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诡案异象录 > 第02卷 索魂恶梦 第081章 驯服

第02卷 索魂恶梦 第081章 驯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    ?    我烧好开水,泡上一碗方便面。

    另外拿一只碗倒上大半碗狗粮,加一点水,再放几片酱肉片,之后端出去,仍旧放到前边的屋檐下。

    今天到目前为止,一直也没有看见那只大黑狗,不过我相信,它肯定就在这房子附近。

    闩好房门进屋,我将堂屋跟3号房里的电灯打开,就在3号房里吃了面,再加一袋酱肉和一个苹果。

    之后将泡面的纸碗以及苹果核等垃圾就放在3号房门外,等明天天亮了再扔出去。

    那时候天已黑定,我在3号房床头坐下,准备看看书然后睡觉。

    可是我的手机再次“吱吱吱”的响起来,响得我毛骨悚然,赶忙站起身来。

    我心中涌出一个模模糊糊的念头,所以我先将手机放在木凳上,避免它继续发出噪音,之后凑到床头,去看床头上的那块浮雕。

    清清楚楚,我看见床头靠板上那块精美浮雕上的女人,没了头发,更没了眼睛。

    ——真的有鬼!

    我想起孟响曾经说过的这四个字,纵然已经破釜沉舟,仍禁不住浑身上下冷汗淋淋。

    仔细再看,确确实实,那个身披轻纱体态曼妙的女人,头顶光秃,没长眼睛。

    在该长眼睛的地方,是平的。

    我定定心,前前后后仔细想想。

    之前我曾经离开房屋到山坡下挑水,但回来之后的这段时间,我再次对这块浮雕进行过观察研究。

    我甚至试图将浮雕从床头靠板上抠下来。

    只是浮雕跟靠板之间结合紧密,我怕太过用力万一掰破了,说不定还会有更难理解的事情发生,所以只能作罢。

    而在那个时候,浮雕上的女人,还是有眼睛的。

    后来我到厨房烧水,前门是闩着的,后门就在我眼前,不可能有人偷偷进屋我却看不见。

    换句话说,要么当真有鬼,是鬼魂之类悄悄换掉了浮雕。

    要么,就是这块浮雕确确实实有问题。

    我想到的答案是:这块浮雕很可能会发出某种信号,足以干扰到人类的脑电波,使人类白天看它,跟晚上看它,是不一样的。

    而且晚上的信号会更加强烈,所以到了晚上,手机会发出“吱吱吱”的噪音,但白天却不会。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用手机拍它,总是模糊不清。

    甚至于我跟包罗李子会做同样的怪梦,以及袁望周科长沉睡不信,都可以用这个理由来解释。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到底事实如何,没有证据可以证明。

    不过这种猜测,却令我心中略觉安慰。

    即便我无法解释何以一块浮雕,竟能够影响到人类的脑部活动,最起码,摆脱了“鬼魂”之说。

    而鬼魂之说,是比怪物异形更可怕的一种存在。

    毕竟怪物异形看得见摸得着,而鬼魂,想害你的时候,你根本无法防备。

    只可惜,那仅仅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

    很快地,我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隔着窗户盯着我看。

    这种感觉如此强烈,强烈到让我相信,那绝不可能是我大脑之中又一次产生的幻象幻觉。

    强烈的恐惧,令我几乎不敢抬脸向窗户玻璃看上一眼。

    然而畏惧不看,那种感觉就会一直存在。

    所以最终,我还是鼓足勇气,向着窗户,很迅速地抬眼一瞟——

    窗户玻璃上,很清楚地贴着一张苍白的人脸。

    或许是贴得太紧,以至于我看到的那张脸,是略显扭曲的。

    上一次来的时候,我已经看见过这张脸。

    但是那一次,在我方一抬眼,那张脸立刻后退消失,以至于我差点以为是我眼花看错。

    可今天,或许是没料到我会突然抬脸,那张脸居然在窗户玻璃上停留片刻。

    直到我终于控制不住叫了出来,那张脸才后退消失。

    我用手按压住狂跳的胸口,陡然间勃发的怒火,令我跳起身来,一步蹿到窗户跟前,拔下插销,推开窗户,冲着无尽黑暗,大喊大叫。

    “你到底是人是鬼?如果是人,为什么要这般吓人?如果是鬼,那你告诉我,究竟你受过什么冤屈?你告诉我,我替你伸冤报仇!”

