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诡案异象录 > 第456章 邻村的悲剧

第456章 邻村的悲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大嫂不愿意跟我们多说的事情我一来就感觉到了,在之前我见王大河精神萎靡,本来想先问王大嫂几句话,当时就被王大嫂拒绝。

    我一时无话可说,倒是李军赫忍不住说道:“我说过这位高兄弟就是专门调查这类事情的人,不管你说的……路闯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只要等高兄弟调查清楚了,自然你大哥就没事了!”

    王小妹抬脸瞅一瞅我,我看得出来,她对我毫无信心。

    我也不再多说,只问丁洋能不能带我去发现王大河的地方看一看。

    丁洋说道:“那晚我大哥没回家,打电话又不通,我们就找了几个村里人,一同顺着小路找了一趟,结果并没有遇见我大哥。后来发现我大哥的地方,也不是在王家滩村跟县城之间的公路上,而是在过了王家滩村继续往北走十几里的地方,听发现他的人说,当时他就昏迷在路边。他的自行车到现在也没找到,竟不知道他是怎么会走到那儿去的!”

    “如果能够知道我大哥是怎么走到那儿去的,那又不是遇到路闯子了!”王小妹插了一句。

    丁洋不愿跟老婆争执,只能嘿嘿一笑,说道:“高同志想去找到大哥的地方看一看,我现在就带高同志去,老婆你先在这儿等着我,晚点我再回来接你!”

    王小妹点一点头,也没跟我们打招呼,就直接进屋里去了。

    丁洋有些不好意思,赶忙跟我们解释道:“我老婆说我不相信她大哥,所以这段时间一直对我有意见!”

    他这话令我跟李军赫难以表态,只能点头一笑。

    丁洋没话找话,马上又问我:“高同志你觉得,真有什么路闯子吗?”

    “这个我真说不准!”我模棱两可,“不过照我看来,所谓的路闯子,应该跟其他地方俗称的鬼打墙差不多,而鬼打墙,有相当一部分跟鬼魂之类没有关系!”

    “那高同志认为,我大哥到底经历了什么会把他折腾成这个样子?”丁洋追问。

    “我如果现在就能说清楚,那就不用继续调查了对吧?”我含笑回答。

    “你就别问这么多了!”李军赫横肩撞了一下丁洋,“高兄弟的本事我是亲眼见到的,要不是他,我妹妹根本救不回来,所以你就信我吧!”

    “信!怎能不信呢?”丁洋嘿嘿一笑,“只是……我始终觉得,什么鬼呀怪呀,真的是……很难相信!”

    “没有亲身经历之前,我也很难相信!”李军赫淡淡回应。

    ——后来我知道,李军赫并没有将他在t国遭遇的事情全部说给丁洋听。

    一则莉娜曾一再交代不能泄露“时空之门”的秘密;

    二来李军赫明知就算他说了,丁洋也未必能够全信。

    至于我的身份,李军赫也只说是疑难案件调查员,没提“超自然”的事情。

    不过丁洋本就不信有什么“路闯子”,我这个“疑难案件调查员”倘若真能将王大河遭遇的事情调

    查清楚,令王大河不再担惊受怕疯疯傻傻,丁洋当然乐意之极。

    反而王大嫂跟王小妹坚信王大河就是遭遇了传说中的“路闯子”,在她们看来,那纯粹是鬼神之事,而并非刑事案件。

    我这个“调查员”硬要介入调查,不仅使不上力气,说不定还会给王大河带去更多灾祸。

    所以王大嫂跟王小妹对我很是冷淡。

    自从我加入“超自然案件调查联盟”,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冷待,我想深入调查,人家还不太愿意配合我调查。

    而且我相信,如这般热脸贴人冷屁股的状况,在此后还会不断出现。

    幸好有丁洋陪着我们,以他县城富公子的派头,当地人多多少少都要卖他几分面子。

    丁洋所在的县城是叫果云县,丁洋家在县城里开了一家挺豪华的酒店,我这次来果云县,就住在丁洋家开的酒店里。

    王小妹之前在丁洋家酒店当服务员,丁洋复员回来,对王小妹一见钟情,前几个月才娶了王小妹为妻,对王小妹唯一的大哥王大河也颇多关照。

    这次来王大河家做调查,就是丁洋开着车子送我们过来。

    而今听我说要去发现王大河的地方看看,丁洋自然还是开车带着我跟李军赫一块儿去。

    路上我问起王大河为人如何,有没有跟什么人呕过气结过仇什么的。

    丁洋说道:“我这个大舅哥是个很热心的人,不过再热心,跟邻里之间偶尔争执几句恐怕也难免,但我确实不知道他跟什么人结过仇!”

