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大学妖鬼实纪 > 第五十五章 驱邪救人(二)

第五十五章 驱邪救人(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病房里时不时地传出男人痛苦却又疯狂的吼叫,走廊上的过往行人听到那近似于野兽的声音,都是加快了脚步,生怕被殃及池鱼。

    病房外早已被军队来的警卫连看守得严实,数十位武装精良的卫兵警惕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难免有些胆大又好奇的人,稍微靠近一些想看个清楚,就有一位手持突击步枪的士兵上前将人驱逐开来。

    领着我的哨兵示意我在原地稍作等候,自己却是上前,跟那警卫连中队长模样的人低声说了些什么。

    “放行!”

    队长点点头,站直了身子,转身对身后的队员命令道。

    警卫连的士兵不愧为兵中精锐,即便不少人眼中难掩对我的疑惑和怀疑,却仍旧整齐地撤到了一遍,在本来就不宽敞的走廊里硬生生地截出一条通道。

    “首长,您请。”

    那哨兵替我打开半米厚的隔离门,对我敬了个军礼,朗声说道。

    我也不再犹豫,抬起脚走进了那有些昏暗的病房。

    病房里倒不直接就是那被抓伤的士兵,而是在病床的外面,又分割出一个小小地房间,其中摆满了仪器和药剂,几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在这不足五平米的小隔间里忙碌着,以至于连我走到了身后都未曾发现。

    我站在防弹玻璃的这边,若有所思地望着对面的伤员。

    那士兵现在看起来十分平静,四肢都被束缚带困在铁质的病床上,半袖的病号服难掩他浑身的腱子肉,双眼空洞洞地仰望着天花板,胸前却是大片大片的鲜红。若不是这房间里的仪器显示他还有心跳,任谁都会以为他已经奔赴黄泉了。

    “你好?你是?”

    终于有一位医生发现了我的身影,他停下手中的忙碌,抬头问道。

    周围几位医生被他这一问也纷纷抬起头来,见到我年龄不大,都有些疑惑起来。但又都明白外面防守的是多么强大的武装力量,可不会随随便便放人进来,因此也不好直接赶人。

    我轻轻地笑了笑,回答道:

    “我是军队找过来帮忙解决问题的。”

    这个回答却是让这群本身就是医疗界精英的医生炸了锅,他们可不觉得,我这么个看起来大学都没毕业的小孩,能够解决他们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但毕竟都是经历过素质教育的人,内心的轻蔑也不好意思明说,各自对视一眼,一位看起来像是负责人的医生终是开口说道:

    “先生,请问您打算怎么帮这位伤者,他的情况可能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又转过头去,静静地看着在隔离病房里的士兵,眉心处一道复杂的徽记浮现出来,灵魂之力就穿过那厚厚的防弹玻璃,笼罩住了那士兵的周身。闭上眼睛,放弃了视觉的信息,集中注意,关注那灵魂带回的信息。

    却是倒吸一口凉气。

    这伤者胸口的伤口,经过手术早已经被缝合干净,但是当灵魂真正钻进那伤口的贴合处,其中的细胞却是没有丝毫重新生长的趋势,鲜红的血液仍然透过被一分为二的血管渗透出,浸润那本身就薄薄的病号服。

    窥视那伤口之下,漆黑的妖气顺着经脉不断地飘散而出,那略带腥臭的气息不断地冲击着我的灵魂。看来这战士,真的已经被妖怪的妖气侵蚀到了体内,还好来的早,还有救,但是也是一秒钟都不能耽搁。

    “先生?!先生?!”

    见我不回答,身后的医生也着急起来,轻轻地推在我的背上,口中念念叨叨地说道。

    我回过神来,脸色却是无比的凝重,也顾不上和医生解释,直截了当地说道:

    “不好意思,请你们先回避一下,如果不对他采取救治的措施,他随时会丧命的!”

    那医生听到我说的话,原本对我突然加入积攒的怨气瞬间爆发开来,身体不动,盯着我的眼睛,有些冷淡地说道:

    “恕我冒昧地问一句,您是有什么特权,能让我们出去?再说,要采取措施也是我们采取,不是你这个一无所知的小屁孩!”

    但这伤员的病哪容得下他们耽搁?

    我也生气起来,毫不客气地反驳道:

    “我在医术上的造诣自然比不上你们,但是这是医学的问题吗?如果是,那请问你们这些自诩为专家的人,这伤员为什么还是这个样子?”

    “每个人的情况都不相同,你看过他的资料吗?看过他的病例吗?没有看过就不要在这里瞎说话!”

    那医生被我怒怼一通,也是怒火中烧,嘴上不想给我占到任何便宜,直接反问道。

    “我说过,这不是医学的问题!如果是,我自然不会插手!”

