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我演技稍逊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我演技稍逊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十四章我演技稍逊

    甄淮真的迷惑了,曾珠着一会晴天一会阴天,一会兴高采烈一会又是阴雨绵绵,一会恨不得咬你一口一会却又柔情万种,你叫我如何识得真假,难不成她比我演技还好

    “你会有什么烦愁啊,还出来喝酒解闷?!”

    陪着小心,甄淮试探着。wwW.QuDUDU.NEt

    “怎么,俺就不该有烦愁?”

    一杯酒下肚,曾珠红了脸,更显娇艳,语气却是凶巴巴的,直视着甄淮。

    “这”,甄淮还真不好往下接,说该有?那她肯定又不高兴,怎么我就该有?说不该有,凭什么你们该有,我就不该有?反正都说的通。

    “没话说了。”

    “格格”一笑,“见了我你怎么跟老鼠见猫似的,胆小了?还是害怕俺,怕俺真跟着你一辈子?嘿嘿,折腾你一辈子?!”

    曾珠明显的带了酒气,甄淮还真没想到她这么能喝,那可是高度的烈性酒啊。

    一杯子喝进肚里了,这眼前的又下去了半杯子,照这么喝下去,很快她就会醉,甄淮有心想制止她,却又不敢。

    “说话,你怎么不说话?!”

    曾珠杏眼圆睁,瞪视着甄淮,伸手拍了下桌子,吓得附近的酒客赶紧都躲开了去,甄淮也没料到曾珠说声高就声高啊,而且还拍起了桌子,才待起身安抚她,却冷不防曾珠一个顺势,“啪”的一声,一个巴掌脆脆的打在了甄淮脸上,这一下是猝不及防,甄淮顿时愣住,怔怔的看着她。

    全场的人也顿时把目光投向这儿,很多是理解的同情和悲悯:唉,朋友啊,女人不好惹,尤其是老婆,你怎么得罪她了?!

    脸上火辣辣的疼,心里是万分的羞辱,甄淮眼中喷出了火,险些忍不住把曾珠一把抓过来,再如在医院一样的好好“惩罚”她一下,手刚刚伸出,蓦地想道:这或许正是她想要的结果,这样就有了要贾洪军出手的理由和机会,我若是忍不住一时冲动,那后果是很严重的。

    “小不忍则乱大谋”,我还是忍忍吧。

    再说她毕竟是女孩子,有道是“好男不跟女斗”,我若是真出了手,会被人笑话不说,也太显我没素质了。

    强按住满腔的怒火,“嗳呦,老婆你怎么了,喝多了?”甄淮也在瞬间变换了脸色,改怒为委屈“谁惹你了,告诉我,我帮你出气。”“嘿嘿,再装,你也太会装了啊,谁惹我了?你,就是你,明明有老婆的人了,却还想着别的女人,你说该不该打?”曾珠歪着头,眯着眼,冷冷的看着甄淮。

    声音也渐渐低下来,变成了饮泣,双肩抽动,比甄淮还委屈呢。

    我勒个蛋去啊,我这一巴掌算是白挨了,您可是高啊,竟然还真装做了俺的老婆,你说别人谁不说俺这巴掌该打!

    “没有啊,我怎么会想别的女人啊,俺老婆这么美。”

    没办法,还得顺着她继续演下去,甄淮继续那副委屈的模样,低声申辩着。

    “哎,哎”曾珠扑倒在甄淮身上,打不到你的脸了,嘿嘿,我掐我也咬。

    曾珠没想到这次甄淮躲的那么快,伸直了巴掌想再打下呢,却不料甄淮一个侧身躲了开去,曾珠一个收不住,就要扑倒在沙发上,也是她机灵,却在这当儿扭了扭身子,也就整个人扑在了甄淮身上。

    什么叫现世报,这就是。

    上午甄淮顺势把曾珠压在了身底下,一阵狂吻,现在变成了曾珠把甄淮压在了身子底下,一顿狂掐狠咬,还弄的甄淮有口难辨,浑身不是。所以现场很多女人都是幸灾乐祸的看着,同时也纷纷瞪了瞪自己的老公或者男友,看到了吧,这就是胡思乱想的下场,你给我小心着点。

    “好了,老婆,老婆!”

    甄淮哀声不断,求饶不断,也在努力的翻转着身子,试图挣脱曾珠的压迫。

    然而,甄淮却是百般的努力皆不能奏效,原因何在?

