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第七十三章 醉人何须酒

第七十三章 醉人何须酒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七十三章醉人何须酒

    甄淮和几个朋友基本是一夜未睡。WwW.QuDuDu.NET

    昨天就忙活了一整天啊,上午安排人“叫客”,这可是一项重要日程,就是把关系很近的诸如姑、舅、姨,当然最近的是姥姥姥爷喽,来了就不回去了的亲戚都开车拉来,晚上听鼓乐,那自然也是得掏钱的,所以是不能省略的,也不能把谁落下。

    比这还重要的却是安排人去曾珠家送“离娘衣服”(意思就是明天就要离开娘家了,自收到婆家衣服的晚上就得换上了,不再也不能穿娘家的衣服了),再就是大约议定娘家来多少送亲的人,大约几点到,甄淮家几点去接,一些也是不能省略的事。

    中午就上厨了,就是找好的厨子要来家支灶“破菜”,就是说要垒起炉灶生火做饭了,另外就是把第二天需要做菜的主辅料分配好,就等第二天上锅出菜了,厨子门忙活着,吹鼓手也就到了。然后厨子做饭,大家(是指甄淮家的叔婶大娘大爷爷爷奶奶,还有本家的,没出三伏的一家子都来吃饭,俗称‘大盖锅’)聚餐。

    吃过午饭,稍事休息,然后就该“请老人”(就是去家庙请那些已经过世的本家宗亲,老爷爷等等的‘人’来家喝喜酒!)

    晚上有些贺喜的该招待的就招待了,然后就是铺床铺了,要找儿女双全的婶子大娘,还要看相合不相合,这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但是确实很忙活人。再晚些,贺喜吃酒的人都走了,就是安排请来的客人就寝,和那吹鼓手门住的地方了,再就是甄淮和朋友们守夜,看着灶上的家什,能迷糊的迷糊会,不想睡的就等着第二天早起迎亲了。

    甄淮直到这时候才觉出结婚是很累的事。

    且不说这两天就够忙够累,就是这最近半个月也没闲着啊。粉刷房子,购置家具,商议结婚的一切事宜。话说的很简单,看起来不就是这点事么,可是一旦做起来,嘿嘿,还真是够累心的啊。

    今天是个好日子。

    天刚蒙蒙亮,东方的天空透出隐隐亮光,风徐徐吹来,很是清爽!

    “起来了,起来了。”

    几声叫唤把甄淮从沉睡中惊醒,连声问:“怎么了,怎么了?”

    “还怎么了,你没看到天?”

    菜墩一脸的邪笑:“难不成你不想去老婆了,要不把那美娇娘送给俺吧,俺替你做新郎官,你继续睡?!”

    “滚你的鸟蛋,怎么什么好事你都想,也行,去撒泡水水看看自己的模样!”

    甄淮嘴一撇,瞪了他一眼。

    昨晚看他们玩“三张”(一种纸牌游戏,可多人亦可两人,属于“赌博”的范畴,但乡间邻里的大都是小赌颐神的玩法,不玩大的)看得高兴,却也是禁不住累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怎么样,谁的手气好。”

    “自然是咱的,赢了几百,菜墩最惨,嘻嘻,要不然他怎么想要美娇娘呢。”

    陈明瑞,甄淮他们把兄的老大,乐呵呵的开了口。

    “好,改天请客啊,大哥。”

    “那是自然,行了,差不多了,我好像听到外面那些帮忙的人都来了,赶紧的去看看!”

    陈明瑞一声招呼,菜墩和其他几个人都跟了出去,甄淮也随在了后面。

    出得胡同,甄淮他们看到,“总理”(一种俗称,就是为红白喜事帮忙的人的头,由他或者她指挥帮忙的人,并作出分工,预先安排好的)带着一帮人来了,也有几辆娇子陆续驶来,自然少不了花姐。

    其实这时节,甄淮的父母早就起来了,在屋里张罗着贴窗花、红喜字、摆供品,诸多事情啊。

    大总理带领众人进家,见到甄成金和顾若芬以及早起的那些亲戚:“都准备好了么,要是准备好了,我们就去接亲了。”

    “都准备好了,时间也到了,你们就去吧,可是厨子们都到了么?”

    “来了,正在灶上忙乎呢,一会不就是两桌么,陪客的都安排好了?”

    “是的,都安排好了!”

    天已经不热了,但甄成金还是一头的汗,边说边擦着额头的汗。

    “既然这样,那,咱们走!”

    大总理回身一摆手,甄淮和几个朋友就跟了出去,各自上车坐下,然后点燃鞭炮,在长长的鞭炮声中,司机们把车发动起来朝着静轩路奔驰而去。

    大约半小时后,来到静轩路——曾珠家门前。

    大总理和甄淮他们下车来到门前,见大门敞开着,却没人。

    大总理随即高声喊着:“迎亲的来喽。”

    大步进了门。

    “呵呵,来了,来了,迎亲的来了。”

    早有曾志奎家找的管事的迎了出来,后面跟着曾强和他的那帮兄弟。

    “老弟,恭喜啊,以后咱们就是‘亲戚’了。”

    魏涛对迎向甄淮道。

    “同喜,魏哥,以后还要多照顾啊。”

    “你和甄淮关系这么好?!”

