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曾强没在家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曾强没在家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五十三章曾强没在家

    “谁呀。WWW.QUDUDU.nET”院内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随着问话,甄淮听到门响,想来是有人开门出来了。

    “我,陈姨。”

    哦,原来是家里的保姆。

    “是珠儿回来了?门开着怎么不自己进来啊。”

    “我知道门开着呢,但是不是我自己回来的,还有个人啊。”

    曾珠笑着回答,倒似不在意保姆的话。

    “还有个人跟你回家?哦,我知道了。”

    保姆倒也机灵,反应不慢啊,这么眨眼的空,竟然想到了曾珠是带着男朋友回的家,要不她语气听急的冲屋内喊?

    “大姐啊,你快出来吧,珠儿回来了,还带了个人呢。”

    “你看你,平时就喜欢大呼小叫的,现在还是这个样子,带人就带人呗,有什么可奇怪的。”

    淳淳的女中音“呵呵”笑着,“数落”着保姆,出了门。

    “这孩子也是,带朋友回家也不事先打个招呼?这么突然,家里也没什么准备啊。”

    话是这么说,却明显的很是喜悦的样子,因为甄淮听得出来,语气里一点责怪也没有,相反的却是满满的爱意。

    “老曾,你赶紧的把煤气关了,炉子上还炖着鱼呢,这老陈也是,做着饭呢,慌慌跑什么。”

    说话间,甄淮听到脚步近了,就到了门前。

    “吱扭”一声,保姆先出来了“珠儿,是你啊,你说带着人,人呢。”朝曾珠身侧瞅来,哟,是有个人啊,一个帅小伙。

    “大姐,你看,珠儿还真带着个帅小伙回来了呢,你看看,多精神的小伙子啊。”

    赶紧移步走到一侧,让出位置来。

    “这丫头,就是喜欢故弄玄虚,每次都这样,这次带的谁啊?”

    一步迈出门来,抬眼看到了甄淮。

    嗯,挺不错的小伙子啊,个子还不矮,不胖也不瘦,皮肤不是很白但绝对不黑,身姿挺拔也很健硕,浓浓的眉毛下,单眼皮的双眼不大不很是精神也不失灵气,高高的鼻子。

    “阿姨好!”

    这时候甄淮不能不先开口,对着曾珠的妈妈微笑脆脆的叫,然后也对着保姆道“陈姨好。”

    “好,好,进家吧。”

    说完,微笑,曾珠的妈闪在门侧,让出了甄淮进门的空。

    “您先请。”

    甄淮微微抬腿却故意顿住,放下脚退后一步,礼貌的道。

    “呵呵,挺懂礼貌的小伙子,叫什么名字,珠儿,你也不介绍介绍?”

    陈姨趁机帮腔,也替曾珠和她妈妈打着圆场,毕竟曾珠的妈初次见,不好直接问吧,再说还是在大门外。

    “您看,陈姨,就是您会来事,你们一个个争着说,俺哪有空插嘴啊,来,我给你们介绍下,他叫甄淮,在公交公司上班。”

    曾珠小嘴一抿,甜甜的笑,夸赞着陈姨,也白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刚才什么话啊,还每次都这样,我多少次了,这样?故弄玄虚?什么是故弄玄虚啊!

    “真坏?”

    陈姨嘟囔着,不解了望了眼甄淮,这是什么名字啊。

    “我的陈姨啊,你看你说成了什么啊,还真坏,不是真好啊,人家是姓甄的甄,西下面一个土,右边是个瓦,淮是淮南的淮,您老家不是淮南的么。”

    “你这丫头,早说啊,瞧我还真说瞎了,好了,别在这儿说了,有什么话,咱们进家再说吧,大姐?”

    “就是,回家吧。”

    曾珠的妈妈自知失言,赶紧顺陈姨的话,回身朝院中走“甄淮?是叫甄淮,来,快进屋吧。”

    “谢谢阿姨。”

    甄淮点点头,跟着了她们身后。

    “嗯?”扭头看了眼随手挎住自己的曾珠。

    “怎么,不乐意?”

    曾珠轻声道,却仍被陈姨和妈妈听到,都不约而同的回头看了一眼,见曾珠很甜蜜的挎着甄淮的胳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头还倚在了甄淮的肩膀处,踮着碎步朝房门走来,不由的都脸露微笑,遂都忙忙的转回头去。

    甄淮脸一热,赶紧看向别处,这是一个独院,院子很大,对面就是一个三层小楼,仿古式建筑,左右这么一看,与之相邻的都是这种风格的建筑,一时看不出有几栋,想来市里领导都是这样的院落了。

    从距离上看,应该是每座建筑都有相隔的,因而形成了独门独院。

    “老曾,你把煤气关了么?”

    进了屋,曾珠的妈妈看一样正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的曾珠的爸爸道,边问边朝他使个眼色,朝后奴了奴嘴。

    “呵呵,你也搞这么神秘?”

