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第七十四章 洞房花烛笑

第七十四章 洞房花烛笑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七十四章洞房花烛笑

    汽车渐渐驶入三里庄,来到甄淮家门前。WWw.QuDUDU.net

    看汽车来到,缓缓停下,早有人点燃了鞭炮,在一边轰鸣中,百鸟朝凤响起,甄淮打开车门,伸手搀着曾珠下车,就在她脚未沾地之时,赶紧抱住,一努力把曾珠抱在了怀中,赶紧往家跑。

    曾珠甜蜜的望着甄淮,乖巧的紧紧依偎在他的怀中,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甜甜的笑:“累么,‘坏哥’。”

    甄淮低头,吻了一下她的眉心:“再叫我‘坏哥’,信不信我把你扔地上?”

    “不信,嘻嘻!”

    媚眼一抛,曾珠笑道。

    “只要你舍得,你狠心,摔啊!”

    她还不依不饶呢,故意扭动着身子,令甄淮路都走不稳了,细细的热气就哈在甄淮的脖颈,令甄淮心中好一阵激荡,不由的再次低头伸出舌尖轻轻划过她的双唇:“堵住你的嘴,看你还说!”“嗯,不说了。”曾珠幸福的闭上了眼,脸上绯红绯红的,现出陶醉的俏模样。

    看着她俏生生的小鸟依人的样子,依偎在自己怀中既乖巧又温顺,甄淮真不想走了,就想抱着她,好好去爱好好去亲,然而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不,那菜墩看到他们的打趣和亲昵:“好肉麻哟,这大庭广众之下,也不害臊,干脆”,“你又要胡说,赶紧去招呼客人去吧。”陈瑞明一脚踹在他腚上,使得他把下半句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老大,你管的真宽啊。”

    拼命咽下几口唾液,菜墩恨恨的望了眼陈明瑞,赶紧去招呼客人了。

    “嗳呦,累死我了!”

    甄淮轻呼一声,身子一软,整个人压在了曾珠身上,嘴自然而然的亲住了她。

    “唔”

    曾珠身子一软后又是一挺,稍作扭动后,看住了甄淮。

    好‘坏哥’啊,你真坏!明明能把我轻轻放在床上的,噢,故意说累就可以故意和你一块的扑倒在床上,就能趁机亲我?想亲我,亲呗,俺马上就是你的人了,整个人都交给你了,还怕你亲,再说,嘿嘿,俺也欢喜的很呢。

    曾珠焰焰的看着甄淮:行了,差不多了,还有很多人在呢,晚上,嗯,晚上吧!

    闪过一丝娇羞,飘过一抹期盼,也多少有点羞涩,睫毛却在忽闪着,告诫甄淮。

    “你看俺弟弟,真馋哟,这逮着新娘子不松手了,嘿嘿,也不管有没有人了。”

    夏歆莲一脸的绯红,舌尖轻触着红唇,眼中露出些许惆怅,语气却是热热的,调侃的!

    “哈哈,你们看,莲姐吃醋喽,莲姐也想要呢,淮弟,要不你也照顾照顾你莲姐。”

    韩春花和夏歆莲进了屋,看到甄淮正忘情的吻着曾珠呢,不由的都是心里微微一颤,夏歆莲打趣甄淮,而韩春花却开起了她的玩笑。

    “你,你胡扯什么呢?是不是你也吃醋了,也想要淮弟亲你,来,淮弟,亲亲你花姐,她可是早就暗暗钦慕你好久了呢!”

    相互说出了各自的心思,不由的都是羞红了脸,赶紧躲开了对方的注视,扭捏起来。

    “瞧你们说的,怎么没点做姐姐的样子啊。”

    甄淮急急的起身,瞅了瞅她俩,打着圆场。

    “亲完了?嘿嘿,珠儿,好么?”

    夏歆莲顺势看向曾珠,含笑问。

    “姐!”

    曾珠低低叫了声,不好意思了。

    “这有什么可含羞的,本来么,早上和晚上还有什么区别呀。”

    “是啊,是啊,都一样。”

    韩春花此时又上腔。

    “你们聊着,我去招呼客人了。”

    甄淮见状,赶紧抽身朝外走去。

    “哈哈哈,害羞了。”

    身后响起一串开心的笑。

    这一天下来,甄淮发觉竟然比那收拾房子购置东西,婚前的那一切准备工作都累。

    这儿陪笑,那儿求人;这边劝酒,那边递烟;这厢要迎客,那路来送客;这家送酒菜,那家得登门,我的娘哎,忙的个团团转,哪有个空闲啊。

    我的天,一声欢呼,这样忙完了,一时接近零时了。

    还真是“客走主安”啊!

    甄淮送走了那帮帮着自己把院子打扫干净的院子,将一大堆垃圾堆在了迎门墙前,今晚是不能往外倒的,必须要等第二天彻底清理出去,这也是风俗。

    院子了恢复了平静,把大门栓上,回屋和爸妈打声招呼,甄淮拖着疲乏的身子进了房间。

    “是不是很累?!”

