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血海飘仙 > 第390章 出海

第390章 出海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痛失药田的弟子们,很快请来了驻岛执事何八姑。www.quDuDu.net

    何八姑看过几处现场后,飞身跳上墙头,环视着周围黑压压的弟子们,语重心长十分动情言辞恳切的说了一番话。

    “你们药田里的灵草全部枯死了,看样子纯属于天灾导致,对此,我仅代表个人深表同情。”

    “但是呢,药田都是你们私人的,你们从来也没有向门派交过半块灵石的保护费,所以你们的损失,我估计门派不会给予任何补偿。”

    “可是呢,我既然身为你们的驻岛执事,那么就十分有必要为你们尽一点心意。”

    “放心吧,你们的困难,你们的遭遇,你们的无辜,我一定会据实上报,不过你们还是要做好什么也得不到的心理准备,好了,都先散了吧。”

    说罢,何八姑一抖披风踏着飞剑离开了。

    弟子们脸都黑了,纷纷在心里骂娘,然而人家说的也是大实话,看来还是要靠自己想辙了。

    “唉,算我们倒霉,只能出海寻找灵药了。”

    “是啊,只能自食其力重建灵药田了。”

    “林师妹,朱师弟,快去喊上你们的剑仆,咱们盏茶的时间后,还在这里碰头,组队出海了。”

    “好好好,我们马上回去收拾。”

    “洪师兄,咱们也快点准备吧。”

    “对对对……”

    乱糟糟的呼喝声中,众弟子匆匆离去,很快的,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剑派弟子们带着各自的剑仆碰了头,朝着海滩的方向走去。

    王动和于小果早就准备好了,随着人流赶往港口,刚刚走出不远,就听身后有人呼喊于小果:“小果!小果!等一下。”

    于小果停下脚步回身一看,脸色当下就有些不好看了。

    王动看着小跑来的两个女子,眼底深处一片冰冷。

    柳青青跑到近前,仿佛忘了先前是怎么欺负于小果的,笑嘻嘻的亲热道:“小果,你的药田也毁了吧?没事没事,你别担心,这不,我和美美正要组队出海呢,可以带上你。”

    一旁的卢美美点头笑道:“是啊小果,欢迎你加入我们,咱们不管是猎杀了海兽,又或是采到了灵草,所有的收获咱们平分。”

    于小果一愣,柳青青和卢美美自从傍上了孙子坚和端木黄花,明里暗里可是没少欺负她,今天这是怎么了?她根本不相信二人是良心发现了。

    也难怪她弄不明白,王动并没有把那晚的实情告诉她,而她深怕多嘴多舌惹恼了王动,所以也就没问。

    柳青青走近一步,拉起于小果的手笑道:“小果,你也别多想,我们纯属是看你一个人怪可怜的,所以想要拉你一把。”

    卢美美帮腔道:“是啊小果,咱们三个一起加入的剑派,也都没了亲人,自然应该相互照应。”

    话倒是说的漂亮,实际上是她和柳青青走投无路了,这才想起了曾经的姐妹于小果。

    孙子坚和端木黄花非但抛弃了她们,而且还逼得她们不敢去投靠其他师兄。

    如今她们的药田也毁了,为了获取修炼资源,只能冒险出海了,多上一个在她们看来逆来顺受的于小果,外加一个身材魁梧的剑仆王动,很多冒险的事情都可以交给他们去做。

    然而现在的于小果,却已经不比从前了。

    于小果抽出手掌,“你们欺负我的时候,恨不能把我的脸皮踩进地里,现在说这些话,以为我会相信吗?我用不着你们可怜。”说罢拉上王动转身走了。

    正巧从后面走过来的几个弟子面色惊讶,这个受气包于小果今天怎么了?说话办事很有底气嘛,她的底气从哪来的?

    柳青青二人面色阴郁的看着王动和于小果的背影。

    柳青青忽然高声威胁道:“于小果,你不要不识好歹,没有我们,就凭你和那个低贱的剑仆出海,说不定再也回不来了。”

    于小果根本不屑理她们,我有前辈傍身,还不知道谁才回不来呢,偏头看了眼王动,忽然觉着王动的目光里,似乎闪过了一抹阴森。

    她的感觉没错,王动什么场面没见过,死在他手里的筑基境修士更是两个巴掌数不过来,岂能容得柳青青二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蹬鼻子上脸侮辱他。

