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诡案异象录 > 第01卷 谜案玄踪 第021章 情祸

第01卷 谜案玄踪 第021章 情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    ?    警方确确实实没有在槐树洞前的那颗大槐树下发现任何尸体,如果范要强的上一辈子当真是被李耕杀害,并且将尸体埋在了大槐树下,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李耕早就转移了尸体。

    只不过他废掉了一只手,所以不得不将傻弟弟李山叫上。

    李山看到了那具尸体上的玉佩,悄悄藏起了这块玉佩。

    后来李山在公路上拦截了一个女人,并且将这个女人拖回到了李耕那栋老房子里。

    但那女人宁死不从,结果李山失手将那个女人杀死。

    或许一辈子没碰过女人的李山,在将女人掐死之后,还是做了一些龌蹉之事,说不定还将女人的尸体在屋里多放了几天。

    直到那女人的尸体开始腐烂,李山才不得不将其埋葬在那间又窄又黑的屋子里。

    只不过他太喜欢那个女人了,所以他将那块玉佩,戴在了那女人的脖子上。

    当然这些只是我的推测,我并没有说给范要强听。

    而我之所以会有这种推测,是因为我坚信,李耕房子里的这具女尸,不是李耕所杀,而是李山所为。

    高凌凯一直跟在我身边,所以在我跟范要强结束通话之后,高凌凯立刻问我怎么回事。

    我跟高凌凯简略一说,把高凌凯惊得连连咂舌,说道:“这也太玄了吧?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就算剩下灵魂未灭,也不过是残存的脑电波而已,怎么可能转世?又能以什么形式转世?”

    他这个问题也是我的困惑,所以我摇一摇头没有作答。

    高凌凯翻来覆去看着手上那块玉佩,又道:“不过这块玉佩更是不可思议,说不定其中又藏有什么可以影响脑电波的辐射之类,要不要拿去高级一点的实验室检测一下?”

    他一句话提醒了我。

    不过在将玉佩送去检测之前,我还需要用它来观察一下李耕的反应。

    因为范要强一口咬定,在李耕杀害他上一辈子的时候,在他上一辈子的脖子上,是戴着这块玉佩的。

    换句话说,无论是范要强的推论准确,还是我的推测更接近事实,李耕都应该是见过这块玉佩的。

    所以我让高凌凯拿着这块玉佩,带我去见见李耕。

    因为女尸是在李耕的那栋老房子里发现,而李山现在逃匿无影,所以陵县警方已经将李耕李田兄弟暂时羁押,要等到完全确定他们俩跟此案无关之后,才能放他们出去。

    所以我跟高凌凯就是在陵县警局审讯室里见的李耕。

    我没有审讯嫌犯的权利,但是高凌凯有。

    我基本上只是陪同人员,主要是高凌凯在发问。

    但李耕依旧像之前那样低着头不说话,甚至连辩解的话都没有,不管问他什么,他都只是摇头。

    就算开了口,也只是短短的四个字:“我不知道!”

    我让高凌凯拿出那块玉佩递给李耕看,自然一双眼睛毫不放松紧盯着李耕。

    可是我没能从李耕脸上看到任何震惊的情绪,他很木然地看着那块玉佩,完完全全就是一副第一次看见此物、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的表情。

    但那个时候我已经将李耕当成是杀人凶手,毕竟范要强的所有表现,都证明他没有说谎。

    包括范要强所具有的成熟男人才该有的思维能力,也包括这块举世无双的“转世灵符”。

    所以我,只能有两个假设。

    第一,这个李耕心理素质太好了,可以做到声色不动;

    第二,在李耕杀害范要强的上一辈子、以及去转移尸体的两个时间点,都对这块玉佩没有留心。

    但从李耕嘴里既然问不出来任何情况,我只能跟着高凌凯去询问李田,着重问他李耕在跟黄莉莉结婚之前,有没有过其他女人。

    “没有!”李田毫不考虑立刻摇头,“我哥当过几年兵,一回来就开了那个锯木厂。虽然我们村很多姑娘都喜欢我哥,包括邻村有些经常从锯木厂路过的姑娘都会向我哥献殷勤,但我哥当兵一回来就跟黄莉莉好上了,而且黄莉莉就是我们一个村子的人,我哥不可能背着她找其他女人。”

