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诡案异象录 > 第226章 神秘祭师

第226章 神秘祭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    ?    因为哆罗提在城里做事,他们家看来比村里的其他家要稍微富裕一些。

    其他多数人家都是竹木搭成的简易房屋,而哆罗提家却住着一栋挺漂亮的小竹楼。

    哆罗提嘱咐我就在家里等着他,他自己去跟族长汇报一声。

    又让他年老的父母好好招待我,之后他便出门离开。

    哆罗提的父母十分慈祥,只可惜都不懂英文,只能腼腆小心地帮我沏上茶水,就在一边安安静静陪着我坐。

    倒是哆罗提一个未出嫁的妹妹,从楼上偷偷往下觑了我几眼,便换上一身崭新的民族服装,大大方方地从竹楼上下来,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时不时地觑着我笑。

    我知道像这样的少数民族,会有很多出人意料的风俗习惯,一旦我犯了忌讳,其后果很可能我无法承担。

    所以那女孩儿虽然颇有几分清秀之气,我却只能正襟危坐,不敢对她有任何回应。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个多小时,哆罗提终于回来,说大祭师的弟子明珞祭师让他带我先去议事棚等着。

    我跟着哆罗提走出竹楼,沿路又有很多身着民族服装的族民,好奇地冲着指点观看。

    我只管老老实实跟着哆罗提,就连显示友好的举动都不敢有。

    那议事棚占地广阔,足足有三百多平米的样子,推开议事棚厚重的木门进去,看见里边空荡宽敞,只是简简单单摆放着几张造型奇特的靠背椅。

    “因为明珞祭师说要在这儿见外客,族长跟长老们先行避开了!在我们这儿祭师的地位最高,族长跟长老们,都要听祭师的安排!”

    哆罗提小声跟我解释,我自然能够理解。

    像这样深藏大山的族群,仍旧保留着对上天的崇拜,而祭师担负着与上天沟通的职能,他们说的话,基本上等同于神谕。

    那就像毕洛巴那个族群一样,凡遇到重大事情,毕洛巴父子必定要向神婆请示。

    我问哆罗提明珞大师为什么要让我在这儿等着,哆罗提说道:“我来见族长的时候,正好明珞祭师也在这儿,我将路上发生的事情老老实实讲述一遍,明珞祭师听说那灰色鬼影居然奈何不了你,就显得非常吃惊,所以他让我先带你到这儿等着,他自己回朝天岩向大祭师禀报!”

    “那你觉得大祭师会亲自下来见我吗?”我又问。

    “这个很难说!”哆罗提摇一摇头,“我长这么大,就只见大祭师从朝天岩上下来过两三次,就连上次普提查老板来,带了很多的礼物送给族长跟大祭师,大祭师也没有从朝天岩上下来见他!不过……我看明珞祭师一脸凝重的神情,说不定大祭师今天会破例下来见你!”

    我当然希望大祭师能够下来见我,毕竟我有很多疑问想要当面讨教,不过也只能听天由命安静等待。

    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就听见外边传来颂扬欢呼之声。

    哆罗提立刻站起身来,说道:“是大祭师从朝天岩上下来了!他难得下来,这是族民们在向他叩拜!”

    他一边说,立刻奔至门口,恭恭敬敬跪伏在了地上。

    我可不习惯对任何人跪地叩头,但是在这种地方,我若不入乡随俗,不知道会不会引起什么祸患之类。

    所以我只能问哆罗提:“我怎么办?我们中国人可是不习惯给任何人下跪叩头的!”

    “我知道,我们这里也不会强迫外来的客人,所以你只管安安静静站在一边别出声就好!”

    哆罗提偏过脸来跟我小声说完,立刻又以额头触地,跪伏着不动。

    我顺着议事棚大门望出去,看见两个人影正走了过来。

    在我视野之内的老少族民,无论远近一看见这两个人影,立刻口中唱颂拜倒在地上。

    走得近了,我见前边走的是一个白须白发的老人。

    看他发色足足有一百余岁,可是他的面颊却红润光泽,真正是精神矍铄鹤发童颜。

    另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跟在他身后,应该是哆罗提之前提到的大祭师的弟子明珞祭师。

    而前边这位白发老者,自然就是名扬整个泰族的大祭师了。

    哆罗提跪伏地上唱颂不绝,大祭师向他瞥眼一望,说了一句什么话。

    哆罗提跪在地上叽里咕噜接了一句话,这才站起身来,满脸恭肃垂手侍立。

    大祭师这才将眼光投向了我,一开口,居然是标准的英语。

    “你就是那位中国来的调查人员?”

