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风雨渐蓄势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风雨渐蓄势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十五章风雨渐蓄势

    被妈妈这么冷不丁一问,曾珠真的没来得及反应,更来不及细想啊,不由的望了一眼甄淮,见他挂满浅笑的脸上似乎拢上了一层阴云,双眸中满盛着飘忽的令人看不到内心的暗光,曾珠觉得心里怎么那么虚,也跟身在云朵一般,晕乎乎的!但是老妈的语气里可是满满的喜悦啊,明明是应允了咱们的婚事了啊,你忧惧的什么呢?

    转而望向老妈,就见老妈是笑眯眯的,似乎没什么玄机的关爱的眼神深深的注视着自己,看自己没什么反应,渐渐流露出不悦来:“怎么,到现在你还不相信你妈妈我?”

    这才一个纵身,“嘤咛”一声哭出来:“我就知道,妈妈是心疼我的,是不会让我受委屈的。wwW.quduDU.Net”

    “傻丫头,妈妈怎么舍得让你受委屈,怎么舍得让你不开心,好了啊,别哭了,有什么话,咱等你爸爸回来再说好么?”

    “嗯,谢谢妈妈。”

    “那还哭?”

    “呵呵,不哭了。”

    曾珠一下子破涕为笑,撒着娇:“俺想多抱抱您啊,妈妈的怀抱最温暖。”

    是啊,妈妈的怀抱最温暖!

    你事先怎么不这么想呢?曾珠的妈妈暗暗心中叹息,其实妈妈是真心为你好的,人这一辈子,感情固然很重要,但是没有物资的生活也是令人苦涩难耐的,你还小不知道啊,有道是“贫贱夫妻百事哀啊”!

    甄淮冷眼看着曾珠的妈妈瞬间征服了曾强姊妹俩,心中也是一阵感叹,毕竟是市府领导的夫人啊,见多识广,知道怎么应对,这是以退为进啊,看来我事先告诉珠儿,安慰珠儿的“别害怕,一切有我!”这在不久就要应验了?这么一想,甄淮心底踏实了很多,原本就是希望有什么磨难我来承担,这样也好。

    “呵呵,‘坏儿’,别老是站着了,赶紧坐,这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可别外道啊。”

    看曾珠不哭了,搂住自己又是亲又是紧贴的撒着娇,曾珠的妈妈把目光放在了甄淮身上:小伙子,有道是“别看当时闹得欢,秋后给你拉清单”,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我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迷住珠儿的,也不知道你怎么打通了他们父子这一关的,可惜,我这一关可不是那么容易过的。

    所以故意的把“淮儿”喊成“坏儿”,其实就是在警告甄淮:看招吧!

    “妈,人家叫淮儿,不是‘坏儿’,看您说的,他成什么人了!”

    看来曾珠还真是被虚假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啊,这么明显的警示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还不如曾强呢,当他听到老妈这么叫甄淮的时候,看了看老妈怪异的表情,略有所悟的暗自点头:我知道了,原来玄机在这儿呢,唉,小子,有你好受的了。

    不由的深深的看了眼甄淮,当他的目光和甄淮的眼光碰撞在一起的时候,他发觉甄淮这小子竟然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也是暗暗赞了一声:好小子,能够看出来,也算你聪明,可惜,这破解之法却是棘手之至哟,我倒看你有何妙着。

    “你看,你看,老妈还真是老了啊,这名字也喊成了谐音,淮儿可不要生阿姨的气哟!”

    “呵呵”笑着对甄淮道,眼里闪着隐然的光。

    “怎么会,阿姨,名字么,就是个代号罢了,喊什么不一样啊,再说,咱们国家的汉字博大精深,寓意深远,谐音字也是遍地都是,喊错名字的多了,认错字的也多了去了,有什么可生气的呢。”

    嘿嘿,您老人家故意的,咱也故意顺把,暗暗讥讽了曾珠的妈妈一下。

    好小子,语含刺锋啊。

    曾强和曾珠的妈妈都听了出来,却都不好发作,这在平时也的确是极为常见的事,如今被甄淮说出,有什么可争辩的?

    “呵呵,淮儿说的是,阿姨我学识浅薄,让淮儿见笑了!”

    这又是一步防守反击,小子别得意!

    “嘿嘿,您过谦了,阿姨。”

    甄淮“嘿嘿”干笑一声,说完这句话,边不再吭声了,身子一退,坐在了沙发上,低下了头。

    意图很明显的是在告诉曾珠的妈妈,俺选择休战或者说,目前俺暂时投降,您老人家再说什么俺也不接茬了,您看着办吧。

    “呵呵,淮儿啊,名字喊错了,怪阿姨,可是阿姨还是有话要说的,既然老曾和她哥都同意了你们的婚事,那么,不用问,珠儿肯定是欢喜的喽,我呢,你们都怕我不同意,所以最后告诉我,我生气啊!但是,生气是生气的事,这事关珠儿的终身幸福,我觉得还是慎重点好,既然你们都考虑好了,我自然乐的一身清闲啊。”

    环视一周,看看都不搭言,自己也觉得无味了许多,轻叹一声:“好,你们都认为我心存反对,或者我有意刁难你们,是吧,好,等你爸回来,咱们再议吧。”

    “她陈姨?”

