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浮诛记之一品鬼后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吾期拽着她往前走,他的步子大,她只能小跑着跟上。到了营帐,门口的守卫看见王爷,气势汹汹地拖着一个士兵,大眼瞪小眼地也不敢问。不知这位士兵犯了什么错误,要被王爷亲自修理。

    吾期将她丢在床榻上,她头上帽子掉了下来,一头乌黑顺滑的青丝铺撒在床榻上。吾期怒目而视:“你好大的胆子,我的话你当做耳旁风了吗?你是怎么跑出来的?你人不见了,竟没有人告知我。”

    英宁抬起头,眼睛无辜地盯着他,手抚着被他抓痛的手腕,委屈地道:“你弄疼我了。”当然没有人告知他,前来报信的人,早就被她悄悄拦了下来。

    吾期不看让他心软的眼神,厉声道:“你到底是如何到这里来的?来了多久?”

    英宁见躲不过,只好老实答道:“是十王帮的我,你刚走我就跟着来了。”

    “这么说,你来这里已经近七日了。”吾期无法想象,她居然是跟着他一路过来的。好个十王,竟然敢如此做,他回去了非要好好收拾一番不可。

    其实也不算十王帮得她,十王那日确实是来了。她其实想要走,谁都不可能拦得住。不过她总要找点原因,不然被发现不见了,就不能交代出逃脱的办法。总不能说她随便转转身子,就能毫无痕迹地消失。十王的到来,简直是如及时雨一般。

    她拜托十王想法子拖着看护他的暗卫,只说自己有些要事办,不方便他们跟着。十王也并不知道她要到边境来,若是他知道,也不见得会答应。她悄悄溜走,还很贴心地留下一封书信。

    前一日,十王回了她的信,说是要被她害死,吾期回来大概不会饶过他。那都是后话了,一来吾期也不见得会发现她,二来就算发现了,时间一长,等到回去应该也不会太生气了,谁还会再去找他的麻烦呢。

    “你这几日都待在哪里?”吾期皱着眉毛问。

    “当然是新兵营啊。”英宁不疑有他,脱口便道。

    不成想,吾期听了脸色沉的似乎要下一场暴风雨。他咬着牙道:“你同那些男人住在一起?你真的是放肆。”

    “我扮作新兵嘛,自然要住在一起的。不过你放心,我都是等到他们都睡了才进去的。他们至今也都不知道我是女的,我换衣服啊,洗澡啊,都是躲进林子里去的,没有人发现我。”英宁一脸的得意,似乎对这些日子,没有发现她,很是有成就。毕竟她每日过得小心翼翼,生怕露出破绽。

    “这么说,我还要夸奖你聪明了?你到底长脑子没有?你一个姑娘家,竟然……”吾期气到说不下去,他一想到她这么多天,都与那些士兵同床共枕,只觉得自己的胸腔要炸掉了。

    他大声朝门外喊:“叫陌颜过来。”

    不消片刻,陌颜就跑了进来。其实他一直待在门外,知道王爷应该十分生气,随时准备进来灭火。看来他的判断是对的,王爷胸脯上下起伏,似乎隐忍着极大的怒气。不过英宁姑娘的表情倒是很淡定,似乎也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吾期冷声道:“你去到英宁所在的营帐里,将她的行李包袱拿到本王帐内,她暂时住在本王这里。”

    “为什么呀?我不要住在你这里。男女授受不亲,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好。”英宁出生反抗道。

    “男女授受不亲?”这几个字几乎是从他牙缝里挤出来的,他怒气冲冲地瞪着她,似要把她给生吞活剥了。“你还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你不愿跟我一个男人住在一起,却愿意同数十个男人同在一室?”

    英宁语塞,只好选择了闭嘴。又听到吾期对陌颜道:“明日你选几个靠得住的人,将英宁给本王送回去。多加派些人手,免得她又给逃了。”

    “我不要。”英宁从床榻上跳下来,拽着他的衣袖道:“你看吧,这就是我为什么要瞒着你,不敢告诉你我在这里的原因,我就知道你会把我送走。那我实话告诉你,我能跑过来一次,就还能跑过来第二次。以后我不定躲在那里呢?”

    “你……你放肆,敢这么忤逆我。”吾期看着她倔强的眼神,竟然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陌颜在他耳边低声说:“王爷,末将以为放在身边,眼睛看得到,反而更安心。”

    吾期闭了闭眼,终于妥协,他道:“好,你可以留下来,但日后要听我的话,不许由着自己的性子乱来。”

    英宁拽着他的衣袖摇了摇,眼睛笑得眯起来:“知道了,我以后只听你的话。”

    吾期无奈,伸出手指在她的头上敲了一下,英宁低呼一声,看着他笑的更是灿烂。

    看在陌颜眼里,是实打实的打情骂俏。吾期转身看到陌颜还在,立刻变了脸:“你为何还不去?”

