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第一场法事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第一场法事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八十三章第一场法事

    胆战心惊的望着飘然坠落的玉壶,甄淮两眼发直想闭却不敢闭,只能直勾勾的看着它往地上落,眼见它已经挨近地面,他心中一阵狂跳:我的天,我的地,我的个壶。www.quDuDu.net   赶紧闭上眼,我还是别好看,我真怕那一声响,震碎我的心哟

    咦怎么没动静

    忍住“怦怦”的心跳,甄淮一点一点的把眼睁开,咦,哪来的一双手玉壶不就在那双手里么

    惊喜之余,甄淮却有点惊惧,那双手依旧在把玩那把玉壶,离地面很近的却是两只手腕,不见胳膊不见人,难不成是鬼魂

    “老弟咋这么不小心啊那可是价值连城的物件啊。”

    宋帝王很是惋惜的道。

    听他的意思,是在责怪甄淮险些摔了壶,还是叹息终究是没摔了

    甄淮颤巍巍的看向他。

    “尊驾何人,胆敢在地府出手,还不快快现身”

    对甄淮一声道,随即双目圆睁,对着那双手喝到。

    这一下又是出乎甄淮的意料,难不成那双手不是地府鬼魂

    看看全身戒备,双手环状做好了出手准备的宋帝王,再看看小心翼翼捧着壶的那双手,甄淮是双唇发抖,浑身战栗啊,这是哪跟哪啊,一把玉壶已经弄得我是心力憔悴了,你们再在这儿打上喽,嘿嘿,我的小身子骨能经得住你们这么折腾

    “嘻嘻”

    随着一声笑,甄淮睁大了眼,看着那双手缓缓的上升,依然保持小心的姿势捧着那把玉壶,渐渐的露出了胳膊,俄而伸出了一个光头。

    小和尚

    看到光头,甄淮渐渐缓过神来,看来是了

    “阎君息怒,这人可能是跟在我身侧的人。”

    向前一步,伸手拿过那把玉壶抱在了怀里:先不管是不是和尚,嘿嘿,我得把这把壶保护好,我可是赔不起的哟。

    “弄什么神秘,你还不赶快出来,给阎君见礼。”

    一声轻叱,甄淮很是悠然的坐了下来,我也得显显身份了,不能总要人瞧不起啊。

    “小主”

    果然是小和尚啊。

    对着甄淮施了一礼后,见甄淮瞪自己,赶紧的转身对着宋帝王也是深深一躬:“小僧见过阎君”

    说完,退后一步在甄淮的身旁,垂手而立。

    看来这小和尚颇识我心啊,还是懂人情世故的,甄淮心中暗暗夸了那么一声。

    “惊扰到阎君,实在不好意思啊。”

    淡淡的道声歉,扭头对小和尚道:“下次绝不可故弄玄虚,知道么,莫说阎君心惊,就是我也是被你吓了一跳。”

    “阎君莫怪啊,可能是事起仓促,他来不及现身打招呼,毕竟这玉壶价值连城啊,他知道他的主人是赔不起的。”

    又是呵呵一笑,陪着小心道。

    “呵呵,老弟多心了,本尊是唯恐外魔入侵啊,你想这如此戒备森严的地方,突然冒出这么一双手,叫本尊如何不心惊,怎么不意外呢。”

    见甄淮紧紧抱着那把玉壶,口中连连陪着不是,宋帝王自然不好再说什么,遂很是大度的一笑,收起法身,靠前坐在了桌前。

    “既然虚惊一场,时候也不早了,我想早些回去,不知阎君意下如何”

    “呵呵,有何不可,若不是刚才这小小意外的出现,本尊就要送老弟回去的,老弟将来前途无量,可要珍惜哟。”

    宋帝王话中有话:“既然老弟能时时来这地府,还望不吝玉步,常常来老哥我这儿坐坐。”

    不是本尊了,是老哥这是攀的什么亲哟,我可有那么显贵的身份

    心中一怔,甄淮自然满口应承并客套着:“瞧阎君说的,若是有机会常来,当然是要登门拜访的,还望阎君多多赐教呢。”

    “呵呵,老弟过谦了,此次请老弟前来,是老哥我奉钧旨的,不敢徇私请老弟内宅一坐,下次自当请老弟内宅一坐,咱哥俩喝上几盅,以增相知,今日老哥告诉老弟的一切,还望老弟谨记哟。”

    “呵呵,谢谢阎君美意,下次我一定登门拜访。”

    望一眼身侧的小和尚,示意他赶紧跟宋帝王辞别,咱好走啊。

    “小主,时候不早了,咱该走了吧”

    他明白甄淮的意思,说完这话,便自然而然的望向了宋帝王:“阎君莫怪小僧造次,催促小主,实是俺家小主尚有法事要办,时间恐怕不早了。   ”

    宋帝王焉有不明白的道理,是甄淮想走了。

    “既然如此,老哥就不留老弟了,我就送你回去吧”

    “呵呵”一笑,宋帝王身子微微后倾,而后双手举起将身子慢慢向桌子靠近,然后猛然拍向桌子,大喝一声:“呔,来则来,去则去,留此何益”

    只听轰然一声,整张桌子连同脚踏之地同时陷落,只觉的自己整个人往下坠去,一惊之下甄淮竟然做出了和宋帝王一样的动作,双手往前按去,目的自然是想扶住桌子做个支撑,谁知道一按之下才觉出那是空的,毫无着力点不说,更加速了下坠的速度,急切间他手脚乱舞,哪里寻得着可以依附的东西,再加上眼前又是漆黑一片,就连身边的小和尚也是看不到分毫,更别说与自己相隔一张桌子的宋帝王了。

