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第六十一章 峰回路叠嶂

第六十一章 峰回路叠嶂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十一章峰回路叠嶂

    “耶,成功了!”

    曾珠送曾志奎回来后,一声欢呼,上前抱住甄淮,是抱住就亲。wwW.QuDUDU.Net

    “你怎么这么激动啊。”

    因为是在她家里的缘故,甄淮还真不好意思,有点扭拧和被动,含混着说。

    “能不激动啊,我们成功了耶。”

    “嗯。”

    其实甄淮心里明白,曾志奎那句“我暂且答应,决定权在珠儿她妈手里呢!”已经说的很明白了,那就是,嘿嘿,我唱个红脸吧,白脸交给她妈妈了,女人么,道理讲不通也是正常的,再说了,我也告诉你们了,世上无难事只要有心人,那就看你们的表现了。怎么表现?他却没说,别说他不知道怎么表现,就是知道,他会告诉甄淮?

    但是甄淮并未叫破,他虽然很被动也很扭捏,甚至很不自然,可毕竟是曾珠主动扑过来的,这样的机会很难得,怎么好拒绝,咱就乐得顺水推舟,享受一番,嘿嘿。

    “哟,哟,你们这,这,嗳呦,现在的年轻人,也太开放了些。”

    陈姨从厨房出来看到曾珠搂抱着甄淮亲个没完,本想退回去的,怎奈和甄淮走了个对脸,是无法往后退的,只好轻声念叨着,刮着自己的脸笑话起曾珠来。

    “您进来怎么也不说声啊。”

    曾珠赶紧松开了甄淮,后退两步,羞红了脸,嗔怪起陈姨来。

    “呵呵,是,怪俺,下次啊,下次,俺进门先咳嗽咳嗽,行了吧,大小姐。”

    陈姨本待反驳的,可眼珠一转改变了说辞。

    一是这丫头难缠的令人头疼,二来自然是因为甄淮也在的缘故,说多了,小青年脸上也挂不住,所以陈姨才改变的说话。

    “哎,你爸走了?”

    见曾珠还要揪着不放,陈姨赶紧岔开了话题,问道。

    “嗯,走了,下午要开会啊,他还能有别的事,除了开会考察就是考察开会。”

    曾珠有点抱怨的口吻“陈姨啊,你这次做饭怎么那么久啊。”

    “时间长么?不长啊。”

    陈姨嘿嘿一笑:“丫头,想嫁人了?”

    “你坏哟,陈姨。”

    曾珠娇呼一声扑进陈姨怀里:“你偷听俺们说话了。”“我可不是偷听啊,我做好饭出来,看到曾强就站在你爸书房门外呢,竖着耳朵在那听着什么呢,看到我后,不好意思的回了屋,我也是一时好奇,这小子平时不这个样啊,今天怎么了,怎么会想着偷听你们说话呢?我心想,肯定是你这丫头想嫁人了,在求你爸爸?所以往前这么一站,就听到了你爸的那长篇大论啊。”

    “一听我头就大了,前后不过几分钟,俺赶紧还是去了厨房,省心。”

    陈姨皱皱眉,犹是心有余悸。

    “不过,丫头啊,你可别高兴太早啊,你妈那关可是不好过的哟。”

    “不会啊,俺妈从来都不关心俺的事,都是俺爸在管俺,她只关心她的宝贝儿子啊。”

    曾珠还真是一时没转过弯来,有点惊讶的看着陈姨。

    “我说了吧,你就只顾高兴吧,是,平时你妈是不管你的事,一切都有你爸照顾着你,可是,你别忘了,你是她闺女,你要嫁人,嫁谁她能不管?再说了,前一阵子,我听你妈说,有位市领导的儿子年龄和你相仿,好像是看中你了,给你妈透露的这个意思,想两家做个亲家呢,你说你妈对你和淮儿的事,会是什么态度?”

    “有这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曾珠一听,还真傻了,只好扭头无助的看向甄淮。

    甄淮听陈姨这么一说,心里也是一震: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这半道上还真杀出个“程咬金”!心中也是一时无措,看着曾珠求助的眼睛,淡淡的笑,什么话也不说。

    “你倒是说话啊,哑巴了?!”

    曾珠真急了,冲了过来,拽住了甄淮的胳膊,叫道。

    “呵呵,我说什么?其实凡事若是认真的解决都很简单,珠儿,你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想不到呢?”

    这一刻,甄淮心里也是连起波澜,思来想去,唯一的也是最终的解决方法就是我行我素!

    “来,来,你听我说。”

    甄淮低头对着曾珠低声如此这般的说了一番话,还别说真管用,曾珠一听笑了,很开心很开心,但是没一会就皱起了眉头,盯住甄淮问“这行的通么?!”

    “只要去做,就行的通!不信,你问陈姨。”

    “问我什么啊,你们在悄悄说什么呢,搞那么神秘,还怕我听到?现在又来问我行不行了?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啊。”

    “好,好,我告诉您。”

    曾珠走到陈姨身旁,低头附在了陈姨耳际,悄声道:“甄淮的意思是,让俺把户口本偷偷拿出来,明天就是登记,那时候,嘿嘿,他们就没辙了,是吧。”

    “这”

    陈姨一听很是吃了一惊,张大了嘴,看着曾珠。

    “您那么看着我干什么啊,您说行不行吧。”

    “哦,哦,行是行的,可是,你知道那东西放在哪儿了么?”

