收拾拾自己。

    以为她乖的时候,幸就是他改变了主意的时候。哪成想,规矩学好了,等来的竟然是这婚期推前的消息。她好想笑,想大声地笑起来,告诉她的父亲,此刻她很高兴,她应该感谢他。

    可怎么也笑不出来,努力扯开的嘴角,还是因为哭泣而颤抖。

    心绞着般得疼,父亲,你可,曾知道……绝望,愤恨,无助,孤单,这些,掺杂着,她的大脑。

    知忆瘫痪得坐在地上,这是她,第一次,如此绝望。

    她努力了这么久,抵抗了这么久,还是被他,逼上了绝路。

    她好想问问他,他有没有过一天,把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去看待。

    她怕,怕他那永远抿成一条线的唇里,冒出,没有,两个字。

    他没有回头,没有留恋,走到门口,背起双手,看着一片漆黑的天空。

    今晚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

    “忆儿,保重。”

    一道轻飘飘的话,在她房里,响起。

    没有什么掷地有声,却敲在,她心里。

    忆儿……保重……

    亮晶晶的泪珠在她是眼里滚动,然后,大大的、圆圆的、一颗颗闪闪发亮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滚下来。

    滴在嘴角上、胸膛上、地上。

    感觉到他走远了,她才大声得哭出声来。哭声,满屋子的哭声。

    她放声嚎哭,只听见一声声地有人叫爹,没有喊出一声别的来。

    许久之后,她掩着鼻子抽泣,早已泣不成声。

    唯有靠在门板上的林志华没有声音,他只有眼泪,扑簌扑簌地落下来,落在地上,侵入泥里。

    那句,忆儿,是他挣扎了好久才,才叫出来的。

    他怕,怕叫了之后,自己出不来。

    所以一叫了她之后,他赶紧出来。不想被她看到,他也舍不得她。。

    天下哪有父亲不爱自己子女的人啊,虽他是个将军,但也有父女情啊。

    《半生红尘半生缘》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