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天阴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章:七星灵骨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章:七星灵骨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公孙悠然赶忙道:“青一,你也来测测字,呵呵。wwW.QuDUDU.Net”青一仙子莞尔一笑,坐下提笔写字。

    神算子了然见她停笔,道:“一个‘一’字,嗯。”思忖片刻,继续道:“青一姑娘所求为何?”

    青一仙子:“悠然说前辈测字能看透人之所想,青一斗胆请教,还望前辈批断。”

    “嗯,一画天开,二分阴阳,字如其人,又是姑娘的名字。”神算子瞅着公孙悠然有一丝的紧张,笑了笑道:“一便是二,二便是一,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呵呵呵。青一姑娘下笔轻柔有神却又十分的刚劲,性情坚定有所坚持,坚持心中所念不妥协,专治那种多情浪子啊。”

    青一仙子眉眼弯曲,看看身边的公孙悠然那种尴尬的表情心里却是舒坦,他这种浪荡子定是逃不过他两位师父的眼睛了。

    “前辈,青一所求无他,只想从一而终,对于缘分也是这般的要求,所以我才写了个‘一’字。”青一仙子脸上挂着笑颜。

    神算子了然呵呵一乐,捋须道:“

    一心一意一念间,心无旁骛自有缘,

    欢喜悲戚终有时,好事多磨乐无边。

    青一姑娘心念如一,以你的修为与才华方可镇服多情浪子啊,师父在此祝福你心想事成,若他不收心你替师父责罚他便是。”

    “师父?”青一仙子无比的惊讶,公孙悠然赶忙道:“师父他老人家在祝福我们呢,赶紧谢师父。”

    “哦。”青一仙子赶忙站起,鞠礼谢道:“多谢师父指点,青一谨记您的嘱咐。”

    “好,好啊,呵呵。”神算子了然眉开眼笑。

    “啊,青一师姐,看来你的结果很好哦,不枉你冷落了他两年呀,呵呵。”青一仙子与公孙悠然尴尬的看着花仙子,花仙子故作咳嗽,然后看看周围人:“啊,下一位谁算啊,了然前辈占卜的机会可是难得啊,离殇师兄,不如你来算算吧。”

    “我吗?”离殇正欲抬手行礼,神算子打断道:“云逸仙居少主,实在抱歉,老朽每日只测三卦,你天资过人相貌不凡就不必测了,当摈弃魔心鬼念胸怀天下苍生才是啊。”

    “是,多谢前辈指点。”离殇抱拳行礼道。

    “哎?不对呀,了然前辈每日只测三卦,公孙师兄,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最后一卦你敢情让青一师姐测了,你明知道你师父有此规则,岂不是为师姐动了私心呀?”花仙子瞅了公孙悠然一眼,鼓了鼓腮帮子:“哼,不公平啊不公平,人家还没测呢。”

    哗的一声,公孙悠然打开折狱扇:“我我,这这,哎,我不是故意的,悠然不是看你忙着炼香嘛,呵呵。”

    “算了,花仙子也不测了,怕测了乱了心情,算与不算花仙子都是一样欢欢乐乐的,看在青一师姐为你可怜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哼。”花仙子脑袋偏向一边。

    “这个这个,啊,对啊,明日还有三卦,花师妹,不如明日一早悠然叫你算吧。”公孙悠然看着大家的眼神自感做错了什么,折狱扇被他扇的哗哗直响。

    “这是……”神算子了然注意到他手中的黑扇子,伸手来:“悠然,给为师看看。”

    公孙悠然一愣,迟疑一下递了过去。

    “悠然,你是从哪里得的这件法器?”神算子了然问道。

    “啊,我,我是……”公孙悠然看着大家憋住笑脸,怕是又要出丑了,擦擦额头的汗水:“这是徒儿在万幽渊底下偶然碰上的,师父,徒儿本来不想要这破黑扇子,可是这扇子一直跟着我,最后竟然将玉扣扣死在我腰带上了,唉……”

    “莫不是幽冥界情公子的折狱扇?”神算子了然说罢,众人哄然大笑,公孙悠然羞的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啊,师父,这你都知道?”

