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诡案异象录 > 第360章 婴儿之逝

第360章 婴儿之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    ?    “后来呢?石兰兰怎么死的?她爹还有没有回来过?”我追问张壮。

    “她爹没有回来过!”张壮立刻摇头,“姓石的男人被从老高坡村赶走没多久,就有消息传上来说他病死了,具体死没死我也不是很清楚。再后来……石兰兰勉强熬到十七八岁,就孤身一人下山去了,说是要到外边打工孝敬她外公……也就是老村长。这并不是她的气话,那以后每次她从外边回来,都会给老村长买好多东西,挣的钱也都交给了老村长。老村长对她才渐渐好些,也开始真正当她是亲外孙女对待。”

    在我想来,石兰兰之所以不计旧怨,真正当老村长是自己的亲外公孝敬,正是因为她自小亲情缺失,在她的内心深处,一定非常渴望能够真正融入老村长的家庭,成为老村长家的一员,同时也成为高坡村所有村民承认的一个。

    只可惜她的这番苦心,最终还是遭到了践踏。

    “再后来呢?她怎么又跟老村长闹翻了?”我再问。

    “这个……我是真的不太清楚!”张壮为难地直抓头皮,“在我十七岁的时候,就跟着我爸出门打工去了,等两年后回来,石兰兰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只是……偶尔有一次,我从我妈嘴里知道,石兰兰已经死了。我问我妈她是怎么死的,我妈却警告我不许再提起石兰兰这个人,就当我们高坡村从来没有这个人。”

    张壮满脸诚恳看着我,让我不能不相信他说的都是实话。

    所以我只好转向聂小娥。

    “你当时应该在村里吧?能不能告诉我,到底石兰兰发生了什么事?”

    聂小娥嗫嚅了一下,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迟迟疑疑地问我:“高同志突然问起……石兰兰,是不是……我看见的那个……鬼影,高同志确定……那是石兰兰?”

    她好不容易问出这句话,一张脸已颇显苍白,同时她左望右望,好像生怕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跟前一样。

    我不能跟任何人确认鬼魂的存在,只能安抚她说:“我也不确定世上有没有鬼,但我想,所谓冤魂复仇,肯定是找跟她有仇的人,而你跟石兰兰并没有什么仇恨对吧?所以你不用这么害怕!你只要将石兰兰的事情实话告诉我,让我有机会替石兰兰伸张冤屈,我想,就算石兰兰当真死而有灵,她也只会感激你,而不会再吓唬你!”

    聂小娥仍旧一脸惊怕,张壮不得不伸手搂住了她,小声安抚她说:“别怕,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石兰兰……倘若真的就是你看见的那个鬼影,她想害你早就害了,不会等到现在!”

    聂小娥这才吸口气镇定一点,谨谨慎慎开了口。

    “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毕竟我是一个女孩儿家,大人们有事都背着我,不让我知道太多!只知道……大概是七年前吧,就是我们从山里搬出来的前一年,石兰兰突然从外边回到了村里,跟之前一样,又给老村长带回来了很多东西。老村长本来挺高兴,却不料……过了一个月还是两个月,老村长突然要将石兰兰赶走。大人们不

    跟我们说为什么,不过……我那时候虽然不太懂事,却也看得出来,石兰兰……好像胖了很多,腰圆滚滚的,把她的衣服撑得很紧!在当时我就以为她是发胖了,直到……过了很久,我才慢慢明白,石兰兰应该是怀孕了,她挺着个大肚子,不是发胖,是怀了孩子!”

    “后来呢?”我立刻追问。

    “后来我也不太清楚,反正……石兰兰好像是搬到了山上一个石洞里去住,跟村里的人都不来往。不过……在几个月以后,石兰兰突然抱着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从山上下来,跪在老村长家的门口,说孩子病了求老村长救救孩子。那次闹得动静挺大的,石兰兰在老村长家门口跪了整整一天,惊动得全村人都去看热闹,所以……我才会知道!”

    “老村长没救那个孩子?”我又问。

    “没有!”聂小娥摇头,“刚张壮说了,那个时候……我们村里还很封建,像这种事非常丢人,老村长又是个最要脸面的人,所以……石兰兰抱着孩子跪在老村长家门口一整天,她舅舅舅妈、也就是老村长的儿子儿媳,还拿着棍子撵她走!但石兰兰一直不肯走,直到……那个孩子没有了气息,她才哭着离开!那个时候政府已经在动员我们搬迁到山下,还说已经帮我们建好了搬迁安置房,所以……那之后只过了一两个月的时间,我们就从山上搬出来了,石兰兰怎么样了,我就不知道了!”