    别说是三番五次了,早在柳、卢二人第一次对他出言不逊的时候,他已经判了她们的死刑,一直没有收拾她们,不过是为了一连串的计划,在等待合适的动手机会罢了。

    很快的,三五成群的剑派弟子们到了海边,陆续从一个个停龟位中提取了各自的海龟,带着各自的剑仆站上了龟背,一拨接着一拨驶出了礁石围成的港口,朝着茫茫大海而去。

    王动和于小果站在逆浪前行的龟背上,在海面上三五成群的弟子之间,看样子势单力薄,显得尤为扎眼。

    有几个对于小果有那个意思的男弟子,纷纷抛出橄榄枝,说愿意让于小果加入他们小队。

    于小果自然拒绝了。

    王动看了看披风猎猎胸脯挺得很高的于小果,忍不住笑了。

    这丫头经历过了刘松那件事,再加上有我在身边,性格正在逐渐变得坚强,但愿我将来离开的时候,这个善良的姑娘已经成长到可以独当一面了。

    正想着,身后方向传来了一阵争吵声,回头一看,就见孙子坚和端木黄花带着两名剑仆,正和同样带着剑仆的诸葛居骂来骂去。

    “孙子坚,你少给我来这套,太南坊市的店铺没有现成的灵石退给我?好啊,没有灵石我就搬东西。”

    “搬搬搬,一会儿你搬完了你那份,马上滚。”

    “混账,你滚老子都不会滚。”

    “呸……”

    三人的对骂场面,在周围一组组弟子的眼中,简直就是一场海上大戏,不少男弟子吹起了口哨,女弟子们笑嘻嘻。

    王动正要收回目光,哪知道诸葛居不敢招惹别人,却是指着他骂道:“看?看什么看?再看戳瞎你的狗眼。”

    孙子坚和端木黄花也把炮口对准了他和于小果,骂骂咧咧了几声,又跟诸葛居对骂了起来。

    于小果低声道:“前辈,你别理这几条疯狗。”

    王动看了看孙子坚三人,又看了看跟在远处的柳青青和卢美美,转回头低声笑道:“小果,看到没有,人善被人欺,好多时候不是一味忍让就能过得去的,小人不死,心善的人就没法活得舒坦。”

    于小果点了点头,好奇道:“他们那般骂你,你还能笑得出来?你难道不生气吗?”

    “我为什么笑不出来?我为什么要生气?”

    王动欣赏着波澜壮阔的大海,淡然一笑道:“在我眼里,他们不过是几只不知死活的蝼蚁罢了,只要我想,那么弹指间,我便可以让他们灰飞烟灭。”

    于小果倒吸一口凉气,下一刻热血激荡,从王动平淡的言语中,她感觉到了一种翻云覆雨主宰他人生死的霸气。

    王动小声吩咐道:“我派给你一个任务,到了太南坊市,你别的都不要理会,只有一点,暗中盯紧了柳青青和卢美美,留意她们从哪个方向离开太南坊市。”

    于小果一惊,柳青青和卢美美不知死活的屡屡侮辱前辈,看来前辈果然要下杀手了。

    她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激动起来,用力点了点头。

    不知不觉,身后方向,归西剑派的几座岛屿已经看不到了。而在前方浪涛翻滚的海上,各种海兽忽然多了起来。

    王动看向左右,就见或三或五的一组组剑派弟子,带着他们的剑仆,驱使着脚下的一只只大海龟迅速聚拢在一起,拼凑成了一块块向前游动绿油油的小型“陆地”。

    工夫不大,便有各种低级海兽时不时地突然跃出海面,对那些剑派弟子发起了零零散散的攻击,更有一些海兽直接从水下发起了偷袭。

    于小果的神情顿时紧张起来,紧紧的抓着法剑,除了法剑,她还没有来得及置办什么灵符,灵弩,和防具等物。

    “不用紧张,没有海兽敢于靠近我们。”

