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第四十六章 已无路可逃

第四十六章 已无路可逃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十六章已无路可逃

    “嗯,咱们回去,我也的确觉得很累。WWw.QuDUDU.net”

    曾珠看着甄淮,很是温顺的道。

    她明白这一晚都是自己在说在做,甄淮没有丝毫表达也没有丝毫反抗,一直在忍,难为了他!可是另一个层面上讲,你不认为甄淮心机重?心机深?他一直都是一脸的空茫,使得别人根本无法从他的脸上看出他的内心。不过,曾珠也时时在观察着,也看到了那稍纵即逝的变化,不过真的是稍纵即逝啊,快的你无法从中捉摸到什么。

    那是一种阴晴不定,晦涩不明的表情那是一种似真似假,飘忽摇摆的神情那是一种深邃广袤,沉静寂寥的心境。说白了,其实就是寂静冷漠的始终保持,任你腾挪跳跃穿云入海,我就是岿然不动,岂奈我何的把你包容!

    曾珠感觉累了,真的很累,不过曾珠还是高兴的,那是身体的累,已远没有心累的那种痛楚,该说的说了该做的也做了,尽管仍然看不到甄淮冷静的外表下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或者说又会为此作何打算,但是,既然你能以不变应万变,我又何不以万变遮住你,让你无以变不能变变不了?

    最后究竟谁更棋高一着,现在虽然下结论为时过早,不过,你纵是孙悟空又岂能跳出我如来佛的手掌心?!

    所以当甄淮说出让她歇歇的话后,曾珠果然很自觉的就闭了嘴,顺从的点头,表示是该回去了,不过,就在这时曾珠突然又是头一歪,很是娇媚的对甄淮道:“我真的累了,我想让你背我一段,好么?”“这”,甄淮略作沉吟,不得不点头答应。

    甄淮不是不知道,假如我拒绝的话,曾珠肯定不会再做纠缠,肯定会答应,毕竟此时已经很晚了,而且当曾珠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很多个念头闪过甄淮的脑中,他也提防的做了很多假设,然而,甄淮还是决定冒个险,还是决定背着她。

    “谢谢!”

    曾珠发自内心的说,甄淮也感受到了曾珠的真诚,遂微微蹲了蹲,任由曾珠几个碎步来到身后,一个轻挑趴在了自己的身上,双臂不紧不松的勒住了自己的脖子。

    那凉凉的滑滑的细嫩的肌肤碰到甄淮的脖颈时,甄淮不由自主的心中一荡随即又是一紧。

    那温软的身子紧贴着自己,女人特有的幽香飘进鼻中,曾珠那光洁嫩滑的脸颊是不是触碰到自己的耳际,甄淮又怎能不动心怎会不遐想?然而,刚刚领略了曾珠的狠辣刁钻,甄淮又如何不自然而然的心生紧张呢,万一她双臂用力,那后果会是什么样的,还用想么?!

    如此一松一紧,甄淮的身子就自然有了反应,不由的微微那么一晃,被曾珠瞧了出来“你不用怕,即使想勒死你,也不是现在啊,俺现在很舒服,赶紧走吧。”

    微微的热气哈在甄淮脖子中,令甄淮感觉到很痒,不由的挺了挺身子,借以驱赶身体的臊热,快步走了起来。

    其实曾珠并不重,一米七的个子似乎还不到一百斤?

    甄淮暗暗掂量着,迈步如飞。

    “俺不重吧?”

    “嗯。”

    “那你愿意背着俺,背一辈子?”

    甄淮无语。

    愿意背你也背着呢,不愿意背你也背着呢,无论愿意与不愿意,现在俺是背着你呢,可是,那就要背一辈子?一辈子“背”着你?这个问题太遥远,我真的没办法回答你。

    “唉,我知道你一直惦念着那个叫菲儿的姑娘,她就真的那么好?”

    曾珠幽幽的轻叹,难得没发脾气没使性子!

    菲儿,她就真的那么好?

    甄淮不由心神一滞,脚步慢下来,曾珠问他的同时,他也在问自己。

    若不是曾珠提起,甄淮发觉自己或许真的已经忘记了她。

    或许我真的没感觉到菲儿哪儿好,可是我就是喜欢她,那是发自肺腑的喜欢,是不是爱呢?我不知道,然而令自己感到疑惑的就是,每当我想起夏歆莲、花姐,甚至黑妮的时候,往往在不经意间会有一种冲动,那是男人特有的冲动,为什么在想菲儿的时候,没有呢?这正常么?

    就是现在,身后背着的曾珠,身上散发着阵阵幽香,都能引起俺的萌动,身体也在时不时的起着男人才有的反应。

    “想什么呢,该拐弯了,该不会是想菲儿了?”

    虽然是薄嗔,曾珠还是流露出或多或少的悔意,语气明显的温婉了许多。

    “哦,知道了。”

    甄淮急忙抬头看路,不敢再想菲儿,身后就是个女“老虎”,难道我是活腻了?!

