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地府走一遭

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地府走一遭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八十章地府走一遭

    闻言那老尼微微睁眼看向甄淮:“施主有什33么事,请说。wwW.QuDUDU.NEt”

    “是这么回事,我呢,呵呵,不知怎么回事,竟然与佛事结了缘,其实呢,我也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不过,今天恰巧有人找到了我,说是有事相求,您看啊,我要是不答应,人家肯定会说你不会撒什么广告啊,所以我只能硬着头皮先答应下来,可是呢,我也不知道在哪儿做这佛事合适,所以想到了您这儿。”

    刚才那老尼睁眼之际,甄淮看到了她眼中闪过一抹惊异之光,心中就是一紧,所以一口气说到这儿,不得不换口气,再往下说。

    “之所以想起了您这儿,一来觉得您这儿香案什么的都全,二来也也想为您添一点香火钱,所以,我想借您的地方一用,不知道可不可以啊。”

    说完,静静的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

    “呵呵,难得小施主这么有心,这是善事,有什么不可以呢,施主但用无妨。”

    说罢,收起念珠,缓缓起身,微微稽首而去。

    “成了”

    是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

    甄淮脱口而出,欣喜的看着曾珠。

    “我就说啊,有我在,什么事做不成呢,你说是不。”

    这曾珠还真是在邀功啊。

    “呵呵,那是,都是夫人之功,事成之后,容当重谢,可好”

    “行了,你就别拽了,赶快想想怎么做吧。”

    “这倒是,那么,珠儿,你暂且先出去下,好么,我需要独自呆一会。”

    “好吧。”

    曾珠知道甄淮单独呆一会的意思,不就是想和那些人交流一下么,好,我出去就是。

    看曾珠出了门,甄淮转身朝着观音微微一躬,默念道:借菩萨宝地一用,我且试试吧。

    然后很虔诚的捻起香案上的香,点燃后插入香炉,而后转身将那个蒲团拉过来,盘膝坐下后阖上双眼。

    “小和尚”

    “小主,我在。”

    “今天之事,依你看,我该怎么做”

    “弟子不知。”

    “什么”

    甄淮是大吃一惊,很感意外,不由的怒睁了双眼,一道寒光射向躬身而立的小和尚。

    “这佛事不都是你们做的么,和尚道士做法事,不是历来如此么,怎么到了你这儿,不知道怎么做了”

    甄淮咬着牙,恨恨的:“你不会做,跟着我做什么我要你何用”

    “小主且息怒,不是和尚不会,是会也不行,您可记得那明明子所说,凡事要您自己去做,唯有这样才能增加您的修为。”

    “屁话,我去做,我都不知道一会要来之人所求何事,所解之难,做什么怎么做”

    “这好办,小主,但凡世间之人所惹烦恼,大多是阴魂缠绕,您何不叫那黑白无常问问,我想他们应该是知道的。”

    稍稍一顿,小和尚陪着小心道:“再说了,小主,那明明子不是已经告诉您了么,凡是来找您的人,你只管接待就是,无需事前询问的,因为,只要求您之人来到,我们自会告诉您,他她所烦心之事的根由,以及所惹哪界的人物,那么剩下的就是您去寻求解决之道了。”

    好小子,不卑不亢的在责怪我心急了

    “罢了,你且退下吧。”

    甄淮自然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却也不好再发脾气,遂不耐烦的挥手示意。

    “是。”

    小和尚见甄淮一脸愠色,遂也不再说什么,微微躬身后,幽光一闪,退去。

    “咳咳”

    是曾珠的声音。

    “珠儿,是不是那人来了。”

    甄淮知道这是曾珠怕惊扰了自己,故意咳嗽两声示意的,所以也就先开口问她。

    “嗯,就在门口呢,是不是让她进去”

    “嗯,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吧。”

    随着一阵脚步声,曾珠领着那人就进了庵堂。

    甄淮抬头一看,果不其然,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士,打扮也颇为入时,只不过要比珠儿矮了许多。

    “您好,您是甄淮”

    “是的。”

    说罢,甄淮微微一扫她,弄得那女人浑身不自然起来,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往下说了。

    其实,这正是甄淮所要的结果,因为就在这时,甄淮耳际传来了那无常怪怪的细语:“小主,这妇人所求之事乃是为了她的儿子,天天傍晚啼哭不已,且伴有昏厥现象,此前她已求了不少人,却是丝毫不起作用。”

    “哦,那是怎么回事”

    “嘿嘿,此事是这么回事。”

    甄淮微微皱眉,细听。

    看在那女人眼中,就像甄淮寻睃她全身一样,如何令她不紧张和别扭

    “哦,我知道了,您是为您儿子之事前来找我的吧”

    一切信息尽知,甄淮开口道,神情也就变得自然轻松。

    “是啊,您怎么知道的,我可是什么都没说呢。”

    那女人倍感惊讶,神情顿时变的谦恭起来,语气也是恭敬有加。

    “呵呵,此事不是大事,这样吧,三日后,我去您家里,为您把这事解决了,今天,我是借了别人的地方,所以,需要您留下香火钱,您觉得怎么样”

    “可以啊,可以,那么需要多少钱呢”

    见甄淮说的是如此之准,那女人就很欣然的接受了甄淮的建议。

    “这样吧,因为我是初次为别人做法事,我是不收您的钱的,你留下六十元给这庵堂以续香火吧。”