    “嗯,是有点啊。”

    “那,你坐,我给你按摩按摩。”

    曾珠对甄淮招着手,含情脉脉。

    甄淮看着曾珠眼含春色,心中也是涌出波澜,不由的一个虎扑抱住了她:“好亲亲,俺不累,就别再累你了。”顺势压住了她,亲了上去。

    “嗯”曾珠一声嘤咛,双手揽住了他的后背,于是天地幽深,花烛暗淡

    黑暗中,甄淮怀着激动紧张兴奋的心情,开始了艰难的跋涉和无畏的探索,那是一个什么地方哟!幽深里,曾珠心揣羞怕期盼与隐约的紧张和憧憬,等待着

    神圣而又神秘,令人神往又使人心旌摇曳,旖旎的风光醉死多少仁人志士!

    那高高的山峰,那平整的大地,那幽深的山谷,细流涓涓

    那澎湃的轰鸣,那激荡的潮水,那起伏的波浪,拨拨跌宕

    如意棒翻天搅海,寻根问源;浑天剪穷追不舍,势在必得;吞雾吐浪的蛟龙逞英豪,深海狂戏水,浅滩慢盘桓,直似要把水晶宫弄他个神魂颠倒;两瓣红莲绽放芯蕊竞艳芬芳,枝叶柔缠绕,花心浸沉醉,恨不能倾天缩地随他个云翻雨覆

    “珠儿,你好美!”

    甄淮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望着绯红的娇羞的曾珠深情的道。

    “你说的是心里话?‘坏哥’!”

    曾珠在甄淮身下轻轻扭了扭身子,微微用力推着他。

    “是真心话,俺的好珠儿!”

    甄淮顺势侧身在了曾珠的身侧,犹自不肯离开那柔嫩无限的乳峰,含笑轻拨弄着红红的****,诚挚的说。

    “这才是俺的好‘坏哥’!”

    曾珠娇呼一声,依偎过来,甄淮顺势又朝着她身上压去

    “嗯,嘤,唔,哦,嗯”

    曾珠微微张开了嘴唇迎向甄淮的亲吻,双臂环抱住甄淮,将身子贴紧了他,两只金莲盘错着勾住了甄淮的后腰

    “好珠儿!”

    一声欢呼,甄淮从曾珠身上滚落床上,欢畅无比。

    “真‘坏哥’!”

    曾珠浅笑回应,伸手拧着他的耳朵,软软道。

    “我去端点温水,你擦擦身子吧?!”

    甄淮很是贴心的道。

    “谢谢!”

    曾珠懒懒的说,微微阖上了双眼。

    甄淮也就下床,走向房门,顺势看一眼床单,上面有三三两两的红点,恰似盛开的梅花一般,笑了。

    唉!

    曾珠心里轻轻一叹,男人都那么在乎?其实她并未完全闭上眼,她在偷眼瞧着甄淮,所以看到了甄淮开心的表情。虽然在心底稍稍涌出了些许不悦,但是曾珠知道这不能怪甄淮,这是古往今来所有的男人都特别在意的!所以她闭着眼,给甄淮确信的机会,让他放心!

    “珠儿,来,给你。”

    热气冒着,甄淮端盆进来了。

    “嗯,知道了,你先放那儿吧,我想先歇歇呢,累死了,被你折腾的!”

    曾珠翻眼白了下甄淮,发泄着不满。

    “呵呵,以后就好了,就自然了,亲爱的老婆大人,你不是也很粘人?”

    甄淮“呵呵”笑,“反唇相讥”。

    “你?”曾珠恨声:“不理你了,你满意了,开心了,倒卖起乖来,以后不给你了,馋死你,哼!”

    曾珠拧身起来,下床。

    “慢着点。”

    甄淮赶紧一个跳跃上了床,搀住了晃悠的曾珠。

    “嗯,你也歇会吧,你比我累哟。”

    曾珠转头媚眼一瞟,温柔的笑。

    “你这是体贴呢,还是讥讽啊,亲,是不是还想要,嘻嘻,既然老婆不满意,那咱怎么也得倾尽全力啊,行么。”

    “好‘坏哥’,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现在疼的很,算俺求你了,明天?好老公!”

    这是曾珠第一次开口叫老公,甄淮闻言是心花怒放,自然也不好再勉强她。

    “乖老婆,好吧,你擦擦我去把水倒了。”

    看曾珠稍稍擦拭了身子,甄淮瞧得虽然是眼热心跳却也不敢造次,所以忍住激荡,赶紧的端盆出去了。

    来到洗刷间,甄淮站在淋浴下,冲着淋浴,脑海中满是曾珠香香的身体,水灵灵的肌肤,滑溜溜的细嫩,光洁白皙,那饱满的乳峰那水嫩的苞谷,那俏生生的双眼,无一不令甄淮产生遐思浮想联翩,微微闭着眼,静静的冲着

    “小主,好惬意啊!”

    一声闷哼,原来是明明子手执拂尘站在了甄淮面前,乜视着他。

    甄淮心中一震,他怎么来了,我不是开灵识了么,怎么没感觉到?

    “我怎么来了,你怎么不知道?嘿嘿,若是你的灵识能感觉到我,那我跟随你做什么,小主?!”

    大刺刺的语气,令甄淮很是不悦,却也无处发泄。

    “天尊到来,想是有所赐教了?”

    将水声放大,甄淮冷冷问。

    “然也,本尊此来,是要告诉小主,你目前灵识已开,阴阳融合,只差法器就可以‘出山’了,其实法器就在你身上,尚未开启就是了!随缘吧。”

    “就这点小事?也能麻烦天尊?”

    甄淮更加不悦,语气更加冰冷。

    “嘿嘿,小主,这可不是小事,俺该走了!”

    说罢,理也不理甄淮,一甩拂尘,遁去。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