    陈姨稍一沉吟,又扭头看了看甄淮:这小子鬼点子还真不少,也只有这丫头肯听他的。

    “这我还真不知道,一会我去找找看。”

    曾珠挠挠头,讪讪道。

    “好了,你注意点吧,小心那屋的哟。”

    陈姨看曾珠立马就要去父母的卧室,赶紧拉住了她,朝曾强那屋努了努嘴,悄声道。

    “谢谢您,陈姨,幸好你提醒,不然我还真忘了他也在家呢。”

    “这样吧,珠儿,我先回去了,你和陈姨也该休息会了。”

    甄淮适时的提出了回去,他得给曾珠腾出时间来,好去找户口本啊。

    “也好,你就先回去呗。”

    曾珠自然明白甄淮的心思,遂也没再说什么。

    “那,陈姨,俺走了。”

    “呵呵,好,慢走。”

    陈姨也懂甄淮的意思啊,也不挽留了。

    “你回家等我的好消息吧。”

    说完,“啪”的亲了甄淮一口。

    “好,我相信你,珠儿!赶紧回去吧。”

    甄淮给曾珠打着气,鼓励着她,出了门。

    转眼拐过了弯,举起手才待叫的,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冷冷的声音。

    “这么急着要走,不再坐坐了?”

    甄淮一惊,回头看去,曾强?

    他双手抱在胸前,正站在身后不远处冷眼看着自己呢。

    “呵呵,强哥?您找俺,有事?”

    心中一颤,甄淮暗暗道:坏了,难不成他知道了?

    “是啊,是有点事,这儿说话不方便,前面不远处有个茶馆,去喝杯?”

    曾强晃悠着走过来,与甄淮擦肩而过的当儿,对甄淮低声道。

    什么?去茶馆?他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去,心里没底,心也在打鼓不去,又显得自己懦弱和胆再说,以后就是大舅哥了,假如后面一切顺利的话,也不好拒了他的面啊。

    思量半天,甄淮还是决定去,看他那架势虽然语气很冷,表情也很淡漠,但至少没敌意,这甄淮还是能感觉得出来的。

    “怎么,不敢去么?”

    走出了几步后,曾强回头看甄淮没动静,便冷冷的激着他。

    “呵呵,看您说的,您让俺去那是给俺面子,俺怎么不去呢,您先走,俺跟着就是。”

    甄淮稳稳神,跟了过去,有道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嘿嘿!是福是祸?

    不知道!

    没多远,就到了路对面的那个茶馆。

    “强哥,您稍等,我去买包烟。”

    “是不是打算找朋友啊,做好准备?”

    “看强哥您说的,俺跟你喝杯茶而已,用得着叫朋友,再说,俺能叫谁啊,就是买包烟。”

    说完走进了那家小卖部。

    “老板,来包大苏。”

    甄淮故意大声道,买了包苏烟。

    见甄淮还真是只买了包烟,就出来了,曾强才懒洋洋的进了茶馆,不得已,甄淮只能紧跟几步,也进了茶馆。

    看来曾强是这儿的常客,不然那服务员见了他怎么都是张口“强哥”闭口“强哥”的叫着。

    “强哥,您来了,正好,房间给您留着呢。”

    小伙子口挺甜,见曾强进来,赶紧跑过来打起了招呼。

    “这位是?”

    看到了曾强身后的甄淮,随口问。

    “他?他是你坏哥!”

    曾强竟然拿甄淮名字的谐音跟服务员开起了玩笑,甄淮心中暗哼,却是没做丝毫的流露。

    “今天我不喝,铁观音了啊,来上好的乌龙。”

    “好说啊,强哥什么时候喝过孬茶。”

    “先别急着恭维,今天可不是我结账啊,后面你坏哥跟着呢。”

    我勒个蛋去,他也把我当做了冤大头?!没办法,谁叫他是咱的大舅哥呢,唉。

    甄淮心里暗骂。

    也不理会服务员的招呼,跟在曾强身后闷闷的上了楼。

    “强哥来了啊。”

    进了房间,听到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原来房间里是个小女孩啊。

    “嗯,茶叶拿来了么?”

    曾强笑嘻嘻的问。

    “呵呵,俺在房间里就听到强哥在楼下的声音了,茶叶早就准备好了,水都烧开了,就等强哥品鉴了。”

    没想到,这家伙还是个品茶高手啊。

    甄淮看看曾强,再看看茶几上热气腾腾的开水,摆放着冲洗洁净的茶具,心中暗暗钦羡。

    “傻愣着干什么,坐吧,来这儿是品茶的,品茶是讲究心情的。”

    这要你说?

    看着这古色古香的极其考究的装修,以及四周墙壁上挂满的名人字画,甄淮觉得心境异常清净和空灵。

    整个人也是安逸和舒适的!

    一种盘膝静坐的心境油然而生。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