    黑夜茫茫,在我眼中,看不见任何人影。

    然而我的叫声,却打破了暗夜的静寂,被山风一吹,更显得空旷而凄厉。

    我不敢跳出窗户,只是在稍等片刻,并没有任何动静之后,便重新关好窗户,插上插销。

    谁知道窗户才刚关好,“呜呜”的低叫声,又把我吓了一跳。

    仔细听,那叫声是从房门外边传进来的。

    所以我壮起胆子,拉开了3号房门。

    这一下听得更加清楚,那声音是从张大爷住的那间房里传出。

    我浑身僵硬,根本动弹不了。

    张大爷房门紧闭,门上还挂着铁锁,而我之前进张大爷房里找寻那张旧照片的时候,并没有看见任何活物。

    无论那门里现在关着的是什么,它是怎么进去的?

    良久良久,我呆立不动。

    直到“嗷嗷”两声叫,我听得清清楚楚,那是狗的叫声。

    我这才鼓足勇气,摘下张大爷房门上的铁锁,再往里推开房门。

    我是侧着身体推开的房门,因为我怕那条黑狗向我袭击。

    我看见黑影一闪,有东西从屋里钻了出来。

    因为堂屋里的电灯我一直没关,所以我一眼看清,那确确实实是从前一再见过的那条黑狗。

    很大的一条黑狗,竖起的耳尖,几乎达到我的腰部。

    幸好,它没有向我攻击,虽然它两眼盯着我,但是它的尾巴,在向我摇动。

    那是犬类示好的一种表现。

    所以我尝试地弯下腰,向黑狗伸出手去。

    黑狗没有龇牙,反而伸出舌头,在我手心舔舐了一下。

    那更是令我喜出望外!

    我虽然抱定一种有死无生的心态来到此地,但心中的恐惧,其实并未消减,只不过我一直硬着头皮强迫自己面对而已。

    如今多了一条大狗陪伴,我甚至觉得,比起人类,在这种恐怖的环境中,狗的作用可能更大。

    因为狗对人忠诚,在遇到危险之时,狗往往会冲在前边,替主人消灾挡祸。

    而像这么大的一只狗,就算狼来了,怕也不是它的对手。

    我心中勇气倍增,先拿出一袋酱肉撕开,亲手拿着喂给黑狗吃。

    之后我借狗壮胆,先抽调房子前门门闩,再带着黑狗,从后门出去,绕到前边查看。

    自然没有发现任何异状,不过我看见,前边屋檐下我装满狗粮的那只碗里,已经干干净净。

    这大概就是这条黑狗会对我如此温顺的原因吧!

    天底下的狗全都一样,你对它好,它就会跟着你,对你好。

    我领着黑狗进屋,先闩好前门后门,之后想领着黑狗进3号房。

    但是黑狗走到门口,就“呜呜”低鸣着,不肯再往里走。

    那就令我愈发确定,这间屋子百分之百有问题。

    因为狗的感应能力,远远超过人类,黑狗正是察觉到了问题,所以不肯进屋。

    但我不能不进屋,否则这一趟我就白来了。

    所以我让黑狗就卧在门口,将房门拉开,自己进屋躺在床上。

    临睡之前,我隔着蚊帐瞥了一眼那块浮雕,那个身披薄纱的女人,仍然没有眼睛。

    开着灯很难入睡,但或许那块浮雕本身,还具有一种催眠的功能,我仍旧是在不知不觉中,便沉沉睡熟。

    (请看第082章《迷陷》)

    【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点评,万分感谢!】

    《诡案异象录》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