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第四十八章 随你去公司

第四十八章 随你去公司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十八章啊,我没女朋友和谁结婚呢?”

    您有杀手锏,俺就没有护身符?嘿嘿,甄淮看着老爸喜笑颜开的样子,反问道。WwW.QuDuDu.NET

    “好小子,你在忽悠我啊,没女朋友你吹什么牛?我还以为你真有那本事呢,看来是在给自己脸上贴金啊。”

    甄成金边挖苦边激将,边摇起了头,独自抿口酒,很蔑视的瞟了一眼甄淮。

    嘿,甄淮笑了,没想到老爸还会这手呢,还知道“请将不如激将?”好,就当俺没说,俺还就不上这个当。

    见甄淮只顾低头吃菜喝酒,嘿嘿,不说了,甄成金沉不住气了“好儿子,你说的究竟是真是假啊,就别再瞒着老爸我了,你想把老爸憋出病来啊,爸爸答应你,暂时不告诉你妈,行了吧。”

    “说实话,爸,其实还真就是你想的,医院的那个小护士,可是您知道她是谁么,我脸上的牙印又是谁咬的么,一旦您知道了这些,您还敢要这样的儿媳妇么,我还敢娶这样的媳妇么?”

    看老爸着急的样子,也在话语中做着让步,甄淮实在不想再瞒他,所以据实相告。

    “她就是把俺打成重伤的曾强的妹妹,那晚非缠着我要我陪她去喝酒,借酒撒泼在我脸上留了这么多牙印,你说您能让我娶她做老婆?”

    甄淮一字一顿的说,望着老爸。

    “什么?”

    甄成金听甄淮说完,还真是吃惊不小,端酒的手一哆嗦,险些把被子扔地上,吸口凉气后,急忙将被子放在桌子上,酒随着摇晃的杯子撒了出来,顺桌子流在地上。

    “儿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你们怎么会成为朋友呢?我还真被你们弄糊涂了。”

    “唉,一言难尽啊,这事以后慢慢再说,爸,我看也差不多了,咱们吃点饭回去吧。”

    见甄淮不想再说,甄成金也很理解儿子,也不再追问了“好吧,你去叫他们下一斤水饺,吃了咱们回家,老爸我下午还要上工呢。”刚刚还乐不自盛的甄成金现在又变得闷闷不乐起来,忧心忡忡的愁苦着脸“吃好,你也回家,歇会,下午去上班吧。”

    “嗯。”

    甄淮轻“嗯”一声,看了看老爸,没再说什么,起身去叫服务员下水饺。

    没多久,水饺端上来,甄成金也没再招呼甄淮,而是拿起筷子先吃起来,胡乱的吃了几个“你慢慢吃吧,我先回家了,你也赶紧吃了回家。”“知道了。”甄淮答应着,知道老爸生气了,若是搁在平时,一向爱惜东西的他,肯定会等着甄淮吃完了,把剩下的饭菜打包,今天却因为不高兴,也懒得拾掇了,独自回了家。

    “喂,您好,我甄淮,您哪位。”

    正慢悠悠的吃着的甄淮听到铃声,掏出手机一看陌生号码,出于礼貌接了。

    “我很好,我就是好啊,你是甄淮,我知道,我是哪位,你没听出来?”

    曾珠?我的个我,她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

    一个激灵,甄淮把一个水饺整个咽了下去,噎的直难受,赶紧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你在哪儿呢?”

    听这口气,哪是在询问啊,直接就是逼供。

    “我在哪儿?我在家啊,今天刚出院,我要好好休息休息啊。您有什么指示么?”

    甄淮小心翼翼的,故作害怕的汇报着。

    “再装,你装的真假啊,说的挺像啊,我不管你在哪儿,一个半小时给我赶过来,下午我陪你去报道、上班!”

    “赶,赶过去,赶哪儿去啊?俺去报道上班,不用麻烦您吧,这么点小事。”

    听她这么说,甄淮心里一哆嗦,怎么陪我去报道?是陪我还是押着我,还是......?

    “怎么?不乐意?也成,那我去你单位等你。”

    曾珠也听出了甄淮的意思,索性不再多说,撂下这句话,把电话挂了。

    怎么?去单位等我?你是真缠上俺了?