    “如果不是医学上的问题,那他为什么会躺在医院?”

    又是一番争吵,没想到这医生这般执迷不悟。我又看向了病床上的那位伤员,眉宇之中满是焦急和担忧,要是再不采取行动,这士兵可能就真的要变成行尸走肉了!

    “闪开!”

    我怒吼一声,甩开了医生争吵时抓住的衣角,抬起手就要打开那病房的门。

    “拦住他!”

    其他医生眼疾手快,却是扑了上来。即便拥有三术加成的身体颇为强壮,但是面对几位壮汉的禁锢,一时半会竟动弹不得。

    “你会害死他的!”

    我被几位年轻力壮的医生卡死着,眼神却是死死地盯着面前那无动于衷的医生,嘴中恶狠狠地说道。

    “先生,会不会害死人可不是你说的算,我是医生!”

    那医生还是想维持自己作为医生的最后尊严,挺直了身板,将胸前的名牌露了出来。

    创伤科主任医师,陈豪。

    “我说了!这不是医学能够解决的问题!”

    我目眦欲裂地吼道,喉咙之中几乎都尝到一些血腥的味道。

    “按警报!”

    陈豪不再理睬我的话语,直接按响了通知外面警卫连的警报。警卫连的战士反应极为迅速,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就从一人余宽的隔离室门口鱼贯而入。

    “陈主任,发生什么事了?”

    那警卫连的队长还没看到我这边被五花大绑,冲着陈豪,有些尊敬地问道。

    “这里有一个进来闹事的,你们怎么看的人?他刚刚差点把隔离病房的门打开了!”

    陈豪气还没消,指着我就一阵怒喝。

    警卫连的队长才发现在房间一角的我,但是脸色却是变得有些踌躇起来,为难地说道:

    “陈主任,是不是搞错了,这位的身份我们确认过,的确是军区那边请来的人。”

    “你们军区就是这么看人的?他是用了什么偷鸡摸狗的方法才骗过你们军区领导的吧。他才多大?就指望他能解决这个连院长都觉得有些棘手的病例?”

    那陈豪一连串地问道。

    警卫连的队长可能战斗极为擅长,但是嘴皮子上自然就没有这当了科主任个把年头的陈豪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就愣在那里。

    “你们要是不信任我,我不治了!”

    陈豪怒吼道,就要收拾东西往外走。

    “小陈!不要这么暴躁。”

    他还没走到门口,门外就传来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陈豪原本怒意十足的眼神却是瞬间变得恭敬起来。

    “院长,胡首长。”

    陈豪唯唯诺诺地招呼道。

    就看到胡坤明跟在一位穿着白色医生大褂的老者缓缓地走进了病房。那老者的大褂底下,却是件橄榄绿的军服。

    “胡同志,这就是你说的那位高人?”

    老者慈祥地打量了我下,转头朝胡坤明询问道。

    胡坤明也不隐瞒,点点头,介绍道:

    “刘院长,这是慕十安,是我目前知道唯一一位能与那位相提并论的人。”

    虽然周遭的人听的都满头雾水,但我却隐隐约约知道,胡坤明所说的那位,就是那个在十五年前离职的术士军官。

    “十安,这是刘院长,文职三级的军官。”

    胡坤明又朝着我,介绍道。

    刘院长笑眯眯地打量着我,说道:

    “小伙子,你真的有胡同志说的那种能力?”

    我有些迟疑地看了看周围的医生和警卫连的战士,胡坤明似乎知道我在忌惮什么,挥挥手,示意警卫连的人退出去。陈豪和其他几位医生本还想向院长告状,却都被刘院长的一挥手遣散了下去。整个隔离病房,却是只剩下我和两位军中领导。

    “院长,我的确是一名术士,而且这个伤员已经被妖气侵蚀到了体内,如果不尽快采取行动,就不好说会是什么结果了。”

    既然人都走光了,我也就不再犹豫,开口说道。

    刘院长欣赏地看了我一眼,却又是若有所思地说道:

    “小慕,这位同志,真的是被妖怪伤到的吗?”

    我点点头,回答道:

    “刘院长,我和胡叔叔来的路上也遇到了那只妖怪的袭击,可以肯定,这位伤员身上的伤势,都是那妖怪一手造成的。”

    “是,刘院长,小慕是我从小看到大的,身上是有真功夫的,既然他说是被妖怪所伤,那就是八九不离十。”

    胡坤明在一旁附和道。

    我朝他递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刘院长踱步到防弹玻璃窗前,凝视着窗户内的那位战士,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似地轻轻地点了点头,转过身来,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

    “好!我相信你!你打算怎么做?”

    《大学妖鬼实纪》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