    说着话,曾珠的爸爸站起身,犹瞄了几眼电视,眼中流露不舍。

    “伯父好。”

    看着头发有点花白,身材微胖但很适中,个子一般,脸色红润饱满,双眼炯炯中透出睿智,呵呵笑中仍有威严的韵味,看的出,他就是曾珠的爸爸曾志奎,也就是本市的常务副市长兼政法委书记。

    其实甄淮以前还真不知道,他从不关心政治,因为在他看来,政治是离自己很远的事,怎么说呢,不走仕途关心了没有一点用。当然,政治影响着自己的生活,它所出台的每一项政策、法规,都和自己的生活息息相关,制约或者说改变着社会和生活!尽管如此,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是社会的一分子,很渺小的个体单位,去遵从、遵守或者说依据它的政策、法规,简单点说“不偷不摸,不欺不霸不杀人,不昧心”做事,即上班和生活,政策、法规会制裁俺么?不会。

    这就足矣。

    “呵呵,好,来坐这儿。”

    拍了拍身侧的沙发,对甄淮道。

    “不,俺不让他挨着你,那样他拘谨也害怕。”

    曾珠小嘴一噘,拉过甄淮坐在了自己身边“爸,你出了看球赛,还看什么啊,下班了就不关心政事了?”

    “这,丫头,说什么呢,这么不懂礼貌,哟,还知道政事啊,怎么,敢批评爸爸了。”

    上半句是对着甄淮说的,下半句则是完全朝向了曾珠。

    “大姐,你们先坐着,我去看看菜啊,还再做点什么么?”

    “嗯,你看着办吧,多做几个就是。”

    曾珠的妈妈对陈姨道,随后又看向甄淮“来就来呗,还那什么东西,都是那么名贵的。”说着瞪一眼曾珠“这丫头也是,你怎么不挡着点呢?”

    “嘿嘿,俺喜欢,怎么了,那是俺叫他买的,怎么了,您别喝啊。”

    “你?”曾珠的妈妈被曾珠噎的摇着头“老曾啊,老曾,你看看你养的宝贝女儿啊,成什么样子了,你也不管管啊。”

    “呵呵,怎么了,这不是挺好么,珠儿说的是啊,你别喝就是,我喝,行了,当着甄淮的面,就别和孩子一般见识了,你别笑话啊。”

    明显的很是袒护曾珠,又对甄淮说“其实,她妈说的也是啊,珠儿叫你买你就买啊,可不能听这丫头的啊,她平时大手惯了。”

    “呵呵,您多虑了,买这点东西只是表示一点心意而已,其实珠儿很好啊,温顺聪慧还善解人意,您老看,俺脸上的朵朵梨花,就是她烙出来的。”

    “哈哈”

    曾志奎和曾珠的妈妈双双看了眼甄淮脸上的牙印,哈哈大笑起来,这小伙子还真会说话啊,这是夸珠儿么,分明是在诉苦啊。

    边笑边用手指点向曾珠“你这丫头,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责问,没有怪罪,而是欣然和欢喜。

    这也只有咱们的宝贝女儿办的上来啊,相互望了望,会心的点头。

    “哟,你们笑什么呢?”

    陈姨端着菜出了厨房,看到曾志奎和曾珠的妈妈都是笑的前仰后合的,而曾珠则是娇羞的把头埋在甄淮胸前,粉拳捶打着甄淮“坏人,你是坏人,知道来这儿告状了。”甄淮也是在低着头,不敢吭声的任由曾珠捶打呢。

    听到陈姨惊讶的问话,大家才停住了笑,纷纷抬头看向她,有点不自然起来。

    “哦,笑什么呢,笑老曾把他的宝贝女儿惯成什么样了,你看,淮儿脸上。”

    刚止住了笑的曾珠妈妈忍不住又笑起来。

    “哦,我说呢,刚才我就看到了,不过没好意思问,暗地里就想,那可能是珠儿的杰作吧,所以也不用再问了。”

    陈姨也笑了,笑着用手指着曾珠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带你回家么?其实就是给他们看的,能被我咬成这个样子,依然宠着我的男人,他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声音极低极低的,附在甄淮耳际道。

    “行了,咬也咬了,还装疼人家的样子,说什么悄悄话啊,吃饭了,哎,强儿呢,怎么不见他啊。”

    直到此时才想起曾强来,很显然平时也不是那么喜欢他,陈姨语气淡淡。

    “可是啊,我怎么忘了强儿啊,珠儿,打个电话问问,干什么去了,饭也不回家吃,别在外面又惹什么事。”

    曾珠的妈妈很是焦急的样子,满脸的挂念和关怀。

    “也是,珠儿,你问问。”

    曾志奎语气虽然很淡,却透着担忧,看来他也不是那么喜爱曾强。

    其实,曾珠算是瞧出来了,妈妈爱儿子父亲宠女儿,就是这个家庭的实际情况,看来“慈母多败儿,娇父出横女”还是有道理的,甄淮心里暗道。

    “不用问了,我让他帮俺姐妹看场子去了,俺朋友在商业街开了家化妆品店,最近老是有几个男孩子去捣乱,知道俺哥厉害,求我帮忙的。”

    曾珠淡淡的很随意的说,甩甩头的时候,故意美美的瞟了眼甄淮。。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