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侦探推理 > 网游之逍遥派大弟子 > 正文 番外1 当时只道是寻常(2)

正文 番外1 当时只道是寻常(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向问天!”

    任盈盈变换声线厉喝一声,发出来的竟是任我行的声音,向问天身躯一震,赤红浑浊的双目突然变得清明了不少,于半空中生生扭转身形,借助腰腹的力量生生将自己摔了出去。

    李琯琯这时追了出去,正好看见向问天摔在地上,披头散发,狼狈不堪,她的眼神有些惊诧,还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痴傻的男子跟那个意气风发的日月神教光明左使,简直判若两人!

    “这是…向左使?他怎么会…”

    “自从爹死后,向叔叔他就得了疯病,记不得每日自己做了什么事,也记不得自己是谁,更记不得过去的事。”

    任盈盈轻声道,同时朝着向问天走去。

    李琯琯抓住了她的手腕,有些担忧道:“小心,万一他疯病又犯了怎么办?”

    任盈盈摇摇头道:“放心,向叔叔他也不是每时每刻都犯病。只要不犯疯病,他就不会谁都不认,见谁都是敌人。”

    李琯琯朝向问天看去,只见他此时的表情不再像刚刚那样狰狞,眼睛也不再赤红,他坐在地上,眼神直直地看着前方,没有焦点,也不知在看什么,表情呆滞,显得有几分痴傻,嘴巴无意识地张开,口水顺着嘴角流出,流到下巴上。

    比起刚刚那个像野兽般的向问天,此时的他,就像是个四五岁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或者说是个…傻子。

    等到任盈盈走到身前,向问天仿佛才注意到她的到来,他抬头看向任盈盈,咧嘴一笑,“小姐。”

    李琯琯闻言诧异地问道:“他还认得你?”

    任盈盈蹲下身子,掏出手帕给向问天擦去嘴角边的口水,轻声道:“向叔叔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我和我爹,当他犯病的时候,连我都不认得,只认得我爹的声音,所以我学了变声的本事,当他犯病的时候就像刚刚那样呵斥一句,他就能清醒过来。”

    李琯琯看着脸上挂着痴笑的向问天脸色古怪,这算哪门子的清醒?

    她开口轻声道:“那你有没有想过,让他真正地清醒过来。如今江湖世界和现实世界融为一体,有江湖世界维夷族的神医再加上现代的医疗手段,治好他并非没有一种可能。”

    任盈盈沉默片刻,轻声道:“这些事,你哥早就想到了,他啊,早就带着维夷族的神医来过了。”

    李琯琯脸色微微一变,“这么说连维夷族的神医也没有办法?”

    “我不知道,我没带向叔叔去见他。”

    任盈盈摇摇头,道:“他知道我不肯见他,没有带着神医上门来找我,而是想了个办法,在杭城中义务坐诊,免费给人看病。”

    “我起初并不知道这个消息,还是院子去杭城买菜,回来的时候告诉我的。他兴高采烈地跟我说,杭城里到处都在说神医问诊的事,不管什么病,只要给那位神医看了,肯定都能治好。”

    李琯琯低声道:“那你有没有想过说不定不是我哥的主意,这件事跟我哥无关呢?”

    任盈盈笑着轻声道:“除了他,天底下谁还有能让维夷族的神医连着坐诊三日的本事?谁还有我一到杭城,就让南王世子将手里的号让出来,迫不及待地送给我的本事?”

    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李琯琯心中狠狠骂了一声,讪笑道:“也说不定是南王世子他知道你和李察的关系,看在李察的面子上所以自作主张这么做的,这也不能说明就是李察他做的对不对?”

    任盈盈摇摇头道:“我爹和东方不败都曾教给我一个道理,对人对事,除了要奖罚分明之外,有时还要学会功过相抵。我与他便是功过相抵,所以我与他现在,没有关系。”

    李琯琯脸色一变,过了半晌才苦笑一声,道:“罢了罢了,今日我也不是来给他当说客的,你与他的事,我管不着。不过你与他功过相抵了,跟我可没关系,盈盈姐,你可不能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任盈盈有些恍惚,此时李琯琯的模样,不知为何让她突然想起了昔日绿竹巷中,那个明明初入江湖,却敢对她嬉皮笑脸,耍无赖的家伙。

    她很快回过神来,笑着道:“你堂堂的阴癸派圣女,我还跟对你使脸色不成?”

    “盈盈姐!”

    任盈盈笑着道:“好了不逗你了,梅庄的门随时为你打开,虽然比不上别处,但是在这江南,梅庄一年四季都算有些景致,你无论何时都可来小住几日。”

    李琯琯笑着点头,没等她说话,坐在地上的向问天突然弹了起来,眼神不再痴傻,反而变得锐利如鹰,朝任盈盈急声道:

    “小姐,我已打听到教主就被东方不败关在西湖梅庄的地牢之中,东方不败派了梅庄四友看守,我已经想好了,那四个家伙不难对付,只要我们…”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神情突然变得痛苦无比,捂着脑袋凄厉地大叫起来。任盈盈连忙点了他的穴,令他昏睡过去。

    “向叔叔他有时能记起过去的事,但他记起的事全都停留在救出我爹之前,一听到和我爹有关的事,他有时便会恢复清醒。那日我带他到杭城,他就犯了病,于是我又将他带了回来。”

    任盈盈的话音一顿,轻声继续道:“不想承他的情固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觉得或许对向叔叔来说,记不得过去的事也是件好事。”

    ……………………

    一直在梅庄呆到深夜,李琯琯方才离去,将她送到门外,任盈盈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神空洞,心里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向问天站在她的身旁,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嘟囔囔,“救…教…主,梅…庄…西门瓜…兄弟…”

    听到西门瓜三个字,任盈盈眼眶一红,突然落下泪来。

    绿竹巷中,黑木崖上,临清关外…当时只道是寻常。

    若那时你听我爹爹的,留在日月神教,爹爹将我许配给你,你成为日月神教下一任教主,如今光景,又当如何?

    向问天说话突然变得流利了许多,猛地抬高了声音道:“日月神教,战无不胜,圣教主,文成武德,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任盈盈身体微微颤抖,泣不成声,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不管不顾,一往直前,心里的欢喜再满,也只能因为临清关外那一拳而压在心底。

    仇就是仇,喜欢就是喜欢。

    我没有将二者划分,令二者泾渭分明的本事,功过相抵是我能做的最大努力。

    。文学馆m.

    《网游之逍遥派大弟子》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