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诡案异象录 > 第01卷 谜案玄踪 第039章 死结

第01卷 谜案玄踪 第039章 死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    ?    我稍微考虑了一下,这才做个手势,请梁银凤继续往下说。

    梁银凤抬脸看着门外,仿佛是陷入了久远的回忆。

    “就是在出事的那一年,他又到陵县收山货,结果收到了一个好宝贝!他说他知道那是个好宝贝,所以想用身上所有的钱将那个宝贝买下来,可是那宝贝的主人不愿意,是他最后设了个计较,终于让那宝贝的主人将宝贝卖给了他。他说起这件事的时候非常得意,好像是想让我夸他精明一样,我估计他说的那个宝贝,就是你说的这块玉佩。”

    梁银凤说到这里,露出恨恨不已的神情。

    我怕她将话题扯远,不得不问她:“后来怎样,他有没有提到将那宝贝卖给谁了?”

    “有!”梁英兰点一点头续往下说,“他说他带着那宝贝去了北阳市,为了能够抬高价钱,他还专门打扮成了一个小道士的模样。那时候私下做买卖是犯法的事,不过他说在北阳市哪些地方能买卖古玩他很清楚,结果他就在北阳市地下古玩市场,遇到了一个有钱人。他花三百块买的这个宝贝,转手卖了一千多块,一下子就赚了七百块。那时候的七百块钱可说是一笔巨款了,他就是用这笔钱给了我两个哥哥彩礼钱,并且将茅草房翻新成了大瓦房。我心里……说实话当时挺高兴,感觉自己找了这样一个能挣钱的男人,一辈子吃穿不愁了,谁知道……”

    她再一次露出又愤恨又伤感的表情。

    我有点奇怪,因为张玉和说过,那块玉佩是他花了三千二百块钱从小道士手里买的,为什么赵生远会说只卖了一千多块钱?

    莫非赵生远还防着梁银凤,所以在结婚之前,不想让梁银凤知道他的家底?

    “那后来呢?在赵生远逃进大山之后,你真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我再次追问梁银凤。

    “我到哪儿去见他呀?”梁银凤两眼看着我,显出有些哀怨之色,“我知道你这个小同志是怎么想的,你以为我到陵县来就是找他来了!是,我到陵县来最开始是想找他,因为他把我害成那样,我觉得我找到了他,真要他是个杀人犯,我宁愿死在他手里,胜过被他拖累一辈子!可是我只知道从邓县穿过大山就是陵县,根本没想过这么大个陵县,就算他真的逃到了陵县,我又能到哪儿去找他?结果我在陵县流浪了几天,心里只是不想回邓县,都有心要走绝路的时候,遇到了……我们家老吴,我也就撇开了往事,安安心心跟老吴一起生活了!”

    她说的这些我真不知道该不该信。

    信的话,那块“转世灵符”为什么会到吴艳玲的脖子上,又成了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不信的话,看她一张老脸满是诚恳,实在也不像是在说假话。

    我稍微琢磨一下,又问她:“那你能不能回想一下,赵生远有没有说过那个宝贝……就是这块玉佩的主人到底姓什么叫什么,具体是哪个地方的人?”

    “这个他真没说过,我也没问……”

    她说到这里忽然停住,好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事情,只可惜我巴巴地等了许久,她最终还是摇一摇头。

    “真想不起来了,就算他有说,我也没在意!我只记得……他好像说那个人以前做过道士,他会装扮成道士去卖那个宝贝,正是因为这个!”

    梁银凤后边补充的这句话,基本上没什么作用。

    因为我早就猜想到,范要强的上辈子曾经做过道士,梁银凤只不过证明了这一点而已。

    我一再盘问梁银凤,但她却始终坚称在赵生远逃跑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我自己已经糊里糊涂,她倒反过来追问我,为什么赵生远的那个宝贝,会挂在她女儿吴艳玲的脖子上。

    她最后这样跟我说:“高同志啊,如果那个东西当真是赵生远的,你们一定要赶紧抓到他呀!我在想,他会不会就藏在这附近的哪个村子里呀!会不会……杀害我女儿的不是那个傻子,而是这个姓赵的呀!要不然,为什么他的东西,会挂到我女儿的脖子上啊!高同志啊,你们一定要抓紧啊,他一天不抓到,我这辈子都睡不安稳了啊!”

    她念念叨叨一个劲地拜托我,看起来当真是情真意切绝无虚假。

    我也相信她没有虚假,毕竟她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女儿又惨遭不测,真要她知道赵生远的下落,豁出命去她也会赶紧告诉警方,好让她女儿死能瞑目。

    但是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梁银凤有没有见过李耕?

    我立刻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梁银凤很奇怪我为什么会想到这个问题,不过她还是做了回答。

    “我没见过,我平素都不怎么出门,我们家老吴倒是去见过他一面,恳求他有了未婚妻,就不要再跟我们家艳玲来往!我们家老吴还说,姓李的通情达理不像是个坏人,但结果……”

    梁银凤再一次抹起了眼泪,我只能在心中暗暗叹息。

    之所以我会问梁银凤这个问题,当然是因为李耕与赵生远有七八成的相似度,而吴家坳村民从县城回家,抄近路的话肯定要经过李耕的锯木厂。

    不过我仔细想想,在长达二十多年的时间之后,除非梁银凤保存有赵生远的照片,并且时常拿出来看看,否则就算在路上碰见李耕,她顶多会感觉李耕有些眼熟,而不可能一眼看出李耕像极了害苦她的赵生远。

    跟梁银凤的这次交谈,不仅未能如我所想将整个案情往前推进一步,反而将我之前的推论打乱了一半。

    不过我仍然相信我的推论,只是感觉尚有一部分隐情,我暂时还没有调查清楚。

    所以我离开吴家坳,立刻去了陵县县城,希望从县城一些老人口里,打听到四十年前的一些事情。

    可是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十年,就算当年接触过赵生远的人都还留在陵县,人家也未必就能想得起来那么久远的事情。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我基本上是一无所获。

    本就有些心灰意冷,偏偏,又一个打击,直接令我差点想要撇开这件案子再不理会。

    那真的是至沉重的一个打击,是我打破头也无法想象的一件事情。

    (请看第040章《翻转》)

    【求收藏,求推荐,并期待您对案情走向加以分析与点评。万分感谢!】

    《诡案异象录》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