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第六十四章 顺水易推舟

第六十四章 顺水易推舟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十四章顺水易推舟

    其实他俩都是心知肚明的,除了那事被曾珠的妈妈知道了以外,陈姨还有什么可慌张的呢?

    “你们回来了?赶紧进家吧,你哥和你妈都在呢。WWw.QuDUDU.net”

    陈姨开开门看到他们,一脸的担忧,所以就把家里的情况说了出来,就是为给他们有个思想准备,怎么应对,你们自己考虑吧。

    曾珠和甄淮相互对视一眼,也都是一筹莫展,只好互相一笑,淡淡的默不作声往家走。

    躲是躲不掉的,俗话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终究要面对的,难不成躲一辈子?

    甄淮伸出手去握住了曾珠的手,稍稍那么用了点力,就是要告诉她,有我呢你别怕!

    曾珠扭脸看一眼甄淮,微微点头:我怕什么呢,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大不了就是摊牌啊,爱咋咋地,嘻嘻。

    看到曾珠脸上挂着轻松的浅笑,甄淮也就放心,步子也轻快了许多。

    来到门口,陈姨站住:“你们进去吧,我从这边就去厨房了,到了该做晚饭的时候了,也不知道你爸回不回来啊。”

    好一个知趣的陈姨啊,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一个外人是不适合在的,所以借故去了厨房。既不告诉曾珠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也没忘提醒家里都是谁在,还故用紧张慌乱的口吻告诉他们,你们的事好像是暴露了,自己小心吧。

    “您忙您的!”

    甄淮客套着,推门进屋。

    就看到曾珠的妈妈正对门口坐着呢,曾强也在一旁倚靠在沙发上,耳朵里塞了耳机,翘着二郎腿悠闲的听着音乐呢。

    “妈,您回来了?”

    曾珠看到对着门口正襟危坐的妈妈,开口叫道。

    “是啊,不回来我去哪儿?是不是看到我很失望啊,更叫你失望的是,就在你走没多久,我就回来了。现在是不是希望妈妈恭喜、祝福你啊,我的大小姐!”

    寒着脸,冷嘲热讽对着曾珠就开腔了。

    “妈,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啊。这是您的家,您当然要回到这儿啊,俺敢不让您回家?嘿嘿,要是那样,俺爸不把俺打死啊。恭喜?祝福?又是怎么回事啊,我被您给弄糊涂了。妈,您这是怎么了啊!”

    曾珠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语气温软,似在撒娇,边说边紧走几步,欲向她妈身旁依偎。

    “这时候想起妈妈来了,早干嘛呢,去,去,一边呆着去。”

    不耐烦的挥着手,对紧跟曾珠话后的那句“阿姨好”未做丝毫的理会,看也没看甄淮。

    一丝尴尬闪过,甄淮只能再次开口。

    “阿姨好!”

    提高了声音。

    “哟呵,这是哪来的帅哥,强儿,找你的?”

    故作不认识,扭头看向曾强。

    “你还有心情听音乐,我问你话呢,你没听到。”

    顺手一把扯掉了曾强耳中的耳机。

    “怎,怎么了,您说什么,妈?”

    曾强这家伙也是一脸的茫然,看看老妈再看看甄淮:“您是问他,我认识么?哦,好像见过一次,是在商场,他陪着珠儿逛街了吧,我还险些揍了他。”

    听曾强这么说,甄淮心里还真是一热,尽管此前他已经表态是支持曾珠他们的,但甄淮是不敢相信的。但今天这话说的却很是圆滑,既没得罪自己的妈妈,却也给了甄淮一个台阶,那就是说,甄淮他是认识的,也间接的承认了甄淮是曾珠的男朋友。

    如今听他这么一说,你说甄淮能不暗生感激么?

    “你见过他?还是陪着珠儿逛商场?我怎么那么面生啊,小伙子,你是谁?”

    听儿子也在暗中向甄淮他们倾斜,曾珠的妈妈没奈何,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口气稍稍缓和了些,浅笑着问,那笑依然是冰冷的淡漠的。

    “呵呵,昨晚我来过的,见过阿姨的,您忘了?”

    甄淮语气很是温婉,满脸堆着笑,提醒着她。

    “哦,是么,我想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啊,你看我人老了,忘性大了。”

    她也在顺着台阶下。

    “那你今天来这儿是?”

    “呵呵,是这么回事,阿姨。”

    事情还没到弄僵的地步,甄淮心思一转,索性挑明吧。

    “您看,您正巧在家,强哥也在,伯父一时半会也许回不来,我就把话说明了,俺和珠儿想过段时间把婚事办了,不知道您怎么看呢?”

    “哦?你想和珠儿结婚,这是在征求我的意见喽?”

