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 第六卷奋进在将来之中 第579章 辩驳

第六卷奋进在将来之中 第579章 辩驳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src="//jscdnversion="()gethours();

    图瓦斯确实不可能就这样轻易便离开清城的。WwW.QuDUDU.NEt

    其实当初他从芦司厄族离开的时候,也只是因为突然听到清城的守卫来巡查的事情而一时有些惊慌着急了,所以才会脑子一热,直接从芦司厄族里逃跑的。

    当时他脑子里唯一的想法便是先躲过这一劫再来其他的事情,或者,直接逃离清城再也不回来也是可以的!

    只是图瓦斯没有想到,当他从芦司厄族离站到清城的大街上后,他的脑子里顿时生出了一阵迷惑感来。

    他很清楚,只要纪言他们这边开始怀疑了,便不可能再让清城如平时一般让原住民和冒险者们自由出入的。

    所以在城门那边必然是有清城守卫门在严密地盘查。

    如果他想要从城门离开那根本不可能!那么,他能在清城四处躲藏一直不被抓到?那也不太可能吧!

    想到纪言、精灵族、藤族、青石门这些人的厉害,图瓦斯顿时忍不住哭丧起了脸,然后在寻到一处街道的角落郁闷地蹲了很久之后,这才咬牙朝着清城城主府的方向看了看,然后揣着他那一身的宝物,憋紧了一口气,直接便朝着城主府的方向过去,准备去自首!

    俗话不是了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不一定,他去找纪言自首的话,那姑娘心情一好,也不会太过于怪罪他呢?

    在了,他毕竟不是清城的原住民,只是当初被纪言他们给用屠龙这个事情给留下来的一个普通原住民而已,即使帮煞城送了几封信到城主府里,那也只是他个人做下的买卖而已,起来也并不能牵扯到清城什么,更不能谈得上是背叛了清城之类的了!

    所以在图瓦斯想来,他去城主府其实也有好处,直接去给纪言承认了他做的事情,大不了便给他们清城一金币作为赔偿,她们还好意思什么吗?再了,如果真被纪言他们赶出清城的话,他大不了以后不来就是了。

    几个大陆难道还找不到一个让他安身立命的地方不成?她清城又不是最好的地方!

    想到这里,图瓦斯顿时忍不住松了一口气,随即便扬起了脖子,一脸毫不惧怕地直接朝着城主府的方向而去,很快便走到了城主府外围的吊桥边停了下来,然后扬了扬眉角对着那些清城的守卫们道:“那个,你们赶紧去告诉城主大人,我是图尔斯,我有事想见她!”

    从卿恭总管把追捕图瓦斯的消息放出来之后,清城里所有的守卫都清楚并知道他们要寻找的人是谁!所以当图瓦斯一出现在附近的时候,镇守在城主府外的守卫们便已经瞧见了他的踪迹,想要去抓住他的。

    而之所以没有立刻动弹,只是因为瞧着图瓦斯那一脸慷慨就义般地模样,直直地朝着城主府过来,并没有要逃的意思,这才静下了心思来,等着想看他想要做什么。

    所以,在听到图瓦斯想要见纪言的时候,众多清城的守卫顿时了头,毫不犹豫地便直接朝着护城河另外一端的守卫们示意了一下,让他们放下了吊桥,对着图瓦斯道:“如果你想要见城主大人的话,直接进去就行了!”

    “不用通报吗?”图瓦斯忍不住楞了一下,有些奇怪地朝着守卫们看了一眼。

    “不用了!”守卫们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然后道:“城主大人与卿恭总管他们都找了你许久了,你直接进去就可以了!”

    本来还心无畏惧的图瓦斯一听这话,心里没来由地咯噔了一声,随即便产生了一丝想要打退堂鼓的想法。

    只是在看着周围用一种严肃无比的目光盯着他的清城守卫们,图瓦斯最终还是只能咬了咬牙,鼓起一口勇气,踏上了护城河上面的吊桥,然后慢悠悠地一路朝着清城的城主府过去。

    要这清城的城主府,当初他也是来过的。只是后来贝萨大人进入清城,把清城重修之后,他却是再也没有来过了。

    不是纪言他们不让他进,而是他对城主府已经没有了兴趣。

    既然已经不能在城主府里偷出任何的宝物,他没事儿进去又能做什么呢?难道去干瞪眼地看着那满宝库的东西,想得而得不到,自己蹲家里难受吗?那可是一种煎熬!他才不要自己去找罪受呢!

