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诡案异象录 > 第01卷 谜案玄踪 第018章 极恐

第01卷 谜案玄踪 第018章 极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    ?    我发现我是躺在一个土坑里,很明显,李山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已经挖好了土坑,并且将我推了下来。

    而一旦被李山活埋,我那项特殊本领就算被激活,恐怕也已经回天乏力。

    偏偏我又是私人性质的调查,而且这种调查已经有过很多次,所以两三天没有消息,就连我未婚妻都不会很担心。

    等到警方开始寻找我的时候,我的尸体恐怕已经开始腐烂,而且很可能这又是一桩解不了的悬案。

    “李山,你不能这样做,你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

    我不得不大声叫喊,我甚至差点就要喊出“救命”来。

    但李山根本理都不理我,反而随着“呼啦”一声,一大锹泥土从空倾落,砸在我的脸上。

    喊“救命”很丢人,事实上在我之前经历的那些或恐怖或诡异的事件中,我还从来没有喊过救命。

    今天我仍然不想喊救命。

    而且李耕的这栋房子,距离李家村走路需要十几分钟,我就算喊救命,恐怕也没有人能够听得到。

    我只能闭上眼睛憋足力气,想要将我那项该死的特殊本领逼出来。

    可那项本领在如此紧急时刻,却偏偏藏着就是不肯出来。

    就在我憋得自己已经感觉晕头涨脑的时候,还好,有一个天籁之音,钻进了我的耳朵。

    “李山,李山,你在屋里干什么?你快开门,你赶紧给我开门!”

    那是一个苍老的女人声音。

    我能够想到那是谁的声音,我本来对那个老女人颇有厌恶,但是此刻,我觉得她无疑就是救苦救难的上仙大神。

    我再也顾不得丢人不丢人,立刻扯开喉咙大喊大叫。

    “救命!救命!”

    我看见李山明显有些慌乱。

    但他没有即刻停下铁锹,反而再一锹泥土扔在我脸上,好像是要阻止我的喊声。

    我尽力摇头,将嘴上的泥土晃落,用尽力气继续大喊,

    我听见外边有人猛烈的推门撞门,那个苍老的女人声音更是在不停叫喊:“李山,李山,你再不开门,我要一头碰死在门上了!”

    李山是个孝子,村支书曾经说他对他老妈千依百顺。

    所以李山终于停下了铁锹,我听见他恨恨不已咒骂了一声,忽然将铁锹向着坑里扔了下来。

    还好,铁锹没有砸到我头。

    我在下边看不见李山的举动,只听见似乎有房门开合的声响。

    紧随着一个老女人边哭边骂:“我就知道你大晚上的不回家,肯定是没干好事!你这个小鬼,到底是在做什么?”

    李山一直没出声。

    我又喊一声“救命”,终于听见脚步声向着这边很快靠近。

    紧随着“啊呀”一声惊呼,老女人的声音就在我头顶上方响起来。

    “李山,你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你知不知道,这是会被枪毙的?你快点把人拉上来!……李山,李山你给我回来!”

    老女人忽然扯起喉咙大叫了两声。

    我听见脚步声好像追向了门口,生怕她一走,李山转回头来还要继续活埋我,忙又竭尽全力大叫几声:“救命!阿姨救命!”

    我听见那女人哭了起来,不过她没有跟着出去追她儿子,而是回转头来,随着她叫了一声:“同志,同志你怎么样?”

    我看着她探头瞅着土坑下方,那张布满皱纹的苍老脸庞,此时在我眼中看来,无异于观音降世,仙女临凡!

    那是李老妈,李山的亲生母亲。

    而我,在看到李老妈的那一瞬间,很丢人的,居然喜泪交零。

    李老妈是个好人,她没有站在上方先逼我答应放过她儿子,而是不顾老胳膊老腿,直接跳下土坑,哆哆嗦嗦替我解开了身上的绳索。

    只不过一边解,一边哭,一边替她儿子求情。

    “同志啊,你千万要大人大量啊!我们家那个小鬼,他就是个傻子啊,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啊!”

    在李山准备活埋我的时候,我曾经想过,一旦脱险,我非把这个傻子打残了不可。

    但如今,在被李老妈解开绑缚恢复自由的一瞬间,重生的狂喜,却令我满怀感激。

    我情不自禁一边流泪,一边用手抱住了李老妈。

    李老妈任由我抱着,仍在哽哽咽咽絮絮叨叨为她儿子求情。

    等到一阵情绪发泄完毕,我将李老妈送上土坑,自己在土坑里四下摸了一摸,这才跳到了土坑上方。

    李老妈一见我出来,立刻跪下给我叩头,请求我看在李山是个傻子的份上,饶过李山这一次。

    我满怀都是对李老妈的感激之情,对于李山的怨恨,也被这种感激冲淡不少。

    所以我赶忙伸手将李老妈扶了起来,告诉她说:“李山对我做的这件事我不会放在心上,反正我没有太大事,而且是你救了我!”

    我这话隐藏着一个意思,我的事我不放在心上,但是其他事情不可能不追究。

    但李老妈没有听出我话中的其他含义,一听我说不放在心上,感激得差点又要跪下来给我叩头。

    我没有跟李老妈说太多,反而让李老妈赶紧去找李山,毕竟那是一个弱智,黑灯瞎火在大山里一跑,说不定就会迷失在深山之中。

    李老妈确实担心儿子,在拉住我手又一次表达感激之情之后,就慌慌张张开门出去。

    而我,等关上了房门,本来还想再到那个土坑里勘察一下,但左右脑壳都曾经遭受重击,我已经有点支撑不住。

    所以我不得不拿出手机,拨通了陵县刑侦支队王队长的电话。

    我告诉他我发现了一具尸体,请他尽快带警员来封锁现场。

    这一次可不再是我凭空猜测,就在方才那个土坑之内,我不仅闻到了一股很浓烈的腐尸气味,并且明显感觉在我的身体下方,有硬邦邦好似人骨的东西。

    而在李老妈解开我的绑缚之后,我还用手摸了一下,在土坑一端,摸到了一只黏糊糊的脚趾骨。

    换句话说,李山准备活埋我的这个土坑,之前就已经埋过一具尸体。

    (请看第019章《伙伴》)

    《诡案异象录》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