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真心映《牵手》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真心映《牵手》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五十六章真心映牵手

    这个点,这样的店,里面大多都是小情侣,以及年轻的三口之家。WWw.QuDUDU.net

    极少中年人,年纪大的基本没有。

    进了店,找到空位坐下“您想喝点什么呢?”

    “来杯鲜榨果汁吧。”

    曾珠还是不在状态,有点慵懒。

    甄淮见她有点困倦,轻轻拂了拂她的头,笑笑,就去要冷饮了。

    “我突然想问你个问题啊。”

    端着甄淮刚要来的新鲜果汁,曾珠慢慢啜了一口,慢慢咽下去,有点困惑,那样子就像看不懂甄淮似的,歪着头,眼里满是薄雾。

    “哎哟,这么矜持了,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你突然这么委婉,俺不习惯。”

    甄淮还真吓一跳。

    “自从出了家门,你一直就没打算问我?俺爸妈对你的意见和态度?你究竟怎么想的呢。”

    曾珠终于憋不住了,闷闷的懑懑的。

    “珠儿啊,你以为我不在意,不想知道他们对我的态度?然而,这些重要么?知道了有意义么?”

    甄淮沉沉的,也是闷闷的。

    “其实,珠儿,说实话,俺是自觉配不上你的,若是简单的论相貌,不是俺自夸,那是没问题的。可是,家庭和社会地位来说,莫说我是配不上你的,就这么大的县城里,又有多少人配得上你呢?就凭这些,我还敢问你么?假使,他们对我不满意不希望你嫁给我,你又将作何打算呢?你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亲。”

    这是甄淮掏心窝的话,现在,谁说了都不算了,唯有曾珠才是最后的抉择人。

    “哦,我明白了。”

    曾珠定定的看着甄淮,眼睛里闪出光芒,人也有了精神。

    其实,曾珠是明白这些的,只是她这一路一直希望甄淮问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假使甄淮不问,那是代表对自己的不重视,也是对俺父母的不重视,他们的意见和态度你都不关心,你还关心什么呢?毕竟我是他们的女儿!当然,曾珠也知道,这桩婚事的成败,是在自己的抉择上。

    他们同意固然好,不同意,我也是决定嫁给眼前的这个“真坏”甄淮的,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没错,他会呵护、保护我一辈子的。

    “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你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呢。”

    “哎,你这可是冤枉我,别说你爸还是市领导,就是普通人家,你父母,假使咱们结了婚,那也是俺的父母啊。”

    甄淮极其真诚和认真的道。

    话说的急,或许是缘于急切表明自己,甄淮有点路无论次。

    “好了,俺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那样俺才能放心的把俺交给你!”

    曾珠加重了语气,也是极真诚和认真。

    “其实说实话,就凭今天晚上来看,俺爸妈对你还是比较满意的,不过,我也只是猜测啊,我还没回家,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想的啊。”

    曾珠有点沾沾自喜,若是照此发展下去,不用多久,俺就可以嫁人了,嫁给这个“坏哥”!

    “好了,咱就先别想这些了,顺其自然,好么。”

    甄淮看着曾珠眼角挂着幸福,虽然不忍心给她泼冷水,却还是不咸不淡的慢吞吞的开着口。

    “晚上,你没吃什么东西呢,不能就喝这么点果汁吧,要不要吃点东西啊。”

    自觉不自觉的关心起曾珠来。

    “嗯,俺还真不饿呢,看着你就饱了。”

    曾珠美美的,伸手点着甄淮的鼻尖道。

    “那是恶心俺喽,唉,是不是倒胃口?”

    甄淮蓦地觉出心里一阵甜蜜,不由的调转语气,说着轻松而调皮的话逗曾珠。

    “嗯,有点啊,看着你那恶心样,就想一口把你吞肚里。”

    曾珠嬉笑着,微微弓起身,额头触碰着甄淮的额头,恶狠狠的瞪着眼道。

    甄淮被曾珠这调皮而又幸福的情绪感染,遂也很是孱弱的戏谑的“好吧,给你吃就是。”额头轻轻摩挲着曾珠额头,鼻尖触碰着她的鼻尖,顺嘴亲在了她的脸颊上。

    “唔,恶心死了,晚上你还没刷牙呢。”

    曾珠赶紧坐下,拿起纸巾擦起来,瞪视着甄淮。

    “呵呵,你不是喜欢俺亲你么。”

    “去,去,尽说不正经的,好了啊,赶紧去帐结了,咱们走吧。”

    “好嘞”,甄淮答应一声,起身去结了帐“咱们走,还是再坐会?”“还坐会?是要影响人家做生意的,你给补偿么?”曾珠瞟一眼甄淮,有点嗔怪的意思,怎么想赖在这儿不走了?

    “呵呵,好,听您的,咱走就是,您请。”

    甄淮忙笑道,随即一个弯腰,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嗯,很好,小淮子,随哀家回宫。”

    “嗻!”

    甄淮应一声,跟在了曾珠身后。

    “我说小淮子啊,你告诉哀家,咱们去哪儿?”