    “好的,好的,那么,三天后,我需要准备什么么”

    “呵呵,一封香即可,不过,需要你们一家三口都在家,就行。”

    “就这么简单”

    那女人有点不相信,狐疑的看向甄淮。

    “就这么简单,还需要多复杂么”

    “呵呵,我不是那意思,既然这样,那我把地址留给您”

    “不需要,你把钱给厢房的师太就可以走了,三日后我去你家,珠儿,咱们走。”

    说罢,甄淮站起身,挎着曾珠的胳膊就往外走去。

    “就这么走了,你不担心那女人不给钱再说,真这么简单么,你也不要她家的地址,你知道她家在哪儿啊”

    曾珠也是很好奇和意外,一点没责怪甄淮没要钱。

    “其实,一点也不简单啊,愁死我了。”

    出了水月庵,来到大路上,甄淮才放慢了脚步,哀声道。

    “怎么回事,刚才你不是很轻松和自信满满的么,这又怎么了你办不了”

    “唉”

    长叹一声,甄淮才把事情说了个明白:

    这女人的儿子之所以天天傍晚哭闹且伴随昏厥现象,是因为他爷爷喜欢孙子,抚摸过度所致的,之前那女人所请的人也知道也想了办法劝慰那老汉别这么纠缠孩子,想办法要他回冥界安心超度,每逢清明寒节“回家”看看不一样么其实,那些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老汉之所以不走还有另外的一个原因就是,嘿嘿,羞煞人也,你道为何

    说到这儿,甄淮嘿嘿傻笑看向曾珠问。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快说,别卖关子,不然,嘿嘿,家法伺候。”

    曾珠杏眼一瞪,叉开了五指,作势要拧。

    我的天,什么时候又出来了家法

    甄淮暗暗叫苦:看来我的苦日子开始了,唉。

    “是这么回事,那老汉暗地里迷恋着自己的儿媳呢,所以就是赖在家里不肯走,你说这丢不丢人”

    “什么,竟有这事嗨。”

    曾珠瞬间明白了,感到有点啼笑皆非,我去啊,这是什么事啊,这老头子,真是令人无语啊。

    “那,你打算怎么做”

    “怎么办,能怎么办,我也和那些人一样,劝这老头回去呗。”

    “那些人都劝不动,你就能劝动了”

    “所以啊,难办就在这儿啊,据黑白无常说,这老汉前世和他儿媳还有些渊源,所以,那些人就撵不动他。”

    “渊源他们还有渊源”

    一听这,曾珠来了兴致,睁大了眼放着光。

    “怎么了,你也喜欢八卦”

    “嘿嘿,有点,什么渊源赶快说。”

    “这我就不知道了,所以难办啊。”

    “什么,你不知道真的,假的”

    曾珠歪着头,笑眯眯的看着甄淮,很显然,她不相信。

    “你还别不信,真的,所以我头疼啊。”

    唯恐她再动什么所谓的家法,甄淮赶紧解释,并一脸的愁容以对。

    “看来你是真不知道,看在你诚实的份上,暂且绕你这一遭,不过,你不知道,那你怎么劝那老头回去啊。”

    曾珠也犯起愁来。

    “其实想知道不难,不过”

    说到这儿,甄淮不知道往下该怎么说了。

    “有办法你说说看。”

    “那就是,那就是,必须去地府一趟。”

    嗫嚅了一阵,甄淮还是咬牙说了出来。

    “什么”

    一声惊呼,曾珠甩开了甄淮的揽挎,跳了起来。

    “你说什么去地府一趟那是那是人能去的地方”

    是啊,那是人能去的地方么

    看着曾珠一脸的惊恐和满眸的忧惧,甄淮心底惴惴起来。

    这世上有谁能去地府走一遭的呢

    记忆中,也就仅有小说中了。

    难不成我真要去地府一遭怎么去,又怎么回来

    我勒个蛋去啊,我这图的个啥啊,一分钱没要,头一次为别人办事,就这么难

    可恶的黑白无常啊,莫不是在故意整我啊

    听他们话中之音,很显然,去是能去的,跟他们去就是。

    哦,对了,莫不是他们故意引我去的,我命该尽

    心底一阵寒意升起。

    甄淮觉出浑身发冷,难道真是这么回事。

    “你怎么了,浑身那么凉”

    渐渐感到了温暖,甄淮才发觉自己已经到了家,且半躺在了床上,是珠儿温软的身子贴住了自己。

    懒懒的睁眼看了看曾珠,甄淮张张嘴,却是什么也说不出了,只觉一阵困意袭来,遂沉沉睡去。

    “小主,这儿走。”

    听声音,那不就是黑白无常在前方么。

    可是,我眼前怎么是漆黑的,唯有脚下分寸的光亮,似在指引我前行。

    蜿蜒小路走尽,转眼来到一所城池前,抬眼望,高高的城楼上一块异常耀眼的牌匾,奕奕生辉的闪耀着五个大字:

    幽冥界地府

    我勒个蛋去啊,我真到了地府

    我“死”了

    这城门大开的,空无一人啊,传说中的奈何桥呢孟婆呢

    难不成是另有幽径

    “小主,随我来。”

    又是那无常漠然的声调,靠,就这么引我来了,也不现身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