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诡案异象录 > 第01卷 谜案玄踪 第044章 追根溯源

第01卷 谜案玄踪 第044章 追根溯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    ?    我紧张地看着小女孩儿小小的脸蛋,等着她能想出更多事情来。

    小女孩儿呆呆愣愣了有一分多钟,慢慢慢慢缩回手去,又将那几张照片翻来翻去看了几遍,终于抬起头来看着我,小心翼翼说了一句:“我好像……想起来了!”

    “想起这块玉佩吗?你从哪儿得来的?”

    “不是我从哪儿得来的,而是……”那女孩儿好像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所以她停顿了一下,之后吸一口气,慢慢说出来,“是那个魔鬼样的丑男人,先将……吴艳玲打晕了,等吴艳玲醒过来,他就拿着块玉佩讨好吴艳玲,想让吴艳玲……给他当老婆!”

    她说到最后一句,很明显瑟缩了一下,显出既惊惧、更有一种想吐了的恶心模样。

    而她这番话我认为可信,因为李山就曾经拿着吴艳玲的照片喊“老婆”。

    可如果“转世灵符”当真是李山给吴艳玲的,那李山又是从何得来?

    “你确定在之前就从没见过这块玉佩?”我多问一句。

    小女孩儿怔怔地想一想,终究还是摇一摇头。

    “我不能确定,因为……我想不起来太多事,就只记得那个丑男人,拿着这块玉佩,很恶心的样子!”

    我暗暗叹气,但女孩儿能够在第一次跟我交谈,就想起来这么多事,那已经是非常难得。

    所以我主动伸手,握了一握女孩儿的小手。

    “谢谢你,你提供的信息,对我的帮助非常大!你放心,杀害吴艳玲的那个丑男人,肯定会依法严惩,你家在哪里,我让人送你回家!”

    那女孩儿站起身来,说了她的家庭地址、以及她父母的姓名。

    原来她就住在市郊一个村子里。

    趁着孟响打电话叫警员进来送女孩儿回家,我递了一张名片给小女孩儿,希望她在想起有关“转世灵符”的其他事情的时候,再给我打电话。

    不久一个女警员进来,领着女孩儿出去。

    一旦面对其他警员,那女孩儿立刻收起了之前的成熟模样,乖巧听话地跟着女警员,只是在临出门的时候,偷偷看了我一眼。

    女警员帮我们关上房门,孟响总算是有机会大发感慨,说道:“之前你告诉我范要强的事情,我还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这么快,就让我亲眼见到!那女孩儿……就是你发现的那个女尸的转世是吧?”

    “应该是!”我点一点头,“那块转世灵符的玉佩,就是跟女尸一同发现的,这恐怕也是吴艳玲会转世成这个小女孩儿的原因!”

    “那这女孩儿对范要强的案子,有帮助吗?”

    “肯定有帮助,至少我知道了,那块玉佩八成还是在李山手里!只是我现在还没想通,玉佩怎么会落到李山手里的!”

    孟响没接口,毕竟她对范要强的案子所知有限,我正皱眉苦思,手机又响起来。

    我掏出手机看,又是范要强打来的。

    “想到什么有用的事情了吗?”我问,不是很热情。

    “高同志,我知道……你肯定当我是盗窃杀人犯,所以现在对我十分反感,但我真的不是杀人犯,我也不可能是姓赵的,我坚信姓赵的是杀我的那个人!所以……高同志,一定还有一具尸体,一具……我上一辈子的尸体没有找到!而且我之前就说过,如果李耕不是杀我的凶手,那他就一定是杀我的凶手转世!既然姓赵的就是偷我转世灵符的那个人,而且他现在已经死了,那就证明我的推测没错,李耕就是姓赵的转世,我找他报仇并没有错!”

    他的这番话无法消除掉我对他的那种出自直觉的厌恶感,我几乎想要直接挂掉电话,但在那一瞬之间,我心里忽然涌出一个念头。

    既然小女孩儿的出现足以证明“转世”千真万确是存在的,那么或许应该从范要强自身入手,看看能否查清他上辈子的身份,这样整件案子也就豁然明朗。

    所以我跟电话那头的范要强说道:“要不这样,这个星期五你跟父母撒个谎,坐火车来陵县跟我汇合,我带你去几个地方转转,看看你能不能想起从前的事情来!”

    “行!只要能够抓到真正的凶手,让高同志不要对我这么敌视,怎么做我都听高同志的!”

    范要强的话倒令我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我没有跟他假客套,说定周六一早我会在陵县火车站等他,之后我便挂上了电话。

    到周五我先赶到陵县,本来想跟王队长借一辆车子用两天,却不料刚一走进警局,王队长就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那块“转世灵符”丢失了!

    警局里自然到处都装有监控,然而不可思议的是,监控虽然拍摄到了一个身影,但那个身影实在是太快了,根本看不清他究竟长得什么模样。

    而在装“转世灵符”的那个证物箱里,留下了一张字条。

    字条是用毛笔写的,而且是很难认的篆体字。

    不过此刻警方已经找相关专家翻译出了那两行字,内容如下:

    转世灵符乃是道家至宝,是歹人从我道观中盗走,今日物归原主,请警方不要追查。

    落款是“云顶道人”。

    按照专家的话说,这两行篆体字字形优美,功力不凡,可说是篆体字中的杰作。

    现代会写篆体字的书法家已经不多,而能将篆体字写到如此造诣的,更是绝无仅有。

    所以就这么一张小字条,已经是书法界中的宝贝。

    陵县警方当然不可能因为这张书法造诣极高的字条就真的不调查,但我心里很清楚,以那位道长神人样的本领,警方恐怕是很难追查到他的行踪。

    我感兴趣的,反倒是这位云顶道人为什么要用篆体字来留这张字条。

    是因为“转世灵符”上的那几个字也是篆体?还是因为云顶道人本身擅长写篆体字?

    又或者,他当真已经修化成仙活命千年,所以更加青睐这种古老的字体?

    我自己都为我天马行空的遐想感觉好笑,所以我撇开这件事不再考虑。

    当晚在宾馆睡到凌晨四点多钟,我赶去火车站接到范要强。

    自然先带范要强到宾馆睡了几个小时,八点多钟叫他起床,先去吃了早餐,便开着跟王队长借来的车子,先顺着高速路赶去北阳市张玉和的古玩店。

    只可惜见到张玉和,范要强一点动静也没有。

    不过那并不能证明范要强的上辈子就没有见过张玉和,毕竟整整四十年时间过去,而张玉和又不像那位神仙道长一样驻颜不老,范要强认不出他来并不出奇。

    倒是张玉和一见到我,张口就说道:“高同志我正想找你呢!我店里前几天失窃,丢了一件很可能跟我家盗窃凶杀案有关的玉器!”

    “什么玉器?”我立刻问他。

    (请看第045章《白玉葫芦》)

    《诡案异象录》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