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诡案异象录 > 第01卷 谜案玄踪 第002章 幼儿惹鬼

第01卷 谜案玄踪 第002章 幼儿惹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    ?    我叫高力,在经历过几次极其恐怖而怪异的事件之后,就被一个国际组织“超自然案件调查联盟”吸收,成为该组织正式成员。

    “超自然案件调查联盟”并非官方组织,涉及到“超自然”的所有调查,都只能由该组织调查人员私下进行。

    就连薪酬,也是由“超自然案件调查联盟”募捐所得。

    这份薪酬并不微薄,首先在全世界范围内对超自然事件有着狂热痴迷的人,不在少数;

    其次这种调查对调查人员的生理跟心理,都有着极其严峻的考验,薪酬太低,无论对“超自然”有多大兴趣,都不可能坚持长久。

    我经历过很多或恐怖、或诡异、或离奇、或神秘的事件。

    大部分事件都是我介入调查,一少部分则是我亲身参与、又或者从旁参与。

    而我之所以会将这个案子放在第一位讲述,是因为这个案子牵扯到的时间跨度最久远。

    另外这个案子虽不是最恐怖,也不是最诡异,但其离奇曲折,却首屈一指。

    事实上在我了解到这桩绑架案的时候,全案已经了结,被绑架的小女孩儿也已经被安全救出。

    但我很敏感的意识到,这个案子很不寻常。

    所以我很快来到案发地点,对相关人员进行私人性质的调查问询。

    而我找的第一个人,就是黄莉莉。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绑架案的发生地点,是在一个叫陵县的山区县城。

    黄莉莉跟她女儿是陵县人,但绑架小女孩儿的小男孩儿,远在八年以前,就被黄莉莉送给了外省的一个远亲收养。

    所以在绑架案了结之后,小男孩儿已经被送回了相距较远的他养父母家。

    而我直觉的认为,小男孩儿之所以会小小年纪做出绑架亲妹妹的可怕事情,很可能跟他的成长经历有关系。

    所以我才会首先找到黄莉莉,详细询问小男孩儿自幼的生长状况。

    我出示了“超自然调查联盟”的证件,黄莉莉看见上边有好几个国家的文字,也不知道我是有多大的来头,所以基本上有问必答。

    可是当黄莉莉讲述完那一晚发生在锯木厂的惊魂事件之后,我的心久久久久不能平静。

    这件绑架案本身,就已经令我十分费解,没想到绑架案背后,还隐藏着更加惊人的“真相”。

    “你确定当时看见了鬼火?并且看见你四岁多的儿子,拿着菜刀砍你男人?”我开口发问。

    不能说我生性多疑,实在这件事就连我这个“超自然”调查人员,都会感觉不可思议。

    黄莉莉抬起眼皮瞥我一眼,好像很不高兴我对她的不信任。

    “我当然确定!我男人身上被他砍了好几个伤口,若不是那小鬼年纪小力气弱,我男人当场就没命了!”

    她说到这里停了一停,自言自语添了一句话。

    “我们村里人都说他是鬼上身了,我也相信,他就是被鬼上身了!”

    后边这话并没有让我感觉荒诞,毕竟我来此的原因,正是因为这件案子非同寻常。

    如果黄莉莉所言属实,我甚至跟她一样,倾向于认为那孩子是被鬼上身了。

    而“鬼上身”三字,也能够顺理成章的解释,那小小的四岁孩儿,为什么能够喊出“爸爸救命”。

    但,“鬼上身”却解释不了更大的一个疑问——

    倘若房子的前门后门,当真如黄莉莉所言,是从里边紧闩着的,深更半夜,那孩子是怎么从房子里边出去的?

    即便是“鬼上身”,也不可能让一个孩子穿墙而出!

