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蓄势仍待发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蓄势仍待发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十六章蓄势仍待发

    “爸,难得你在家,咱们就别等了,开始呗。wwW.QuDUDU.NEt”

    曾强端起杯子,对着曾志奎虚晃一下,一仰脖子,嗨,一杯下了肚。

    “甄淮,喝吧,你就别谦虚了,你也是肯定能喝的,都是自家人了,客套什么啊,老爷子不能喝,身体不是很好,你要是等他,嘿嘿,你就别喝了。”

    砸吧砸吧嘴,曾强扭脸对甄淮说。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一点礼貌也不懂?当着外人的面,这么对自己的爸妈?”

    林雅茹有点生气,冲着曾强说。

    “妈,您这么说可不对啊,俺先让的俺爸啊,他老人家不是身体不好吗,少喝点对身体好。”

    “你!”

    林雅茹气的无语以对,只好干生气的瞪着他。

    “好了,都是一家人,也没什么气可生啊,吃饭吧,甄淮啊,自己随便啊,是强儿说的不假,想喝你们自己随便吧,我是不能陪你们喝哟。”

    曾志奎眼见场面要僵,不得不出来打个圆场。

    “珠儿,多吃点啊,老是这么不肯吃饭怎么行,身体可是本钱哟。”

    瞅一眼曾珠,静静的坐在,筷也不动,曾志奎有点心疼。

    “可不是嘛,你这孩子,怎么不动筷子啊,来,吃。”

    林雅茹也看到了,也有点心疼,赶紧的往曾珠碗里叨着菜。

    可是,看到曾珠她又想到了刚才的事,心里是又疼又气,看珠儿这个样子,也就不好意思再提那事了,可是不提心里又憋得慌,不由恨恨的瞪了眼曾强和甄淮。

    这一个今晚不知道怎么了,犯浑?处处不着调啊!那一个,嗯,就是不吭声,心里有嘴啊,唉!

    “老曾,你就少喝点吧,难得一家人聚这么齐。”

    林雅茹端起杯子对曾志奎道。

    “好,我陪你喝点。”

    曾志奎笑着:“今晚别说不高兴的事啊,谁要是没事找事,可别怪我生气!”

    加重了语气说。

    其实你别看曾强一副洋洋不睬的样子,可是曾志奎一旦发起脾气来,他也是怕的,不过多少年了,谁见过曾志奎发脾气呢?

    所以一听曾志奎这么说,曾强心里一颤,林雅茹心里也是一震:这明摆着是袒护自己的女儿啊,是分明不愿意说那个事啊,就这么蒙混过去了,就是答应了他们的婚事?

    林雅茹不由得稍稍瞄了眼曾志奎,有些不解。

    “好,好,这就对了,提什么不高兴的事啊,吃饭嘛,就要开开心心的吃个饭,别扯叫人没胃口的事,我就说个高兴事,给大家助助胃口。”

    曾强“嘻嘻”一笑,抿下了半杯。

    “珠儿,恭喜你哟,快成新娘子了!”

    他这话刚一出口,房间内的空气顿时凝结。

    曾志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独自端起杯子深深的抿了一口,慢慢的往桌上放杯子,那架势就像那就被千斤一般,很是费力。而林雅茹立时脸色煞白,伸出叨菜的筷子停在了半空。曾珠则是猛然抬头看向他,很是意外和惊异。唯有甄淮不声不响,静静的坐在那儿盯着自己面前的杯子。

    “谁要做新娘子了?”

    恰巧此时陈姨端着汤从外面进来,正好听曾强说完,不由的兴冲冲的问。

    “谁?您不知道?是俺亲妹妹珠儿啊!”

    曾强托着徜徉,嘻嘻的说。

    “谁,珠儿?我怎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

    陈姨只顾了高兴,也没来得及看大家的表情,还在装什么都不知道呢,紧赶着问。

    来到桌前,往桌子上放汤的时候,她才看到曾志奎阴沉的脸,林雅茹气结的眼,赶紧闭了嘴,小心翼翼的放下汤,识趣的就要转身出去。

    “坐,坐,他陈姨,菜都做完了吧,你也坐下来一块吃吧。”

    曾志奎缓缓开口道。

    “你不要走,没外人,既然强儿把这个事说了出来,那么大家也就别回避了,早晚都要商议的嘛,正好,趁今天大家都在,就说说吧。”

    曾志奎说话声音虽然低,大家却都听出了他的凛然和威严,这其中有不可抗拒也有深深的无奈。

    “呵呵,俺就先说了啊,这件事,俺既不认同也不反对,但是俺只强调一点,谁对俺妹子真心谁在乎她,我就同意谁娶她,当然,谁真心对她在乎她,那是她认同之后的事,俺说完了。”

    说了等于没说,但是大家却都听出来了,这小子是真心关心和爱护自己妹妹的。

    “呵呵,强儿这么说,我很高兴,虽然在珠儿婚事这件事上,他说这些等于没说,但是看得出来他是呵护自己妹子的,是希望自己妹子开心幸福的,他尊重珠儿的选择。”