    看了一眼甄淮,又扫一眼萎缩在自己身旁的曾珠,故作惊讶的,意外的问。

    “嗯,是的,假如您同意的话,我就想这两天找人来提亲。”

    “哦,是这么回事?强儿,你怎么看?”

    “我?您看您问的,这事是您和爸做主的事,问我做什么,我不管,要问您也得问珠儿啊,她可是当事人,她同意什么都好办,她不乐意,咱就当这小子放屁,我立马把他轰出去,您说呢?”

    “你!”

    听儿子这四六不沾的回答,曾珠的妈气坏了,你这是推脱了自己的责任,噢,把事情往我身上推,成了你们高兴,不成也没人说你们,好小子,早知道你这样,我问你做什么,哼。

    “那么,珠儿,你是什么意思呢?看来也不用问了,是吧,你是愿意的?这事要问我什么态度啊,那还得看你爸爸是什么意思,他是怎么说的?”

    她知道目前自己是不能明确的表示反对的,所以也学会了太极,我把球推给他爸爸,看你们怎么说。

    “呵呵,阿姨,是这样的,上午我就和珠儿回家了,原本以为您和伯父都在家的,谁知道到家才知道您出去串门了,所以我们就先征询了一下伯父的意见,他的意思是一切的决定权在您这儿,您认同就可以,他老人家听您的。”

    甄淮知道此时必须把曾志奎的态度拿出来,不能给让她推。

    “哦,你们上午问过老曾了,他是这么说的,决定权在我?”

    这次她是真的吃惊了,没想到这小子先走了一步啊,我的退路没了?

    “既然这样,你们容我想想吧,毕竟这事来的太突然了,我是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啊,你先坐,还有你,死丫头,赶紧起来,你说你这么大的人趴在那儿算这么回事,也不怕笑话。”

    暂时是没辙,只能先拿曾珠撒气。

    “还有你,混小子,客人来,不知道去倒点茶,怎么这么不懂礼貌啊,我怎么生了你们这一对活宝,气死我了。你陈姨呢,做饭了么,都什么时候了,你爸也该回来了吧,还不做饭,忙什么呢?”

    究竟不好意思责难甄淮,所以把家里人挨个嘟囔了一遍,气呼呼的往沙发上一靠,闭上了双眼,伸手揉起了皱在一块的眉头。

    这小子好计谋啊,把容易打通的关节都打通了,知道我这儿不好过,嘿,先偷偷的把证领了,再装作什么都没做的来征求我的意见,事到如今,我还能提那位市领导的儿子的事么,是肯定连提也不用提喽!到了我这儿,嗯,却是来了个置之死地而后生,就您了,您说怎么办吧,这事可是别人都同意了的,我能说不同意?他们把证都领了,我说不同意那还有用么,弄不好僵起来,嗨,这小子领着珠儿走了,我还有什么办法,好,既然你们走狠棋,就别怪我出毒招了,我答应你们,嗯,就这么着。

    我也做个“好人”!

    “事已至此,既然老曾没表示反对,她哥这混小子是不管,顺着自己的妹妹,珠儿很显然是愿意嫁给你喽,我这个做妈的怎么能反对呢,只要珠儿开心幸福,我也就很满足了。”

    说到这儿,她故意停住不往下说了,蓦地脸上挂满了笑,乐呵呵的说道,眼光却是来回的扫在甄淮和曾珠,以及曾强的脸上,观看着他们的反应。

    首先,反应最强烈的当属曾强了,听老妈这么一说,他立马坐直了身子,满脸惊奇的看向老妈,瞪大了双眼张大了嘴;而曾珠呢,则是立时愣住,也是满脸的惊诧和意外,泪眼朦胧的看向老妈,这是怎么回事啊,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她老人家就是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甄淮却是不仅仅意外了,而是脊背后面迅速的生出阵阵凉意,一阵寒气自脚底直到头顶,他霎时明白了,这后面的话语可就是没那么好听了,甚至是自己最不愿意听的了。

    看着他们个个目瞪口呆的样子,曾珠的妈妈不禁偷偷一乐,没想到吧,嘿嘿,我也给你们个炸雷,叫你们尝尝被炸懵的感觉。

    “呵呵,没什么好意外和惊奇的吧,看你们个个跟泥塑似的,真叫人搞不懂,哪个做父母的不希望自己的儿女开心幸福,找到自己心爱的人啊,怎么,看你们的架势,好像我不乐意珠儿找个自己喜欢的男孩子?”

    “说什么呢,您老人家,俺只是,只是没想到。”

    曾强挠着头皮,颇显扭捏的说。

    “没想到我答应的那么痛快,还以为我不同意呢,是吧,你这孩子,你老妈,我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在你眼里,是这么认为的?珠儿,你也是这么看?”

    笑吟吟的嗔怪完曾强,又笑吟吟的转向曾珠,浅声问。

    那声调是极其柔和温婉,满目的慈祥和疼爱。

    ...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