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天决战场 > 第五十六章 御驾亲征!?

第五十六章 御驾亲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眼看着巨大的火球四散飘落,有一个正要砸在姜陵和伯约头上,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伯约身后飞起,双刀挥舞间斩碎了那硕大的火球。

    姜陵惊异抬头望去,只见那是一道略显虚幻,隐隐有些半通明状的身影,那人看上去是一个男子,身材瘦弱,长发在脑后梳成发髻,穿着蓝紫色相间的布衣,腰间系着挂着缨穗的腰带,看上去有几分出尘入世的侠士风采。

    他手中的两把刀,应该是叫翼刀,此刀并不是传统的刀刃和刀柄相接,而是整个刀身如同两片夏蝉的翅膀,在下方有着两个嵌在内部的把手,挥舞起来如同鹰飞蝶舞,非常飘逸。

    这名为飞麟的武灵斩碎了伯约头上的火球,随后也不停歇,瞬间飘到了又一处火球下,再次斩碎,如此数次,将附近的几颗火球全部清掉。

    姜陵瞪大眼睛,羡慕道:“他是什么境界啊?”

    “目前的实力天变下境,你召唤出的武灵,其所具备的实力,与武灵本身和作为灵主的你的实力都有关。”伯约不吝啬的讲解道:“他本身实力最多可以发挥出天变中境,不过我进入天变中境时间尚短,无法凝聚出更加强度的灵躯,所以他的实力也会缩水。如果我强行提升灵力的输出,倒也是能让他达到天变中境,但那样的话唤出他的时间又会大幅度减少。不过即使我以后突破了天变,达到玄极,他虽然也能跟着提升,但想来是永远不会超过天变巅峰了。”

    姜陵闻言点了点头,明白了武灵的实力会受召唤他的人,也就是其灵主的实力影响,但是本身也是有着上限存在,不会无限跟随灵主的实力增长而增长。

    但是,如此实力的武灵,还是让姜陵感到羡慕和惊讶。

    姜陵忍不住道:“我们灵师本身就可以释放强大的灵术,又可以召唤实力不逊自己太多的武灵,那灵师岂不是远强于其他修行者?”

    说实在的姜陵知道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他还是想听一下伯约的解答。

    伯约应道:“在唤出武灵时,我们就要消耗掉非常多的灵力,会使我们本身的实力缩水很多。再者,天地之间残存武灵的数量很少,这些游荡在天地之间的武灵,不知是哪位前辈的残魂,本身就极难获得,而且实力真正通天彻地的又很少。”

    “明白了。”姜陵感激地点了点头。

    伯约则看向前方,神色凝重说道:“不要大意啊,这一次可真是生死存亡的时刻了。”

    那四位天变境**师,在联盟释放一片火海焚天之后,看样子是也损耗不小,一时没有再释放法术,但是不难想到,稍作休息之后,天知道会有什么骇人的法术又要落在众人的头顶。这四位法师就像是一把正悬在众人头上的刀,让塞纳尔的战士们心中多了一丝惶恐。

    而那冲锋而来的殿骑兵,便是已经插入塞纳尔胸膛的剑了。

    那金色洪流狠狠撞在了塞纳尔战士坚守的盾牌阵地上,如同狂奔的巨兽撞在了城墙之上。顿时金属的撞击声、人马的哀鸣声、骨头断裂的脆响、长刀割破筋肉的声音,不绝于耳。

    不过片刻之间,塞纳尔的阵地,被冲破了!

    那毕竟是罗森帝国最精锐的圣殿骑兵,各个以一当十,当他们一起挥动缰绳之时,即使天变境的强者都要避让开来。

    但是塞纳尔的士兵,没有逃跑。

    因为他们是保卫祖国边疆的战士,死守这一片河岸就是他们付出生命也要完成的任务。

    第一排的盾阵如洪水决堤一般被冲垮,无数战士被马蹄和长刀夺走了性命,却有第二排的盾阵再次无畏顶上,再次筑起一道城墙!

    有士卒躲在盾兵后面,探出长矛刺向罗森战马的颈部,那战马哀鸣一声,侧翻倒地,那被掀飞的骑兵落进盾阵里,身手敏锐的一个翻滚,随后横扫一刀,直接砍进了身边一位塞纳尔战士的肩膀。那塞纳尔战士不顾肩头骨头都被砍掉一块,只是大吼一声,单手持矛就刺了过去,周围的塞纳尔战士,也抽刀砍了下去,这金甲士卒顿时甲胄破碎,血肉横飞,死的不能再死。

    有战马高高扬起前蹄,猛然落下,巨大的力量将那擎盾的士兵砸得手骨断裂,口吐鲜血。

    有士卒手持带有横向倒勾的战戈,将战马的蹄子直接斩断,战马顿时不受控制前扑倒地,跪进血泊之中,而失去战马的殿骑兵则被数根长矛捅出七八个窟窿。

    还有几位实力强劲的圣殿骑兵,直接飞马跃进盾阵,长刀横扫,舞出一片寒光,将周围的塞纳尔战士掀飞。

    交战处一位又一位的战士倒下,残肢断臂不断飞起,鲜血如流水般顺着河岸流进河里,无比骇人。

    “这就是战争么”黄烈咽下口水,忍住手臂的颤抖,再次搭箭。

    克格列在其身后,也张弓搭箭,射死了一名冲入阵中的殿骑兵,随后咬牙道:“我还是低估敌方攻取塞纳尔的决心了,泰格儿亲率八百殿骑兵,再加四位天变法师,和一千两百名精锐士兵,这足以突袭吃掉三倍的敌军。”

    伯约在一旁稍远处说道:“不要大意,我感觉还有底牌没有动用。”

    克格列皱眉道:“还有底牌!?”