    甄淮稍稍犹豫了一下,赶紧撂下碗,起身去结了帐“菜墩,是我,甄淮,你知道咱主任的电话么,知道的话,给我发过来,我有急事,是的,我出院了,你就别问了,以后见面细谈吧,好了,我先挂了,赶紧把主任电话发给我。”

    急匆匆的走在街上,给菜墩打着电话,心里思索着:这事该怎么办呢?

    算了,辞职?

    这个念头闪在脑际的时候,甄淮自己也吓了一跳:辞职?我怕她到了这个地步?不然,不辞职怎么办啊,看曾珠那意思,只要她休班,就会跟着我,无论我在哪?你说我怎么办?

    “主任啊,我是甄淮,嗯,您好啊,是,我今天上午出的院,本来打算一会去报道上班的,可是又出了点状况,去不成了,俺想以后俺也去不了了,所以,俺决定还是辞职吧,麻烦您了,下午我让王智慧去把俺的东西捎回来。”

    急急的说完,也没等主任说什么,甄淮挂了电话。

    话是说出口了,事也做完了,可是我该怎么给家人交代啊!再说了,辞职了我该去做什么,我又能做什么?在单位里虽然挣钱不多,可是毕竟到时候就开工资啊,再说我那工作实际上就是游手好闲的活啊,累是不累,就是整日的挨着车转悠,这辞了职有什么活适合我呢?

    胸口很是憋闷,甄淮闷头走路,竟是一时胆怯了回家的念头。

    难不成我真的要梦想成真,无奈之下我真要远走他方?

    嗓子涩涩的,鼻子酸酸的,甄淮觉得泪也许已经滴下来了。

    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算了,你不是要我赶过去么,好,我现在就去找你,告诉你,我辞职了,看你还能奈我何!

    牙一咬,脚一跺,不就是赖着我么,好,我现在什么都没了,你还会赖着我?你愿意跟我吃苦?愿意就跟着呗。

    甄淮站定,同时也打定了主意,伸手揽住了一辆出租。

    “去哪儿?”

    上了车,司机问。

    “麻烦您,去医院,哦,是人民医院。”

    甄淮这么说,是为了避免司机再问,是啊,医院多了,人家知道你去哪儿?这么说,司机就能准确无误的把自己送到目的地。

    没多少会,到了,下了车,甄淮摸出了电话“您在哪儿,我,甄淮,到了,是我去找您,还是您出来啊。”

    “好,你就在那儿等着,我马上下来了。”

    曾珠很是高兴,嗯,还是比较听话的。

    “走吧,你发什么楞。”

    曾珠穿一件宽松的短袖衫,下身一条薄薄的牛仔,半高跟的皮鞋,短发稍稍拢在脑后,很显精神和清秀。

    “还走什么啊,就在您给我打电话没多久,俺主任就来电话了,说由于俺旷职时间太久,公司决定把俺清退了,也就是说,俺被解雇了。”

    “什么?”

    曾珠睁大了眼,看向甄淮,有点不相信,当她从甄淮的表情中确定了甄淮说的是真的后,冷冷一哼。

    “我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不过你单位我们必须得去,我要问个清楚。”

    甄淮还真没想到曾珠来这么一手,一时哑口无言,不知所措起来。

    依曾珠的性格应该不是那种泼辣女人吧,可是最近她的表现确实说明了她还真泼辣,而且还心机颇深,若是真的到了单位,主任告诉她是我要求辞职的,那后果会是什么呢?

    甄淮有点不寒而栗,想也不敢想。

    事已至此,是去不也得去了。

    “去还有意思么?”

    不过甄淮仍不甘心,试探着。

    “有意义得去,没有意义更得去啊,他们凭什么呢,说你旷职就旷职啊,事后你不是补假了么?!”

    “嗯,补了啊。”

    甄淮有模有样。

    “那不就行了,补假还叫旷职,这是哪家的规定?不去问问俺心里不舒服,走吧,就别愣着了。”

    看甄淮站那儿一直不动,也没动的意思,曾珠急了。

    “好,好,走,咱怎么去?”

    “哟呵,怎么去,你问我?走着去。”

    曾珠冷冷一笑,看着甄淮,消遣起来。

    “哦,哦,那还是打个的吧。”

    甄淮看着曾珠那如刺的双眼,不由心跳不已,毕竟自己心虚,语气也有点讪讪。

    说完,伸手拦了出租。

    “走呗?”

    嗫嚅着,问曾珠。

    “不走,站这儿?等人请你吃饭?”

    曾珠白了一眼甄淮,嘲讽道。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