    他说到这里,从后视镜向我瞥了一眼,又问我:“高同志是觉得,我大舅哥遭遇的这些,是他的什么仇家在摆布他?”

    “我只是觉得,不管是什么案子,要想彻底调查清楚,就应该方方面面全都考虑到!”我说。

    丁洋赞许地点一点头,说道:“听高同志说话的口气,确实像是一个资深的调查人员!”

    “那是当然!”李军赫立刻接口,“像你大舅哥这件事情,找警察是没用的,毕竟你大舅哥除了丢了一部自行车,并没受到什么严重伤害,警察连立案都立不了!也就只有高兄弟,能够帮你们调查清楚!”

    我赶忙谦逊两句,又问丁洋,警方有没有针对王大河的事情找他们问过话。

    丁洋回答说:“是警察把他送到医院的,自然要找我们问几个问题,不过他胡说什么鬼呀神的,警察也听到了,所以……真像军赫说的,警察根本就没立案!”

    我点一点头,也就没再多说。

    王家滩村距离那条大公路约莫只有两公里,不过在拐上大公路之后,正如丁洋所言,车子没有往南驶向县城,而是背着县城往北又行驶了五六公里,丁洋才缓缓将车子靠边停下。

    “我们接到消息的时候,警察已经将我大舅哥送到医院去了,我是听警察说,他们是在廖家畈村附近发现我大舅哥的!”丁洋说,伸手向着右前方一指,“那片村子,

    就是廖家畈村!”

    我想起王小妹曾经说过,附近的村子也有村民遭遇过“路闯子”,而且不止一次,遂问丁洋:“既然王大河是在这附近被发现,那你们有没有去廖家畈村了解一下情况,看看有没有人捡到王大河的自行车?”

    “这个我们真没有!”丁洋回答,“我们在廖家畈村没熟人,不愿意为这点事情到处跟人打听!再说我大舅哥身上并没受伤,不过就是丢了一部自行车而已,大不了再给他买一部吧,也不值多少钱!”

    我就没再多说,只跟李军赫分两边下了车子,往公路两边走一走看一看。

    但此时距离王大河遭遇“路闯子”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而王大河被人发现的时候,丁洋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赶来这里。

    换句话说,这个方位够不够精准丁洋本身并不确定。

    所以我也不承望能够发现什么可疑之物,只是随便看了一看,就让丁洋带我们去廖家畈村走访一下。

    丁洋也没多说,反正也不用他找人打听。

    那地方距离廖家畈已经很近,所以又十分钟之后,车子便停在了廖家畈村口。

    我们直接找到村委会,跟村主任出示了我的证件。

    就跟在其他地方一样,村主任一看我的证件上有那么多外文,不知我是有多大来头,立刻显出十分热情。

    而当我问起在他们村子里是不是有人遭遇过“路闯子”的时候,村主任略显尴尬,说道:“路闯子这种事说出来你们这些正规单位的同志可能不信,但我们这儿确实遇到过几起古怪的事情!有两个男人一个死了,一个疯了,唯独一个女人,被人发现得早,还好没多大事,但现在一到晚上,全村人就谁也不敢出门了!”

    我忙请他讲得仔细点儿。

    村主任告诉我们,两个男人都是三四十岁的年纪,其中有一个是老光棍,另一个已经结了婚,而且有了一个小孩儿。

    “就是这个老光棍,走丢了没人找他,后来还是在几十公里外的小梁河边上被人发现的!当时警察还来做过详细调查,但最终确定他不是被人害死的,而是什么……好像一种心脏病发作死的……”

    村主任刚说到这儿,旁边一个年轻的会计插进话来,说道:“不是心脏病,警察说是心肌撕裂,我在网上查过,其实就是被吓死的!”

    “对对对,是心肌撕裂!”村主任连连点头,“他本身还有个老妈,有个大哥,但因为他不成器,连老婆都找不到,所以他大哥跟他分了家,把老妈也接过去养着了,任由他胡混不管他,结果……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会一个人跑到小梁河去,村里人都说,八成他也是遇到路闯子了!”

    我听村主任提到“心肌撕裂”,心中已经微微一动。

    再听那会计直接挑明了说是被吓死的,那就令我相信,这个老光棍八成也看到了王大河所看到的。

    (请看第457章《坟地里打转》)

    。顶点

    《诡案异象录》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