    “罗森帝国第七殿骑士长虽说已然是顶级的统领,可如此精锐阵容,他还是不够看。”伯约面容严肃,他身旁的武灵飞麟没有走远,应该是在防范下一波敌军法师的施法,只听伯约继续说道:“我感觉统领另有其人。”

    克格列面容阴沉:“另外六位圣殿骑士长,几乎都是天变上境的强者,兵法韬略比泰格儿只强不弱,如果真的是两位统领联袂而来”

    “恐怕不仅如此。”伯约摇了摇头。

    这时,敌方战船上的法师再次举起了法杖,全军悚然。

    又是一片火海燃烧了天空,如同打翻了神明的火炉,宣泄向众人头顶。

    “防御!”克格列双目通红地嘶吼。

    早做准备的一百位法师高举法杖,再次凝聚冰水元素,这一次一百名法师有了些经验和默契,冰水相接,连成一片,成了一道幕布,承接那滔天烈焰。

    若无意外,这一次的攻击将被轻松挡下。

    “地转和天变境界差的如此之多么?”姜陵望向伯约问了这句话,毕竟一百名地转境界的法师,竟然抵挡四名天变境界法师如此勉强?

    伯约摇头道:“法师营中仅有正副营长和几位伍长是地转中境,其余九成皆是下境。而且敌方法师手中的法杖,如果我没有看错,皆是上品法器,足以大幅提升法术效果。而那四位法师,看样子当是全为天变中境。无论法师还是其他修行者,地转与天变之间的差距都是难以逾越的,远超上中下小境界的差距。”

    就在这时,那片火海和水冰帷幕撞在了一起,随着刺耳的声响,蒸汽沸腾,水雾零落。

    但是下一刻,伯约眼神骤变,一旁的安戈尔也是一惊:“不对劲!”

    从上一次火海压下的经验看,明明百名法师一同出手,组成的水幕足以抵挡,但是天空上那道水幕却缓缓被压下,眼看着就要被火海破开!

    安戈尔意识到了其中关键,惊愕道:“对面有一位天变上境的法师,他刚刚隐藏了实力!”

    “什么?”姜陵也听出了其中意思,不由大惊,那天变上境的法师此时全力出手,超出了众人原本的预期,这样这片水幕是抵挡不住这降临的火海的!

    这边宋韦想了想,原本只学会了简单的几个土系法术的他,闭息凝神,缓缓举起手中法杖,开始感悟水元素之力。

    “水,水,水。”宋韦像是一个重病初醒的病人一般,不断喃呢着,试图释放一个水系法术出去。

    片刻之后,宋韦促动法力涌出,成功凝聚到了水之元素,一道水柱环绕着他的法杖,随后一飞冲天,融进了头顶的水幕之中。

    下一刻,水幕的凝实度骤然提高,如同骇浪翻滚,硬生生又把火海向上顶了几分!

    宋韦大惊,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自己手中的法杖,自己刚刚领悟到水元素之力,就有如此恐怖威力?

    “不用吃惊宋大哥,事实就是”黄烈在一旁虚着眼睛看了一眼满怀惊喜的宋韦,泼冷水道:“就是真正出手的人在你身后呢。”

    宋韦转过头去,看到在自己身后,那名为费戈萨的法师正在疯狂的输出法力,凭一己之力硬生生加强了水幕的威力。

    毕竟他是正统的水系天变法师。

    可是见到此景,安戈尔一点都没有开心,担忧的惊呼:“弟弟!”

    “费戈萨!不要勉强!”伯约也喝了一声。

    之前费戈萨为了控制那神庭法师自爆之威,消耗了大半法力,本身也受到了反噬,此时他如此高强度输出发力,简直就是在拼命。

    “我还撑得住”费戈萨面容惨白,却是咬牙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在这转瞬之间,霍然一道利箭化成一道流光,笔直射来,瞬间贯穿了费戈萨的胸口!

    箭矢贯体而出,费戈萨吐出一口浑浊的鲜血,除了箭伤,还有施法被打断的反噬内伤,他脑袋一昏,直接倒了下去。

    “弟弟!”安戈尔抱住了费戈萨,拍打了一下费戈萨的脸颊,却没能唤醒他。安戈尔又急又怒,随后瞥见了刺进自己弟弟胸口的那只箭。

    一只镶着金丝羽箭。

    这种箭,即使泰格儿作为圣殿骑士长,如果没有特殊准许,也是没有资格用的。

    这是唯有皇族才可用的羽箭!

    伯约抬起头,看向王船之上。

    那男子穿着金丝锦袍,面容俊美,眼神如电,眉间有着一颗痣,虽然他的身形远比身旁的泰格儿渺小,但他所带的那种气魄却如同巍峨高山。

    他放下手中的金色大弓,眯着眼睛懒洋洋地说道:“一个小破军寨,赶快给本皇拆了!”

    《天决战场》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