    陌颜呵呵傻笑两声,慌不择路地跑掉了。这王爷变脸变得也太快了。

    陌颜的办事效率还是一如既往地快,其实她的东西本来也不多。吾期又吩咐他重新搬来一张床榻,还为了避嫌,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块屏风,挡在了她和吾期的床榻之间。英宁很是满意,觉得她看上的人果然不错。

    夜里,英宁趁着吾期正在看书,想要悄悄出去。他明明低着头,并没有注意她,却还是在她刚迈出一步的时候,漫不经心地开口:“你想要去哪里?”

    英宁尴尬地转过头,看着他道:“我忽然在新兵营里消失,似乎不太好吧。我去告诉他们一声,免得他们担心我。”

    “他们不会担心你,陌颜已经告知他们,你以后在我身边做事,不会回新兵营了。”吾期并不看她,依然专心地盯着手里的书。

    “那我出去转一转好不好,总憋在这里好闷啊。”英宁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她自进了他的营帐,便一步都没能迈出去。晚饭都是在这里吃得,虽然吃得比往常丰盛了些。可她还是有几分怀念排队打饭,默默等待的滋味。充满了未知和期待,等到打好饭,已经饥肠辘辘,吃到嘴里就觉得分外的香。

    “晚些时候,等夜深人静了,我陪你出去。”吾期轻轻翻过一页书,嘴里淡淡地道。

    “那时候我都困了,谁还有心情出去透气啊。”英宁噘着嘴,坐在床榻上。

    吾期终于抬头看她一眼,放下手里的书,冲她伸伸手:“你过来,到我身边来。”

    英宁听话地走到他身边,他便牵住她的手,她的手又软又滑,吾期勾唇笑笑:“你乖一点,谁知道你自己出去会不会跟人打架?”

    英宁噗嗤笑出声:“我怎么会那么倒霉,也不是谁都像铁牛一样的。你放心,我不会随便打架的。再说,你都看到了,我是赢的那一个哦。”

    吾期摩挲着她的手,笑着问她:“还未来得及问你,你为何要取名叫阿九?我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完全没想过会是你。”

    英宁反握住他的手,两个人十指紧扣,牢牢地纠缠在一起。她心中愉悦,温声细语地说:“因为你排行第九啊,我便顺口起了这个名字。我也还没问你,昨日夜里,你又没有看到我的脸,怎么会猜到是我呢?”

    吾期忽然想起,他碰到的那软绵绵的一团。心里不由得烦躁了起来,他紧紧握住她的手指,哑着嗓子道:“你身上有醉花间的味道。”

    “可我自到这里,就没有再用过醉花间,怎么还有味道呢?”英宁十分不解,醉花间的味道确实持久,但也仅仅两三日而已。

    吾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大概是你长久的用,味道已经浸入你的皮肤,就算停用,也仍旧能闻到。就像此刻,你的身上依然有似有若无的味道。若是别人倒也不一定能闻到,可我偏偏能。”

    英宁皱着眉头,低头闻了闻,似乎是有那么一点味道,可是她一直混迹在那些士兵中间。他们整日练功,一身汗味,又不肯洗澡,她觉得应该早就掩过了那一点微弱清淡的味道。可他说他偏偏能闻到,也不知是他的鼻子厉害,还是他们根本心有灵犀。无论是哪一种,她都很开心,他能认得出她,这是一件多么让人愉快的事。

    吾期专注地盯着她,身上依然是士兵的衣服,她穿着有些大,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胸口应该用了束胸带,扁平平的,一点也看不出女人的痕迹。和他昨夜摸到的手感,想是极其不同的。他又十分庆幸,幸亏昨夜是他遇见了,若是换做旁人,岂不是全都被人看去了。她那洁白如玉的身体,乌黑亮丽的头发,还有软绵绵的胸口。

    “英宁,英宁……”他轻轻唤着她的名字。

    “嗯。”英宁轻轻地答。

    这样静谧又安详的夜里,吾期终于觉得自己的心落了实处。他起身,将她抱在怀里,手指抚摸着他的后背。这种感觉陌生又熟悉,他在哪里感受过,兴许是在梦里,否则为何会这样的踏实?他长长地叹气,英宁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坚定有力的心跳。她几乎想要落泪,终于,就算他不记得她,他还是喜欢上她了对不对?他们之间冥冥注定,就算过了几世,都是一样要相遇,然后相知相识,永远地连在一起。

    《浮诛记之一品鬼后》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