    “来个。”

    “你做什么去了,这么久?”

    “呵呵,大姐,俺在厨房做饭啊,刚做好出来呢,正巧大哥就回来了,俺又去开了门。”

    “老曾回来了?在哪儿呢?”

    “在这儿呢。”

    曾志奎笑呵呵的从门外进来了。

    “你回来了,那赶紧洗手吃饭吧,都别愣着了!”

    曾珠的妈妈一转冰冷的态度,对大家热情起来。

    “她陈姨,你赶紧的把饭菜端过来吧,老曾还喝点么,我陪你喝杯?”

    “你陪我喝杯?”

    曾志奎讶然看向她。

    “嗯,今天突然想喝口呢,怎么不行啊。”

    稍微一白楞曾志奎,像极了撒娇的口吻。

    “呵呵,随你,想喝酒喝点呗,不过不能喝多啊,你的身体也不好。”

    曾志奎看看她,扭脸看了看众人,有点明白了,遂也顺着她。

    “伯父好!您回来了。”

    甄淮赶紧站起来,甜声道。

    “呵呵,回来,坐,别客气,咦,这丫头眼怎么了,睡多了?水肿哟。”

    回着甄淮,开着女儿的玩笑。

    “爸!”

    曾珠娇嗔着,抬眼看了看爸爸,又低下头去,鼻子抽动起来,要哭。

    “别,乖女儿,怎么了,告诉爸爸。”

    曾志奎赶紧走过去,低下身子安慰。

    “哟,大少爷也在家?是你惹的妹妹吧,还不赶紧给她赔礼道歉,吃饭了,别哭啊,那样吃饭也不香,好了,乖,去洗洗脸,吃饭,你看当着别人的面,多不好啊。”

    明知道不是曾强惹的,却还是瞪着他责怪着。

    曾志奎也是不得以,他心里明白,这都是上午的事惹出来的,看老林的脸就知道。

    老林是曾志奎的妻子---林雅茹!因为年龄都大了,曾志奎现在也不叫她---雅茹了,叫起了老林,就像她叫自己老曾一样,是都老喽。

    他也明白林雅茹的意思,自然是想要珠儿嫁给那位市领导的孩子,这样对谁都好,当然,我是无所谓了,我们都是平级的干部,成了对我没多大益处,不成对我也没多大影响。可是,这门亲事成了对曾强却是好事,怎么这么说?因为那位市领导是主管金融的,而曾强就在市财政局做临时工,其实就是合同工,一直找机会转成公务员呢,你说这大权在他手里捏着,咱是不得求他。

    我也曾经开玩笑问过,可那家伙只是微笑着说“您老哥开口了,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再说,咱们马上就要成为亲家了,那还不跟自己的事一样,好办。”是好办,可他就是不办,我怎么好明目张胆的去求他?我也以为珠儿和他的儿子能成呢,谁知道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甄淮,珠儿被迷住了。上午,我一听他们说这事,头就大了,我还以为他们想先确立恋爱关系呢,谁知道一开口就谈婚论嫁了,你说我是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啊,本想不同意的,可是当我看到珠儿那坚毅的目光时,我明白了,她是打定了主意的,没有余地!

    不是我心软,娇纵她,是我不想再难为她,看样子她是真心喜欢或者说爱甄淮这小子的,看得出来甄淮也对珠儿没二心,并且,我看了,甄淮事先像是不知道珠儿的真实身份的,所以他不是看中了珠儿的家庭,这点我很欣慰和放心。

    “爸,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惹着她,那可是你的心头肉,宝贝疙瘩,我不怕她,还怕你呢。”

    曾强翻着白眼,乜视着说。

    看样子他也不怕曾志奎,不然怎么能这么跟父亲说话。

    “好了,你也不用狡辩,吃过饭咱们再算账,走珠儿,陪老爸喝一杯去,俺珠儿最乖了。”

    伸手轻轻拉住珠儿,往餐厅走。

    “来,淮儿,你也来啊。”

    招呼着甄淮。

    进了餐厅,大家分主次做好,陈姨拿出了酒,自然是五粮和红酒两种。

    给曾志奎倒满白酒,又给林雅茹倒上红酒,转身要给甄淮倒的时候,被甄淮止住:“陈姨,怎么好麻烦您,还是我自己来吧。”伸手夺过陈姨手里的酒瓶,给曾强倒满了。

    “强哥,您也喝杯吧。”

    “呵呵,好啊,既然咱们一家人兴致都这么高,嘿嘿,我不喝可就不好看了,俺也陪大家喝一杯吧,您看呢,爸?妈?”

    “随你怎么着,但是只能喝两杯,绝对不能再喝了。”

    “看呗!”

    曾强叼着烟,歇着身子,涎着脸说。

    “你!”

    曾志奎和林雅茹双双对视一眼,无奈摇头。

    ...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