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赏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一瞬,她好像懂了他眼中的那份懊恼。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慕璟铄努力为自己解释,他只是不喜欢二哥,也不单单是二哥,只要是讨好她的男子,他都怀着敌意。

    “你若还想在这,那你就留下来,不要发出一点声音,若你觉得自己无法管住自己的嘴,那请四殿下还是早些回去。毕竟刚才有人差人来报,夜间将会有一场大雪。”

    林知忆看也不看他,铭儿上前给他穿上披风:“四殿下还是早些回府吧,这外面有些冷,这是郡主吩咐给您的。”

    铭儿特向他说明是林知忆的意思,也是希望,他可以明白自己的用意。

    “郡主,我该日再来拜访你,这段时间,你照顾好自己。”

    他虽然贵为殿下,但是也不能随意进宫,这是规矩。

    他算到时间,她该进宫了,所以他打着给自己母妃请安的借口,来见见她。

    哪成想最后落得不欢而散。慕璟铄正在懊恼自己怎么就不能让让她呢,顺着她点呢。伸手去接雪花,发现根本握不住,它停留在自己手中的时间太短了。

    “四殿下,您怎么不把自己雕刻的木梳送给郡主啊?”

    给他撑伞的婢子见主子不高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到他曾说过,只要说起她,他就高兴。所以就问了这个问题。

    没想到这个问题倒让自家主子不高兴了。

    慕璟铄愣了一下,冷冽的双眼微眯:“你怎么知道我在雕刻木梳?”

    “小的不是有意看见的,真的,小的发誓!小的就是那日看见你睡在了书房,小的给您倒茶,无意……间看到的。”越说,声音越小。

    最后,都细地如蚊声。

    慕璟铄将信将疑,眸子暗淡,声音也有几分冰冷:“记住,这事不允许第三个人知道。”

    “是是是,小的知道了,小的就是死了也只会带进棺材的,绝不会告知任何一个人。”

    那婢子被他吓的在大寒冬里直冒冷汗,他是贵为殿下,自己没有必要为了这个对自己没有半分好处的事,到处说,所以,他自然不会说。

    梅园。

    “哈,这么巧啊。”

    一道无法控制的喜悦声在很不和事宜的时候响了。

    赏梅的人像没看到他一样,继续忙着他们的事。他倒也不在乎,还是那副样子,只是加快了些脚步。

    “这几日一直下,我还以为你不来呢?没想到路过,还能看到你,这真是有缘啊。你说,是吧?”

    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还有他变着戏法的声音把一旁的丫头们都给逗笑了。

    明明今天不久才见过,这会儿,他又跑出来说这些好久不见的胡话。

    “四皇子,你还是说正经的吧,我们家郡主可是难得,与,你,有,缘。”赤裸裸的取笑声从呆在一旁的仆人处传来。

    四皇子看过去,指着那些人,假装不满:“嘿,我说你们怎么……”

    “跟你们主子一个样?”那些仆人们听见她的声音后,后背发凉,挺直,低着头,站在那。

    能让她们害怕的,这世上,也就那么一个人了吧。除了将军府的嫡女林知忆。还有谁,有这样的魄力。

    四皇子闻声,高兴极了,刚转身,她就看向他这边,这不看还好,一看,他就沦陷了。

    身上穿着芙蓉色烟罗织锦宫裙,白底蓝花宫鞋,再往上……只见雪肤华容倾城色,一张灿若玫瑰、瑰丽难言的脸蛋,五官无不精致,黛眉琼鼻,墨眸樱唇。

    一头黛青色长发挽成一个追云拖月髻,碧玉簪、珍珠钗。华贵却不艳俗,瑰丽却雍容。

    “掌嘴。”

    那道懒散的声音刚落下,响亮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这速度可把四皇子给吓着了,不是林知忆,而是那丫头的反应能力太快了,求生欲也很强。

    他一直都知道她的脾气,她的一些手段,他也见过,可就是这样,这也不阻碍他想她。

    “哎,今儿这雪最大,好多人都躲在屋里烤火炉呢,你倒是怪人啊。”

    四皇子看着纷纷飘落的雪花在空中转了好几下才落在了她头上。乌黑的头发被雪点缀,真的比赏梅还要好看。

    “你懂什么,有雪的时候赏梅才有诗意,没雪赏梅那就是个俗人。”

    她也不点破他的嬉笑,任他表演。

    她不会去问他,为什么又跑来这儿,也不会问,他一个时辰以前去了哪里。

    林知忆好像看到什么好东西一样,赶紧将他拽到自己身边,按低他的头,俩人弯着腰,弓着背,看着她指的那儿。

    那正是一个花蕾,被雪盖住了一半。

    知忆疑惑,有一丝忧愁:“你说,我是拨开呢,还是不拨开?”

    四皇子挠挠头,认真思考后,才肯定地说:“不拨。”

    “为什么?”

    “我先生说过,万物皆有他自己的归宿,是生是死都是看它自己的,若他注定会死,别人就算是帮了他,他终究还是会死的。”

    “嗯,你那老师教得不错。”

    知忆拍拍他的肩膀,觉得他说得有理,也就不再纠结于要不要帮它了。

    心情也瞬间明朗,继续寻找她觉得好看的梅花。

    得到她的夸奖后,清清自己的喉,一只手背着,一只手打着圈,故作那些书生,开始念几句诗:“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梅。”

    “行了行了。好好的气氛都被你打坏了。”

    “不是,我怎么就打坏了?这不是很好的吗?”

    原本想借此来让她对自己刮目相看的,再说了,这可是想了好久,才想到这句的。可说出来她还嘲笑他,真是一点都不懂风趣的女人。

    “再说了,别人赏梅是看看了去上面喝喝热茶或者热酒什么的,还得吟诗一首。你倒好……”

    慕璟铄觉得她这样不好,得好好她理论理论。

    “聒噪。”

    两个字就把他打发了,他可是堂堂的四殿下啊,她怎么如此对他!可关键是,他又拿她没辙。

    他还想继续说什么时,她先开口:“这天冷,你们把四殿下送回去吧。”

    没一会儿,那些人就来请他回府,他怎可依,所以那些仆人只能抬着他离开。

    离开的方式他怎会接受得了,四仰八叉地被人抬着,意识到他是堂堂殿下,是需要面子的,所以一路上,他都不敢喊一声了。

    虽然这冬里没有什么人出来,但一些地方还是有些人走的,所以看到四殿下被人抬着,她们也都低着头偷笑。

    若是林知忆能看到他那时候的那张脸啊,她一定会把肚子给笑破的。

    这边,林知忆还是很有兴致,一点都没有被他影响。

    “郡主,四周我都查过了。如您所料,二皇子的人就在附近盯着。”

    女子端着一杯热茶正在慢饮,她的贴身丫鬟压低声音用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着。

    林知忆眼眶微缩,眸子中闪过一道狠色。面上无一点异样,还是刚刚的表情。

    把手中的茶杯递给源儿,轻启红唇,嘴角的那抹笑让源儿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你去写个戏本吧,我好久没有看过戏了。”

    “是。”。

    懂不懂不重要,只要按她说的做就行了。

    《半生红尘半生缘》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