    他这话应该可信。

    首先李耕的长相确实不错,其次以我在李家村走访的情形来看,李家村的女人们确实一个个都对李耕极有好感。

    所以我又把那块“转世灵符”的玉佩拿给李田看,李田也一口咬定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东西。

    看他脸上的表情,同样不似做伪。

    之后我又跟高凌凯一同,去李家村拜访李老妈。

    可是李老妈已经躺倒在了床上,拒绝回答我任何问题。

    在她嘴里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所有错都是我的错,你们抓了我去吧,求你们放了我儿子!”

    我不能不暗暗感慨可怜天下父母心!

    当自己的子女犯下错事,我想天底下所有的父母,都会愿意代替儿女接受惩罚。

    但法不容情,谁犯下的罪过,只能由谁自己承担后果。

    这是我第一次进李老妈的房间,随便打量几眼,发现在左右墙壁上,分别挂着两个相框。

    一个相框里是李老妈跟李老爸的结婚照,虽然还是黑白照片,但看得出来,李老妈年轻的时候非常漂亮。

    而李老爸就显得十分普通。李耕跟李田兄弟俩都像李老妈多些,所以兄弟俩都长得不错。

    之后我跟高凌凯又顺便拜访了一下李家村村民。

    因为今天一早,警方就组织警力进山搜捕李山,所以村民们已经知道在李耕房里埋有女尸的事情。

    村民们震惊之余,仍旧众口一词说李耕那么好的人,绝不可能会杀人。那个女尸,八成是爱偷看女人洗澡的李山所为。

    这种推论跟我的推论不谋而合。

    另外村支书还给我提供了一个线索:李耕那个锯木厂,一个人手肯定不行,所以一直都是李山在那儿帮忙。

    甚至在李耕结婚以后,一旦忙起来,还是会喊李山过去。

    为这事李田很有意见,说家里的农活全让他一个人干了。

    不过李耕贴补家里多,李田也就是嘴里说说而已。

    再等回到陵县,高凌凯跟相关领导请示了一下,将那块“转世灵符”的玉佩领了出来。

    我跟杨爽联络了一下,确定他们实验室没有专门针对玉器做鉴定的高端设备,不过杨爽帮我介绍了省城一家高端实验室。

    为保险起见,高凌凯亲自带着那块玉佩,坐飞机给省城那家高端实验室送了过去。

    而在之后的几天,我基本上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是一边养伤,一边等待各种结果。

    首先,警方连续几天在李家村附近山区进行大范围搜捕,但那片山区实在是太大,就连警犬都没能追踪到李山最后的踪迹;

    其次,女尸的死亡时间最终确定为六年到七年之间,也就是说,她的的确确不可能是范要强的上辈子;

    其三,经过对近几年失踪人口的排查,确定女尸是六年前失踪的本县妇女吴艳玲。

    吴艳玲的父母就住在李家村相邻的村子,但吴艳玲早在十多年前,就嫁到了县城另一头一个叫西滩镇的地方。

    当年就是吴艳玲的丈夫报的失踪案。

    我立刻去跟吴艳玲的丈夫及父母家人见了一面。

    从吴艳玲的丈夫口中得知,当初吴艳玲是在跟丈夫吵完一架之后,一气之下独身回娘家的。

    而这种情况并非第一次,所以直到一周之后,吴艳玲仍未回家,吴艳玲的丈夫不得不去岳家接吴艳玲,这才知道吴艳玲一直都没有回过娘家。

    这个线索起码就目前看来对破案没什么帮助,但从吴艳玲父母口中,我却得到了一个令我之前的推论大受考验的讯息。

    (请看第022章《动机》)

    《诡案异象录》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