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第五十九章 泰山显金睛

第五十九章 泰山显金睛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五十九章泰山显金睛

    “儿子,你若是这么说,当妈的还能说什么啊,委屈你了。WwW.QuDuDu.NET”

    顾若芬望着甄淮怜爱的说,甄淮此时才发觉以往大大咧咧的老妈显得苍老了许多,神情也是委顿了许多,心中一阵揪心的疼。

    “去,歇会吧,一会还要办正事呢,没有精神怎么行,儿啊,记住,无论如何都要征得珠儿父母的同意。”说到这儿,顾若芬悠悠一叹“难得珠儿对你那么真心,咱虽然条件不好,但也不能委屈了人家,也还是应该正大光明的把她娶回家。”

    说完就示意甄淮去歇息吧,她也很累的样子,额头上皱纹更深更密了。

    甄淮默默起身,进了房间,踱步到了床前,身子一歪倒在了床上,瞪大了双眼盯住了房顶。

    困,可是睡不着想翻个身侧个身,可,就是不想动。

    极度的乏。

    虽然睡不着,可还是害怕万一睡着了,耽误事,还是定个铃稳当,甄淮心想着边摸索着掏出手机定好铃,想闭上眼迷糊会。

    也怪,平时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时候,明明不想睡,可没多大会却偏偏睡着了,今天倒好,想睡会,脑子里是空空的,却愣是睡不着,甄淮望着平平的房顶,撇嘴笑了,那是苦涩的无奈的笑。

    明明是一件喜事啊,怎么一点喜庆的感觉也没有,反而是心中悲凉的感觉?

    “滴滴滴,滴滴滴”的铃响。

    甄淮大睁着眼,任由铃声响个不停,却不想动,没有起身的意思。

    我真不想去!

    认真说起来,这不像是我的性格啊,我什么时候怕过退缩过?今天怎么了,我怕什么?难道是怕自己的承诺,怕自己的誓言?又胡思乱想了啊,甄淮责怪着自己,即便是那样,你也该去必须得去,不然你怎么对得起珠儿的一片真心?嗯,是的,我一定得去。

    去?

    去!

    那还墨迹什么,赶紧起来吧,好,起!

    甄淮一个上挺,坐了起来,下床,出门。

    “去,刮刮胡子,洗把脸,别邋遢,你是去求人的,要有精神。”

    看到老妈还在沙发上坐着呢,见甄淮出来,这么叮嘱他。

    “嗯,知道了。”

    甄淮答应一声,出门进了洗刷间,一番简单梳洗后,出门径自来到大街上,就看到拐弯处挺着出租呢,那是他事先叫好的,在这个时候等着自己了。

    “去市人民医院。”

    上了车,对司机说到,然后懒懒的往后这么一靠,阖上了双眼,这个时候需要冷静,我是该好好想想了。

    “到了。”

    司机停住车,如是说。

    “哦。”

    甄淮睁开眼,下车,看到曾珠正在医院门口等着自己呢,看那东张西望左顾右盼的样子,甄淮就知道此时的她也是心里紧张的很。

    “珠儿。”

    来到她身旁,甄淮轻轻叫道。

    “嗯。”

    曾珠转脸看到甄淮,迟缓了那么一下,立即奔了过来抱住了他,眼珠中竟然含着泪“你来了?”

    嗓子沙哑不少,声调略显哽咽,仰脸望住甄淮“咱们走吧。”

    看着曾珠也有点憔悴的面容,甄淮又是一阵揪心的疼,不由的伸臂搂住了她,微微那么一用力,告诉她:嗯,我来了,咱们走,有我在别害怕!拥着她朝路口走去。

    一路上,他俩谁也没说话,都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就让彼此静静!

    出租车拐进胡同,“嘎”的一声停住,甄淮还依旧抱着曾珠呢,直到身子稍稍那么前倾了,甄淮知道是汽车停住了,地方到了。

    身子一拧,伸手为曾珠打开车门“小心点啊。”

    甄淮笑着叮嘱曾珠,才发觉自己此时心境竟是异常平静,呼吸也是顺畅了很多,不由一阵惊喜,就该这样的,就该这样!

    待曾珠下了车,甄淮又一拧身,打开车门下了车。

    向前一抱曾珠,迅即松开“咱们进去呗!”

    “嗯!”

    曾珠看到了甄淮脸上的安然和恬淡,就知道他已经做好了应付一切的准备,不由的心里也是安稳了许多,长长的舒了口气,深深的点点,伸手臂挎住了甄淮。

    “叮铃铃”,甄淮按响了门铃。

    “谁啊?”门内响起了陈姨的声音。“是我,甄淮,陈姨!”甄淮自觉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就是不想让曾珠开口了。“哦,是淮儿?珠儿没和你一起回来么?你们吃饭了么?”陈姨还是性格不改,连珠似的问。

    “吱扭”门开了。

    “你这丫头,我刚才问,你怎么不说话啊。”出门看到曾珠正挎着甄淮的胳膊呢,陈姨不由的薄嗔道。

    “嘻嘻,俺就是想要陈姨猜猜俺是不是也回来了。”

