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诡案异象录 > 第384章 何超也死了

第384章 何超也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丁思佳没有夸张,以我最初见到她时的情形,再要将她独自一个人留在家里,根本等不到警方揪出幕后的这个超级大黑客,她恐怕不死也要疯掉了。

    所以我只好叹口气,点点头,说道:“好吧,我答应带你去一趟广海市!但咱们说好了,如果在……你说的这个驿南村找不到何超,那我就真的不能再管这件事了,你也不能再勉强我!”

    “好!”丁思佳连连点头,非常用力,“我说到做到,只要你带我去广海市走一趟,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听天由命,不再缠着你不放!”

    事情就这么说定了。

    因为天色已晚,而且我觉得丁思佳需要好好睡一觉,所以我们决定明天一早坐高铁去广海。

    丁思佳倍觉欢喜,本来很憔悴的面容,居然显露出一抹闪亮的光彩。

    当晚“天地无限”又发了两条肉麻信息给丁思佳,丁思佳也没去理他。

    我自然还是在沙发上休息。丁思佳好像一晚上睡得挺香,因为到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我感觉她的精神明显好了很多。

    之后我们一同坐上高铁,赶赴广海市。

    为了让那个神通广大的超级黑客认定我是警察,我一到广海市,就先去找白晓荷。

    没想到白晓荷一听丁思佳说出“驿南村”,立刻说道:“广海市周边还真有一个驿南村,隶属于岭南镇管辖!”

    “岭南镇,对对对,就是岭南镇!”丁思佳一下子满脸兴奋,“我就说嘛,那个镇子,好像也叫什么南!”

    她一边说,一边很得意地瞟了我一眼。

    我知道她其实还有一句潜台词:“我没有骗你吧!”

    只可惜白晓荷紧接着的一句话,很不客气地泼了丁思佳一盆凉水。

    “可我们在全市范围进行过排查,如果你说的这个人真叫何超,不管他是在哪个村子住,我们都不可能查不出来!”白晓荷这样说

    “可你们不是说他是个超级大黑客吗?”丁思佳分辨,“或许在你们上网搜索的时候,他把他自己从人口档案中删掉了呢?”

    我不由得跟白晓荷相视一眼,感觉丁思佳所言也不是没有可能。

    丁思佳看出我跟白晓荷对她的话颇有赞成,满脸兴奋又道:“所以你们带我去那个村子走一走,我亲眼看见过他的,他长得那么丑,脸上还有一块胎记,我肯定能够一眼认出他来!”

    白晓荷又向我一望,点头说道:“那好吧,我开车跟你们一块儿去!”

    丁思佳更是高兴,情不自禁伸手一把,挽住了我的胳膊。

    我正有点不自在,偏偏白晓荷瞧在眼里,向我递了个眼色,似乎在警告我,别忘了自己是一个有未婚妻的男人。

    所以我不得不轻轻拉开丁思佳的手,不动声色站得离丁思佳远一点。

    一会儿白晓荷开了车过来。

    或许是不愿意太过招摇,白晓荷没有开警车,而是开了一部黑色的国产越野车。

    我刻意拉开前车门,坐在了副驾驶

    的位子上。丁思佳自然只能坐在了后座。

    岭南镇距离广海市区有半个小时路程,而到驿南村还需要十多分钟。

    等到我们抵达目的地,发现驿南村还是蛮富裕的一个村子。

    基本上家家户户都盖了小楼房,而且在小楼房的外墙上,还都镶嵌了瓷砖,看起来金碧辉煌就跟一栋栋小别墅一样。

    白晓荷带着我们直接找到了驿南村村长,一问起“何超”这个名字,村长考虑了一下,说道:“我们村姓何的人很少,好像没有叫何超的!”

    “他长得很丑,脸上还有一块挺显眼的胎记!”丁思佳插口。

    “胎记,这个真没有!”村长立刻摇头,“我们村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要问何超这个名字,我是不太敢确定,但你要说他不仅姓何,脸上还有一块胎记,那就肯定没有这个人!”

    “不知村里还有没有手写的花名册,要不然咱们查一查花名册吧!”我说。

    之所以我说要手写的花名册,自然是因为我们要查的是一个超级大黑客,所以只要跟电脑沾边的,都不保险。

    村长点头说有,很快帮我们拿出两本花名册。

    他们村子有上千人口,我跟白晓荷分开查看,果然姓何的很少,而叫何超的,确定没有。

    这本来是我料定的结果,所以我并没有多少失望。

    但丁思佳却拒绝接受这个结果,连连摇头说道:“不可能!我清楚记得杨丽丽跟我说,这个人是在什么镇驿南村,而且我记得那个镇的名字也有一个南字!他要真是骗人的,怎么会刚巧就有这么一个村子?”

