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云开雾未散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云开雾未散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十七章云开雾未散    不过这个时候甄淮能有什么表现,只能尽量保持微笑,很自然的微笑,身子朝前躬着一时半会是不能站直了,那意思就是您继续往下说,俺洗耳恭听。WwW.quDUdU.NEt    “这婚姻大事可不是儿戏,一点也马虎不得,别人家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从古到今,无论是王侯将相还是平民百姓,都在遵循这个过程,上门提亲,订婚下聘,而后就是登记结婚,举行仪式了,是吧,老曾?”    果然,林雅茹继续往下说了,边说边问曾志奎,也同时看了看在座的人,嗯,她这番话任是谁也反驳不得,本来就是这么回事啊!    曾志奎点点头,没啃声,也在等他继续往下说。    甄淮还是不能直起身子啊,因为林雅茹最后看着他的时候,并没有要他坐下的意思,就这么抻着呗,小子。    “以往还兴媒婆上门提亲,随着时代的进步,现在上哪去找媒婆去,尤其你们可是自由恋爱的,更不可能找到媒婆也不能用媒婆啊,自然就得另外找人了,这个人还得两家都熟悉,这样也好说话啊,是不是呢。”    甄淮点头,在座的众人也都点头,这话说的一点不错。    “可是要是找到这么一个对两家都熟悉的人,现在看也是比较难的,因为,我不是在自夸啊,我们和你们家毕竟不再一个层面上,不会有也很难有这么一个人,我说的没错吧,这就需要好好寻思寻思了,要不,老曾,你想想办法?”    “这个么,倒是不难,我和甄淮他们公司的经理打声招呼也可以,或者找淮儿庄上的支部书记都可以,我想他们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    说到这儿,他看到了林雅茹不满的白眼,才恍然忆起,这该是甄淮去做的事,我怎么这么着急?嘿嘿,倒像是俺们去他家提亲似的?    “呵呵,说反了,这事是淮儿去求人的,是淮儿该办的。”    赶紧纠正过来,心道你问我我随口就说了,你还怪我?你该直接问甄淮这孩子的。    “这点请阿姨放心,这事俺去做就是,我觉得还是去找俺庄的支部书记吧,都是一个庄的,这样好看。”    甄淮恭声说。    “好了,这事解决了,就这么着也行啊,下面就是该说说订婚宴以及聘礼的事了,按说呢我不该说给你听的,淮儿,可是说给上门提亲的人,他也得回去告诉你啊,是不是,不如我现在告诉你,你也好有个思想准备,免得到时‘媒人’回家给你们说了,你们突然变了卦,到时大家都不好看,是不是呢?这些事也不是咱们开的先例,也不是咱们要求苛刻,现在都时兴这,咱们也只是入乡随俗,对吧。”    甄淮和在座的又都点头,这个也没得说。    “既然要订婚自然得去饭店吧,唉,现在也不知道怎么了,人都讲究起来,订个婚都选在了‘御品宴’,死贵不说,那儿的菜真好么,还真无所谓,但是那儿上档次啊,有尊严啊,叫面啊,所以大多订婚宴都选在了那儿,咱们不能叫别人瞧不起吧,淮儿,你觉得呢?”    “阿姨说的是,咱们就选‘御品宴’酒楼。”    那儿可是这个小城里最高档次的酒楼啊,刚刚被评上四星,菜价自然也会水涨船高啊。    “你看,阿姨也不是要难为你啊,这可是你和珠儿订婚,是给你们家长面子啊,是不是啊,淮儿?”    “是,阿姨,您不选那儿,俺也得选那儿,俺怎么能委屈了珠儿呢!”    甄淮笑着,腰酸酸的强撑着,点头。    “你们看,淮儿多懂事啊,看来俺这丫头没选错人,那么咱就接着说聘礼了?”    林雅茹夸赞着甄淮,对大家笑着说。    “妈,您能让他坐下听您说话么?”    有好几次曾珠都想说话,却被林雅茹眼光制止,现在她看到甄淮的确有些坚持不住了,终于按耐不住的开了口。    “呦嗬嗬,你看我光顾了说话,怎么没注意淮儿站着呢,赶紧坐下,坐下说。”    有点歉然的笑着,伸手示意甄淮坐下吧。    “去你的,你是夸你妈还是损你妈啊!”    看到曾强冲自己伸出大拇指,林雅茹瞪一眼,薄嗔。    “聘礼,聘礼,就是下聘的礼物,这个我就不好说什么了,你们家自己斟酌吧。”    这个事还真不好说,我能张口要东西?尽管林雅茹也想说出来,可是话到了嘴边她突然觉得若是自己说了,实在不合适,所以赶紧打住,换了一种说法。    “呵呵,订婚那天,见面礼应该是不会没有吧,淮儿?”    “有,阿姨,别人家怎么办的咱们怎么做,既不能出风头,却也不能丢份,您说是吧,阿姨。”    “我就说嘛,这淮儿懂事,没说错吧,可是,你准备给珠儿多少啊,事先透露下,也让阿姨心里高兴高兴,可以么?”    林雅茹一改刚才的命令似的说话口气,变成了和甄淮商量的口吻,语气也和善了许多。    “我可是听说,咱们这儿都兴什么万里挑一啊,这家庭条件差点的是一万,中等的大多是十万,更高的却是给了百万的数啊,这其中的差别真大啊,也说明了男方家对女孩家的态度和对女孩子的重视程度,我只是这么一说,你自己斟酌,我相信你不会叫阿姨失望的,你也是稀罕珠儿的,是吧?”    “瞧您说的,阿姨,俺怎么能叫您失望呢,再说,俺对珠儿一片挚诚,自然会拿出该有的诚意的,您放心就是。”    甄淮的心一点点往下沉,这是和我商量?分明就是告诉我怎么办,或者说就是在命令我,唉!    是,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您丝毫没有强迫的意思,可是,我不答应,那会是什么后果呢?    甄淮这个时候不敢看曾珠,因为他怕曾珠看到自己心底的虚弱和疲惫,但是他却不能不瞟一眼她,就是要告诉她忍住,你别出声,一切有我呢!这一瞟,甄淮的心立时如针扎一般的疼,因为他看到曾珠的脸上煞白,牙就咬在下唇,已经沁出血迹了,泪就在眼窝打着转,所以他更怕曾珠和她妈吵起来,这样事情就难办了,所以他尽量的拼命的保持微笑,态度谦恭。    他也不敢看其他人的眼光,因为他知道这其中肯定有同情、有幸灾乐祸、有心疼,可是林雅茹说的句句在理,就是别人有心维护甄淮,却也没有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