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诡案异象录 > 第01卷 谜案玄踪 第012章 地洞

第01卷 谜案玄踪 第012章 地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    ?    我躺在木板之上,因为那个大胆到忘乎所以的设想,更是连半点睡意也没有。

    而那呜呜咽咽宛如女鬼低哭的声响,再次若有若无,钻进耳朵。

    我拒绝去想这个,因为如果范要强不是鬼上身,那么极有可能,这呜呜咽咽的声音,也不是什么女鬼在哭,而是瓦缝窗缝被风灌入的响声而已。

    但那只女鞋是怎么回事?

    如果没有女鬼,谁将那只女鞋,丢在了客堂里?

    明明不愿想,偏偏一想起来就搁不下。

    我抬起手腕看看手表,因为手表是夜光的,我可以看到现在十点都不到。

    正想掏出手机跟未婚妻打个电话,一来诉说相思之情,二来也让脑袋瓜子轻松轻松,忽而“吱呀”一响,传入我的耳朵。

    那不是老鼠的叫声,而像是有人轻轻推开了房门。

    我浑身毛发直竖,一手悄悄伸出,摸到临睡前特意放在枕边的小电筒跟电击器。

    那是一只特制的电击器,跟警员们配置的电棒不太一样。

    小巧玲珑,却能够朝着两米以内的目标,瞬间放射出极强的高压电流。

    但这个电击器主要不是用来对付人类,而是为了对付鬼魂。

    鬼魂之类是不怕刀枪的,但鬼魂的本质,不过是因为某种原因凝聚不散的脑电波而已,一旦碰到高压电流,鬼魂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立刻就会消散无影。

    我一手捏着小电筒,一手握着电击器,屏气凝息,侧耳倾听。

    确确实实,外边有很细微的响动传来,就好像有人赤着脚在客堂里来回踱步一样。

    我慢慢坐起身来,尽量让自己不发出丁点响动。

    之后我慢慢走到睡房门口,慢慢抽掉门闩,猛一下子拉开房门,口中大喝一声:“谁在外边?”

    同一时刻,我打亮了小电筒,一缕光柱投向客堂。

    我看见影子一闪,有什么东西蹿进了后边那间堆满烂木头的小房间。

    那间房的门我记得在睡觉之前已经关好,不过那间房因为太过狭窄,开门方式是向外拉而不是向里推的。

    再加上农村的房门并没有安装碰锁之类,如果那间房里边有什么东西想出来,是可以从里边推开房门的。

    我拉亮客堂电灯,走过去将房门完全拉开,之后用小电筒往房间里边来回照射。

    当然已经不可能看到那个影子,只有乱七八糟的烂木头,仍堆在房间里。

    但是我,可以确定之前那个影子并非人影、或者干脆说鬼影,那应该是一只黄鼠狼之类的小野兽。

    据我猜想,这栋房子好多年不住人,肯定有野兽之类从地下打洞进来,而那只女鞋,应该就是这只野兽顺着地洞拖上来的。

    这也是那只女鞋会沾满泥土的原因。

    所以女鬼应该是不存在的,李家村有人隔着窗户看到的鬼影,不过是从地洞里钻出来的野兽而已。

    不过我并没有因此感觉十分沮丧,虽然我是冲着“超自然”来的,但这世上“超自然”的事情少之又少,十次调查有九次扑空,是很正常的事情。

    何况还有范要强,我仍然相信,发生在范要强身上的事情,绝非自然。

    我再次躺到木板上去睡觉,一旦确定女鬼并不存在,那呜呜咽咽的声音,就更加像是山风挤入瓦缝的声响。

    当晚没再有任何事情发生,到了第二天一早,我到李家村汇合了昨天那个村民,一同去往槐树洞。

    那个村民叫李元银,是个很健谈的男人,只可惜从他嘴里也没听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在山中行了两三个小时,终于赶到了槐树洞。

    在离槐树洞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李元银就显出十分紧张,用他的话说,那一片地盘,就是野人经常出没的地方。

    不过我们一直抵达槐树洞,也没发现野人的任何踪迹。

    槐树洞是一座大山脚下的一个并太深的山洞,只因山洞门口长着一棵大槐树,所以被人称作槐树洞。

    据李元银所言,这个槐树洞以前本来是进山采药的山民,在夏天躲避暴雨的好所在。

    但是从十几年前,这一带开始有野人出没。

    而且这个野人经常攻击落单的山民,抢走他们的食物跟衣服,所以渐渐地,也就没人敢往槐树洞跟前走了。

    我听着李元银的话,愈发感觉那不是野人会有的行为。

    因为野人就算会抢夺山民的食品,它抢山民的衣服干什么?

    野人身上本来遍布毛发,难道这个野人已经懂得了羞耻?

    所以在抵达槐树洞之后,李元银连声地催我离开,我反而在洞里洞外仔细查看。

    首先当然是要查看槐树根部,那是范要强所言的埋尸地点。

    但之前陵县警方曾经来过此地,已经将槐树根部全都刨开过,现在仍可以看出,槐树周围的泥土比其他地方要松软一些。

    换句话说,既然陵县警方一无所获,我自然不用白费力气。

    所以我走进槐树洞去查看。

    洞内约莫有十多平方的面积,越往里走越是狭窄。

    最顶头有一根粗大的钟乳石,向上直达山洞顶部。

    我在山洞里转了两圈,没发现任何值得我注意的东西。

    正准备走出去到山洞周围转转,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令我猛然回过头去。

    在我身后,只有山洞顶头那根粗大的钟乳石。

    但我耳中,却听到“扑嗵”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高处跌落在了地上。

    而这个声音,是从钟乳石后边传出来。

    所以我仔细打量着那根钟乳石。

    钟乳石越往上越细,至两米五六的地方,跟山洞顶部垂挂而下的一小截倒挂的钟乳石衔接,再往上又迅速变粗,直到跟山洞顶部融为一体。

    所以钟乳石下端,跟山洞两壁完全融合。但在上下两根钟乳石相互衔接的一小段,却形成左右两个黑乎乎的豁口。

    而且那两个豁口并不狭小,如果钟乳石后边另有空间,像我这样的成年人,完全可以顺着这两个豁口爬进爬出。

    因为电击器本来就在我裤兜里装着,我只从背包里找出手电筒,将背包放在脚下,之后尽力跳跃,攀爬住左边较大的那个豁口。

    一眼望进去,果然豁口后边另有洞天。

    只不过这根钟乳石刚好把山洞最狭窄处堵住,以至于给人感觉,那根钟乳石,就是山洞的尽头。

    但我根本来不及仔细查看里边的景物,突然从我的脸部下方、亦即是钟乳石的背面跃起一个黑影,两只黑乎乎的爪子分别抓住了我扒着钟乳石的两条胳膊,试图将我拖进里边。

    (请看第013章《匿藏》)

    《诡案异象录》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