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第一零八章 人在做地记

第一零八章 人在做地记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零八章人在做地记

    甄淮望着面前那耀眼的光墙,突然没了兴致:这就是我冒着生命危险孜孜以求的卷宗?一个与我毫不相干的东西?那肖亮对它就有那么大的兴趣,仅仅是为了知道自己或者亲属的一切,或者还有别的目的?

    想起曾强,想起曾志奎,想起自己的父母,想起珠儿,甚至想起了更多的人,他们不都是我的亲朋好友么?

    那么我都该看上一看?

    看了又能怎么样?真的能改动么?即便是能改动,即便是都改了,那么终究会有终结的那一天,难道会有改观,对他们的人生?

    惶惑、迷茫、踌躇,一时齐聚心头,令甄淮难以心安。wwW.quduDU.Net

    “老弟,放下吧,何须想那么多,再说,一切待你看过卷宗就知道了。”

    崔判官似乎看出了甄淮的心思,温和的出言道。

    哦?

    甄淮浑身一震,的确啊,我还没看卷宗呢,怎么会产生这忧虑和焦躁啊。

    急忙端正身形,深深吸了口气,定定的望着面前的光墙,暗自揣测:我还真要看看这卷宗到底有何玄机。

    心中默念:济南,肖亮。

    看到,那光墙幽幽闪着光,“忽悠悠”的一阵旋转,上面的向后退去,下面的升上来,再退去再升起,循环着,“嘎然”而止。

    “嘭”一声,甄淮一惊,下意识的往后缩身,却觉出手中一颤,一个类似手机大小的碟片出现在掌中,也是悠悠亮着光:

    姓名:肖亮。

    性别:男。

    年龄:三十五。

    籍贯:sd济南。

    职业及职务:银行,副行长。

    住址:济南泉城路神水巷七十八号。

    以下就是肖亮的履历表以及亲属关系的一大堆东西,闪耀着映入甄淮眼帘。

    没有什么特别啊,不就是档案么?

    甄淮皱皱眉,侧目望一眼含笑看着自己的崔判官。

    “老弟勿躁,往下看就是,本来么,这就是人的档案啊。”

    崔判官安慰甄淮,他也看出了甄淮多少有点失望的。

    “好。”

    甄淮点点头,耐着性子往下看。

    谁知道,画面上就这么多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画面渐渐暗下去。

    甄淮不免一时焦躁,暗想难不成这也和手机一样,需要有手指划着看,遂伸出手指点去。

    嘿嘿,还真是这样啊。

    歪起头朝着崔判官微微一笑,表示感谢啊。

    光亮在手指的轻触下再次亮起,却还是刚才的画面,甄淮遂又微微动了动手指,试图将这页画面划出去,嗯,动了。

    肖亮的简历似乎就那么多,这上面也没注明他的阳寿,即人们常说的死期,因而甄淮内心是微微失望的,所以对滑出的画面也没流露出多大的兴致,也就是随意这么一划就是了。

    崔判官这么说,咱这么做,罢了。

    可是当画面出现后,甄淮是真的感到了神奇和不可思议,因为,他清清楚楚的看到:

    肖亮,以及那道士和胖大和尚,此时就出现在了画面上,就站在那荒芜的厂房里,就面对着关着甄淮的那扇门,正谈笑风生的说着什么呢?

    “这,这是怎么回事?”

    甄淮又惊又喜,悄声问。

    “呵呵,你害怕什么啊,他们岂能听到你说话?其实这卷宗的神奇之处,就是它是即时的,时刻记录人的行踪,随时计算人的所作所为。”

    “记录人的行踪?计算人的所作所为?”

    对于记录人的行踪这一点,甄淮可以理解,可是计算人的所做所为是什么意思?

    “你在往下看,就知道了。”

    哦,第三页?

    甄淮也不管肖亮他们此时出现在那废弃的厂房里,想干什么了,很想知道计算人的所作所为究竟怎么回事啊,所以手指急急一划,一看之下,甄淮惊呆:

    肖亮七岁零三天时,助一位盲人过街,加三。十岁时打碎邻居家玻璃,拒不承认,减六......,密密麻麻记着这些琐事。

    “这是什么意思呢?”

    甄淮是真的弄不明白了,急急问。

    “呵呵,这就是人该活多久或者该受什么罪,该享什么福的凭据,你该明白了?”

    哦,这么回事。

    刚才,甄淮就隐隐觉得那些加减极有可能就是这么回事,不过自己不敢确定罢了,所以才有此一问,现在听崔判官这么解释,心下也就明白了。

    “那刚才的即时画面就是给后面这些加减做准备的?”

    “是啊,不然,如何计算呢?”

    是啊,甄淮仰起头望向黑幽幽的仓定,心中是感慨万千:都道是“人在做天在看”,又岂只有天再看啊,地何尝不再看着你?

    微微怔神后,甄淮蓦地想起那肖亮此时出现在关着我的地方,却是想做什么呢?不由的一时兴起,将换面划回前页:

    “道长,依你看,这小子可能地府?也能调看卷宗?”

    “呵呵,很难说啊,不过这么冷的天,窝在这冰冷的屋里,却也够他受的啊。”

    原来是想看看我进入地府了么。

    甄淮心下恍然,突然萌生一个奇怪的念头:“崔判,您说,我能不能将他们移动一下?”

    “移动一下?”

    崔判官一时没明白甄淮的意思,怔了怔。

    当他看到甄淮斜点着的手指,脸上立时现出啼笑皆非的表情,怪异的看着甄淮:“这,你也想得出来?”

    “嘻嘻,有何不可,试试而已。”

    甄淮开心的笑,现出坏坏的表情。

    “随你,就是。”

    那册页在甄淮手里,崔判官很是无奈。

    “嘿嘿,您瞧好了?”