    “你这丫头,这还用猜?淮儿来了,你能不在,你不在他来这儿做什么,难不成来找你陈姨我这个老妈子?就你那点心眼。”

    陈姨边消遣曾珠,边侧身让出路来。

    “你妈妈出去串门了,就你爸和你哥在家,他们刚吃过饭,你爸在书房呢,曾强回卧室了,你们没吃饭吧,先进屋歇歇,我再被你们做点。”

    “不用那么麻烦,陈姨,俺吃过了,珠儿没吃呢。”

    听到曾强在家,甄淮脚步一滞,却随即挺直了身子,扭头望向曾珠,使个眼色。

    说着话,就进了屋。

    “淮儿,你们坐,我去给这丫头弄点吃的。”

    陈姨低声道,然后朝书房的方向努努嘴,意思是你们动静轻点,别影响曾志奎的休息。

    “知道了,您就简单弄点吧,俺也不是很饿。”

    “还用你说,你哪次吃多了?”

    陈姨微微一瞪曾珠,去了厨房。

    “哟呵,大小姐回来了,怎么还带了个人,谁啊,是男朋友?”

    “哐”的一声门响,曾强端着茶杯,趿拉着拖鞋,晃悠悠的从房间走了出来,调侃着曾珠。

    来到客厅,冷不丁看到站在曾珠身旁的甄淮,脸色立即大变,红转青青又转紫,紫再转为白,这瞬间竟是连变,双眸霎时收紧,眯成一条细细的缝,端着茶杯的手也有点哆嗦“是你?你胆子真不小啊,竟敢找上门来了?想干什么?”目光这么一瞄,才意识到这话说的不对,他身旁可是站着曾珠呢。

    “哦,我想起来了,俺的好妹妹,你可是给我说过的,要给你哥哥我报仇,就是准备嫁给他,看来今天是上门来拜访老丈人喽?!”

    一阵冷笑,紧紧盯住了自己的妹子曾珠,冷哂道。

    曾珠只是抿紧了双唇,绷紧了身子,双眼噙泪的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强哥,您也在家?”

    甄淮淡淡开口,不温不凉不咸不淡,神情略显谦恭。

    “住口,你凭什么叫我哥,你是谁啊!”

    渐渐双目睁大,怒视着甄淮。

    “谁啊,大呼小叫的,干什么呢?”

    说话间,曾志奎开门出来了“强儿,你在跟说说哈,你凶什么啊。”

    抬眼看到了甄淮以及站在他身侧的曾珠:“淮儿来了?珠儿也回来了?你们认识?”边问边狐疑的看了看瞪着眼的曾强和神情谦恭的甄淮。

    “伯伯好,嗯,我和强哥见过一面的,是前几天俺和珠儿逛商场遇到的。”

    甄淮甜甜的微笑,边向曾志奎礼貌的回应,边解释着曾强为什么怒气大发的缘故,是啊,见过,可能曾强对俺不满意呗,所以不喜欢俺。

    这是假的,可也是真的,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就令人无论从说话的语气上,还是从人的神情上看不出真假了。

    曾强也没想到甄淮会这么说,编的理由虽然不那么合理,却也不是很牵强,让你想辩驳,却一时找不到更合理的理由了。

    “哦,是这么回事,就这点事,强儿,你至于那么凶巴巴的对自己的妹妹,没事,赶紧回屋吧。”

    曾志奎虽然隐约的感觉到事情恐怕没甄淮说的那么简单,却也一时找不到破绽,因而不满的训斥着曾强。

    曾强看了一眼老爸,没敢吭声,恨恨的扫了一眼甄淮后,默默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你们吃饭了么?陈姨呢?”

    “俺吃过了,陈姨去给珠儿做吃的去了。”

    甄淮赶紧回答。

    “哦,你吃过了,珠儿没吃?”

    曾志奎眉头一拧,看了看甄淮,又扫一眼曾珠,明白了什么。

    “你随我来吧,珠儿,你也来么?”

    说完径自转身朝书房走去,看也没再看甄淮和曾珠一眼。

    进了房间,曾志奎径自来到书桌后的椅子上坐定,面对了甄淮。

    “小伙子,有什么事,你可以说了。”

    虽然是笑吟吟的,可是甄淮还是感觉到了其中冷漠和距离,以及那种俯瞰的傲然。

    “伯父,其实今天我和珠儿一起回来的目的,就是想恳求您同意我和珠儿的婚事,没别的意思!”

    甄淮直直的站在那儿,知道曾志奎看出了什么听出了什么,所以进了屋也没招呼甄淮坐,就率先开口对自己说,甄淮也就索性直说。

    “什么?”

    曾志奎猛然站起了身,眉头拧在了一起,紧紧的盯住了甄淮,许久才移开目光,看向曾珠“这也是你的意思?”

    语气不是冷漠了,而是冰寒无比。

    “嗯!”

    曾珠身子发颤,泪无声的顺双颊往下流,却是直直的看向自己的父亲,模糊的双眼露出坚定的神色。

    “不许你扶她!”

    曾志奎一声低吼,制止住伸出手的甄淮,盯住曾珠看了一会,而后喟然一声长叹“你们坐下说。”

    一指书桌前的椅子,命令道。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