    原来,曾珠精明的很,你不是认为我喝醉了么,嘿嘿,俺就趁机发个酒疯撒个泼,要你知道我说好好折腾你就好好折腾你。她双腿骑在了甄淮身上的同时,还顺势夹住了甄淮的两个胳膊,双手卡住甄淮的脖子,嗯,低头就朝甄淮的耳朵,脸颊咬去。

    使得甄淮在这种场合下如何好意思掰扯她的双腿,又怎么能伸手推开她的胸脯,当今之计也只能生受了。

    在外人眼中,不过是小俩口吵架,老婆发飙,咬下就咬下吧,掐下就掐下呗,老婆对老公还能下死本?可是谁知道他们不是夫妻?没人知道,所以,甄淮只能干吃哑巴亏,还无由申辩,这其中的苦楚谁又能理解呢。

    贾洪军躲在吧台后,捂着嘴偷笑,笑的是前仰后合,俺的表姐哎,您可真高啊。

    你什么时候嫁的人啊,什么时候找的对象俺都不知道,你这是借题发挥啊,这小子怎么得罪你了?遭罪啊。

    “呜,呜,你疼么,老公。”

    解恨了,也累了,曾珠疲乏的松开了甄淮,心疼似的抚摸着深深牙印的甄淮的脸,伤心的哭着。

    可能是怕别人看不懂,曾珠竟然边哭边真的用舌尖吻着甄淮的脸,以及耳朵,使得别人看过来的目光既有同情又有羡慕,更多了憎恶:小子,这么好的老婆都不知道珍惜,怪谁啊。

    甄淮此时心中真是凄苦的很,这曾珠的演技丝毫不亚于那些明星啊,还是演的惟妙惟肖,不露丝毫破绽。

    疼,是揪心的。

    可是那曾珠似这般犹不过瘾,在稍稍吻了吻甄淮被咬的牙印之后,竟然以扭身从甄淮身上拧卧在了沙发上,嚎啕大哭起来,跟真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浑身微微抽搐着。

    “我说,你这小子也太不是东西了吧,有这么美的老婆还在外面沾化惹草,你看把你老婆给气的,还不赶快哄哄承认自己的错误?!”

    “就是,就是啊,哪有这样的男人啊,有本事作别叫老婆知道啊,笨蛋。”

    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说什么话的都有,这些人竟纷纷放下了酒杯,相继责怪起甄淮来,自然也有趁机说风凉话的,打趣的。

    甄淮捂着脸,揉着耳朵,满脸血痕的望着埋头痛哭的甄淮,心里那个气:你高,我遇到你还真是流年不利,演技没你高,伤痛由你造,还得打落牙齿往肚里咽?还要装出笑脸来哄你?罢了,罢了,遇到你俺认“栽”还不行么。

    瞅瞅众人那复杂的眼神,甄淮稍稍甩甩头,轻身附在曾珠身侧“俺的姑奶奶,你就别哭了,行么,俺错了,打也打了咬也咬了,骂您也骂了,俺和别人真的没什么。”

    是万分的柔情万分的缠绵,以及万分的怜惜。

    然后压低了声音道“你再这么闹,我可是要走了,俺是奉陪不起了,俺得回去上药去,说不定还得打破伤风呢。”

    “想走,那么容易?”

    曾珠竟然也是悄声一笑,而后突然起身抱住了甄淮,就吻了上去。

    其实那是附在甄淮耳际在说话呢。

    “我说你会跟着你,永远跟着你,想甩掉我?门也没有。”

    谁能看出来,她不是在亲他呢。

    “唉,都是小两口打架不记仇,还真是啊,你看这还没转脸了,就亲上,你说那小子哪儿好。”

    “好不好,她知道,用你操心?”

    挨了一顿训斥,那男人连忙“是,老婆说的是,咱还是喝酒吧,难得出来一次,你说被他们搅了,唉,真是无趣。”

    说完,那男人都是抱怨。

    “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也给你来这么一出?人家闹什么了,人家这是给你上课,好好学着点,别给老娘在外面学那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娶了这么好的老婆,还在外面偷腥,就该打就该骂就该咬!”

    那女人竟然越说声越大,恨意也是越来越明显,竟然跟自己的男人真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似的,凶光毕露的看着自己的男人。

    “怎么样,引起公愤了吧,给你说,你若是赶走,嘿嘿,我还有绝招没使呢,你要不要看看?!”

    曾珠竟然笑的很甜,面颊贴紧了甄淮的脸,媚眼就对着甄淮的眼。

    “好,好,俺不走,俺不走了,咱别在闹了行么。”

    “谁闹了,我说的是真心话,我喜欢你,我要做你的妻子,怎么,你看不上我?!”

    曾珠微微向后仰头,瞪起了杏眼,语气却是很坚定和刚毅。

    真的?

    你我认识不就才半天?再说,我还是你哥哥的仇人?再说,刚才那狠命咬出来的牙印还在,血迹还在?

    真的?

    我勒个蛋去,鬼才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甄淮不敢做声,也不想做声,爱怎么滴随你的便,我还是不说话的好。

    “你怎么不说话?”

    曾珠看甄淮一脸的沉静,没想到这小子也挺能忍啊?怪不得我哥他们打他的时候,他竟选择了不还手?怪不得被我咬的满脸血,竟然还能装出笑脸来哄我,默认了我们的“夫妻”关系。

    听曾珠提高了声音,看她又努起了小嘴,双手紧紧攥紧了自己肩头的肉,甄淮唯恐她在闹出什么新花样,遂赶紧说“好了,算俺求你,咱们回家吧,好老婆,回家我给你跪搓板去,咱别在这儿让别人看,好么!”

    “格格,嗯,这还差不多,乖,那咱们就回家,别忘了你说的跪搓板啊。”

    曾珠“格格”娇笑起来。

    “去,把帐结了,给贾洪军说声咱们走了。”

    “嗯。”

    甄淮低声道,怏怏起身。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