    神算子了然捋须,乐道:“情公子手持折狱扇蹭找师父测过一个‘颖’字,说是爱上了一个仙界女子,下定决心悔过自新以求得她的芳心……”

    “了然前辈你真神,什么都知道呀,呵呵。”花仙子再探头来,紫琳仙子伸出手来拍了一下她头侧的粉绒团团:“疯丫头,一惊一乍的打断前辈说话,你就不能矜持些?”花仙子伸了伸小香舌。

    “幽冥界情公子,这不正如公孙师兄丰富多情吗?”田菜道。

    “小师弟,你还不知道大家为什么笑吧?呵呵,情公子外号采花大盗,在世间风流数百年菜花无数呢,再也没有比情公子浪荡多情了。”花仙子说完,寻青儿与田菜乐的不行。

    公孙悠然瞪了花仙子一眼,咬牙切齿压低了声音:“疯丫头你这乌鸦嘴就是多舍,还不快去看看你家祖传的锅,小心烧破了!”

    “咦……”花仙子对公孙悠然做了个鬼脸,转身跑走。

    “了然师父,我与悠然在万幽渊下见到情公子与莲颖前辈相拥而死,看那情形情公子是在天笏神力炸裂之后未死,然后将这七彩神机飞梭神针插入心脏殉情的。”青一仙子取下发髻上的神机飞梭,递给神算子看。

    神算子了然拿着两件法宝仔细端详,片刻之后点了点头:“想不到采花大盗履行了他的誓言,可惜啊可惜,他那采花大盗的名声深入人心,怕是再也无法抹去了,注定是个悲剧。”

    “不知了然师父将‘颖’字为情公子作了什么解释?”青一仙子道。

    神算子了然:“匕首如利刃剜去人心易,抹去世人心中采花之名却是难呐,以禾作书页页忏悔不过是受害之人将你的罪责罄竹难书啊。

    浪子回头苦无舟,虔诚追寻心难求,

    求而不得不枉然,共赴黄泉携白首。”

    “结语一语成谶令人扼腕叹息。”寻青儿不由得叹息,看看身旁的田菜。

    神算子将手中的折狱扇还给公孙悠然,道:“悠然,你可明了?”

    “师父,徒儿明了,一定不会辜负眼前人的,请师父放心。”公孙悠然将折狱扇塞入袖子里,浑身燥热难耐。

    “公孙师兄,昨夜我们碰见的匆忙,田菜还没来得及问你们一件事。”田菜道。

    公孙悠然:“小师弟请讲。”

    田菜:“不知兮云姐姐的伤好了吗?”

    “她……”公孙悠然不知如何作答,被他们一阵折腾脑子浆糊了,抽出折狱扇打开扇风:“她的伤好了,悠然去寂门峰看过了,小师弟放心,放心。”

    “嗯?”田菜疑惑起来,问道:“当年我们刚上天崇山时,你与李勇两人躲在草丛里想偷看兮云姐姐的面貌,结果被兮云姐姐打肿了脸,从此你就不敢踏入寂门峰半步。

    而后,你因乱送青一师姐的手帕闹出了乱子,青一师姐此后两年间隔不一两天就来寂门峰督查,若是你再去寂门峰骚扰兮云姐姐就一剑刺死你的,你真的去寂门峰看望兮云姐姐了吗?”寻青儿听着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赶紧捂着嘴巴掩饰。

    “这,这……”公孙悠然心里叫苦不迭,这一大早的可是被一众人虐惨了,平日能言善辩的他倒是语塞了起来。

    青一仙子道:“哦,有一次青一想吃小师弟在寂门峰山脚下种的菜,便与悠然一起去摘了些,恰巧碰见了苏师叔,我们见她已经无恙……”

    “对对,摘菜碰见的,你说我哪儿敢再去寂门峰啊,呵呵。”公孙悠然强颜欢笑起来。

    众人表情凝重,知道不能告诉田菜事实的真相,若是让他知道苏兮云被关在了苍龙峰冰牢之中,他肯定会担心的。

    道元掌门身前用天笏设下的冰牢坚固异常,再难找到其他神兵利器将冰牢打开,虽然只将苏兮云关押三十年,但若找不到天笏神器几乎可以肯定她永久会困住冰牢受那焚烈的雷火之苦了。

    田菜见众人表情很是不自然,急道:“你们是不是有事在瞒着田菜?兮云姐姐是不是伤的很重,有没性命之忧,你们说呀……”

    “小师弟,师父命青一与大师姐、辰露师妹轮流去照顾苏师叔了,她在寂门峰养花养草挺好的,你别担心了。”青一仙子道。

    南宫蕊儿接着道:“是啊,还有蕊儿与花师妹也时常去寂门峰,苏师叔她身体很好,别担心了。哦,对了,衣衣那小丫头经常嚷嚷着我们带她去玩呢,现在苏师叔可喜欢衣衣小师妹了。”