    转脸看到陈瑞明,魏涛很是意外。

    “嗯,甄淮是俺们老三。”

    陈瑞明看到魏涛,脸上一红,语气有点不自然,却也是笑嘻嘻的。

    甄淮这才明了陈瑞明为什么不敢给自己出气的缘由,原来他们也是认识的?陈瑞明近几年做生意,看来没少和曾强他们打交道吧,所以他怕他们?自然也不敢出头了。

    只是谁能想到我会和曾强的妹妹处了朋友并最终成了夫妻呢,真是世事无常啊!

    “以后还要涛哥多照顾啊!”

    陈明瑞紧跟了这么一句。

    “自然,自然,都是一家人了么,好说。”

    魏涛点头。

    “妹子都准备好了么,俺可是来接亲的啊!”

    陈明瑞很是自然的转换了主题,笑问。

    “自然喽,都进去吧。”

    魏涛帮着管事的招呼大家进了屋。

    就瞧见花枝招展的曾珠坐在沙发上抹眼泪呢。

    甄淮一瞧之下,心中一颤:怎么了?还以为又出了什么事呢,不由的转脸看向了曾珠家管事的那人。

    “呵呵,小伙子,你不懂了吧,这可是好事,珠儿就得哭,从此离开妈妈了,自己成了家,她伤心,她妈妈也伤心,可是她能掉泪,那是发家,她妈妈就不能掉泪喽,掉泪可是不好的,这是咱们这儿的风俗。”

    原来如此,甄淮笑了,有点不好意思。

    “来来,大伙吃点饭!”

    管事的招呼着。

    “嗯,大家快点吃,咱们得赶紧回去呢,这可是不能误点的。”

    就在大家吃饭的时候,甄淮看到曾志奎和林雅茹是筷都没动,脸上挂着笑,却不吭声,他明白他们的心情,也没过多的说话,倒是曾珠见到甄淮来了之后,赶紧的擦了眼泪,去补补妆,冲着甄淮一个劲傻笑!

    “好了,淮儿,去,你去大门口等着,背珠儿上车回家!”

    大家匆匆的吃了几根面条,大总理摆手叫着甄淮,他知道从这儿到大门口,是要曾强抱着妹妹出门的,所以他提前要甄淮去了大门口。

    “嗯,嗯,哦,好!”

    甄淮听大总理这么说,深情的看了一眼曾珠,赶紧的朝大门口跑去。

    来到大门口,就见到魏涛几个人在扯着一挂长长的鞭炮,准备着,就等甄淮他们上车后,放鞭呢。

    “来,几位哥哥,辛苦,抽烟!”

    甄淮拿出几包烟递了过去。

    “你看,咱淮弟多懂事啊,好,不过淮弟啊,咱们可是事先告诉你了,结婚后要对咱妹子好点啊,别欺负她,若是你敢欺负她,嘿嘿,小心俺们不愿意啊!”

    魏涛开着玩笑,拆开了烟。

    “您看涛哥说的,俺怎么敢,再说俺也不舍得呀,珠儿不欺负我就不错了,俺就阿弥陀佛了,你们说是么!”

    甄淮呵呵笑着,表着态。

    “你说这话俺信!”

    魏波接口道,尔后几个人相互瞧了瞧,又看看甄淮,都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这么一笑,倒让甄淮尴尬起来,心里虽然有点不舒服,却也不能说什么,也只好随着他们呵呵傻笑。

    正在说笑间,就听大总理喊道:“甄淮呢,赶紧接新娘子!”

    “来了!”

    甄淮闻听,赶紧答应一声,撇开了众人,跑向大门口,也正好躲开了魏涛他们的“讥讽”。

    跑到大门口,看见曾强正有点吃力的转悠着呢,他不能把曾珠放下,他必须等甄淮来背,他必须把曾珠放在甄淮背上,这是做哥哥的责任!他很在意:我把妹妹完完整整的交给你,你要好好的给我照顾她,否则,有你好看的!

    当甄淮来到他跟前,他看向甄淮的目光就是这么对甄淮说的,甄淮看懂了曾强的目光,深深的定定的点头:俺懂,勿须您说,珠儿是俺的新娘,俺怎么能委屈了她?!

    转身,抓住了曾珠搂在脖际的手,用力的攥住,往婚车走去。

    耳后,鞭炮响起

    婚车慢慢发动,缓缓往家开去。

    “珠儿,俺的好珠儿!”

    车内,甄淮搂住曾珠,附在她的耳际,轻声唤道。

    “嗯,‘坏哥’,俺的好‘坏哥’!”

    曾珠也是轻声回应!

    “你?!”

    甄淮明显的听出了她的发音,咬住了曾珠的耳垂,手挠在了她的腋下。

    “格格,格格”

    曾珠的笑声响在了车内,甜甜的美美的!

    司机也笑了,坐在副驾的菜墩也笑了。

    司机的笑是开心的,菜墩的笑是揶揄的,憋不住的“奸笑”!

    边笑他还边朝甄淮挤着眼,从后视镜中!

    “老实的看前面!”

    甄淮一怒之下,朝他锤去。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