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诡案异象录 > 第268章 死人复活

第268章 死人复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    ?    那第二件怪事,同样出在一个年轻人身上。

    那个年轻人本来身体不太好,在一次好友聚会的时候,又因为喝了太多白酒,导致很严重的酒精中毒而死亡。

    可就在亲友守候在殡仪馆里,准备举行完仪式第二天火化的时候,年轻人却突然从棺材里边坐起身来。

    一众亲友只被吓得一个个魂飞魄散尖声大叫,但眼睁睁看着年轻人居然自个儿从棺材里边爬了出来,众亲友才省过神来。

    有两个胆子大的赶忙上前扶住年轻人,其他人则打电话通知没到现场的年轻人的父母。

    而且这一场死而复活的剧情并没有就此打住。

    年轻人的父母恼恨医院诊断错误,差点儿将他们的儿子活生生送进焚尸炉,天一亮便到医院大闹一场,要求医院作出精神赔偿。

    医院自身有口难言,只能要求对这个年轻人重新做一次全身检查。

    却没想到年轻人的父母好不容易将年轻人带进医院,主治医生只做了两项检查,就叫年轻人的父母赶紧将他们儿子带走,去其他医院检查检查。

    年轻人的父母一边骂那个主治医生不负责任,一边转身去看儿子,却发现儿子已经直挺挺地死在了医生做检查用的诊疗床上。

    那一对父母悲痛欲绝,一口咬定是主治医生害死了他们儿子,当时就打了报警电话。

    这个案子最初接手的并不是孟响,可是在另外两个警员进入医院做调查的时候,也看到了不可思议的可怕之事。

    吓得那两个警员再也不敢到医院深入调查,最终这件案子惊动了雷局长,是雷局长亲自下令,让孟响接手调查。

    但孟响一连几天没有任何进展,等到我出院之后,雷局长便要求我协助孟响。

    那时候我已经收到了“超自然案件调查联盟”寄过来的证件,成为了一名正式的“超自然”调查员,像这种很蹊跷的案子,我可以说是义不容辞。

    我曾经就“超自然案件调查联盟”的事情请教过雷局长,雷局长居然听说过这个联盟。

    用雷局长的话说,这个联盟既然得到了“国际刑警组织”的背书,那肯定是一个非常规范、而且对人类社会很有好处的组织。

    那就令我更加下定决心,要做好这一份“对人类社会很有好处”、而且薪酬相当可观的工作。

    所以我跟着孟响,将之前她已经询问过的相关人员,重新问了一遍。

    首先自然是要问一问在孟响之前做调查的那两个警员。

    那两个警员一个姓曾,一个姓肖。

    当我开口问他们,究竟看到过什么诡异之事的时候,那两人全都面色苍白,尤其姓肖的那一个,身上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最终只能由姓曾的抖抖索索跟我们讲述一遍。

    原来在接到报案之后,两个警员自然要对死者家属、以及主治医生进行询问。

    主治医生的话两名警员不怎么相信,他两人也跟死者家属一样,认定主治医生就算不是杀人凶手,也是在胡编乱造为自己开脱。

    所以两名警员亲自去了太平间,打开冰柜察看死者尸体。

    却发现那尸体已经略有腐烂,完全不像死者父母所言昨天还好好的模样。

    两人大觉奇怪,就在太平间相互商量了一下,正准备走出去征求死者父母的意见,要将死者的尸体领到警局进行司法解剖,却听见帮他二人开门的一个太平间管理员工,突然发出尖声大叫。

    曾警员猛然一回头,看见在他身后,一个刚刚送进来的老年死者,正从床上坐起身来。

    曾警员本来不信鬼神,但那一刻,也被吓得手脚发麻浑身僵硬。

    肖警员同样看到了这一幕,更是张开口来发不出声音。

    管理太平间的那个员工一边叫着“有鬼有鬼”,一边从太平间逃了出去。剩下两名警员良久良久,谁也不敢动弹一下。

    曾警员胆子稍微大些,眼瞅那老年死者径直下床,向着左右一瞅,走到装尸体的冻柜之前,对着冻柜光滑的表面照了一照,好像是在检视自己的容貌跟身体一样。

    曾警员强作镇定,心想肯定是这病人尚未完全死透,又被医院误症了。

    所以他大着胆子说了一句:“你你你……躺下别动,我去叫医生过来,重新帮你检查检查!”