    聂小娥的这段叙述,愈发令我对石兰兰充满怜悯。

    她本身遇到了一个负心郎,怀着孩子回到村子,结果她一心孝敬的亲人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我想老村长肯定逼过她打掉孩子,可她却咬紧牙关宁愿被千夫所指还是将孩子生了下来,她对那个负心郎的痴情——我敢肯定这个负心郎就是楚飞——以及对她孩子的慈爱,可以说感天动地!

    可就是这份感天动地的感情,却感动不了老村长那颗因封建而冷硬如冰的心。

    我想在孩子死后,石兰兰肯定伤心欲绝了无生趣,在将孩子埋在山顶那株大柳树下之后,她自己要么没多久便郁郁而终,要么就以自杀的方式了却此生。

    可她找老村长一家人报仇就够了,为什么还要有选择的让包括强子在内的另外几个高坡村民困进大山?

    甚至于,她将其中的两个年轻男子以刺蔓刺藤慢慢折磨而死?

    那种毒辣手段,非是恨到撕心裂肺,绝对做不出来!

    不过我没敢跟张壮聂小娥直接提到这两个问题,只问他们除老村长一家的其他几个失踪人口,跟石兰兰有什么仇恨。

    只可惜他二人无法给我答案,我只好又去找村里其他人访问。

    但村里其他人一听我提到石兰兰,便人人讳莫如深不肯多说。

    就连聂小娥的姑妈、亦即是失踪男子之一的某个人的母亲,都嚷嚷着说道:“你这个同志突然问起那个女人想干什么?那个女人就是个臭不要脸的,从前我儿子也吃过她的亏,你现在又问起她来,是存心气我们是吧?”

    我不理会她的态度,立刻问她石兰兰怎么对不起她儿子了。

    那女人却不肯多说,只是喋喋不休一个劲地骂“臭女人贱女人”。

    我实在是不想听她污言秽语,只好从她家中出来,正准备去其他家问问,却不料刚刚走出她家门口没多远,那女人的尖叫声突然传进我的耳中。

    “鬼呀,有鬼!你你你……是石兰兰?你你你……啊——!”

    那女人的声音随着一声尖利的惨叫戛然而止,就好像被人掐住了喉咙。

    我立刻转身往回跑,却看见敞开着的大门里,那女人的老公正抱着那女人,嘴里连连叫着:“锁子他妈!锁子他妈!你看到什么啦?你醒醒啊!”

    这男人在我刚才跟他老婆说话的时候,一直躲在里屋没出来,我估计他是听见他老婆的尖叫声之后才跑出来,结果并没有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

    我走到近前,看见那女人面色发青两眼睁大,嘴角也有涎水流出。

    我伸手在那女人颈脖大动脉上一探,感觉她已经没有脉动,照这情形推断,应该是被活活吓死。

    不过我还是打了120急救电话。

    那女人的男人自然对我充满怨恨,好像是我害死了他老婆一样。

    不过他亲耳听到他老婆叫出石兰兰的名字,而且他老婆是在我离开之后才被吓死,他纵然恨我,也不能将我怎样。

    而随着急救车开进村子,那女人被石兰兰的鬼魂活活吓死的传闻不径而走。村里人更是见我就躲,明显是怕我再找他们打听石兰兰的事情。

    我无可奈何,只能找到张村长,告诉他说要想找回失踪的那几个村里人,我就必须弄清楚石兰兰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张村长连连摇头,说道:“我是真不清楚,那个时候我在外地打工,回来的时候就没再见过石兰兰,不过……你问问我老婆,看看她知不知道吧!”

    他一边说,一边就回头喊他老婆。

    那女人很快出来,踌躇了半天,才终于开口。

    但她没有即刻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小心翼翼问我:“高同志,锁子他妈,真是被……那个女人吓死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苦笑着既不摇头也不点头。

    那女人叹息一声,说道:“其实……从老村长死的时候,他们家墙上……留着那十二个字,我们村里人就已经开始怀疑,可能是……那个女人回来报仇来了!只是……这种事说给你们这些大城市大单位的人听,你们肯定不会相信!况且……好几个人说看到鬼影了,我们心中有忌讳,更是不敢提起……那个名字!也就是锁子他妈,一张嘴没有遮拦,结果呢,可不就活活吓死了!”

    张村长老婆说到这里,止不住地唉声叹气连连摇头。

    我忍不住问她:“锁子就是失踪的三个年轻人中的一个对吧?他妈告诉我说,锁子从前曾经吃过石兰兰的亏,那是怎么回事?”

    (请看第361章《并非狼心狗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

    《诡案异象录》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