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诡案异象录 > 第523章 又两个布偶

第523章 又两个布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认为钟点工的一番话基本可信,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你怎么会认为这种东西会是礼物?”

    “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呀,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钟点工开口叫屈,“那老板将这个东西交给我的时候,是装在一个小袋子里边的,那老板交代我不要打开袋子,否则他就不会支付剩下的三百块钱。我看那袋子里边很轻,用手捏捏好像装着一个小纸盒,再说袋子口又被绳子绑得很紧,所以我就没敢打开袋子,直接将袋子塞在了杨小姐家卧室大衣柜下边的棉被里边!”

    她这话尚未落音,杨敏已经“腾”地站起身来。

    可是她有病在身,这一起身有点儿急了,瞬时间摇摇晃晃站立不稳。

    杨老妈赶忙伸手扶住了女儿,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

    “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女人,我女儿对你这么好,整整三年没换过其他钟点工,家里有了什么好东西还记得给你留一些,结果……结果你就这么报答我们?”

    “阿姨,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以为……那就是个礼物!”钟点工无力地辩解,呜呜咽咽又哭起来。

    我趁机在孟响耳边说了一句话,孟响点一点头,马上发了个>我仍盯着那个钟点工,说道:“你把那东西塞在哪儿了,这就帮我们拿出来吧!”

    钟点工“啊”的一声,结结巴巴说道:“你……你们不是……”

    她话没说完,已经知道上了我们的当了。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她明知抵赖无用,只能哭哭泣泣站起身来,走向杨敏的卧室里。

    我们跟在钟点工身后,看见她拉开了大衣柜靠着床头那一边的门。

    衣柜最下层放着一床厚厚的被褥,应该是冬天最冷的时候才会用到。

    钟点工跪在地上,伸手在被褥里掏了一阵,等缩回手来,手上果然拿着一个白布袋。

    那就是一个做工简陋的白布袋,袋口用线绳扎成了死结,估计就是为了防备钟点工打开看了里边的东西。

    我从身上摸出小刀割断线绳,从里边掏出一个纸盒子。

    并不是装礼物的那种精致小盒,看来像是用鞋盒之类自制的一个小纸盒,纸盒四周全都用亮胶带封死了。

    我很明白这个小纸盒的作用,因为里边倘若装着布偶,布偶身上又扎着钢针,不用纸盒装着,钟点工用手一捏就会发觉不对劲。

    所以我用刀子小心翼翼将纸盒周围的亮胶带划开,再打开纸盒看了一眼,立刻又把纸盒盖上,只是向着孟响点一点头。

    孟响自然明白我这一点头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但杨敏却颤抖着嗓音问了一句:“那是个……什么东西啊,当真是你们说的……毒源吗?”

    “是!”我点一点头,向着卧房门外做个手势,“咱们还是先到外边去吧!”

    杨敏在她妈搀扶之下让开身体,由我率先走到外边,仍在沙发上坐下,并且示意钟点工仍坐在我的对面。

    “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呀,怎么会……害杨小姐生病的?”钟点工问。大概是想到罪证确凿,她身上也在微微颤抖。

    我还没有回答,杨老妈怒不可遏再次骂出来。

    “你还好意思问!你个没心没肺的臭女人,为了几百块钱就敢把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往我们家里塞,还好警察同志们发现早,要不然,你把我女儿害得怎么样了,我非让你抵命不可!”

    杨老妈越骂越生气。杨敏也红了眼圈,却强忍着叫她妈安静一会儿,好让我们继续审问钟点工。

    正好孟响手机响起提示音,她打开微信看了一眼,很快将手机递到钟点工面前。

    “我这里有几个嫌疑人,你认认清楚,看里边有没有你说的那个老板!”

    她手机里边当然不会有很多嫌疑人,不过为慎重起见,她先翻出两张其他人的照片给钟点工看。

    钟点工看了连连摇头。

    直到第三张照片,那是王琳刚刚发过来的一张柏思强跟王娟的合影照。

    钟点工一眼瞟过,便微微一愣,凑近手机仔细看看,随即便连连点头。

    “是他,就是这个人!警察同志,请你们抓他,我真的是被他蒙骗了!”

    钟点工的回答没出我的意料。

    所以我依旧保持冷淡,说道:“该抓谁我们自己会衡量,你现在继续交代你的事情!你告诉我,这个人是在什么时候让你把这个东西放在杨小姐家里的,我要准确时间!”

    “应该是……”钟点工扳着指头算了一算,“五天前的下午,到今天过了整整五天了!”

    “五天前?我正是从那天晚上,开始做恶梦!”杨敏压低声音叫出来。

    杨老妈则开始“狼心狗肺、不得好死”的喋喋咒骂。

    孟响回头请她们稍安勿躁,我却在心里暗暗推算,很快就确定五天前正好是柏思强失踪四天后突然出现的那一天。

    这男人的动作可真够快的,我估计他失踪的那四天,并没有一直躲在深山里,而是藏在什么地方查找符合条件的女性人选。

    也难怪那天一大早他就回了家,他告诉我们是在山里转了一夜,第二天天都亮了才找到出山的路。

    可我也在那深山里边待过一夜,倘若不是很熟悉山里的地形地貌,在夜里根本寸步难行。

    换句话说,柏思强很可能早就从山里出来,只不过躲在某个地方查找合适的女性人选,一直到确认杨敏非常合适,这才一大早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回到家里。

    他在家里装模作样跟王娟恩爱一上午,到下午编个理由出门,直接找到钟点工,以五百块钱的代价,让钟点工把我手里的这个纸盒子塞进杨敏卧室里。

    至于他为什么不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再回家,而是先回家才做这件事,据我估计不外乎两个原因。

    第一个,他怕早早露脸,在做这件事的过程中被熟悉的人看到他的车子,难免会起疑心;

    第二个,可能也是更重要的原因,他要先弄清楚是谁破了余莲莲的邪术,把余莲莲害到性命难保。要不然他怕害人不成,再次落得个跟余莲莲同样的下场。

    至于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答案就在我手里拿着的这个纸盒子里。

    (请看第524章《恶毒人恶毒心》)

    《诡案异象录》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