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第七十二章 婚期早拟定

第七十二章 婚期早拟定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七十二章婚期早拟定

    甄淮那个气啊,他们来这儿和程鑫是一个目的,都是奉命行事。WwW.QuDUDU.NEt

    那程鑫是奉了灵主之命,戏耍我的还有情可原,可着黑白无常听他们讲可是奉了菩萨之命的,菩萨也会戏弄着我玩?菩萨?地府里好像只有一个地藏王能称得上菩萨吧,他应该是佛主弟子,怎么会让黑白无常来告诉我,什么阴阳融合,什么出山?难不成那灵主令程鑫戏耍我的目的,就是吸引我胸前的吊坠出来护体,因而开通了灵识?

    “哎哟”,甄淮轻轻哼着,这白无常好歹毒啊,竟然弹我那儿。

    蓦地,甄淮心里一哆嗦,坏了,我可是听说那东西在棒棒硬的时候,如果受到突然惊吓和打击一时软塌下来的话,若不及时,嘿嘿,再将它恢复威武雄壮的昂首怒目的样子的话,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这可不是危言耸听,甄淮听到过这样的故事,也看过关于这个方面的小说,或者说身边也有这样的人。

    那故事是说一位小战士,因为阑尾炎住院,需要开刀啊,就需要把大腿根的毛毛刮净,恰巧做这项工作的是是貌美如花的小护士,那战士,嘿嘿,一看这么漂亮的姑娘,脸一红,“腾”的胯间撑直了,小护士一羞一气一恼,拿起手术刀“啪”的敲去,那直挺挺的冲天炮“吧唧”,炮筒耷拉下来,彻底软了。这似乎也没有人注意,是手术后不久,那位陪同的班长,开起了玩笑“看着那么漂亮的小护士,你就没动心,就没想”,“谁说的不想,不止想啊,俺那,嘿嘿,还翘起来了呢,何况还当着她的面,你说丢不丢人!”那战士有些羞涩,低声道。“好小子,那护士没生气?”“怎么不生气,一生气,就用手术刀背把它敲软了,直到现在还麻麻的直不起来了呢。”小战士毕竟心虚,语气很是嗫嚅,不敢直视班长。“什么?坏了,这可麻烦了,不行我得去找医生去,不然,你一辈子就毁喽。”话未说完,一个箭步就奔出了房间。没多久就领着医生和那个小护士回来了,进了房间,班长和医生就出去了,房内就剩下小战士和小护士了。

    后面的过程就不用再描述了,反正不管用了什么方法,是小护士使得那小战士的“冲天炮”又恢复了威武雄壮的样子。

    也是后来那班长告诉小战士的,说当时软塌当时治好,或者隔段时间也不迟,不过若是时间久了,嘿嘿,你也就别打算结婚生子了,自己一个人搂着大腿睡吧。

    为什么那么说呢,因为那种情况下,你还结婚的话,你是害人害己,是不道德的!因为你已经失去了“人事”,那么你结婚不是害人害己么?!男人和女人,就是阴和阳,只有阴阳和——谐了,生活才会更美,人类能够延续,你想你都没了“人事”,又哪来的和谐?又哪来的延续之说?

    这么一想,甄淮还真有点后怕,赶紧伸手试探了下,细细的抚摸之下,才发觉那东西在慢慢动,不一会,直直的站了起来。

    嗨!

    甄淮赶紧拽过身边的毛巾被盖住了下身,很是不好意思的样子,几个侧身之后,进入梦乡!

    “淮儿!淮儿!”

    “嗯?”

    甄淮睁眼一看,哟,顾若芬站在床前呢。

    “妈,你干什么啊,不会在外面叫?”

    赶紧拉过毛巾被盖住就一件小裤头的身子,抱怨着。

    “臭小子,跟自己的妈你还害什么羞啊,从小看大,你身上哪儿为娘的没看过,臭小子,赶紧起,不是说好了和你爸去书记家么?”

    “哦,知道了,你出去,我马上就起来了。”

    甄淮懒懒的伸了个腰,眼睛一闭说。

    耳听的顾若芬出门去了,甄淮翻转一下身子,懒懒的起了床。

    出了门,看到甄成金坐在客厅等着呢,“您稍等啊,爸,我马上好。”

    说完,急匆匆的去了洗刷间,麻利的刷牙洗脸,冲澡,换衣服,进了屋。

    孔令友的家就在甄淮家西隔了三条胡同。

    来到他家门前,甄成金站住“淮儿,咱们来的是不是早了点?”

    “是早了点,可是不这么早来,他在家?”

    甄淮稍稍看了看甄成金,边说边敲响了门。

    “谁呀?”

    一听就是孔令友的老婆,也是刚睡醒不久。

    “俺,甄淮,婶儿。”

    “淮儿?这么早你有什么事啊。”

    甄淮听出了意外,也听到了往大门走的脚步声。

    “是这样,婶,俺找友叔有点事。”

    “呵呵,是么,有事不能等他去了办公室上班了?要到家里来。”

    话虽是这么说,可还是伸手开开了门。

    “哟,金哥也来了?”