    经过她们这么一说,田菜放下心来:“多谢几位师姐照顾兮云,她好我便放心了。”他不由得叹息,望望天,“可惜,我已经被逐出了天崇仙界,销仙之刑已然废人一个,怕是回不了仙界去看她了。”

    “这位少侠,你且坐下,让老朽看看。”神算子了然道。

    “我,我吗?”田菜指了指自己,青一仙子扶着他坐下:“让师父给你看看。”

    寻青儿不解:“可是,前辈一日只测三卦啊。”

    神算子了然笑道:“多谢圣女盛情招待,了然想看看名震三界的种花少年有什么特别,断一下面相也无妨。”

    “大家都是相识的朋友,了然前辈不必客气,既然来了岗石山就多住些日子,来日青儿有什么疑惑好请教请教您啊。”寻青儿嘴角挂着微笑。

    “嗯,圣女稍等,我先替他看看,然后再解你心中的疑惑。”神算子了然目光落在了田菜的五官上,左右仔细端详。

    “了然前辈,我,我我挺倒霉的,从出生没了爹与娘亲相依为命,十岁那年遭遇鬼见愁屠村西去求生。”田菜见他道骨仙风面善和祥,将自个的遭遇说了出来。

    神算子了然微微点头,田菜接着道:“是吧,我很倒霉,刚才在屋顶没站稳还摔下来了呢。”众人一听都笑了。

    “只是倒霉吗?”神算子了然见他生的有灵气,相貌也是英俊,可是与世间美男也无什么大的差别,不由得摇了摇头:“你想过没有,你逃过了魔道女皇鬼见愁的屠杀,中元会武以弱小的身躯抵挡了仙界众位长老的重击未死,这两日被人狼追杀又死里逃生,凡此种种可不是一般的运气啊。”

    “或许是因为这个法宝的原因吧。”田菜将阴简圣物拿出来,递了过去,希望能从他那里获得什么有益的建议。

    “饿死鬼的算命灵签!”神算子了然讶道。

    “了然前辈,这是我们苗疆巫族的圣物阴简,你是如何得知的呢?”寻青儿与田菜惊讶不已。

    “阴简!”

    众人一惊,听着这名字便觉得阴森又神秘。

    “当然是了然前辈见过饿死鬼爷爷了,他都能一口说出来此物呢。”田菜欣然道,与寻青儿对视一笑,看样子是问对人了。

    “不错,偶然见他持着黑筒子给一个命格奇特的人卜过卦。”神算子了然感觉阴简的冰冷穿透全身,不由得身子一震。

    神算子了然伸出手摸摸他的头发,惊骇:“头顶七星灵骨已成,大异之相所藏之生啊!虽然面相无什么特别,头骨却是不一般。”众人惊异,纷纷将目光投在呆呆的田菜身上。

    神算子再摸他的手骨,不住地点头:“怪不得饿死鬼卜卦诡异呢,玄妙啊,非常人所能及,不得了不得了。”神算子神情突然非常的失落,大声叹息,“看来老朽该隐遁江湖了,此相看不得,看不透,看不穿,前途茫茫不可测啊。”

    众人惊得目瞪口呆,左右相顾不得语。

    “了然前辈为何叹息?是我的命不好吗?”田菜问道。

    “非也非也,不可捉摸,命由已定,命由己争,前生命运多舛已定。”神算子了然摇了摇头,叮嘱道。“此后之事老朽看不清,少侠切勿着了心魔,谨记谨记。”

    “师父,何谓七星灵骨啊?”公孙悠然道。

    神算子了然收手捋须,叹道:“我也没听说过,那次偶然得见黑衣斗篷乞丐饿死鬼,了然甚是好奇便一直追,追了半日饿死鬼见甩脱不了我便停下来,我们在杳无人烟的荒漠边相谈甚欢。

    我说了他测卦神神叨叨的与众不同,好像是为了某件特别的事,无奈之下饿死鬼坦言为了寻找传说中的七星灵骨。拥有此灵骨之人独一无二,天地将赋予他不可抗拒的使命,而这七星灵骨要在卜到灵签之后才会慢慢生长出来。此前会与常人无异,七星灵骨在天顶盖会微微的凸起,不易被人察觉,今日得见传说之人,老朽这占算之术可谓小巫见大巫了,惭愧惭愧。”

    “师父,没这么玄乎吧?您可是江湖上传言的世外高人啊。”公孙悠然咧着嘴巴,不可置信,众人一脸的哑然。

    《天阴记》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