    “依俺之见,咱们去水月庵,可好?”

    “水月庵?那是什么地方?”

    曾珠眉头一皱,斜眼瞅着甄淮。

    “这,这,好像是一个宾馆吧,具体的俺也不知道了。”

    “好,很好,掌嘴,竟敢糊弄哀家?”

    “呵呵,俺不打了吧,还是你打。”

    甄淮嘻嘻一笑,一个快步来到曾珠身后,抱住了她,贴近她的耳际道。

    “嗯,你坏啊。”

    曾珠一声“嘤咛”整个人软下来,贴紧了甄淮。

    “咱去那儿坐坐再走吧。”

    甄淮抬眼看到前面是广场了,广场西南角紧挨着高高的院墙下有个凉亭,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去,那儿此时竟然没有人,不由的心中一动,想抱着曾珠去那儿坐坐了。

    “嗯?”曾珠在甄淮怀里微微一瞄,也看到了空无一人的凉亭,遂点点头表示同意。

    甄淮抱着曾珠一阵疾走,来到凉亭中,看到唯有四周围起的栏杆可坐,遂腾出一只手掏出手绢,把栏杆擦拭干净,慢慢的把曾珠放下坐在栏杆上,微微倚靠着粗壮的支柱自己才坐下来。

    坐定,斜揽着她,深情的望着。

    “那,俺就说正经的了。俺可是真心话,如果,如果,你真心的,珠儿,俺最近就托人去你家提亲吧,咱早早的把这事定下来,再商议什么时候结婚,好么?”

    甄淮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道。

    “你是认真的?”

    曾珠看到甄淮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神情很是严肃和庄重,也不由的心中一颤,不敢有嬉笑的念头,反问。

    “自然是认真的,你看我像开玩笑么?好珠儿。”

    “嗯,容俺想想啊,你怎么净搞突然袭击啊,俺还没有思想准备呢。”

    曾珠歪着头,脸色肃穆的紧紧盯着甄淮,再不说话。

    甄淮被她瞧的心里阵阵发虚,张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

    “有话就说,别憋着,再憋坏了,说吧。”

    曾珠倒是先开了口,微微笑,诱导着甄淮。

    “俺的娘哎,你还真想憋死俺,还是你说吧,究竟怎么着,是死是活,给个痛快话。”

    甄淮长出一口气,身子软了下去。

    “嘻嘻,怕了,怕俺不答应?嘿嘿,俺还真不愿意嫁给你呢,以前的种种是逗你玩,戏虐你呢!满意么?!”

    曾珠很是认真的,沉静如水,语气也很平缓,眼里闪着乜视的光。

    “哦?”

    甄淮顿住,直直的盯住曾珠审视着,曾珠直直的坐着,双手十指轻轻交叉在一起,很严肃很认真,冷冷的迎视着他,和刚才嬉笑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

    甄淮楞了,懵了:她说的是真话?看她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开玩笑啊,原来我自己不小心掉进去了?她的刁钻,她的蛮横,她的温柔,她的柔媚,原来都是装出来的?包括今晚突然带我去她家,是为了做的更逼真更真实而已,目的就是让我自觉自愿的陷进去?

    甄淮感到自己的心在战栗,不由的将双脚紧紧的交叉在一起,借以缓解身子的紧缩,双眸慢慢收缩,渐渐变为一条细缝,他在极力的保持着冷静,进而在脸上蔓出一层微笑,那是浅浅的冷冷的,绝望的悲凉的。

    “谢谢你,在这关键时刻告诉我真话,谢谢您,真的很谢谢您!”

    说完,双手撑住栏杆,缓缓的,缓缓的站起身,深深的,深深的看了眼曾珠“祝您幸福!”

    这从“你”转变到“您”,甄淮费了很大的劲,努了很大的力,确保自己心态平静语气淡然,那是一种难以抑制的伤和痛后的浴火重生般的沉淀,这一个过程,那是需要相当大的勇气和力量来支撑的。

    站定,扭身,作势要走。

    “回来,坐下!”

    甄淮听到了曾珠近似吼叫的喊声,轻轻回头,漠然道“您还有何指教?该不是要评判俺的演技吧!”

    “你给我坐下,我还有话没说完呢。”

    泪涌出了眼眶,语气也接近低迷,手伸了出来,拽住了甄淮。

    “好吧,有什么话,你说就是,俺洗耳恭听。”

    这一刻,甄淮心是空的,脑子里也是空的,整个人呆滞而笨拙,这一个转身而后坐定,发觉自己竟然很是费力和迟缓。

    “你混蛋啊,你傻啊,你眼瞎啊,你的心是不是石头做的,那么硬?!”

    曾珠终于忍不住扑在了甄淮身上,双手捧住他的脸,拍打着,哭泣着,撕扯着。

    “原来你又在演戏?你,你,唉”

    甄淮瞬间明白了,也是喜极而泣,不由的抱紧了她,说出那句话后,竟是哽咽无语。

    远处,飘来一阵歌声,竟是苏芮的:

    牵手!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