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诡案异象录 > 第02卷 索魂恶梦 第066章 迷踪

第02卷 索魂恶梦 第066章 迷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    ?    倘若做一下调查,问什么东西突然出现在你面前,会令你感觉不寒而栗?

    恐怕最多的答案,除了飘忽不定的鬼魂,一定是极其怪异而丑陋的异形生物。

    我的答案原本也是如此,直到我亲眼看见这个女人!

    我是在做梦,但我不知道我是在做梦,我以为我是亲眼看见了这个女人。

    她没长眼睛!

    该长眼睛的地方,完完全全是平的。

    如果说看见鬼魂会令你遍体生寒,看见异形会令你浑身发憷,那么我现在,根本被吓得肢体僵硬,没有了感觉。

    就好像我自己,变成了路边枯死的矮树一样,连一动,也动弹不了。

    可是我并非真的动弹不了,起码我的牙齿在打战,我的身体在剧烈颤抖。

    直到那女人关上房门,我明明怕得要死,可是我却不由自主,走向那座二层小楼房。

    一直走到楼房门口,我看着那扇单扇木门。

    很老旧的木门,门上连把手都没有,也没看见有锁眼。

    但却有微微凸起的一块,好像是供人出来的时候关门的抓手。

    我伸出手,想要推开木门——

    不!准确点说,不是我想,我有一种强烈的意识,只要我推开这扇木门走进去,我就再也出不来了。

    所以我不想推门。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不想,我的手却抬了起来,按在了那凸起的一小块之上。

    我挣扎着,想缩手,却缩不回来。

    我拼命地想喊出声来,可是我嘴张开了,却发不出来任何声音。

    我好怕!

    真的好怕!

    可是我动不了。

    我的手一直按在木门上,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诱惑着、甚至是强迫我推开那扇木门。

    我跟那股抓摸不到的力量抗争着,竭尽全力!

    我不知道我到底抗争了有多久,我感觉自己渐渐筋疲力尽。

    而随着筋疲力尽,我心中的恐惧感也愈加强烈,强烈到好像从身到心全部都要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样。

    幸好,在我还没有完全放弃抗争之前,有一阵火辣辣的痛楚,令我一下子翻身坐起。

    我是在床上坐着,在我身边,孟响满脸惊吓。

    我看见她一手高高举起,好像正准备狠狠狠狠扇我巴掌。

    事实上她肯定已经扇了我不知道有几个大巴掌,因为我可以清楚感觉到,脸皮肿胀,火辣辣的痛。

    “发生……什么事了?”我茫然一问。

    “你还问我,你知道你刚才有多吓人吗?”孟响回答,忽然用手蒙住脸,她居然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我伸手摸一摸脸,脸上湿漉漉的,身上也湿漉漉的。

    只不过脸上是眼泪,身上是冷汗。

    我抓起床里的薄棉被,直接将脸上擦了一擦。

    孟响略一发泄,便平静下来,用手抹一抹脸,吸了吸鼻子。

    “你也做了那个怪梦?”她问。

    “是!”我机械点头。

    “真的……有那么可怕?你刚才的样子,简直……”

    她住口不往下说。我回想梦中情形,依旧感觉微微颤抖。

    然后我忽然想起,那块浮雕。

    所以我立刻侧身,并且撩开蚊帐,想指给孟响观看。

    然而在转眼之间,我发现那块浮雕,已经不是昨晚的那块浮雕。

    虽然同样是一个身披轻纱的女人,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儿,但这女人不仅有头发,更有眼睛。

    头发齐肩,眼睛秀美。

    难道是我昨晚眼花看错了?

    “怎么啦?”孟响问我。

    “这块浮雕,我昨晚明明看见,是没长眼睛的,就跟外边那尊观音像是一样的。”我回答。

    孟响动了一动嘴唇,却没有说话,我估计她是想说我是不是还没从梦里清醒过来。

    而且她之前曾经来此做过现场勘查,如此精美、并且与这山里人家很不合拍的一块浮雕,不可能不引起她的注意。

    换句话说,她曾经看到过的,一定是有眼睛的。

    所以我只能在心里琢磨着,要不要把这块浮雕抠下来带走。

    最终我觉得没必要。

    因为如果昨晚是我眼花,那么抠掉这块浮雕,不过是破坏人家的家具而已。

    而如果昨晚我没有眼花,那就是有人趁着我在梦中苏醒不了的时候,换掉了没长眼睛的那块浮雕。

    换句话说,没长眼睛的那块浮雕确实有问题。而剩下的这块浮雕,我现在抠下来带走,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而我昨晚曾一再检查,门窗都关得好好的,根本不可能有人进得来。所以最大的可能,还是我昨晚眼花看错了。

    “你起床的时候,前后门都是关好的吧?”我先确定一下。

    “是啊,怎么啦?”孟响反问。

    我摇一摇头,起床穿衣。

    我喜欢光着身子睡觉,不过昨晚生怕有事发生,我不仅穿着内裤,还穿了一件背心。

    但就这样,孟响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先站起身避了出去。

    我穿好衣裤走出去,发现前门依旧闩着。对面孟响住的1号房,则敞开着房门。

    我走到1号房门前瞅一眼,孟响并没有在屋里。

    我又从虚掩着的后门走出去,也不见孟响的身影。

    估计一大早,她是上厕所去了。

    因为厕所是分男女的,所以我也去厕所小解了一下。

    想起昨晚洗澡水还在屋里,我进屋端了木盆,仍从后门出去倒掉,却忽然意识到,我的手机没在身上。

    因为手机一靠近那张木床就会“吱吱”响,所以昨晚临睡之时,我将手机放在了伸手可以够到的小木凳上。

    可我刚刚起床穿衣的时候,没注意到小木凳上有手机,要不然我肯定会顺手将手机收进兜里。

    所以我立刻进屋,穿过堂屋,走进3号房里。

    明明一眼就能看清小木凳上什么都没有,我仍忍不住将小木凳拿了起来上下翻转。

    之后我放下木凳,再爬到床上去找。

    抖开了被子,掀开了枕头,始终没看见手机的影踪。

    正好孟响走进来,问我:“你在找什么?”

    “手机,我的手机不见了!”我回答,仍在床上翻找。

    孟响立刻掏出她自个儿的手机,拨通了我的手机号。

    “你别动,我好像听见了声音!”她说。

    我也安静下来仔细一听。

    确实有声音隐隐传出,正像是我手机的铃声。

    我顾不得考虑手机为什么会跑到外边去,赶忙下床,跟着孟响一起,循着声音走进堂屋。

    站在堂屋里,那铃声听起来更加清晰。

    然而循声一望,我却不由得浑身绷紧,就好像再次陷入了噩梦中一般。

    (请看第067章《旧照》)

    【今日两更完成,感谢您的收藏、推荐、与跟读!】

    《诡案异象录》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