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难懂女人心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难懂女人心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十三章难懂女人心

    “到了。WWw.QuDUDU.net”

    司机一脚踩住刹车,并把档位拉回空挡,轻声道。

    “哦。”

    甄淮看了下表,掏出钱递给他,随后下车,得给曾珠开门啊。

    “到了?那么快。”

    曾珠懒洋洋的蹭着身子,慢慢下了车。

    甄淮算是看出来了,她其实就是在想着法子消遣自己,我哈着腰给她开车门,嗯,你看她,慢悠悠的往外蹭,到了车门口,还很优雅的轻抬脚缓放腿,前躬身稳住腿,还伸出手递给我,要我搀扶下车,竟颇显贵妇人样!唉。

    司机看着她下车的模样,也是想笑不敢笑,憋的很难受,也慢慢的变成了无可奈何的表情,以及有点不耐烦起来,却在强力忍着。

    “您慢走!”

    这是司机拖长了声调再说,而后冲甄淮一个摇头,很踩油门,加速离去。

    甄淮看着那串长长的白色烟雾,笑了,这么一会你受不了了,我呢,她要是真的决定一辈子跟着我,我还怎么活啊。

    “看什么呢,莫非你看上那司机了?要是那样,我明天给你把他找回来。”

    冷哼一声,曾珠说道。

    “谢谢,那就麻烦您了。”

    甄淮突然意识到,这未尝不是个好办法,我何不顺着她的话说。

    “你想的美,再议。既然到了,还不进去?”

    一句话就让甄淮的希望泡了汤,甄淮一筹莫展,闻言只能慢悠悠的朝着酒吧走去,在前面带路啊。

    进了酒吧,甄淮才发觉自己真是土的很啊,以前从没进过这地方,常常想里面肯定是乌烟瘴气的,场面会相当混乱。可是这么一看,远非自己想象的那样,竟是安静的很,不过灯光还是很昏暗的,一个悬挂在吧台前的射灯旋转着,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吧台前有一个小舞台,舞台一侧有一个乐队,正中有一位歌手,正怀抱吉他自弹自唱着。

    距舞台不远就是摆放的一个个小桌,被沙发围着,有不少在喝酒的人,竟是没有一个人抽烟,怎么会有烟雾呢!

    寻到一个空位,甄淮站住侧身让曾珠先坐。

    “挺好,这不是挺懂礼貌啊。”

    曾珠点点头,夸赞着甄淮,飘然坐进沙发“你也做吧,在这儿有侍应生为咱们服务,就不累你了。”

    “谢谢夸奖。”

    甄淮一躬身,右手横在胸前,而后站直,迈步坐进沙发。

    “啪”的一个响指,吓了甄淮一跳,原来是曾珠在招呼侍应生。

    “美女,您需要点什么?”

    那小伙子驱步前来,躬身笑眯眯的问。

    “来两杯伏特加,要烈的。”

    曾珠轻车熟路的样子,让甄淮感觉她应该是这儿的常客。

    “错了,我这是第二次来,上一次是跟着俺表弟来的,他在这儿看场子。”

    说着话,手又一指“诺,看到了么,在吧台坐着呢。”

    “麻烦你?”

    紧接着她叫住了刚走没几步的侍应生“把坐在吧台一侧的那个小伙子叫过来,好吗。”

    甄淮也顺着她的手指往吧台一侧看去,是有个小伙子,在那儿慢悠悠的端着一杯饮料,小口小口的品着呢,看样子就是百无聊赖。

    “姐,你怎么来了,这位是?”

    甄淮侧目:来的还挺快啊。

    一米七左右的个头,不胖不瘦,昏暗的灯光下,看着不是那么白,留一个平头,和曾强倒是很像,脸庞么,说不出帅气但很阳刚,尤其那双眼睛,炯炯有神。另外从隆起的胸脯看,应该是练过健身或者武术的人,胳膊也是肌肉突出者,正征询的看着曾珠,只是瞟了甄淮一眼,甄淮就觉出了那目光的生辣,心中莫名的跳了下。

    “这是一个朋友,没事来陪着你姐喝杯酒,他叫甄淮。”

    曾珠看着甄淮笑笑,对他介绍道。

    “这是我表弟,贾洪军,省体校学生。”

    “你好。”

    甄淮忙站起来,伸出手去。

    “你也好。”

    贾洪军也伸出了手,和甄淮伸出的手握在一起。

    “嗳呦”一身,甄淮蹲下了身子,险些跪在那儿。

    其实甄淮不是没看到曾珠递给贾洪军的眼色,看到也得这么做啊,那是初次认识的礼节。他也想到了贾洪军会在握手中给自己一个苦头的,毕竟曾珠就是这么示意的,躲是躲不过的,那样也显得自己没风度啊,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迎上去,不过他心里还是存着侥幸的,再怎么着,贾洪军不会把自己手掌捏碎吧。可是令他想不到的是,那贾洪军的手劲竟是出奇的大,一握之下感觉到甄淮想立即抽回,却没给他这个机会,迅速的攥紧了,就这么稍稍一用力,甄淮就叫出了声,也立即疼的蹲了下来,颇似在向贾洪军下跪。

