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第七十七章满街小广告

第七十七章满街小广告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七十七章满街小广告

    刚要开口,没想到小和尚却肃容道:“小主,佛主说形体只是一种表象,只要心中有佛,世间万物皆可为我,若是小主非要我化作畜生状跟随于您,小僧不敢违拗,不过,您觉得这么做合适么”

    说完抬头看向甄淮,有些悲容。wWW.QUduDU.Net

    甄淮闻言心中踌躇:没想到这小和尚如此警觉,莫不是他也有灵识转念一想:这灵识,我都有,他作为佛主派遣之人,又如何会没有呢看来我的想法是实现不了了,那么该如何呢

    怔怔的看着小和尚,甄淮现出期艾,眼神也飘忽起来,一时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耳际传来珠儿香甜的微酣,甄淮心神不宁起来,老这么耗着也不是事啊,罢了,罢了,就这么着吧。

    稍稍坐直身子,看向小和尚:“这样吧,既然你非跟着我不可,那你就委屈一下,化作一枚戒指吧,附在我手上,可好。”虽是商量的口气,却是不容改变的口吻。

    “如此小僧看,使得,就这样吧,谢过小主。”

    话音一落,甄淮只觉眼前一道暗暗的魅光闪过,眼前的小和尚消失不见,再看手指上的那枚婚戒,几道幽光闪过,恢复如常。

    其实,刚开始甄淮是要他变作一只小狗的,现在都时兴养宠物,将他变作一只宠物狗带在身边,也很方便也没人察觉不是很好么,可是我还没开口,那小和尚就知道了,而且表现出极不情愿的样子,我还能说什么,为今之计也只能先安顿下他再说,附在婚戒之上也可以,平时都带着,晚上睡觉就摘下来,也挺好

    甄淮自己安慰自己。

    刚走了老道就来了小和尚,难不成其他的人也会陆续到来如果是这样的话,今晚想睡个好觉是不可能了微微一叹,甄淮侧身躺了下来,睡好睡不好也得睡,不来最好,来就来呗,早晚都要面对的事,阖上了双眼。

    “起床了,还睡你看爸妈都起来了,一会那些帮忙的也该来了吧。”

    在曾珠的摇晃中,甄淮睁开了双眼,迷迷糊糊的看着笑靥如花的她,心中一阵荡漾,不由的伸出胳膊,一把把她搂进怀中,猛亲一口:“好珠儿”

    一时没有防备,曾珠整个人扑倒在甄淮怀中“哎哟,你个坏哥,好了,别这样。”

    挣脱着,拧转着,香舌却搅进了甄淮的口中

    “好了,该起了,好淮哥,乖。”

    曾珠喘喘的渐渐停止,双手稍稍用上了力,撑开了甄淮的搂抱,站起身,整理着衣衫,小脸绯红的瞪视着他:“你起不起啊,再不起,我就要掀被子了,叫爸妈来看看。”说罢,作势要伸手来扯甄淮身上的薄被。

    “好,好,我起,我起就是。”

    赶紧一轱辘坐了起来,伸手去拿床头的衣服。

    甄淮懒懒的穿着衣服,看曾珠迈着轻快的步子出了房间。

    “爸,妈,你们起来了。”

    耳听她和爸妈甜甜的打着招呼,甄淮心里很是温馨,唇角现出一抹笑意:一家人和和睦睦的,也是其乐融融的美事啊。

    出门一看,曾珠正和爸妈一起拾掇东西呢。

    “爸,没什么事的话,我想过几天就去上班了”

    “嗯,没什么事啊,你今年休的班也不少了,等珠儿回门回来,你们都去上班吧,在家做什么啊。”

    对甄淮说,也是对曾珠说,甄成金边说边看眼顾若芬,是在征询她的意见。

    “呵呵,这事也用问我啊,本来就是这样啊,不上班去干什么啊。”

    顾若芬颇为怡然的笑了,稍稍瞄一眼低头做事的曾珠,见她没有任何反应,不由的心中闪过一抹自得:看来我在这个家里的地位还是没变啊,嗯,很好。

    说话间,帮忙的人都陆续来了。

    说是帮忙,其实也用不着忙什么,无非就是来招呼下客人,就是来叫曾珠回娘家的人们,坐在一起说会话,喝喝茶抽颗烟而已,待他们走了,也就没事了。曾珠娘家人是不在这儿吃饭的,吃饭是在把曾珠送回来的时候的事,到时候还是少不得他们的,所以,曾珠娘家人不吃饭,他们却是非吃不可的,不然下次怎么好意思再去叫人家来陪客人

    “金哥,忙着呢”

    孔令友满脸的笑,进了院就打招呼,与以往大是不同。

    “嗯,嗯,来了,孔书记。”

    甄成金忙不迭的回答,刚要掏烟,孔令友却把烟递在了他跟前“哥,抽这个。”

    哟,还是“大苏”啊。

    “这,不好吧,书记,来这儿还能抽您的”

    甄成金一时很不自然,有点期艾和扭捏,却是不自觉的伸出了手,将烟接了过来,放在嘴上掏出火机点着了。

    “你看你说的,咱哥俩谁跟谁啊,不就是几颗烟么,哪那么多计较,嫂子,你也抽颗”

    嘻嘻笑着,将烟递在顾若芬眼前。

    “兄弟,你开什么玩笑啊,你见我什么时候抽过烟”

