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诡案异象录 > 第511章 活着的男尸

第511章 活着的男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我挪开棺盖发出“呼哧”一声响,外边柏思强立刻高声问道:“高力,什么声音响?”

    “没事,我掀开了棺材盖!”我高声回答。

    “你可真够胆大的!”柏思强在外边嘀咕了一声。

    我自然不去理他,而是低头察看眼前的这口棺材。

    因为棺材垫高起来,所以我不用弯腰,就能近距离看到棺材里边。

    我豁然发现,棺材里躺着的并不是柏思强说的那个女人,而是一具男尸估计里边那口棺材里,才是柏思强放进去的那个女人的尸体。

    而我一眼瞟过那具男尸,立刻感觉到有些怪异。

    首先这男尸肤色发黑,似乎已经死了很长时间,但我如此近距离观看,却没有闻到很浓厚的腐臭味道,而且在棺底也没看见有腐化的脓水之类;

    其次在那男尸的脸上,贴着一根纸条,就好像是封条一样,正好紧贴在男尸眼睛上。纸条上画着一些花纹图案,感觉像是符咒一类。

    我不知道这根纸条是有什么用处,也不知道一旦我揭掉这根纸条,会不会出现什么可怕的后果。

    不过强烈的好奇心,还是令我伸出手去,想要揭开那根纸条。

    但,我的手还没碰到那根纸条,瞥眼之间,却见那男尸交叠平放在胸脯上的两只手掌下边,似乎压着一个布偶。

    那男尸身上穿着一身黑色夹克衫,而那布偶却是白色,所以虽然只是露出一点点在手掌外边,仍旧显得十分醒目。

    我的手立刻转向,将那个布偶从那男尸手掌下边抽了出来。

    我发现那个布偶很是奇准确点说那不是一个布偶,而是两个。

    只不过在两个布偶的腰部跟颈部,各有一条红绳将两个布偶紧紧捆扎在一起。所以乍眼一看,很像是一个布偶。

    其中一个布偶正面露在外边,可以看到圆圆的头部清晰描画着眼睛、鼻子、跟嘴巴。

    另一个布偶则是脸面向里,被捆扎在先一个布偶的后背上,只露出被染成黑色的后脑勺。

    更奇怪的是,在那个脸面朝里的布偶的头顶及后背,统共扎着五根钢针,头顶一根直扎向下,后背分上下左右各扎一根。

    另外在脸面露出来的这个布偶身上,以竖行的方式写着一个人名:廖黑虎。

    而在那个背面露在外边,并且扎满钢针的布偶背上,则写着两组数字。一组应该是出生年月日,一组则是身高。

    我不知这组身高、以及出生年月日跟这个叫廖黑虎的有没有关系,也不知道这两个布偶扎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正考虑着该不该拆开那两根红绳,看一看正面向里的那个布偶胸脯上,会不会写着其他人的名字。

    却不料骤然之间,我根本毫无提防,躺在棺材里的男尸,突然伸出两只大手,很轻易地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从未经历过如此诡异的景象。

    明明那男尸肤色发黑早已死了不知多长时间,偏偏他却伸出手来,紧紧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虽不至于魂飞魄散,却也禁不住大吃一惊,立刻扔下手上的布偶,双手用力,想要掰开那男尸的两只手爪。

    但那男尸掐得如此用力,我感觉瞬时之间,我已经喉咙发痛似乎要断裂一般。

    危急中我一眼瞟见那男尸眼睛上蒙着的那根封条,立刻伸出手去,揭开了那根封条。

    那男尸骤然睁眼,一双灰白发暗的眼珠,很像是看了我一眼。

    然后很突兀地,男尸那两只骨节突出的大手,放开了我的颈脖,却顺势向下抓住了我的衣襟,同时从他那半开着的嘴巴里,很艰难地挤出两个嘶哑、而且含混不清的语音。

    “救命!”

    我是真的被吓到了,真的!

