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第七十五章 新婚黏娇妻

第七十五章 新婚黏娇妻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七十五章新婚黏娇妻    爱走不走。wwW.QuDUDU.NEt    甄淮斜着眼看着明明子:还挺懂礼貌?稽首而去?看着他大刺刺的样子,甄淮心里就不舒服,当然,这次好多了,知道稽首了。    明明子含笑看了一眼甄淮,也不多说,拂尘一摆转身遁去。    拂尘?    甄淮只觉得眼前一花,心中大怒:走就走你的,还要戏弄我?    不过还是下意识的闭了下眼,就感到胸前一热,随即一痛,赶紧低头睁眼瞧去,哎,拂尘竟然缠住了那吊坠,正拽扯着往前呢,情急之下就要伸手揪扯,怎奈手还未伸出,身子却随着拂尘往前倾倒,力道竟是大的很,他不得不伸开双手使劲的扶住了墙,身子重重往后沉去,试图阻止和消除那力道,也好顺势将那几根细如牛毛的缠丝挣断。    令甄淮感到匪夷所思的却是,眼前哪还有明明子的人影,就只有这几根缠住了吊坠往前揪扯着的细丝,颤悠着晃荡着,就是无法挣断。    就在那细丝将吊坠挣直了等紧了,甄淮也使出浑身力气的时候,那细丝“啪嗒”一声断了,吊坠直接反弹在甄淮的胸前,无声的黏贴在了那儿,而那吊坠反弹回来却是一点力道也没有,所以甄淮没觉出一点疼,不过令他感到更加惊异的是,那吊坠黏在胸前之后,细丝倏地消失不说,那吊坠竟然在瞬间化为晶莹莹的一汪水,闪着光向自己周身漫去,不仅仅顺势而下,竟然还有往上流淌的水幕,漫过胸脯直接朝着自己脖颈漫过来,顷刻就到了下巴、双唇、鼻孔、眼睛(此时他不得不再次闭上眼),到了眉际又上行,过百汇了,和下行的至小腹裹双腿,走下肢到脚底入涌泉,反行至会阴入丹田至夹脊至玉枕,与流至百汇的水汇合再下行,过膻中竞入丹田,周而复始的循环起来。    甄淮随着那水流双手也不知在何时伸展为掌,右手叠在左手之上,轻轻覆在了小腹上,双腿并立牙齿啮合,舌抵上颚,阖目静息前仰后合左右摇摆,犹如不倒翁般,颇为怡然自得,心中哪还有一点怒气哪还记得明明子什么样子,反而净明空灵的很。    我已无我!    其实甄淮是看不到的,明明子在黑暗中看的很清楚,也露出惊诧震撼的神色:那吊坠原来化成了六种颜色的细水流在甄淮的全身,进入他的身体每个毛孔之后,甄淮整个人顿时变得透明晶莹,每个脉络都是清晰的!那细流在甄淮周身循环后进入小腹丹田里,甄淮才渐渐恢复原来的样子,不过他的肌肤却变的更加细腻光洁饱满,这是个男人么?    明明子很是困惑,这样的肌肤应该是女人才有的啊,怎么会让他这样呢?而且那六种颜色代表什么呢,六界的灵识,灵识六界?或许是的吧。    再看,嗯,还是那个甄淮啊,皮肤也不再细腻光洁了,很是结实浑实的健壮的身体!    咦,那个吊坠怎么又回到了他的胸前,刚才不是化成水了么?    唉,看来我枉为天尊了,竟然到现在也没瞧出个端倪,更加不知其所以然了,罢,天意如此,我还是回去复命吧。    手臂轻摇,左臂架住拂尘,怏怏而去。    “去,去,去,来,来,来,你不是你,我非我,混沌世界混沌壳,万象皆蹉跎,是非轮回堕!”    此时甄淮耳际响起这么一段偈语,心下恍然却又懵懂,摇摇头,唇角含笑睁开了眼。    没有人啊,哪来的声音?    水依旧“哗哗”淌着,全身依旧光碌碌的,赶紧关死水龙头才是真的。    唉,水也不知道淌了多久了,我就这么“沉醉”?    轻笑,无奈,自嘲。    擦干身子,该回屋了,珠儿是不是等急了?    咦,这吊坠是怎么回事?    低头之际,甄淮也看到了回到胸前的吊坠,完好如初的挂在胸前,一时怔住,刚才明明化成水了的,怎么又回来了?    哦,明白了,它是要融入我的身体甚至血液,就是为了我能用灵识感知六界人物,嗯,应该是这样吧。    想到这儿,甄淮不由的凝神仔细倾听外面的动静,试图验证自己所想,可惜,除了微风吹动弄出丝丝响之外,什么也没有。    是自己想多了?    甄淮讪讪暗笑,走出了洗刷间。    进屋一看,嘿嘿,珠儿还真睡着了,发出了轻微的“鼾声”,细嫩的胳膊就搁在被子外面,睡梦中一脸的幸福和甜蜜。    蹑手蹑脚的上了床,轻轻拽过床头的另一床被子,轻轻盖在身上,睡去。    “坏哥,坏哥,起来了。”    还是这么叫?甄淮睡梦中笑了,一把拽过来搂在怀里,闭着眼就亲,顺势翻转身子把她压在了下面    “别,别,好坏哥,爸妈都起来了,在院子里呢。”    曾珠小脸通红,有些喘,“挣扎”着,身子却贴的紧紧的。    “哦?”    侧耳一听院子里还真有动静,是爸妈在收拾东西。    甄淮慵懒的睁开了眼:“亲,你想是么?”“嗯,可是这时候不行啊,爸妈都起那么早拾掇东西呢,一会该有人来了,晚上吧。”曾珠含混的说着,香舌犹是不肯松开甄淮的搅裹,发出“咋咋”声。    “唉,真累啊,这是结婚白,怎么比上班还累啊。”    甄淮感叹一声,用力的亲了几口曾珠,懒懒的起身,曾珠也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他的身子,依偎着床头穿起了衣服。    他俩一起来到院子里,看到甄成金和顾若芬两个人正在忙乎呢。    堆在一起的垃圾要装出去,用过的炉灶要拆了,桌椅板凳要归置在一起等帮忙的人来了送还回去,活还真不少呢。    “俺就说嘛,还是包厨简单,什么都不用自己再弄了,你们偏不听。”    甄淮边干活,边埋怨着。    “你这孩子知道什么,我和你爸不知道包厨省事?省事是省事,可是要不这贵老多呢,俺们这么做不是为了省点钱么,现在什么事都利索了,咱们还欠了一两万的帐呢,不多可是也得还啊。”    顾若芬看到曾珠在,也就没多少什么,只是讲讲实情。    “爸,妈。”    曾珠开口叫着,也帮着收拾起来。    “嗯,你就别干了,去歇会吧,又没多少活。”    甄成金有点不自然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