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诡案异象录 > 第526章 救回女病人

第526章 救回女病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诡案异象录第526章救回女病人我的手机恰于此时响了起来,我拿出来看,是玉州那边打过来的。

    我赶忙将手机放在耳边,充满恭敬问了一声:“是华清道长吧?”

    “是我!”华清的声音在那边响起,“我昨天考虑一晚上,可是我之前从没有接触过你说的那种妖术,所以我现在教你的办法不一定管用!但我想你说的那位小姐既然是中妖术未久,即便我教给你的办法不管用,也不至于会伤到这位小姐的性命!”

    “我也是这样想,所以请道长赐教!”

    “你先拔掉后边象征那位小姐的布偶头顶上的那枚钢针,马上插进前边那个布偶的头顶,再将后边那个布偶后背上的钢针拔掉,用你手指上的血液,按照之前教你的办法,迅速涂在布偶的头顶跟后背。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解开捆扎两个布偶的线绳,将两个布偶前后位置倒换,仍用线绳捆扎起来。最后将那四枚钢针,扎进后边这个布偶的背上!我想他们用这种方法,使两个灵魂互换,咱们就以彼之道还治彼身!如果这个办法有效果,那妄图霸占别人身体的那个灵魂,将必死无疑!”

    “那还要不要大喊三声这位小姐的名字?”我又问。

    “她如果是清醒着的,就不用喊了!如果她晕倒了,你还是要在她头顶拍一掌,大喊三声她的名字!”华清道长回答。

    “可如果使这种妖术的人道法很高明怎么办?”我又问。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了,能够施展这种妖术的人,身上的本事比之前使用扎草人邪术的那个肯定高明很多!所以……你那个兄弟在你跟前没有?如果在,你可以让他也咬破中指,将你们两个人的鲜血,重复涂抹在代表被谋害者的那个布偶的头顶跟后背,你们两个都非比常人,由你们俩的阳气加起来,我想不止是能够破除这种妖术,还能够重创施展这种妖术的那个人!”

    “那之前中妖术的那个人,就是已经中此妖术两个月的那一个,如果我们找到那个布偶,能不能用相同的方法救回来?”我又问。

    “这个很难说,毕竟……我说了,用这种办法能不能破除这种至邪恶的妖术,我都不敢确定,只是让你试试而已!不过你放心,既然我遇到了这种事情,就不能放任不管,我已经让我大徒弟启明道人买了飞机票,中途要转一趟火车,大概在晚上六七点钟会赶到云琅,到了以后他会跟你联络,你们再商量着看下一步怎么办吧!”

    我大喜过望,赶忙说道:“那真是太感谢道长了!我正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有启明道长赶过来,我们就有主心骨了!”

    “你可别抱太大期望,我根本不知道启明过去之后能不能帮得上忙,只不过身为修道之人,不能不略尽绵力而已!”

    “道长心怀慈悲,令人不胜钦仰!既然启明道长要赶过来,那不如我们等启明道长来了之后,由他为这位女病人解煞吧!”

    “这个倒没甚必要!”华清道长立刻说,“因为等启明赶到,也还是会用我现在教你的办法替那女病人解煞。而且……如果说单论道法,启明肯定有所擅长,但你跟你那个兄弟阳气之旺盛凡鬼邪之类不敢近身,这一点启明肯定不如你们!所以即便等启明到了以后,还是要用你跟你兄弟的鲜血来解煞更有把握!”

    “那行,那我就问问女病人的意见,看看她们愿不愿意等一等吧!”

    “行,有问题我们再联络!”华清道长答应一声,从那边挂上了电话。

    “怎么样,是那位道长打电话来了?”杨老妈立刻问我。

    我点头说道:“确实是那位道长打来的,他有一个徒弟正从玉州赶过来,不过他已经教过我如何为杨小姐解煞,就看杨小姐是不是要等道长的徒弟赶过来了!”

    杨敏向着她妈一望,说道:“这位道长的徒弟,不是专为我解煞来的吗?”

    “不是!”我摇一摇头,“我说过还有其他人中过这种妖术,有一个已经……可以说病入膏肓,道长的徒弟是为那个病人来的!”

    “要不我们也等一等吧,等道长的徒弟来了再说!”杨老妈说。

    “可是……我老公他不信这种事,等他晚上回来,不让我们来了怎么办?”杨敏说。

    我估计杨敏其实也还没有完完全全信任我,所以只希望这件事越快处理完越好。

    不过我没有插话,等她母女两个商量完了再说。

    杨老妈瞅着女儿,半天才说道:“要不……就请这位同志先试试?没效果的话,咱们再来求道长帮忙?”