    叫是叫出了口,甄淮还不敢大声,原因就是自己的这个姿势,竟是像给人下跪,所以他只能强忍着闷声哼哼,刹那间又被贾洪军拉起,身子一缩坐进了沙发。

    看来练家子就是练家子,火候掌握的相当老到,既暗暗教训了甄淮一把,还没令甄淮感到难堪,那下跪的姿势也仅仅一闪眼的空,别人根本没瞧出什么,甄淮就被“送”回了沙发,坐下。

    “怎么样,俺表弟,功夫好吧,人也俊吧。”

    曾珠很是得意,很是骄傲的道。

    “咳,咳,很好,很好的功夫,省体校啊,能教出孬学生出来?!”

    甄淮边咳嗽边吸着凉气,边从眼前的纸盒中抽出几张纸,轻轻擦拭眼角不自觉渗出的泪,然后一甩手扔进废纸篓,赶紧揉摸着那只被捏的生疼不已的右手,连声道。

    “就是啊,他可是市武术比赛的全能啊,能孬了?嘿嘿,你怎么在这儿,不是回学校了么。”

    转脸看着贾洪军,曾珠很是高兴,问。

    “哦,去了,参加完培训,俺又回来了。”

    贾洪军看着甄淮还真疼的眼角有了泪,不禁也很得意,冲曾珠会心的一笑“别问那些无聊的事了,你们想喝点什么,随便点,我请客。”

    “不用,有他在,能叫你一个穷学生请客?”

    纤手一指甄淮,笑了。

    “是么,坏哥?”

    这时节她竟叫起了自己哥,还是“坏哥”,明显的没安好心啊,怪不得来这儿,原来这儿有雷。

    终不成又和上次一样,再躺进医院!

    甄淮偷眼看了下贾洪军,正和他看来的目光碰到一起,那眼光中满盛着火辣,灼灼炙人。

    甄淮心里“突”的一跳,暗自揣摩:算了,到时候看情形吧,不过如今这个样子,跑我也是肯定跑不过他的,打?当然,其实甄淮,若是真心想和他打的,虽然不敢说能打过他,但是全身而退还是能做到的,但是,目前来说,我还真不想暴露自己的实力,是为了应付以后的事。

    这么说,我打曾强的时候岂不是暴露了?一点没有,那是电石火光间的事,只要时机把握好,力道用足,心狠狠的瞬间放到曾强,是谁都能做到的,可是这贾洪军就不同了,他是全市的武术全能冠军,眼神力道以及反映能力岂是那曾强所能比的?再说,那次,曾强也是把自己托大了,没想到甄淮会反击,这就是盲目自大的后果。可是你看,贾洪军看着自己的目光就和曾强看我的目光不同,里面满含了谨慎和冷峻,想找他的骄傲自满和懈怠那是不用想的。

    “你想什么呢,喝酒了。”

    曾珠将甄淮游艺和飘忽的目光尽收眼底,心中那个美:吓死你,看把你吓的,还真把俺表弟当做了“李向阳”!活该。

    “哦,哦。”

    甄淮蓦然醒过神来,赶紧伸手去端杯子,却不防慌乱中抓到了曾珠细嫩的手腕,连带着杯子滚落在地,“啪”的一声,杯子碎了。

    “这,这。”

    甄淮惊慌失措的看着曾珠,很是无助。

    “有什么啊,陪就是了,看,看什么看,喝你们的酒。”

    曾珠笑着,回头高声道。

    甄淮还真的楞了,没想到曾珠还这么火爆,眼神中竟然闪着凶光。

    也难怪,有那么个强势的哥哥,平素也是骄横掼了吧。

    装,就索性装到底,咱就是怕啊。

    瞬间,甄淮做出了决定,既然选择了挨打,那么这次和上次一样,万一贾洪军动手的话,俺还是不动随他打,当然,这次的后果绝不亚于上次。

    “呵呵,就是啊,你们喝,我去转转。”

    “哦,您忙您的。”

    甄淮虽然流露出忧惧,却还不能不站起身,随和着恭送。

    “你怕什么啊,看你怎么还哆嗦上了,难道你认为我带你来这,目的就是要俺表弟打你?”

    “嘿嘿,怎么会,没这么想啊,我哪儿哆嗦了。”

    甄淮不自然“嘿嘿”笑,才发觉自己这装的也过火了点,竟然还真哆嗦上了,难不成那是身体的自然反应,我是真怕?!

    急忙稳稳神,冲曾珠傻笑着。

    “说实话,我还真没想到表弟在呢,我只是想喝点酒,解解闷而已。”

    曾珠瞬间端庄着道,看向甄淮的眸子也是清澈如水,真诚显露无遗。

    哦?甄淮心神俱震,看样子曾珠不是装的,不过令甄淮怎么也想不通的就是,曾珠你想喝酒,可以找好朋友啊,或者自己来啊,为什么非要拉着我,一个刚刚把你哥哥打成那样的“仇人”?难道真如她所说,看上我了?

    不会吧。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