    王动对她耳语了一句,一边暗暗放出法力波动,一边观察着周围。

    于小果忍不住暗笑自己,于小果呀于小果,有前辈在你身旁守护,你紧张个什么劲,凭白让前辈看轻了。

    目光四处一看,果如王动所说,以她和王动为中心,方圆十丈左右的海水里,见不到一头海兽的身影,就连鱼虾水母等普通水族也看不到。

    她忽然想到,当初她独自带着王动回岛的时候,情况正和现在一样,这才明白当日是王动暗中帮了她一把,并非什么好运气。

    王动打量着周围已经和海兽动上手的几组弟子,暗暗点头,在海上和海兽作战,和在陆地上对战妖兽还是大有不同的。

    就拿前面的那组人来说吧,他们正在合力对付一条色彩斑斓的海蟒。

    海蟒两丈多长的巨大身躯,在浪花飞溅的海水中飞快游动,围着五只大海龟聚拢成的绿色“陆地”转来转去,激起的汹涌海水不断地冲刷上龟背。

    一颗高昂出海面的狰狞头颅破浪而行,张合着利齿森森的血盆大口,鸡啄米一般,频频朝着龟背上的众人吞去。

    而龟背上的五个剑派弟子,跳起跳落进退有据,大声呼喝之间,互相配合的动作十分娴熟。

    他们每个人的两只手都没有闲着,一只手握着一面灵光闪闪的兽骨盾牌,抵挡着海蟒的攻击,另一只手挥舞着灵光涌动的一把法剑,不断射出一小簇一小簇火苗一般的艳丽剑芒。

    这一簇簇剑芒有长有短,面积有大有小,颜色有红有蓝有金色。

    王动听于小果说过,红色的剑芒是火行,蓝色的剑芒自然是水行,而金色的剑芒,便是五行中最为锋利的金行,穿透能力最强。

    而他们之所以能射出这些剑芒,多半的功劳,都要归功于那些特制的法剑,南海剑派的炼剑之术,与北莽修仙界迥然不同,绝对有独到之处。

    看着那些挥出剑芒的法剑,王动心头一团火热,更加坚定了绑架精于炼器的剑派弟子的决心,目光紧盯着战场,想要衡量出这些剑芒的威力。

    就见每当有红色剑芒射中海蟒,海蟒躯体的中招部位,破裂的鳞片之间,便会出现一小片焦糊冒烟的伤口。

    而咆哮发狂的海蟒,一旦被蓝色的剑芒射入身体,破损冒血的鳞片周围,便会迅速覆盖上一层蓝色的坚冰,冻结了海蟒的局部身体,使它游水破浪的灵活度大降。

    至于金色的剑芒,穿透能力首屈一指,一旦命中目标,这条二品海兽的鳞片,根本抵挡不住,直接被洞穿出一股血箭,染红了大片海水。

    再看剑派弟子的那些剑仆,除了挥舞长剑配合各自的主人,有时也会发射出一只弩箭,也就是放冷箭。

    这些弩箭有些古怪,射出去以后,即便没有命中目标,也不会失落在水花飞溅的海水中。

    王动仔细看了几眼,便发现了其中诀窍,原来每只弩箭的尾部,都牵连着一根几乎透明的细丝,细丝的另一端套在剑仆的手腕上。

    于小果小声解释道:“那些连着弩箭的细丝结实耐用韧性极强,据说是用深海中,金花海蚕吐出的细丝制成的,普通的刀剑割不断。”

    王动点了点头默默记下,南海对他来说,有太多太多的奇异未知之处,要想在这里崭露头角拉起一方势力,什么都要虚心学习,低声说道:“小果,现在人多眼杂,咱们不着急捕杀海兽,到了太南坊市以后有的是机会。”

    “我没有着急啊。”于小果嘻嘻一笑,偷偷指了指身后方向:“前辈你看。”

    王动回头瞥了一眼,再回头时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身后方向的海面上,其他小组的剑派弟子,合力对付那些最高不过四阶的低级海兽,显得有条不紊游刃有余。

    然而落了单的诸葛居,带着他的剑仆,却被一头浑身利刺獠牙如钩的海兽逼得手忙脚乱。

    大声呼喝的诸葛居既有发光的骨盾防身,又能挥出剑芒倒还好些,可他那个十五六岁年纪的少年剑仆,胳膊上流血显然已经受伤。

    至于柳青青和卢美美,很走运的没有受到海兽攻击,但是二人抓着法剑站在龟背上,吓得脸都白了。

    片刻之后,一组组剑派弟子先后结束了战斗,毕竟敢于攻击的海兽一来数目不多,二来品阶不高实力不强,纷纷被斩杀了。

    看着那些被主人命令下海割取肉丹和材料的剑仆,王动总算明白了身为剑仆的悲哀危险之处。

    “死去的海兽,伤口流出来的血液不断在海水中扩散,必会引来食肉的掠食者,那些剑仆身在海水中无时无刻都要面临着死亡的威胁,难怪十个剑仆里面,能有两个活下来就不错了。”

    死亡的威胁下,就见那些泡在海水中的剑仆一个个手脚麻利的很,功夫不大便处理好了海兽的尸体,从红乎乎的海水中面色焦急的爬上了龟背,浑身**的坐着大喘粗气。

    王动收回目光,对于那些不相干的人,也没什么好同情的,这世上物竞天择,想要活着,想要活得更好,唯有靠自己,每个人都一样。

    时间过的很快,将近中午的时候,前方的海面远处,渐渐地出现了一座小岛,正是太南坊市的所在地,太南岛。

    ……

    ps:求收藏谢谢

    《血海飘仙》去读读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