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第五十四章 酒难知深浅

第五十四章 酒难知深浅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五十四章酒难知深浅

    曾珠那一眼的得意甄淮算是瞧出来了,这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中,就为了今晚登门,原来曾珠也是心机不浅啊。wWw.QUduDU.Net

    当然,甄淮很是感激曾珠肯为他做出这一切,也知道了她是真心的,不由的也是回以会心一笑。

    “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吃饭吧,还等什么。”

    曾志奎听后,眼里闪过一抹释怀,也很是省心的样子,随意道。

    “小伙子,来,随便吃点吧,珠儿,拿瓶酒,你们陪我喝点。”

    边说边起身去了餐厅,边招呼着甄淮他们。

    “好啊,您还是喝五粮?高度的?”

    曾珠爽快的答应着,示意甄淮走啊。

    “这,伯父,阿姨,我就不吃了吧,要不俺回去了,俺还有事呢。”

    虽然想在这儿,虽然知道这是个难得接近老丈人的机会,虽然恰好曾强不在,但是必要的矜持,必须的谦让,以及不得不装出的羞涩,使得甄淮不能不站起身,做个表示。

    “有什么事啊,有什么事都先推了,吃饭还是很要紧的。”

    曾志奎回头,笑呵呵的,却是含了命令的口吻。

    “就是,就是,什么事也要等吃完饭去办啊,你说呢,大姐,快去,不然大哥要生气了啊。”

    陈姨也是笑盈盈的,对着甄淮说,目光却是看着曾珠的妈妈。

    “嗯,说的是,走吧,有什么事,等吃了饭再说,老曾可是难得这么高兴啊,淮儿,你就别推辞了。”

    嗯,要的就是你们这些话,不然,我可是真没不好在这儿呆着的“那,俺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给您们天麻烦了。”甄淮略一沉吟,现出不好意思的样子。

    “呵呵,小胡子还那么腼腆,去吧,你曾伯伯在等你。”

    曾珠的妈妈笑了,催促道。

    “咦,你怎么还站着不动,难道还要八抬大轿请你,或者皮又痒痒了,要俺给您挠挠?”

    曾珠拿酒回来,看到依然站着客厅的甄淮,微瞪了眼,薄斥道,小嘴弯起挂着笑,嗯,就是会装啊,非要都客套的让让你,才肯去?

    “小心俺爸不高兴,不给你通过票,到时候看你咋办,快点吧,别磨蹭了。”

    边说边抬脚,作势要踢甄淮的样子,这是恐吓了,甄淮略显尴尬的笑笑“哪有啊,俺不是在等你么,您不去,俺怎么敢先。”

    适时的说了句玩笑话,调和着气氛。

    大家听甄淮这么一说,不由的都哈哈大笑起来,纷纷指着曾珠道“你还怪人家,原来他不去,原因在你这儿呢,鬼丫头,谁给你这么大的权啊。”

    “你们都在诬赖好人啊,都相信他不相信我了,哼,胳膊肘往外拐,一家人不向一家人,他哪有那么听话啊,这是他害羞,在找借口呢。”

    曾珠故作委屈的道,放下了脚,开心的笑,媚眼柔柔的瞟着甄淮。

    “好了,好了,快来吃饭吧,不然一会菜凉了。”

    曾志奎一晚都是脸带微笑,似乎对甄淮还是满意的。

    “就是,就是,都去吃吧,我去把汤端来。”

    陈姨催促着他们,转身去了厨房。

    曾志奎坐在上首,曾珠的妈妈陪着,曾珠就和甄淮坐在了一侧,也是相陪。

    “珠儿,倒酒。”

    “不,还是我来吧。”

    甄淮急忙起身,伸手去拿酒,曾珠见甄淮很是殷勤,遂坐回座位,她只是做做样子而已,今晚就要看甄淮的表现了,我帮衬罢了。

    酒瓶拿在手里,撕盒掏酒,将酒盒子放在身后的墙角,回身拧瓶盖,轻轻放在桌子上,而后躬身倒酒,这一切既要不能太快可又不能太慢,既不能显得很是娴熟却也不能流露出生疏,甄淮稳健而自然的做着,曾志奎看在眼里也稍稍露出默认的赞许来。

    “老曾,今晚你就喝一杯吧,别喝多了,你身体可是不太好。”

    见甄淮倒满了酒,曾珠的妈妈没阻挡,却转脸叮嘱曾志奎道。

    “呵呵,没事,不会喝多的,你以为当着孩子的面,我能喝多啊。”

    “是,俺妈说的对,你血压那么高,还是少喝点好,叫甄淮喝,他年轻,喝多点没事。”

    曾珠也是很关心的说。

    “哟,这么疼他,还叫他多喝,那是好东西啊。”

    曾珠的妈妈瞪一眼曾珠,薄嗔道。

    “呵呵,您就别管了,他不喝谁陪俺爸喝?您么。”

    曾珠伸伸舌头,做个鬼脸,狡辩着。

    “呵呵,你们娘俩啊,就知道打嘴仗,好了,当着客人的面,就都安生些吧,来,甄淮。”

    曾志奎端起了被子,朝甄淮点头示意。

    “伯伯请。”

    甄淮双手端着被子,站起。

    “别那么客气,坐,赶紧坐,自己家吗,没那些客套的,不会是想站着喝三吧。”

    看到甄淮还是有些拘谨,曾志奎不由的说出了酒桌的规矩开着玩笑。

    “呵呵。”