    “我觉得这样比较好!”杨敏回答。

    母女俩一起转头看着我,我也不多说废话,直接打电话给高凌凯,让他即刻过来一下。

    之后我拿出那两个捆扎在一起的布偶,等高凌凯敲门进来,我先告诉杨敏母女,在我解除妖术的过程中,杨敏可能会出现心跳、或者头疼的症状,不要太害怕,那都是正常现象。

    杨敏母女将信将疑,点头表示准备好了。

    我这才拔下后边这个布偶头顶的钢针,迅速扎进前边这个布偶的头顶。

    果然杨敏“啊”的一声,用手捂住了胸口。

    杨老妈吓了一跳,一手扶住了杨敏,脱口叫道:“怎么啦?小敏你没事吧?我的天,当真是有这么灵!”

    我顾不得理会她们,再将后边那个布偶后背上的四枚钢针拔下,迅速咬破我才长好的右手中指,将指尖的鲜血涂抹在那个布偶的头顶跟后背。

    高凌凯昨天早上已经咬破过中指,这会儿再咬一下,跟着将鲜血涂抹在那个布偶已经被我涂红的头顶跟后背。

    孟响一言不发接过布偶,飞快地将捆扎着两个布偶的线绳解开,再将两个布偶的位置轮换。前边的放到后边,后边的放到前边。

    最后用之前那两根红线绳,又将两个布偶紧紧捆扎起来。

    之后她才将布偶递回给我,由我将剩余那四枚钢针,扎进代表余莲莲的那个布偶的后背上。

    等到这些忙完,回脸看见杨敏面色苍白摇摇晃晃,似乎随时要晕倒的样子。

    杨老妈在我们忙碌的时候没敢出声,直到现在我们忙完了,她才连声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我们家小敏之前还好好的,现在反而这样了?”

    我站起身来,一手拍在杨敏头顶,同时口中大喊三声:“杨敏!杨敏!杨敏!”

    上次救王娟,因为王娟中妖术太深,我将所有事情做完,王娟还是稍等了一会儿,才缓缓苏醒。

    但这一次非常神奇,几乎就是立竿见影。

    我三声“杨敏”尚未落音,包括杨老妈在内所有人都惊喜地看到,杨敏猛地一个激灵,就好像被电了一下样。

    紧随着她一口浊气吐出来,苍白的脸色迅速泛红,一双眼睛也在瞬时之间有了光彩。

    “我的天,这这这……不是亲眼看见,打死也不会相信,居然会有这么灵!”

    杨老妈惊呼出来,向着我跟孟响一瞅,再瞅一瞅高凌凯,实在是无法表达感激之意,几十岁的人了,居然向着我们三个连连地大躬作揖。

    “阿姨别这样,我们受不起!”孟响赶忙扶住了杨老妈。

    “受得起受得起!幸亏有你们,要不然我们家小敏没命了,我们还以为真是得了什么毛病!”

    杨老妈说着说着禁不住红了眼圈。

    杨敏也站起身来,一把握住了孟响的手,说道:“警察同志,真是太感谢你们了!之前我还不相信你们,实在是对不起你们!”

    她也跟着红了眼圈,孟响赶忙劝慰几句。

    我这才仔细察看重新捆扎在一起的两个布偶,豁然看到之前在后边的那个布偶的胸脯上,写着“杨敏”二字。

    而在代表余莲莲的那个布偶后背上,也有两组代表生日跟身高的数字。其生日跟身高,与杨敏一模一样。

    我把这两个布偶递给杨敏跟杨老妈看,那母女看着布偶上的“杨敏”二字,杨敏明显感觉后怕,杨老妈则咬牙切齿怒骂起来。

    骂了几句,杨老妈又转口问我:“同志啊,害我们家小敏的人到底是谁呀?这人如此恶毒,警察是不是要赶紧把他抓起来呀?”

    “恐怕是没法抓!”孟响苦笑,“这种事我希望两位心里明白就行,不要到处去跟人说!”

    “我们明白!”杨敏赶忙回答,“这种事,就算我们跟人说了,人家也不会信,比方我老公,怎么说他都不信,硬是说我就是普通生病!”

    “可是……就算不能抓那个人,也请警察同志告诉我们这个人是谁,以后起码我们躲着他点,免得又被他害了!”杨老妈说。

    “阿姨你放心,那位道长刚刚说了,只要杨小姐能够好起来,害杨小姐的那个人一定会遭到反噬,必死无疑!”

    “真的?”杨老妈大喜,“这样的人渣,最好死得光光的!”

    《诡案异象录》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