    他嘴里这么说,就想吩咐肖警员赶紧出去找医生。

    却不料那老者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只是自言自语说了一句什么话,紧随着便“扑嗵”一声,那尸首直接歪倒在了地上。

    曾警员在跟我们讲述的时候,嗓音始终有些微微发颤。

    好不容易讲完,他两手紧攥面色发青,瞅着孟响喃喃说道:“没人相信我们说的话,可是我们真的看到了,真的看到了!”

    孟响点一点头,她也曾经被人质疑过亲眼所见的事情,很明白两个警员此刻的心情,所以她尽量显得温柔和善,说道:“上次来我就跟你说过,我完全相信你说的话,但是……那个老年死者最后说了什么,你当真一点都没有听到吗?”

    “没有!”曾警员哭丧着脸摇头,“我当时正准备跟小肖说话,只听见他嘀咕了一句什么话,紧接着就摔倒在了地上!后来医生们检查,就说那老者早就已经死透了,绝不可能重新苏醒,并且坐起身来!”

    我跟孟响相互一望。

    我转过眼光看着肖警员,同样和颜悦色问他:“你有没有听清那老者说的什么话?”

    “我当时……完全被吓迷糊啦,连曾哥说了什么都没有听清楚,不过……”

    肖警员双手发抖半天说出一句话来,却在最紧要的关头突然停住。

    那就令我不得不催问一句:“不过什么?”

    “不过……我感觉,那个人……那个死人,他好像说……他说……太老了,太老了,就这三个字!”

    肖警员好不容易说完,感觉都快晕倒了一样。

    我实在不忍心继续折磨这两个警员,而且继续追问下去,也不太可能有新的发现,所以我首先站起身来,礼貌地跟他二人握手道别。

    之后我跟孟响一道,走出警局再去医院做调查。

    “你相信曾同事说的话吗?”孟响一边开着警车,一边问我。

    “那有什么不相信的?我们经历的事情,可是比他二人看见的更加可怕!”我回答。

    “那你说……太老了,是什么意思?”

    “这个就难猜了!”我实话实说,但也试着分析,“或许……并不是这个死者自己坐起身来,而是有什么东西侵占了那具死尸,但是觉得那具死尸太老了,所以又离开了。”

    “我也是这么想!”孟响点一点头,“可问题是,咱们现在已经很清楚,鬼魂并不能够轻易留存世间。而那块浮雕,虽然被你带进过临南市,可是近一年的时间过去,而且……就连那个张小云,都不能离开那块浮雕太远!那你说,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能够侵占已经死去的人的尸体?”

    这也是我困惑之处,我现在只能期望,并非是什么邪恶的东西在作祟,而仅仅是医院误症。

    换句话说,其实坐起身来的那一个,确确实实尚未死透。

    不久到了医院,不想之前那个因酒精中毒而死亡的年轻人的主治医生这几天都没上班,医院的说法是休了病假,不过我想他很可能也是受惊过度。

    幸好当天跟两名警员一同进入太平间的那个员工在,我们找他一问,他就唠唠叨叨大发怨言。

    “你们问了一次又一次,我都说过了,可能是我眼花看错了!这个世上又没有鬼神,怎么可能……死了的人会重新坐起来?”

    他嘴上说“没有鬼神”,脸色却异常苍白,而且一边说,一边左瞅右瞅,好像怕什么可怕的东西突然出现一样。

    那就令我相信,他确确实实看见了,只不过医院怕惹麻烦,所以不准他胡说。他为了保住工作,只能说是眼花看错。

    所以我们又去询问那个老年死者的主治医生,主治医生更是一口咬定,绝不可能有误症的状况发生。

    “他被送进太平间之前,百分之百心跳脉搏全都没了,就算我医术平庸,仪器不会作假吧?那都是花几十万买进来的仪器,真要出了错,这医院也不用开了!后来两个警官非要让我们对那具死尸再做一次检查,检查什么啊,那已经是死亡超过十个小时的尸首了,浑身上下早都凉透了,他要还能坐起身来,那什么僵尸吸血鬼之类就全都是真的了!”

    看来那天两个警员让这位主治医师去给一具早就死透了的尸首做检查,令这位主治医师大觉耻辱极度不满。

    然而他所言并非无理,他身为医生,就算有误症的可能性,那些高科技的医疗仪器,不可能连一个人是死是活都检查不出。

    所以我跟孟响只能暂时放下这件事情,让医院跟之前那个年轻人的主治医师联络一下,我们俩直接去他家里拜访。

    孟响之前已经找那个主治医生查问过,不过当时是在医院,所以我们还是花了半个小时,这才找到主治医生的家里。

    (请看第269章《尸体看诊》)

    《诡案异象录》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