    因为那“救命”二字,从那男尸喉咙里挤压出来,冷嗖嗖嘶哑哑根本不像是人类的声音,而像是从地狱深处传上来的悲惨呼叫。

    我几乎是出自本能地用尽全力向后一拖。

    只听“哗啦”一声,那棺材被我拖得差点倾翻,而我身上穿着的薄外套,也被那男尸扯出了一条大口子。

    那男尸“扑嗵”一声倒回了棺材里,同一时刻,我听见脑后风响,似乎有一柄钢刀向我后背劈了上来。

    我前边就是棺材,我只能迅速蹲低扑倒,直接顺着垫高棺材的那几条长凳下方钻了进去。

    这完全是不加考虑的本能反应,不仅狼狈,而且非常危险。

    后边攻击我的人只要转刀往下劈,我就算躲开了脑袋,我的双腿也会被钢刀劈中。

    幸好后边攻击上来的那个人,好像恶狠狠地想要一招取我性命,所以他用力过猛,在我蹲下之后,他没能及时收刀转势,而是“噌”的一声大响,直接劈在了棺材上。

    我趁此机会从两口棺材下方钻了过去,惊魂未定起身看时,却见有一个虬髯汉子,背对房门站在两口棺材的另一边。

    现在真的是很少会见到虬髯汉子,而且那汉子不仅虬髯,身上衣服也是一件古式的黑色练功服。

    他手上拿着一柄雪亮的钢刀,一刀劈我不中,居然不等我开口发问,单手挥出,钢刀直接掠过两口棺材,尖利的刀尖向着我胸脯横划而至。

    我急忙向后退了一步,口中叫道:“你是何人,为何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对我狠下毒手?”

    但那汉子根本不理我的发问,只是瞪着双目绕过棺材,又向我连劈两刀。

    我见他刀势凌厉,刀招高妙,此刻就算我手上也有称手的兵器,恐怕也未必能是他的对手。

    屋子里又很狭窄,更有两口棺木停放在屋子中央,我连闪躲的空间都不多。

    眼瞅他又是一刀斜劈而至,我只能身随刀转,同时屈起左手手腕,向着那汉子发出了一枚高压飞针。

    那人武功虽高,但高压飞针无影无形,等到他发觉,已经躲闪不及。

    我听他闷哼一声,一手抬起掩住了被钢针射中的胸口,另一手抬起钢刀指着我,满面愤怒想要张口说句话,只可惜他仅仅只是吐出了一个“你”字,便“扑嗵”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他手上的钢刀,也“呛啷”落地。

    我松了一口气,走到那汉子跟前想要在他身上搜上一搜,看看能不能找到证明他身份的什么东西。

    偏偏就在此时,我听见外边柏思强发出一声尖利的惊叫。

    我立刻出门,正看见柏思强两眼盯着那一片杂草丛生的废弃菜畦,满脸都是惊骇至极。

    我立刻明白,他是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

    “怎么啦,你看到了什么?”我一边开口发问,一边也想那块菜畦看了过去。

    但是我除了丛生的杂草,其他什么都没能看到。

    转头再看柏思强,脸上倒愈发惊怖起来,一手抬起指着那片菜畦,嘴里结结巴巴冒出一个字眼:“鬼!鬼!鬼鬼!”

    然后他猛一转身,尖叫着向着一片树林逃窜进去。

    我本来想去那片菜畦感受一下是不是有阴寒之气,可是柏思强这么一跑,万一他惊怖之下不辨方向,会很容易迷失在大山之中。

    再要失足落下山谷山涧,那我可是罪过不轻。

    所以我立刻回身一把抓起我放在门角的背包,顾不得地上躺着的那个大汉,更顾不得那片菜畦中看不见的鬼魂,只是大声叫着:“柏思强,你别乱跑!”

    一边冲出竹篱笆,跟在柏思强身后急追。

    没想到柏思强跑得飞快,在树林中左穿右穿,好像是惊吓到了极处慌不择路。

    忽而他一脚踏空,我听见他哀叫连连,竟顺着一片陡坡滚落下去。

    “柏思强,柏思强你怎么样?”

    我连着叫了几声,也没听见柏思强回答,心中吃惊,赶忙从背包里找出绳索,绑定在一颗大树上,之后再顺着绳索溜下陡坡。

    却见陡坡下方,竟是一段笔直的岩壁。

    幸好那段岩壁并不甚高,我可以看到柏思强躺在岩壁下方的草沟里一动不动,也不知是不是摔晕了。

    我忙就着绳索下到岩壁底部,叫了两声“柏思强”,又用手推了一推,柏思强才悠悠醒转,愣愣地看着我,愣愣地问我一声:“我是不是……死了?”

    “没死!”我苦笑摇头,就在他身边坐下来,“你究竟看到什么啦,把你吓得差点儿摔死?”

    “我……”柏思强一张脸迅速又挂满惊怖,“鬼!我看到……飘飘忽忽的……一个鬼影!”

    “真的?”我两眼瞅着他。

    “我知道……你不相信,可我真的看见了!”柏思强说,又禁不住打一个寒颤,“那个鬼影,披头散发的,还……伸长着舌头!”

    我并不是完全不相信他说的话,毕竟我在那间茅草房里,也经历了诡异可怕的事情。

    但柏思强已经吓成这样,我不可能告诉他世上的的确确是有鬼魂存在。

    所以我很快问他另一个问题。

    “对了!我在那间茅草房里的时候,突然从我背后进去了一个大汉,一声不吭便向我攻击,你站在外边,有没有看见那个大汉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请看第512章《又一次暗算》)

    《诡案异象录》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