    “是!”我尽量恭敬低首回应。

    大祭师冲我点一点头,先从我身边走过去,在最上首一张椅子上坐下。

    那位明珞祭师却不敢就座,而是老老实实站在大祭师右后侧。

    大祭师向我扬一扬手,好像是让我坐下。

    所以我小心翼翼在他左下侧一张椅子上坐定。

    哆罗提则老老实实走上几步,站在我的后侧。

    “听说你来我们l国,也是为了那个惊吓到尤格达部长的黑色鬼影?”大祭师开口发问。

    “是!”我点头,“那个黑色鬼影,不仅惊吓到尤格达部长跟普提查老板,更在我们中国援建l国的友谊医院一再出现,并由此伤害了几个病人的性命。为友谊医院的声誉考虑,我们国家特安排我过来将这件事调查清楚。”

    “我听说过友谊医院,确实帮我们国家很多穷人治好了病!”大祭师点头回应,眼光自然而然落在了我的手上。

    我手上一直拿着那个用毛巾包裹着的木雕像,一见大祭师眼光所及,我立刻打开毛巾,将那个木雕像拿了出来,倾身捧到大祭师跟前。

    “不知大祭师认不认得这个神像?”我问,始终显得毕恭毕敬。

    大祭师一眼撇过,身上仿似微微一震。紧随着便伸出手来,将那个木雕像从我手里接了过去,翻来覆去看了又看。

    我立刻明白,大祭师肯定是认识这个木雕像的。

    正想开口追问一句,大祭师已经抬起头来,问我:“这木雕像你从何得来?”

    我见他本来淡然温和的眼光,显出有几分锋利之意,赶忙说道:“这是一个瘫痪在床的男人自己雕刻!他对这个木雕像视若珍宝,而且我亲眼看见,有一个黑色鬼影,出现在他的房间,并且正好悬浮在他的身体上方!”

    我刻意描述得生动一些,一边观察着大祭师的动静。

    我看见大祭师脸上神情闪烁不定,很快又低下眼去,一边拿着那木雕像翻来覆去看个不停,一边嘴里喃喃地说了一句什么话。

    只可惜他说的是土语,我根本听不明白。

    “看来大祭师是认识这个木雕像的了?”我干脆直接问出来。

    大祭师猛然抬头看了我一眼,很快就收敛起震动之色,恢复之前的淡然温和。

    “我确实认识这个木雕像!这是我们泰族传说中一个无恶不作的邪神的雕像,在我们泰族人中,从不允许这个雕像出现!”

    他话说至此,竟然直接转手将那个木雕像递给他身后的明珞祭师,说道:“拿出去,劈碎,烧掉!”

    明珞祭师答应一声,躬身接过那个木雕像,弯着腰退了出去。

    我没敢阻拦说那个木雕像是我带来的,不能被他们劈碎烧掉,正想开口问出下一个问题,却见大祭师两眼觑着我,先于我开口问话。

    “我听哆罗提说,你们在来这儿的路上,遇到一个灰色的鬼影,你还跟那鬼影正面较量了一次,那鬼影居然奈何不了你!却不知你究竟掌握了什么了不起的本事,能不能演示给我看看?”

    “这件事我正想求问大祭师!”我赶忙回答,“那个灰色的鬼影本来已经进入我的身体,但不知道为什么,它很快又从我身体里退了出来,好像它没有办法控制我一样!我自己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只是练过一点中国武术而已。”

    大祭师两眼瞅着我,似乎在审视我言辞真假。

    我很坦然地也看着他,良久,大祭师忽然说道:“你到我跟前来,让我搭搭你的脉!”

    “搭脉”是中医最标志性的探病手法,不过在紧靠中国的东南亚地区,因受中国文化影响深远,也有相似的古方医术流传至今。

    所以我并不奇怪这位l国少数民族的大祭师,怎么会懂得中医的“探脉”术,老老实实站起身来,在大祭师身边跪坐下来,将手腕递到大祭师面前。

    大祭师伸出手来,就跟老中医同样,伸出三根手指搭在我脉门之上,三个指尖微微颤动,不断探察着我的脉搏。

    我见他脸上露出惊诧之色,也不知他到底探出了什么问题。

    又是良久,大祭师总算收回手去,但却微闭双目不言不语。

    我重新落座,巴巴地看着大祭师。

    但见他始终没有动静,我忍不住开口问道:“请问大祭师,我身上有何不妥?”

    “我也不知道有何不妥!”大祭师终于睁眼,微微地叹了一声,“只是……你的灵魂比大多数人都要旺盛一些,而且,跟大多数人都有点不太一样!”

    “有什么不太一样?”我脱口追问。

    “我也说不清楚,不过你放心,这种不同不会对你的健康造成危害,反而……除非你自己愿意,否则世上的鬼魅妖孽,都很难控制得了你!”

    我真是打破头也想象不到,大祭师居然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请看第227章《强大灵魂》)

    《诡案异象录》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