    看到门外,甄成金也站在那,她更是意外加吃惊,脸色一紧,有点乐意。

    “呵呵,婶,是私事,也是好事,您别多心啊。”

    甄淮看到她脸色一变,就知道想多了,赶紧解释着。

    “私事也好,好事也好,来都来了,进来呗,令友,成金哥和甄淮来找你了。”

    听她这么一叫,甄成金爷俩相视一笑,没吱声。

    “哟,金哥来了,还有淮儿,来,赶紧进屋。”

    孔令友光着膀子出了门,热情的招呼着,干了这两年书记了,他老练了很多,无论什么事,别在外面咋唬,进屋说,好解决不说,即使有点摩擦,或者说有损自己颜面的事,嘿嘿,当事人不说,谁知道?

    “来,金哥,沙发上坐,淮儿,你也坐,她妈,你去泡茶。”

    进了屋,孔令友招呼着,并拿出烟递给甄成金和甄淮。

    嗯,这做了书记就是不一样啊,烟竟然是“大苏”!甄成金的眼都亮了,拿着烟在唇边细细的闻着,一时不舍得点着。

    “你们爷俩这么早来找我是?”

    “哦,是这么回事,叔。”

    甄淮示意甄成金你别说了,我来说吧,甄成金也看到了甄淮的眼色,也就阖上了要张开的口,看着甄淮由他说。

    “我最近呢,嘿嘿,谈了个女朋友,所以就和家里商量着,最近几天把婚订了,然后啊,好准备再过段时间啊,结婚,想请您啊,给俺做个媒,您看行么?”

    “呵呵,这是好事啊,怎么不行,行,你说什么时候去女孩家吧。”

    听他答应的这么爽快,甄成金倒是楞了,真没想到这么顺当啊。

    甄淮一听,心里虽然也有点意外,不过随即释然,是了,这摆明了现成的媒人,顺水人情,为什么不做呢?再者说,现在做个媒人哪有白做的,谢媒礼那是不能少的,谁家的谢媒礼寒酸?最关键的一点啊,就是做媒那可是积阴德的是,要不怎么往常都说“拧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

    好事,好事啊,来找我,嗯,是给我面子,再说,我瞧甄淮这小子人模狗样的长得不错,说不定是寻摸道了那位领导的千金了吧,不然他会来找我?先答应了再说。

    “恭喜啊,金哥,快抱孙子喽,淮儿啊,女孩是做什么的,家是哪儿啊?”

    看甄成金美滋滋的快把那根眼抽完了,孔令友又递过去一支,笑着问甄淮。

    “叔,那女孩在市人民医院上班,是护士,家住市里静轩路!”

    “什么,静轩路?”

    孔令友很是吃惊:我说吗,还真是,这小子怎么把市领导的千金勾到手的?

    怔怔的看着甄淮,有点不相信。

    “是真的,叔,俺没跟你开玩笑。”

    “哦,哦,好啊,好啊,我就知道俺淮儿找不到孬的,这不,嘿嘿,马上就是市府领导的乘龙快婿了,恭喜啊,恭喜,金哥!”

    甄淮算是听出来了,他刚才的“恭喜”只是敷衍,现在的“恭喜”是有点恭维,还有点嫉妒的口吻,不过,却是很挚诚的语气。

    “谢谢叔,那么您如果有空的话,今天上午就去,行么?”

    “成,成,只要是好事,小子,你叔什么时候都有时间!何况这可是俺侄子的大喜事,做叔的没时间也得抽时间挤时间去,就这么说定了,你们先回去啊,等我洗漱洗漱,我就开车去接你,咱爷俩买点东西,咱就去,可是,你跟女孩家说好了么?”

    孔令友很是高兴,爽朗的说。

    “说好了,九点多吧,叔!”

    “那成,你们那就先回去吧,我一会就去接你。”

    “好,那俺们回去了。”

    说完,甄淮拿眼瞟了下端坐的老爸,示意咱们走了,甄成金才恋恋不舍的站起身,随甄淮回了家。

    去繁就简,没多久孔令友就来到接着甄淮去买的东西,独自去了曾珠的家,下午给甄淮家送了信,说八月十六在御品宴举行订婚仪式。

    转眼间过了八月十五,甄淮提前几天买好了礼物送过去,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了顿饭,其间自然谈到了结婚的事宜,大家都觉得十六订了婚,十月初六日子就不错,嗯,就定在农历十月初六举行婚礼呗,那时节不冷也不热,天气正好,就这吧。

    订婚这天,甄成金和顾若芬是乐得合不拢嘴,曾志奎和林雅茹虽然表情淡漠,不过也都是眉目舒展的,那曾强竟也很是平静,一家人和和气气的,事情办的很圆满。

    当然,这最高兴的似乎不是甄淮,而是孔令友,你说岂不奇怪!

    从始至终没离开曾志奎三步远,围绕着曾志奎笑呵呵的,一直没合上嘴。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