    “嗯!”

    虽然对甄淮这种做法,崔判官不怎么喜欢,不过自己以前没这么做过,所以当甄淮这么说的时候,他还是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并凝神专注的看着闪亮的屏幕。

    嘿嘿,原来你也想看啊,原来不止人是言不由衷啊,你们也这样?!

    甄淮眼中飘过一抹轻笑,手指按住画面中的肖亮轻轻一划。

    呵呵,进屋了?还真进去了耶。

    甄淮一时激动,松开了手指。

    咦?怎么没动?

    刚才明明进去了呀,怎么又回到原来站立的位置了呢?

    甄淮揉揉眼,再按再划。

    就是进去了呀。

    松开手指,又回来了?

    哦,是这么回事啊。

    甄淮和崔判官对望一眼,相互点头:嗯,动是动了,不过,改变不了这画面。

    就在他们饶有兴致的尝试着改变画面,一划一划的玩着呢,现实中却把肖亮和道士以及那和尚吓了个半死。

    肖亮感觉自己飘忽着就进了暗暗的冷冷的屋,却在瞬间又飘忽着出来了,又飘忽着进去,再飘忽着出来,使得他感觉阵阵眩晕,恍惚中,神魂出窍,惊疑异常。

    那道士和和尚更是惊魂不定,这是怎么回事?

    眨眼的功夫,肖亮是飘进飘出,来回好几次的屋内屋外飘荡,大白天的撞鬼了?

    稍稍凝神后,他俩明白了,这极有可能是甄淮搞的鬼,这说明甄淮已经进入地府,并调看了卷宗。

    “道友这是何苦,这么折腾对你有什么好处?”

    对着屋门,道士和和尚同时开口。

    对我没好处?

    我怎么没觉得。

    甄淮撇嘴一笑,正在暗自得意,却顿觉心头一痛,紧接着嗓子眼一涩,有股咸咸的味道,吓得他立马闭紧了嘴,狠命的咽下一口唾液,霎时明白,原来这对自己也是有伤害的?

    遂微微后靠,仰起了头,合眼,随手将那册页扔回光墙。

    “扑”的一声,册页消失,光墙暗淡,现出黑黝黝的深渊来。

    “多谢崔判相助,我想我该回去了,也该对肖亮有个交代了,至于他看了卷宗之后作何打算,却是我难以预料的。”

    稳稳神后,甄淮调整好状态,起身下了椅子,对着崔判官深深一躬,说道。

    “呵呵,该走的时候自走,何须言谢,跟着你折腾半天,我也该回去复命并歇歇了,不送。”

    微微闭目,淡淡道,崔判官朝后一仰,霎时无踪。

    呵呵,好没人情味啊,也是,他本来就不是“人”!

    这个抬眼一望,原来我也出来了?

    这,暗暗的屋,冷冷的屋,空空的屋!

    唉!

    “门外,可是肖大哥?”

    甄淮稍稍收敛心神,坐定,朝着门外喊。

    “呵呵,就是我们,老弟可是魂游地府回来了?”

    肖亮此刻是惊魂未定,却故作镇定。

    “呵呵,正是,肖哥可有兴趣一看?”

    “哈哈,正是我想啊。”

    甄淮就听门外“哈哈”大笑,既有惊喜也有意外,更多的是得意。

    随着他们的笑声,门“哗啦啦”一阵响,开了。

    肖亮和那道士以及胖大和尚,笑嘻嘻的前后相随进来了。

    “把门关上!”

    看他们进来,甄淮故意一沉脸,极低道。

    “哦?”

    肖亮停住脚步,猛然一愣,随即明白似的瞟一眼身侧的道士。

    “哐当”,道士回身把门关上了。

    “哥!”

    甄淮酷似深情的叫了声,笑嘻嘻的望着肖亮。

    “你说。”

    肖亮心中一紧,面露惊疑,绷紧了身子,望向甄淮。

    “其实啊,这卷宗,我以为不看也罢。”

    甄淮幽幽一叹,故意吊着他的胃口。

    “这话怎么说?”

    肖亮目露不悦,淡淡的回望了眼一旁的道士与和尚。

    “算了,我还是给你看看吧,不过,看之前我有几句话必须说明啊。”

    甄淮见那道士微微蜷起了四指,似在发力,遂故作胆怯的道。

    “有话请讲。”

    肖亮微微笑,尽管那笑不自然,也很虚伪,甚至多少有点狐疑。

    “一,卷宗所说的,您要切记保密;二,卷宗所说的,您信与不信,是您的事;三,至于您和曾强之间的事,自此后一笔勾销,工程的事,您让不让,也是您的事,但是我回去后会劝他放手的;四,自此后咱们也是您走您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从此咱们还是陌路,您觉得如何?!”

    “这些事?”

    肖亮点着头,热热的望住甄淮:“不难,不过,那卷宗的确是真的?”

    “您若不信,那就算了,反正我就在这儿,一直没出去,您想我能造假?”

    “这倒不是不相信你,好吧!”

    稍作沉吟,肖亮狠狠点头道:“你所说的那些事,我答应你,你可以把卷宗拿出了?”

    甄淮看到肖亮说这些话的时候,时不时的拿眼瞟着道士和和尚,嘿嘿,不就是唯恐我造假么?那道士和和尚都是面色沉静,浑身绷的紧紧的,不就是在凝聚功力,以防万一么?

    小子,老资想走的话,能等到今天?

    我是想妥善解决这件事,不留后患罢了,你们还真以为凭你们就能留住我!

    笑话。

19岁女子直播平台直播自慰曝光!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pai1在线观看!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