    手指在杯沿轻轻的勾画着,曾志奎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曾珠和甄淮,缓缓的说:

    “作为父母来讲,子女的婚事是大事,那是事关孩子一辈子的幸福的事,是应该慎重和谨慎的,既要考虑孩子的感受,还要让孩子满意,很难两全其美。就珠儿和甄淮的婚事这件事来说,上午他们找到了我,表明了他们自己的观点,是真心的喜欢在乎对方的,所以,希望自己的父母成全、祝福、答应他们的婚事,我说实话,我是高兴的,但也很意外,毕竟他俩认识时间不长接触短,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谈及婚嫁,我是觉得不妥的,你们真正了解么真正相爱?我表示怀疑,怀疑是怀疑,他们却认真的提了出来,我就得考虑。”

    说到这儿,他瞟了眼刚把烟蒂掐灭,紧接着又点上一支的曾强,摇摇头,满眼的失望。

    “我怎么考虑呢,首先,家里就强儿和珠儿姊妹俩,你说老大还没结婚了,这珠儿就先出嫁,按老话说,是不合适的,但是,话说回来,也不能因为强儿不结婚就要把珠儿留在家里一辈子吧,所以说,珠儿到了该出嫁的年龄还是要出嫁的,至于是什么是该出嫁的年龄,那就不好界定了,今年合适明年也合适,只要找到她真心喜欢并且愿意跟人家一辈子的,那就是合适了,当然,那也得对方接受她才行。所以,甄淮和曾珠找到了我,都表示是真心喜欢对方,愿意和对方结为夫妻,我作为父亲还能说什么么,我能强行阻止他们?是,他们相处时间不长认识不久,那么这就是反对他们的理由?我不这么认为,时间长相处久就是真爱,也未必。至于甄淮能不能给珠儿终身幸福,我不敢下定论,以为无论是甄淮还是假淮,谁也不敢保证就能给珠儿一生幸福,这日子是自己过的,生活是自己把握的,只有结了婚成了家,他们自己才知道!所以,对他们的婚事,我说不得反对也找不到支持的充足的理由,但是,我确是认可的。你,怎么看,雅茹?”

    这等于表明的自己的立场,说到这儿扭脸看向脸色犹是阴晴不定的林雅茹。

    “老曾啊,领导就是领导,话说的滴水不漏不说,还八面玲珑里外不得罪人,是,你不反对,我就可以?既然你们大家都不反对,我自然也是赞同的,好,那就这样呗,一切大家说了算。”

    林雅茹深深叹息:你们都一个个好人是吧,好,我也不做坏人!她爱嫁谁嫁谁,反正吃苦受罪是她自找的,以后后悔了也怪不得我。但是,我心里这口闷气必须得出啊,噢,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啊,再说,老曾啊,你知道他们偷偷领证的事么,你不知道吧,你肯定不知道,一旦你知道了你会怎么想?这就是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的宝贝闺女办的事啊,她把你放在眼里了么?

    “既然这事这么定了,好,咱们先庆贺庆贺?”

    说完,率先端起了被子,朝大家面前这么一举,很是“高兴”的道。

    “嘻嘻,好!”曾强无所谓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端起被子一口进了肚。

    “谢谢妈!”曾珠感激的叫道,泪无声的顺脸颊滑落。

    “谢谢您,阿姨!”

    甄淮双手端起被子,站起身对着曾志奎夫妻深深鞠了一躬,满怀感激和诚挚。

    这一刻他是发自内心的,他也没想到林雅茹会这么这么快就转变了态度,而且丝毫不像会再有阻挠或者刁难的意思和表情,那么真诚那么率真,可是,就在他坐下之后,心里却隐隐觉出有点不对,是哪儿不对?

    不知道。

    是我多疑了吧,可是,听林雅茹的话语,好像是负气的意思?嗯,是了,问题就在这,她明明不高兴的明明是反对的,可是大家没给她反对的机会,她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做大家的“敌人”,所以她选择了表面的随着大家。

    “好?好什么好,你知道什么是好?你这丫头,我是你妈,你高兴你开心你幸福,也是当妈的心愿啊,谢什么谢,弄得我跟不是你亲妈似的。淮儿啊,你也先别谢我,既然事情到了这份上,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什么时候央人上门提亲,什么时候下聘礼,什么时候举行婚礼,有计划么?”

    不满的白了眼曾强,怜爱的看了眼曾珠,最后含笑的望着甄淮说道。

    “这”

    甄淮一时没考虑好,张嘴一个“这”停住了,看着林雅茹浅浅的笑脸,感觉到了那里面的“寒、冷”,以及令人心颤的“刺”!

    深深的嘲讽,极度的乜视,十足的盛气凌人,一起向甄淮全身聚拢包裹来,紧紧的将他勒住!

    其实,林雅茹说的一点没错,谁家男婚女嫁不都是这一套程序啊。

    可是,甄淮还是从林雅茹的话语和表情中听出了看到了,糖衣包裹着的炸弹,正待引燃!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