    甄淮闻言,笑了,遂也坐了下来,看着曾志奎抿了一口,遂双手举杯一仰脖子,一杯酒下了肚。

    “咳咳”,喝的急了点,甄淮咳出了声。

    “呵呵,别喝那么急,慢慢喝,时间早呢。”

    “就是啊,来,赶紧吃点菜压压,珠儿,你给甄淮夹些菜啊,这孩子只知道看笑话啊,这么不懂事。”

    曾志奎看到甄淮脸色红红的,眼角呛出泪来,满是怜爱的对甄淮说,曾珠的妈妈紧接着道,并微微瞪了一眼曾珠。

    “是,是,你们都冲我来了,我又没要他一口喝了。”

    曾珠赶紧往甄淮面前的盘子里夹了些菜,故意很不满的撅起了嘴,腔调却是很甜蜜的,满意的看着甄淮:你小子怎么那么会装,还那么自然,跟真的一样,小心啊,俺老爸可是久经宦海的人,什么人没见过,可别露出破绽啊。

    “没事,没事,是稍稍急了些。”

    一边用纸擦拭唇角,一边歉然道。

    嗯,我知道了,这次可不是装的,那这一杯是必须这么喝的,甄淮暗暗对曾珠使了个眼色,告诉她。

    “哦,对了,刚才我看你进屋后,看了一眼电视,好像对也是很喜欢的样子,平时也喜好锻炼?”

    曾志奎为了缓和气氛,谈论起电视来。

    “嗯,平时是喜欢看的,偶尔也去打打球,就是技术不怎么样。”

    甄淮谦恭的回答。

    “我说呢,你盯着电视看,原来也是喜欢篮球啊。”

    说着,端起了酒杯又抿一口,示意甄淮也喝。

    “嗯”,答应一声,甄淮还是双手端起了酒杯,递在了嘴边,捧住了被子,慢慢往上托着,这次很明显的没刚才那么急了,不过,还是一口气喝了下去。

    “不成,淮儿,不能这么喝哟,这么喝,我这瓶酒可是很快就没了啊。”

    曾志奎看甄淮又是一口喝没了,装作心疼酒的样子,笑着劝。

    “就是啊,那样这样子喝酒的,这么喝法,你怎么受得了哟,珠儿,你也不看着点。”

    曾珠的妈妈又在责怪曾珠。

    “没事啊,他能喝,再说,陪俺老爸喝酒,他能不喝干了?那是对俺爸表示尊敬,你说是么?”

    轻轻推一把甄淮,歪头问。

    “是,就是这样的。”

    “你们听,是他这么说的吧。不过,酒是要喝的,菜也是要吃的,还要多吃,不然,你怎么对得起陈姨啊。”

    看到陈姨端着汤进来了,曾珠故意说道。

    “你看,就是珠儿嘴甜,不过她说的可是实话啊,甄淮,你得多吃点,最好都吃了了,这样你陈姨我才高兴啊,说明俺做的菜好吃,呵呵。”

    “好了,别在忙了,坐下一起吃吧。”

    曾珠的妈妈招呼陈姨道。

    “这不好吧,人家甄淮是头次上门,我一个外人怎么好坐在一起呢。”

    陈姨推辞着,却也没有要走的意思,看来她在这个家里不但时间不短了,而且和这家人相处的也是相当融洽的。

    “你客套什么啊,淮儿又不是外人,你就坐下一起吃吧。”

    曾志奎也开了口,甄淮就不能不表示表示了“您看,伯父和阿姨都说了,您就坐吧,您就当俺是自家人。”

    “呵呵,好,既然淮儿都说了,那俺就坐了,你可别说陈姨不懂礼数啊。”

    陈姨脱去围裙,整整衣衫,坐到了另一侧,笑着说。

    “哪能啊,瞧您说的,俺是晚辈啊,您别那么客气。”

    甄淮微微起身,要往她被子里倒酒。

    “这,可使不得,我是滴酒不沾的,要我说么,你倒不如给珠儿倒点,这丫头可是海量啊。”

    “呵呵,是么,俺怎么不知道?要不,你也来点?”

    听陈姨这么说,甄淮装作意外的样子,酒瓶往曾珠面前一递,微笑问。

    “去,去,你别听陈姨瞎说,你什么时候见我喝酒了?”

    曾珠轻轻一推面前的酒瓶,轻轻拍打着甄淮,没好气的说。

    “呵呵”,见曾珠这样,甄淮也就顺势收回酒瓶,作势要给曾志奎再倒。

    “好了,淮儿,你曾伯伯就这一杯了,要是能喝,你再陪着他喝点就是。”

    曾珠的妈妈赶紧制止了甄淮。

    “既然孩子这个意思,那就让他再倒点吧,怎么好狙了孩子的脸。”

    曾志奎伸手把酒杯往前递了递,呵呵笑道。

    “谢谢伯伯。”

    甄淮衷心的道。

    他本想倒满的,可是曾珠在底下轻轻碰了下他的脚,甄淮心里就明白了,所以只是表示心意的略微点了那么几滴,以示恭敬。

    “淮儿啊,今天,伯父不能陪你很长时间了,一会我还有个会,珠儿好好陪着淮儿吃好喝好啊。”

    如此这般叮嘱道,遂一抬手喝干了杯子里的酒,站起身,准备出门了。

    “伯父慢走,要不要我去送送您?”

    甄淮赶紧起身,表示着关心。

    “呵呵,不用了,司机就在门外呢。”

    摆摆手,示意甄淮坐下,曾志奎出了餐厅。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