    护城河的吊桥并不长,图瓦斯再怎么磨蹭,最终还是到了城主府的那一边,然后看着几个清城守卫面无表情地围在他身侧,示意他继续往前走之后,他的心里那股后悔劲儿顿时又爬了起来。

    他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甚至有种羊入虎口般的感觉,让他的脚步忍不住顿了顿。

    “走吧!城主大人还等着你呢!”清城守卫一瞧见图瓦斯犹豫不决的样子,顿时黑着脸朝着他了一句,然后也不管他是否愿意,直接就照着他的背上推了一把,引的图尔斯顿忍不住怒目朝着那个守卫看了一眼。

    “哟,我这是谁呢?搞了半天居然是图瓦斯你呀?”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明显带着一丝讥讽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

    图瓦斯闻声顿时朝着声音的方向看了一眼,极为轻松地便瞧见了正挂着一脸讽刺般笑容的青弥老头带着一些青石门的弟子们,正站在一侧的花园旁,认真地盯着他。

    “不是没有找到吗?怎么这会儿人又在城主府里了?”青弥老头挑眉朝着图瓦斯身边的守卫们又问了一句。

    守卫们对于青弥老头自然是带着敬意的,所以一听他的问话,立刻便把图瓦斯是自己跑到城主府来找纪言的事情,简单的了一下,随即便站在原地不吭声了。

    青弥老头闻言倒是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朝着图瓦斯看了几眼,这才道:“自己来找言的?不会是因为知道自己离不开清城了,所以没办法才过来的吧?图瓦斯,你这是准备来自首的?”

    图瓦斯抿唇没有敢吭声,谁让青弥老头一便直接到要害了呢?

    只是,青弥老头瞧图瓦斯的样子却是撇了撇嘴,然后一边朝着他走来,一边开口道:“不过,图瓦斯你如果想着来自首便会减轻惩罚之类的,那可就别妄想了!你可不知道你自己到底干了什么事,惹出了什么样子的祸端来!”

    “我能干什么?”图尔斯一听青弥老头这话,顿时忍不住鼓眼对着他道:“我不过就是帮人送了几封书信而已,能做什么?难道送了几封书信还能把清城给毁了?你可不要吓我,纪城主可不是那样恩怨不分、不讲道理的人!”

    “你是觉得你只送了几封书信?呵呵!”青弥老头一听这话,顿时冷笑朝着图瓦斯瞪了几眼,看着他有些害怕地避开自己的眼神之后,这才继续道:“走吧,去见了言丫头你就知道你这几封书信到底引出了什么后果来了!到时候你就知道厉害了!”

    图瓦斯闻言却是一脸不相信地撇了撇嘴,然后便朝着青弥老头的背影瞪了一眼,这才跟着他一路朝着城主府的宫殿走去,然后见到了早已经等候在宫殿主座上的纪言和精灵族的族长大人,还有琳千夜等人。

    当然眼里怒气最深的自然是站在纪言身侧的卿恭总管了。

    “这家伙已经承认他确实是给城主府里送过书信了!接下来,你们看看谁来告诉一下这个家伙,他这几封书信到底引出了什么样的后果?”青弥老头刚一站定,顿时便抬眼朝着宫殿内的众人看了一眼,然后高声问了一句。

    纪言闻言,朝着身侧的卿恭总管示意了一下,便看着他目含怒火地立刻走到图瓦斯的面前。

    “我可告诉你们啊!你们别吓唬我,不就是几封书信吗?能引出什么麻烦来?我可不相信,还能让整个大陆都毁灭了!”图瓦斯看着卿恭总管气势汹汹的样子,顿时一脸倔强般地朝着众人看了一眼,底气不足地了一句,然后才望向了纪言对着她道:“而且,纪城主,我可是主动来找你的。可不是从芦司厄族畏罪潜逃之类的,你可不要给我的身上套上一些莫名其妙的罪名来!”