    “不用那么急的,别怕,爱想你就想,你都是俺的拉,俺还怕什么,俺只是提醒你,想的时候别忘了看路,小心撞上电线杆。”

    曾珠话说的很是豁达,语气依旧温软,没有丝毫的怒气和不满。

    然而甄淮依旧不敢做声,既不解释也不申辩,默默的赶着路。

    “我知道你想什么,你还是在怕,你的小命在我的臂弯中,是么?算了,俺累了,俺要眯一会,今天晚上我真的很开心。”

    说完,头一歪,还真贴在了甄淮的耳朵处,不再说话了。

    究竟睡没睡,睡着没有,甄淮无从判断,不过,没过多久,甄淮发觉曾珠的呼吸很有规律了,胸脯也在匀称的随着呼吸起伏着,知道她是睡着了。

    还有多久才能到医院呢?

    甄淮不时的慢那么几步看看前方,这已是第八条街了?拐过了几条街了?他不是不累也不是不想歇歇,然而,背着她怎么歇?怎么停?

    可以停,想停马上就可以停,可是停住了不走了么?既然还得走,停住了只会更累更不想走。

    初时背着曾珠感觉很轻,近百斤的人不过尔尔,可是随着路的延伸,那感觉是越来越重,简直就是重愈千斤,再后来那就是如山如岳,压得人透不过气来挪不动脚步。

    甄淮慢慢挨着脚步,一步步艰难的往前蹭。

    快到了吧?

    东方鱼肚白飘浮在高空,鱼鳞般的云朵层层叠嶂,已有一丝红光刺破遮挡映射在半空,早起的鸟儿已经唱起了欢快的晨歌。

    天渐渐亮了,路上行人依旧很少。

    匆匆而过的,要么是进货的小商小贩,要么就是急急载客的出租,要么就是下夜班归心似箭的工人,还有就是早早开门做准备的饭摊,晨练的人们现在还不到出门的时候。

    夏天的缘故,现在也就刚刚四点的样子。

    终于拐过了弯,终于在拐过弯后看到了医院的大门,甄淮站住了。

    直直的出神的看了几秒,甄淮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稍稍挺了挺身子,然后狠狠的吸一口气,然后疾步走了起来。

    兴冲冲的进了医院,来到病房区,甄淮突然站住,犯起愁来。

    我勒个蛋去啊,我勒个蛋,看来我是真被她折腾傻了,把她背回来?背回来交给谁?

    我能去找曾强?不能。

    望着,睡眼惺忪的护士,甄淮笑了,又骂起自己来,嗯,看来我还真被她折腾傻了,那不是护士么?曾珠就是护士,护士能不认识护士,即使这儿的不认识,可是她们科室的该认识吧,嗯,就这么的,我把她交给她的同事就是了。

    想罢,一个箭步来到电梯处,按开了电梯。

    出了电梯,直接奔护士站“您好,您认识曾珠么?”“认识啊,怎么了?”值班的护士很是奇怪,闻声不由奇怪的抬头看向说话的人:“你背的不是曾珠吗,还问。”

    “是,我背着的就是曾珠,我刚才出去走走呢,在医院门口遇到了曾珠的表弟,说曾珠昨晚在他们酒吧喝了点酒,睡着了,他表弟把他送来的,问我外科病房在几楼的时候,我告诉他我就是外科住院的,所以他委托我把曾珠背了回来,您看您有地方安置她么?”

    甄淮一口气说完,已是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了,紧紧盯着那护士看。

    “是这样啊,那好,你把她送进护士值班室就是了,来,跟我来。”

    那护士可能是忙乱的缘故,也或许是困极的原因吧,竟然没注意甄淮的话中露着明显的漏洞,曾珠的表弟凭什么相信甄淮,还要甄淮单独把曾珠背回医院?

    其实护士值班室就紧挨着换药室,隔了一个房间而已。

    甄淮跟着护士身后进了值班室,把曾珠轻轻的放在了床上,对那个护士道:“谢谢你!”“行了,没什么可谢的,俺们是同事,应该的。”那护士慵懒的道:“累你了啊,你回病房吧,俺还要值班呢。”

    “嗯,那俺回去了。”

    甄淮点点头,转身朝自己病房走去。

    来到门口,借着楼道的灯光,朝房内一看,嘿,老爸竟然在躺椅上睡着呢,床位倒空着呢,唉。

    轻叹一声,甄淮悄悄的开门进了屋,衣服也不敢脱,怕惊醒了熟睡中的老爸,轻轻朝床沿一靠,身子一斜躺在了床上,阖上眼沉沉睡去。

    “兄弟,你想去哪儿?”

    刚刚迈步上了台阶,刚要进售票厅,冷不丁的魏波、魏涛哥俩出现在了甄淮面前,拦住了他。

    完了,走不成了。

    甄淮哀叹一声,默默的转身朝回走。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