    我没有办法即刻进行现场勘查。因为黄莉莉在她男人李耕半只手被钢锯锯掉之后,就跟着李耕离开了山村,在县城附近买了一栋老房子,平时靠做一些小买卖维持生计。

    而我对黄莉莉的问询地点,就是在县城附近的这栋老房子里。

    所以我只能提出三个假设:

    第一,会不会在黄莉莉夫妻上床睡觉的时候,那孩子已经在门外;

    第二,他们家的睡房有没有窗户,会不会是孩子自己从窗户里边爬出去的;

    第三,既然那孩子提到锯木厂里有个人,会不会是这个人从窗户爬进孩子的房间,将孩子抱了出去。

    只可惜我的三个假设,全都被黄莉莉一口否定。

    第一,孩子还小,每晚黄莉莉都要先给孩子洗完澡,哄孩子睡了觉之后自己才洗澡睡觉,那个时候前后房门早已闩上;

    第二,睡房虽有窗户,但窗户离地很高,孩子要想爬出去,还需要垫一只凳子才行;

    第三,山村房子都是土砖墙,窗户不能开得太大,成年人根本就不可能从窗户爬进爬出。

    黄莉莉说得非常肯定,但我还是从中寻找到了万一的可能。

    “既然孩子可以从窗户爬出,那在事后你们有没有检查一下孩子的房间,看看窗户下边是不是有凳子?有没有问过孩子,他是怎么出去的?”

    而黄莉莉的回答是:

    “我男人半只手都没啦,我哪还顾得上这些?为这事我们全家人都恨死那小鬼了,包括我!所以没等我男人出院,我婆婆就联系了外省的一个远亲,把那小鬼远远地送了人了!我就算有话想问他,也问不成了!”

    她的解释合情合理。

    但我不死心地又问一句:“你孩子既然提到锯木厂里有个人,或许当真有人呢?这个人长什么样?多大年纪?你们总不会连这些都没有问问孩子吧?”

    “我没问过,我一直在医院照看我男人!我婆婆问过,还是打着问的,但那小鬼根本就说不清楚!所以我跟家里人都认为……是我们全村子的人都认为,根本就没有那个人,完全就是……那小鬼被鬼缠住了,故意设计较想害死他爸!”

    黄莉莉说到这儿的时候,忽而抬眼瞅一瞅我,喃喃地多加几句。

    “我知道你们这些同志不信鬼神,但我们山里人,可不是一个两个看见过鬼!有些人被鬼缠住,疯疯癫癫换了个人一样,只要请神婆来做场法事,烧一些纸钱,马上就好了!在我们山里这些事情多得很,都见惯不怪了!”

    山里人信鬼信神这一点我很清楚,但多数都是以讹传讹,要想确定这件事当真跟鬼神有关,看来我只能去一趟黄莉莉跟她男人的老屋才行。

    “还有一个问题,那晚你们家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为什么村子里的其他人都没听见?”

    “他们不可能听见!”黄莉莉摇头,“李耕在跟我结婚之前,已经在靠近公路的地方开了那个锯木厂。后来我跟他结婚,他就用锯木厂赚的钱,在锯木厂旁边盖了三间房子。那个地方离村子虽然不是特别远,但也要走上好一阵子。”

    她的连番否定,令我的疑问没有减少,只有扩大。

    不过我还是耐着性子,问出另外一个在当时看来并不重要的问题。

    “你们那个儿子,平时会不会很淘气很调皮?你们当父母的,跟他的关系怎么样,会不会经常打他?”

    这个问题几乎就是公事公办最平常的一个问题,却没想到黄莉莉立刻抬头,很防备地两眼瞪着我。

    “同志你什么意思啊?你不会以为,那小鬼故意害他爸,是因为我们平时对他不好吧?他是我们的亲生儿子,我们怎么可能对他不好?如果我们对他不好,我跟我男人三更半夜听见他一叫,会立刻起身往外跑?更何况……”

    她忽然住嘴,好像想到了什么。

    我立刻紧追一句:“更何况什么?”

    “更何况,他连五岁都没有,才四岁多一点,不管我们对他好不好,他都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呀!”

    她这话绝非无理,但我却有一种感觉,她言有未尽。

    又或者干脆说,她是有什么事情,在故意隐瞒。

    (请看第003章《一团迷雾》)

    《诡案异象录》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