    他可是有些担心眼前的纪言等人会借机敲诈呢。

    “你有什么罪名我们自然是会给你清楚的!”卿恭总管闻言顿时有些恼怒地朝着图瓦斯瞪了一眼,然后赶紧问道:“你先吧,你那些书信是怎么拿回来的!”

    图瓦斯瞪了卿恭总管一眼,有些不愿意回答。

    在他看来,卿恭总管的身份哪里有资格用这种质问的语气与他话?

    只是在朝着宫殿内的众人看了一眼,瞧着大家都是板着脸一副对自己极为气愤的模样之后,图尔斯却只能默默地咽下这口气,然后故作淡然地开口道:什么怎么拿回来的?我只是与煞城的人做了个买卖而已!我也是商人,需要做生意维持生活的,这一你们可别忘了!”

    “生意倒是可以做,但是你也不看看你做的是什么生意!”卿恭总管一听这话,心底的怒气更盛了几分,然后就便对着图瓦斯道:“你知不知道,你送的那几封信都是送给谁的?那可是送给煞城的副城主大人了的!”

    图瓦斯闻言却是顿时撇嘴,一脸不屑地朝着卿恭总管道:“你哄我做什么?煞城的副城主?煞城的副城主大人不就是纪城主吗?我可是清清楚楚记得上面要收信的那个冒险者的名字叫做鹏行千万里呢!”

    “你难道不知道煞城现在有两位副城主大人了吗?”卿恭总管顿时冷笑,看着图瓦斯闻言立刻愣住,有些不敢相信地朝着众人望了一眼,随后便皱起眉头之后,这才继续道:“而且,那位副城主大人已经愿意留在我们清城,成为我们清城势力的一员了,如果没有你送信的话,他会一直待在我们清城不离开的。更何况,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清城现在已经与煞城几乎快要决裂了吗?我们都已经是对头、敌人了,你居然还帮着他们送信进来,这难道不是在损害我们清城的利益吗?

    ”就算你的有道理,是损害到了清城的利益,那又如何?我又不是你们清城势力的原住民,大不了你们把我直接把我赶出清城便是了!叫我现在就走也是可以的!“图瓦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顿时僵直了脖子,朝着众人都瞪了一眼,然后道:“我可告诉你们,我可是正正经经的商盗职业的原住民,你们可别想着偷偷地便把我杀掉,主神大人可是能看着你们所做的一切的!”

    “哟喂,你还有理?还硬气了是吧?”清明老头一听图瓦斯的这话,再瞧见他的态度,顿时忍不住冷笑地打量了他几眼,然后便道:“你还不清楚你做的事到底引出了什么后果吧?”

    “能有什么后果?就如你们的,那也只是给煞城的另外一位副城主送了几封书信而已!即使他收到书信做了什么,那也是他背叛了你们,又不是我的错!”图瓦斯努力地位自己开脱着,朝着众人冷笑了一声。

    “不告诉详细的事情告诉你,看来你是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是吧?“青弥老头顿时忍不住朝着图瓦斯了一句,瞧着他一脸硬气的样子,心里忍不住也腾起了几丝火气来。

    “就是因为你送来的几封书信,那位煞城的副城主已经偷偷离开了我们清城,回到煞城去了!这便是你造成的第一个后果!”

    “即使他回到煞城去了,那又如何?煞城的副城主自然是要待在自己的城市的!”图瓦瞪着眼睛,朝着众人望了一眼,然后才看着纪言对着她道:“还是,纪城主是想把煞城所有的人都圈禁在清城不成?这未免也太过分了吧?如果真是这样,也难怪煞城的人要与清城决裂了!”

    <dt>千镜八荒</dt>

    感谢“暗·黑影”的两张月票!ad_950()

    《网游之菜鸟很疯狂》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