    “老弟珍重”

    不过宋帝王这句颇显关切的话语却是清晰的传入了耳际,我去你的吧,甄淮刚要张口骂人,就觉得脚下一滞,双腿一软随即整个人蹲了下去,紧接着就是屁股上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身子朝后倒去,后脑勺又是一阵剧痛,眼前一黑,口中含混的叫了声“小”,“和尚”都没来得及说出,就昏了过去。

    “你这是干什么啊”

    耳边一声惊叫,甄淮心中一震,很是疲乏的睁开双眼,看到珠儿歪在了地上:“珠儿”

    惊呼一声,甄淮瞪大了眼,一脸的不解和惊诧:“我把你拉倒的”

    “没事。”

    尽管摔的很疼,珠儿咧了咧嘴,却装作很轻松的样子,双手抓住床沿坐直了身子。

    “怎么会没事呢我怎么了,怎么会把你拽倒了呢”

    甄淮很是心疼,想起身去抱她,可惜动了动却是没力气起来。

    “咦我怎么动不了呢”

    “累的吧,没事,我自己起来就是。”

    珠儿柔柔一笑。

    刚才甄淮的一切举动她可是都瞧着眼里的,你看他一会紧张一会欣喜,又是一会的手舞足蹈,想来是折腾的不轻啊,这时候哪还有力气

    珠儿心下也是酸酸的:他这一觉可是时间不短啊,从水月庵回来知道现在,两天多的时间了,现在才醒

    为了这场法事,他竟然真去了地府还是别人带他去的,并非他的本意,这么说来,这条道不好走啊,以后我是该好好照顾和体贴他的,当然,若是不做这事不是更好可是,现在看来,能行唉。

    慢慢坐直身子,曾珠站了起来,转身把泡在热水中的毛巾稍稍拧去水,递给甄淮:“擦把脸吧。”

    “是,夫人”

    到了现在,甄淮心下了然,自也不再多说什么,很是温顺的接过毛巾,擦了擦脸。

    “我睡了多久了”

    “两天两夜,明天就该去给那个女人家做法事了。”

    “哦。”

    甄淮轻轻“哦”了一声,地府中的一切也渐渐映入脑际,一切都似在眼前一般。

    “小和尚”

    “小主,小僧在。”

    “宋帝王给我的那副画可在你手里”

    “是的,小主。”

    “在就好,你收好,明日随我前去,记住,切不可打开。”

    “知道了,小主。”

    曾珠看甄淮嘴唇翕动,就知道他在和身边的人说话,就静静的端盆出去了。

    “淮儿醒了”

    见曾珠出了门,待在客厅的甄成金夫妇赶紧起身,问。

    “醒了,没事了,你们去休息吧。”

    望着他们通红的眼睛,曾珠心里一阵怅然和感动,这两天他们也是没眨眼啊,毕竟他们也没见过这种阵仗,要不顾若芬怎么会抱怨说:“早知道是这个样子,就该劝淮儿不做这种事的,害得一家人跟着担心和害怕啊。”

    他们哪里知道那是甄淮魂游地府啊

    幸好曾珠有见识,见甄淮睡去,叫了几声非但不醒不说,反而呼吸越来越弱,渐渐没了声息,只是身体温温的,并不见僵硬和冰冷,才知道那是甄淮灵魂出窍了,唯恐时间长了甄成金夫妇起疑,故而赶紧出来告诉甄成金夫妇说,在甄淮未醒之前切莫去打扰,免得惊扰了他,反而真的回不来了。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顾若芬喃喃念叨着,拉着张嘴想说什么的甄成金就往屋走,弄得甄成金赶紧闭上了嘴。

    把水倒掉,进了屋,见甄淮懒懒的倚着床背,嘴上抽着眼呢。

    “你”

    本想制止的,可转念一想:算了,这两天够累了,就让他抽颗吧。

    “好点了么”

    转换了语气。

    “好了,谢谢老婆关心。”

    悠悠的吐出一个烟圈,甄淮灿灿的笑,献媚道。

    “饿么”

    “一点也不啊。”

    说完,甄淮不觉莞尔,随即露出一个愕然的浅笑:照常理,我这两天两夜的睡,醒来是该饿的啊,怎么一点没觉着,难道是那茶的缘故嗯,是了。

    可是啊,那把壶

    想也别想了,肯定会被宋帝王收起来了,唉,多好的一把壶啊,我的羊脂啊。

    “想什么呢”

    曾珠歪着头,含笑问。

    “想一件好东西呢。”

    甄淮眼中闪过一抹贪涎,遂把地府中遇到的事一点点的向曾珠讲述起来。

    边听边露出惊异的眼神和凝重的表情,曾珠真是大大出乎意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没说。

    “好了,那就好好休息吧,明天去帮她把事办了吧。”

    曾珠这么说。

    “好。”

    见曾珠没过多的说什么,甄淮也就没再多说,为曾珠盖好被子,也就躺下睡去。

    天亮后,早早起身,各自洗漱罢,歇了那么一会,眼看阳光正艳,甄淮遂携珠儿径自去了那个女人家。

    到了她家一看,一家人都在,也就不再多说,摆好香案,把香点燃插入香炉,然后甄淮掏出那张画像扔入火盆,“轰”的一声轻响,一道青烟飘向半空。

    “好了”

    甄淮长舒一口气,欣然对那女人道。

    那女人正要张嘴言谢,却不料正在她怀中熟睡的儿子猛然一个起身,朝着甄淮小手就是一扬。

    “啪啪”

    两声脆响,甄淮脸上火辣辣的一阵疼。

    众人都是“啊”的一声惊叫,随即面面相觑起来:这是怎么了,难道没成功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