    瞪他一眼,顾若芬嗔怪道。

    “嘿嘿,俺知道,你要是真抽俺还不给呢,这可是专为俺金哥预备的,哈哈。”

    说罢身子一拧,躲过顾若芬挥过来的手臂,快步向堂屋走去。

    “俺看看,金哥给人家珠儿回娘家准备了什么礼物。”

    “什么人呐。”

    顾若芬望着他的背影,翻着白眼,恨声道。

    “呵呵。”

    甄成金看看她,只是讪讪一笑,未做言语,再看甄淮和曾珠,都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也不知道他们想什么呢,却也不好再待在外面了,只好放下手里的活,跟了进去。

    “呵呵,东西还真不少啊。”

    看了眼随后进了屋的甄成金,孔令友指着堆在那儿的给曾珠准备的回娘家的礼物,笑着说。

    “呵呵,也没什么啊,不都是这样的么。”

    甄成金也是“呵呵”笑。

    “是啊,从古到今都是这样的,不光咱们啊。”

    刚刚赶到进了门的大总理听到他们在议论礼物,跟了这么一句。

    “就是哟,他刘叔说的是。”

    为甄淮婚事操持的大总理,姓刘,名德威。

    由于常年在村里东家西家的忙活红白事,所以致使四十多的人看上去倒像近六十的人了,头发有点花白,黑红的脸庞,臃肿的身材,尤其是那个肚子往前腆着,跟怀孕几个月的小媳妇一样。

    见刘德威进来,甄成金也赶紧打招呼、递烟。

    端过早就沏好的茶,坐了下来。

    几个人闲聊间就等到了来接珠儿的曾强他们,寒暄几句后,甄淮就和珠儿一起跟着回了娘家。

    到了珠儿娘家,少不得娘俩相见言欢,谈笑中娘俩是都险些掉泪,毕竟是母女情深啊。

    话是这么说,可是终究还得离开娘家,所以叹息中也都心中发酸,娘俩相拥着去了客厅。

    因为是回门的缘故,曾市长就没安排去饭店,陪客的人也没叫别人,不过终究有人陪客啊,所以也就让曾强安排了他的那几个朋友相陪,一来都认识了,二来年龄相仿说话方便。

    进了客厅,按宾主坐定,陈姨就开始上菜了。

    本来按规矩,甄淮应该是坐主席的,因为今天他是“贵客”,这是风俗。但有岳父岳母在,他怎么敢坐再说,这是回门,若是年后么,嘿嘿,他就是当仁不让的了。因而,客套半天,他坐了付宾的位置。

    虽然大家都比较熟悉了,可毕竟这是甄淮和曾强以及他的朋友间是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坐在一起,而且又是这么隆重的场合,相互间也不清楚谁的酒量大小,因而,甄淮是不敢多喝的。

    其实他也稍稍看出了曾强和他的朋友有意的想把他灌醉,让他出洋相,所以他更加的小心了。

    场合上甄淮表现的还真是滴水不漏,该喝的没少喝,不该喝的是一点也没喝,眼看着酒过三巡菜过无味,是该结束了,甄淮谦虚几番:“爸,妈,诸位哥哥啊,眼看天色不早了,俺也该回家了,今天就到这儿吧,酒是不能喝了,菜也吃饱了,咱们就此结束吧,让珠儿陪爸妈说会话,俺们就回去了,好么”

    说完,征询的目光看向曾志奎和珠儿的妈妈。

    “嗯,既然淮儿说了,我看也行,要不今天就到这儿吧,你看呢。”

    自然而然的看向林雅茹:“嗯,就这样吧。”

    大家看林雅茹表态了,谁也不敢再说什么,都纷纷附和起来:“嗯,挺好”,“那就这样吧,酒喝那么多做什么”,“也是的,还是坐在一起说说话吧。”

    甄淮暗暗舒口气,见大家纷纷起身就要离去,一丝喜色挂上眉梢,冲珠儿稍稍做个鬼脸,也站起身:“爸妈,您们慢着点啊。”

    却不妨此时门口闯进一人,喘站粗气站定,看着甄淮“哈哈”大笑道:“恭喜淮弟啊,出名了,你可是咱市里的名人了”

    闻言大家都是一怔,立住身子看向说话的那人,那不是魏涛么

    甄淮更是惊异的看着他:刚才他不是也在么,什么时候跑出去的呢,又是在说什么啊,“名人”跟我搭界吗他什么意思。

    “怎么回事啊”

    曾强也是一头雾水的看向魏涛,有些不满的问。

    “哈哈,强哥别急,你看这”

    说罢,仰手递给曾强几张皱皱巴巴的纸,兴奋的继续往下说:“你猜这是什么啊,嘿嘿,竟然是小广告,现在大街上隔不远就能看到这个小广告,你看看,它上面写了什么。”

    瞟了几眼甄淮,打住不再往下说了,很是怪异的眼神让甄淮心里不自然的跳起来。

    小广告什么小广告看魏涛的样子,这小广告肯定跟我有关系了究竟怎么回事啊。

    甄淮心里打着鼓,小心翼翼的靠近了曾强,偷眼看向曾强手中的那几页皱巴巴的,犹自沾着浆糊的薄薄的纸片,只见一行醒目的黑色粗体字写着:

    捉鬼驱邪魔,您就找甄淮

    这,是怎么回事

    看罢这则醒目的标题,甄淮吸口凉气,闭上了眼。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