    她的质疑我并不认可,因为稍微高级点的骗子,都会有七成以上的真话,唯独在最关键的一两点上,才是假话。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取信于人。也只有这样,才不容易暴露。

    而那些句句谎言的,不能算是骗子,只能算是笨蛋。

    白晓荷大概跟我一样的心思,所以她颇显同情地看着丁思佳,没有辩解,但也没有试图安抚。

    倒是那个村长,忽然插了一句口。

    “这位姑娘不会是记错了吧?其实在郭远县也有一个岭南镇驿南村,说不定你们要找的那个人,是在那个村子里呢!”

    “你你你……你说还有一个岭南镇驿南村?”丁思佳又惊又喜,立刻瞪大眼睛看着村长。

    白晓荷也想了起来,说道:“好像不是岭南镇,而是岭南乡吧?我记得广海市属下最偏远的郭远县,有一个地方好像是叫岭南乡,但这个乡有没有驿南村,那我还得查一下!”

    她掏出手机要查,一想又停住,只说手机没电了,想借村长的手机用用。

    村长说道:“不用上手机查,我这里有咱们市的详细地图,那上边就有一个驿南村!”

    他一边说,一边往旁边的一间房子走,唠唠叨叨又说道:“这幅地图买回来的时候,我仔细看过,我当时还跟旁边的人说,没想到咱们市还有一个地方跟咱们村子的名字一模一样!”

    他口中说话,已经推门进到隔壁的房间。

    那应该是一间小型会议室,正中间摆着一张长条桌,左右墙壁上各挂着一幅很大的地图。

    左边挂的是全国地图,右边挂着的则是广海市地图。

    因为那地图确实很大,所以广海市属下所有村镇,基本上都能在上边找到。

    果然如白晓荷所言,在很偏远的一个叫郭远县的地方,有一个乡也叫“岭南”,而在岭南乡的范围内,确确实实有一个村子叫“驿南村”。

    “郭远县离广海市至少两个小时的车程,如果这个人说他是广海市人,而没有提到郭远县,那就应该不是郭远县的这个驿南村,而是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村子!”白晓荷说。

    我实际上赞成白晓荷的分析。

    但丁思佳立刻摇头。

    “不不不,或许他是在杨丽丽面前夸口呢?很多人在网上聊天,都喜欢说自己是某某市的人,但实际上,只不过是某某市下属的农村人!”

    她说的其实不无道理,所以我转眼看着白晓荷,说道:“那咱们就去这个郭远县走一趟吧,不知道今天还能不能赶得过去!”

    “赶是赶得过去,但回来的时候,恐怕要走夜路了!”白晓荷说。

    “没问题,大不了回来的时候我来开车!”我自告奋勇。

    于是我们告别村长,仍由白晓荷开车,一同赶往郭远县岭南乡。

    顺高速跑了将近两个小时,总算是赶到了郭远县岭南乡。

    我们下了高速路,又沿着一条不太宽的公路行了二十多分钟,至下午五点多钟,赶到了岭南乡驿南村。

    这个村子明显比广海市附近的驿南村要贫困很多。

    大部分房子都是青砖红瓦房。有一部分盖起了二层小楼房。但还有一少部分,仍旧是几十年前的土砖红瓦房。

    我们照旧先找到村长,村长一听我们提到何超,他开始也有点糊涂,说道:“我们村姓何的挺多的,叫何超的……好像也有,却不知有没有你们要找的人!”

    “他长相很丑,脸上还有一块胎记!”丁思佳再次抢话。

    “胎记?何超?”那村长脸上现出惊诧之色,回过脸来上上下下打量着丁思佳。

    我瞧他这模样好像真有这么一个人,忍不住插口问道:“老人家,你们村子莫非真有一个脸上长胎记的何超?”

    “那个……你要不说胎记,我还真想不起来!”村长絮絮叨叨,一边伸手抓一抓头,“可是你们找他干什么啊,他都死了一年多了,我都快忘了他是叫何超的!”

    这句话直接令我们三个人全都大吃一惊。

    丁思佳瞠目结舌,我跟白晓荷则不约而同齐声问道:“村长说这个人是叫何超,脸上有块胎记,一年前就死了?”

    “是啊,这还能有假的?”村长回答,惊诧地看着我们三人,大概是很奇怪我们三人的反应为什么会有这么大。

    (请看第385章《死生之谜》)()

    .。m.

    《诡案异象录》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